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建远:论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

更新时间:2015-09-30 23:55:41
作者: 崔建远 (进入专栏)  
需要指出的是,《合同法》第45条第2款的规定比较可取,而问题是,在法律行为的生效取决于法定条件的场合,恶意阻止条件成就的,可否类推适用《合同法》第45条第2款的规定?例如,涉外股权转让合同以行政主管机关的批准为生效条件,在一方当事人恶意阻止行政主管机关的批准(如本来缔约双方已就全部合同条款达成合意,但它却写信给行政主管机关,假称双方仍在谈判,请求行政主管机关暂缓审批)的情况下,可否视为行政审批已经完成?笔者认为,适当的解决方案应是:在涉外股权合同生效履行方面,不发生《合同法》第45条第2款规定的效果,即认定系争合同已经生效,因其毕竟未经行政主管机关批准;但在责任的追究层面,应当类推《合同法》第45条第2款的规定,推定系争合同已经生效,恶意阻止行政主管审批便构成违约,违约责任因此成立。这样处理,既未违反涉外股权转让须经行政主管机关审批的规定及其规范意旨,又阻止了恶意之人获得“不当得利”,正当性充分。

  

   三、随意条件及其法律效果

   法律行为的附款在实践中普遍存在。例如,某《股权转让合同》约定,股权转让款尾款600万元人民币于转让方甲公司完成协助办理股权过户登记的义务时付清;某《丙公司重组框架协议》约定,受让方乙公司向转让方甲公司支付第三笔股权转让款500万元人民币,以其向目标公司丙付清1000万元人民币的出借款为前提条件;某《重组丁公司的安排》约定,甲将由A人民法院查封的D楼解封,乙就向其支付1500万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款尾款;某《借款协议》约定,甲以其B楼向乙银行设立抵押权,乙就向甲发放1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民法通则》第62条关于附停止条件的规定及《合同法》第45条关于附停止条件和附解除条件的规定,虽然与上述案型最为接近,但仍力不从心。其原因在于,这些附款除具备附停止条件、附解除条件的因素以外,还具有附随意条件的属性。附停止条件与随意条件相结合与否、附解除条件与随意条件相结合与否,在附条件有效还是无效的判断上显然有别。《民法通则》第62条及《合同法》第45条的规定没有考虑附随意条件的因素,不具有评价、判断附随意条件有无法律效力的规范意旨及功能。因此,置系争案件含有附随意条件这个客观事实而不顾,径直适用《民法通则》第62条及《合同法》第45条的规定,结果自难谓妥当。

   事实上,在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中还存在附随意条件。所谓随意条件,法国合同法称之为任意条件,该条件使法律行为的效力取决于行为相对人的意思。[6]随意条件尚可分为纯粹随意条件与非纯粹随意条件。前者是指条件成就与否纯由当事人一方(债权人或债务人)的意思决定,别无其他因素。例如,此车赠与你,我想使用时可以随时取回。又如,此车赠与你,你不使用时还给我。所谓非纯粹随意条件,是指条件成就与否,除本于当事人的意思以外,尚须有某种积极事实。实务中常见的例证是附条件买卖。[7]

   鉴于我国实务中多次出现附随意条件的法律行为的案件,而法律人对其法律效力如何看法不一,《民法总则》有必要贯彻如下精神,以便有法可依:(1)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非纯粹随意条件的,应当有效。(2)法律行为或其条款若附纯粹随意条件,其条件系于债权人一方意思的,不论为停止条件还是为解除条件,均属有效。上述《股权转让合同》、《重组丁公司的安排》约定的付清尾款的条件以及《借款协议》约定的发放贷款的条件都属于附纯粹随意条件,且其条件系于债权人一方的意思。这些纯粹随意条件不损害债权人的权益,不违背公序良俗,应为有效;其实,整个《股权转让合同》也应为有效。(3)法律行为或其条款若附纯粹随意条件,其条件系于债务人一方意思的,若为解除条件,则法律行为或其条款有效;若为停止条件,则法律行为或其条款无效。前述《公司重组框架协议》约定的支付500万元人民币股权转让款的条件,属于附纯粹随意条件,且其条件系于债务人一方的意思。该条件的设置使得债权人能否实现其权益完全取决于债务人的意思,非常不确定,风险极大,因此应为无效。《公司重组框架协议》剔除该纯粹随意条件后其他条款不受影响的,《公司重组框架协议》的其他条款有效;该纯粹随意条件与其他条款密不可分的,《公司重组框架协议》全部无效。[8]

  

   四、单独行为不得附条件之例外

   根据通说,行使解除权、撤销权、追认权、优先购买权等形成权的民事行为不得附条件。[9]也有学者持不同观点,一方面承认解除权等形成权的行使原则上不得附条件,因为解除、撤销、承认权的行使等单独行为本为确定法律关系,如容许附加条件,将使法律关系愈不确定,易陷相对人于不利,故为保护相对人的利益,原则上应认不许附加条件;另一方面又承认例外:一为附加条件经相对人同意;二为条件成就与否,纯由相对人决定。[10]有些学者则用“通常”、“原则上”不得附条件来点名例外。[11]无须多论,承认例外的意见更符合法律及情理,值得赞同。笔者在此强调的主要是不同于以上所述两点例外的其他例外。

   1.有些单独行为所附条件乃恰当分摊经营成本、合理分配风险的体现,于此场合应当允许附条件。例如,某《供餐合同书》第5.2.1条约定:“若供餐方在本合同供餐服务运行6个月后,违反本合同所规定的任何义务,并且在订餐方要求纠正违约行为的书面通知送达后的60天内未能给予有效的纠正的,则订餐方可以在向供餐方发出书面通知后,立即解除本合同”。该约定就表面观察似乎非常不利于订餐方,忽略了供餐方于该合同签订后不满6个月时就可能违约的事实,严重限制了订餐方行使解除权,硬性约定只有在“供餐方在本合同供餐服务运行6个月后,违反本合同所规定的任何义务,并且在订餐方要求纠正违约行为的书面通知送达后的60天内未能给予有效的纠正的”,订餐方才可以行使解除权,不得于此前行使解除权。但该约定在实质上是源于如下背景和风险分配考量:订餐方为一新运营的工业园区的管理公司,其订餐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落户于该工业园区的各商家的职工;供餐方新入驻该工业园区,为完成该《供餐合同书》约定的义务,需要全部购置经营设备,有相当一些设备是“量身定做”的,招聘服务人员,投入的成本巨大。倘若订餐方于该合同签订后不满6个月就解除该合同,给供餐方带来的损失就会非常严重。再者,供餐服务也有个逐步调适的过程,难谓服务伊始就不可改善、调适。如此看来,该《供餐合同书》第5.2.1条的约定给解除权的行使附加了条件,具有合理性,不宜认定为无效。

   2.有些连续交易、交易组合的场合,单独行为所附条件系整体安排、相互间利益制衡的结果,此类附条件及其所在的法律行为应为有效。例如,甲、乙、丙签订的《股权转让及资金拆借协议》约定:甲将其在目标公司丙中的股权转让给乙,双方没有在《股权转让及资金拆借协议》中约定乙付清股权转让款的日期。其后,乙发给甲一份《承诺书》,约定一俟丙完成由A人民法院查封的D楼解封,就付清全部股权转让款。

   3.解除权行使并非一律不得附解除条件。有学者认为,解除的意思表示虽可附停止条件,但不可附解除条件,可附始期,不可附终期,因为附解除条件或终期,与解除合同的溯及力相悖。[12]但这有些绝对,因为形成权的产生条件与行使条件一致,此时再禁止形成权行使附条件便毫无道理。再者,即使形成权的产生条件与行使条件不尽相同,但对行使附加条件并不导致当事人各方间的利益失衡,并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不违背社会公德的,也无必要禁止形成权的行使附条件。解除权作为形成权的一种,完全适合于上述分析和原理。还有,在合同解除无溯及力的场合,所谓附解除条件与解除合同的溯及力相悖的理由,即不存在。[13]

   4.有些单独行为不是形成权的行使,似乎更容易对之附条件且应有效。例如,应委托方A种禽公司的请求,1989年5月24日,乙银行开出一不可撤销的信用担保函,受益人为甲银行。该保函约定:“当委托方A种禽公司收到买方ZGJSH公司收取合同预收金的通知书时,应立即将款汇入买方ZGJSH公司在贵行开立的指定账户”。“如委托方A种禽公司不能按期将所需资金调入买方ZGJSH公司在贵行的指定账户,使贵行无法对外支付,贵行可主动将上述款项从我们(委托方A种禽公司)的账户划账,并按贵行的规定支付利息和罚息。”“由于汇率变化而使本担保函金额不足支付时,本担保金额做相应调整。”“本担保函自出具之日起生效,有效期至引进设备贷款支付完毕日终止。”显然,该独立保函属于单独行为,且为有效。它所约定的付款条件属于停止条件,既未经相对人甲银行的同意,又非条件成就与否纯由相对人决定。

  

   五、附条件与履行抗辩权

   一般而言,先履行抗辩权与附停止条件本为不同领域的制度,两者在机理、法律构成和法律效果等方面均不相同,在个案中不发生关联的情形较为常见。不过,事情并不总是这么简单,一个客观事实同时符合先履行抗辩权与附生效条件的构成也是可能的,并且已经成为事实。对此,笔者曾经撰文分析过。[14]现在看来,附条件与履行抗辩权之间的关系,比笔者当初的所见和所想还要丰富,兹再举例分析如下:

   《某房地产项目转让合同》第1条约定,甲公司将其名下的房地产项目转让给乙公司。第2条约定:(1)受让方乙公司于本合同签署后7个工作日内向转让方甲公司支付履约保证金人民币500万元。(2)2009年4月30日之前,乙公司再向甲公司支付项目转让款人民币2000万元。(3)乙公司的第三笔付款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支付,甲公司承诺以涉案房地产项目为乙公司贷款融资提供担保。贷款经银行审批发放后,乙公司承诺将所贷款额的25%作为项目转让款支付给甲公司。乙公司承诺,该笔款项于2009年7月1日前办妥贷款手续。(4)乙公司所贷之款中剩余75%的款项,由甲公司乙公司双方设立共管账户予以监管,保证乙公司将该部分资金全部用于涉案项目的后续开发建设。(5)剩余部分的转让款由乙公司以价值相当的房产作为付款的抵押担保。乙公司承诺,在涉案项目达到销售条件后,售出每一处房产得收益的50%用于支付项目转让款。在涉案项目的产权过户之前,由甲公司乙公司共同销售房屋。上述转让款乙公司至迟应在本合同签署后2年内付清。(6)乙公司付款至剩余人民币500万元时暂停支付,该部分款项作为甲公司对涉案项目有关抵押、查封、第三方主张权益等权利瑕疵及转让前债务履行承担的担保。该部分款项在本合同签署之日起2年内,如涉案项目无权属争议或债务纠纷,则乙公司一次性付清给甲公司。在履行阶段,甲公司已将涉案项目过户至乙公司名下,乙公司付款的条件已经成就,但以涉案项目的面积少于合同的约定、发票未开、某些费用未缴为由,援用《合同法》第66条或第67条的规定,行使抗辩权,不予支付。

分析系争合同不难发现,乙公司的付款义务属于附停止条件的债务,甲公司所交涉案项目果真有瑕疵且乙公司的付款义务所附停止条件已经成就的话,则在乙公司一方可能存在履行抗辩权。如此,就会发生附停止条件与履行抗辩权之间的牵连/衔接。对此,具体分析如下:(1)乙公司的付款义务所附停止条件尚未成就时,意味着乙公司的付款义务尚未届期,甲公司若请求乙公司履行其债务,乙公司可以援用《合同法》第45条第1款的规定予以抗辩,无须援用《合同法》第66条或第67条的规定行使其抗辩权,裁判者也可依职权适用《合同法》第45条第1款的规定,不支持甲公司的该项请求。(2)乙公司的付款义务所附停止条件已经成就时,付款义务的履行已经届期,乙公司应当履行付款义务。在甲公司所交涉案项目确实存在瑕疵的情况下,甲公司若请求乙公司履行其付款义务,则乙公司无权援用《合同法》第45条第1款的规定予以抗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okeca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650.html
文章来源:《法商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