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剑国:干宝考

更新时间:2015-08-16 23:46:45
作者: 李剑国  
而萧统天监元年立为皇太子,中大通三年(531)卒[25],刘峻注《世说》当避皇太子讳,《斠注》所疑极是。避统为正者,盖正统相连,义相关也。本传云干宝父干莹为丹杨丞,《元和姓纂》作干营,《斠注》谓《元和姓纂》误作营,说亦近是。《海盐县图经》云莹字明叔,仕吴为立节都尉,这是很难得的资料,可补本传之阙。

   本传载干宝有兄,未具名,后世记载言为干庆。《海盐县图经》卷一二《人物篇》载:“干庆,宝之兄,长宁县令。”而卷一六《杂识篇》载干宝兄干庆复生事,注出《太平广记》,又附引《十二真君传》。按所引《太平广记》见卷三七八,原引《幽明录》,原文未言干庆乃干宝兄,也不及其官。而《十二真君传》亦出《广记》,卷一四引其文,载宝兄为武宁县令干庆,不作长宁,疑《海盐县图经》误。元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二七《吴猛》云西安令于(干)庆。西安即武宁,汉末置,吴曰西安,晋武帝太康元年(280)改豫宁,唐置为武宁[26]。唐无名氏《文选集注》卷六二江文通《拟郭弘农游仙诗》注引《文选抄》则云:“吴猛,豫章建宁人。干庆为豫章建宁令……”据《晋书•地理志下》、《宋书•州郡志二》,豫章郡无建宁。《晋书》卷九五《艺术•吴猛传》:“吴猛,豫章人也。”未具县名。而《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云:“吴君名猛,字世云。淮阳人,仕吴为西安令。因家焉。”可见吴猛为豫章西安人,干庆仕晋,则为豫宁令无疑。《十二真君传》乃唐高宗时豫章西山道士胡慧超(?-703)撰[27],其称干宝兄为干庆,必有依据。

   据《续高僧传•慧因传》,干宝后裔有干朴,梁散骑常侍;朴子元显,梁中书舍人[28];元显子慧因,年十二出家,唐太宗贞观元年卒于京师大庄严寺,年八十九。

   干宝经历考

   干宝人仕前经历不详,仅有些零星记载。《搜神记》“江淮败屩”条载:

   元康之末,以至于太安之间,江淮之域有败屩自聚于道,多者或至四五十量。余尝视之,使人散而去之,或投林草,或投渊谷[29]。

   惠帝元康末至太安间(299-303)干宝在江淮,时已成人,故有使人散败屩之事。又《晋书》卷九五《艺术•韩友传》:

   韩友,字景先,庐江舒人也。为书生,受《易》于会稽伍振。善占卜,能图宅相冢,亦行京房厌胜之术。……友卜占神效甚多,而消殃转祸,无不皆验。干宝问其故……永嘉末卒。

   《晋书》本传云干宝“性好阴阳术数,留思京房、夏侯胜等传”,他向韩友问占卜之术,这是一个例证。韩友卒于永嘉末(313)[30],干宝和他的来往当在永嘉以前。

   干宝起家佐著作郎,《晋书》本传云“以才器召为著作郎”[31],中华书局点校本校云:“周校:‘著作’上脱‘佐’字。按:下文王导疏可证。’[32]说是。晋制,著作郎隶秘书省,著作郎一人,谓之大著作郎,佐著作郎八人[33]。干宝起家佐著作郎的时间,可以从《晋书》卷六一《华轶传》所记一条材料来推断。传载:

   永嘉中,历振威将军、江州刺史。……时天子孤危,四方瓦解,轶有匡天下之志,每遣贡献入洛,不失臣节。……时洛京尚存,不能祗承元帝教命,郡县多谏之,轶不纳,曰:“吾欲见诏书耳。”时帝遣扬烈将军周访率众屯彭泽以备轶,访过姑孰,著作郎干宝见而问之……寻洛都不守,司空荀樊移檄,而以帝为盟主。既而帝承制改易长吏,轶又不从命,于是遣左将军王敦都督甘卓、周访、宋典、赵诱等讨之。

   据《晋书•孝怀帝纪》,永嘉五年(311)五月,尚书令荀樊为司空,琅邪王、安东将军司马睿(即元帝)为镇东大将军。六月,前赵刘曜攻破京师洛阳,怀帝被掳至平阳,荀樊移檄州镇,以琅邪王为盟主。而据《晋书》卷五八《周访传》:“及元帝渡江,命参镇东军事,寻以为扬烈将军,领兵一千二百,屯寻阳鄂陵,与甘卓、赵诱讨华轶。……访执轶,斩之,遂平江州。”周访参镇东军事是在司马睿为镇东将军之时,不久即以扬烈将军领兵屯寻阳,以防江州刺史华轶,途经姑孰和干宝见面,可见干宝永嘉五年已为佐著作郎(按:传文作著作郎误)[34]。

   然检《晋书》卷五二《华谭传》复载:

   建兴初,元帝命为镇东军咨祭酒。谭博学多通,在府无事,乃著书三十卷,名日《辨道》。上笺进之,帝亲自览焉。转丞相军咨祭酒,领郡大中正。谭荐干宝、范珧于朝,乃上笺求退……不听。

   建兴元年(313)四月愍帝即位,五月,加镇东大将军、琅邪王为左丞相,三年二月进丞相、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35]。华谭为镇东军咨祭酒,在建兴元年五月前,司马睿进位左丞相后则转丞相军咨祭酒。他荐干宝等人后上笺求退,笺中称“自登清显,出人二载”,末称“谨奉还所假左丞相军咨祭酒版”,可见时在建兴元年五月后、三年二月前。这就产生了疑问,华谭之荐干宝,究竟是荐任何官呢?葛文以为是荐其为佐著作郎,但如前所述,永嘉五年干宝已任此职,然则此次之荐,断非为佐著作郎。除非是这种情况,就是永嘉五年干宝尚未人仕,传文所称是用他后来的官称。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以史书之正不会作此行文。再说姑孰乃晋筑之城,扼守长江渡口(故址在今安徽当涂),为驻军之地,干宝若非有公务在身,何以从海盐老家跑到姑孰去呢[36]?合理的解释是,干宝此时确已官居佐著作郎,来姑孰当有公干。周访南赴寻阳途经姑孰,一则与干宝有同郡之谊,二则与干宝同在官中,所以才与干宝会面,谈论对华轶的策略。这样看来,华谭之荐干宝,绝对和佐著作郎无涉,很可能是代己之职,即丞相府军咨祭酒,但后来王导建议置史官时干宝犹为佐著作郎(详下),可见华谭之荐未果。盖因华谭辞职未获批准,故而荐事亦作罢[37]。

   永嘉五年(311)正月杜弢据长沙反,江州平定后司马睿即命振武将军、寻阳太守周访随荆州刺史陶侃讨杜,建兴三年(315)八月陶侃击败杜弢,杜死于道,湘州平[38]。此间干宝参加了平定杜弢的战事,这可能与周访的关系有关。湘州平定后因功赐爵关内侯。

   本传云中书监王导上疏置史官,并荐佐著作郎干宝等修国史,据《晋书•元帝纪》及《晋书》卷六五《王导传》,王导领中书监在建武元年(317)三月司马睿即晋王位后,当时他还上书修学校。考《建康实录》卷五载:建兴五年冬十一月,“初置史官,立太学,以干宝、王隐领国史。”建兴五年即建武元年[39],则建武元年十一月置史官,干宝领国史即在此时[40]。《建康实录》云:“中宗即位,以领国史”,中宗乃元帝庙号,所谓即位指即晋王位[41]。本传未明言以何官领修国史,考《册府元龟》卷五五五《国史部•采撰一》云:“干宝为著作郎,始领国史。”又卷五五四《国史部•选任》:“干宝为著作郎。时中兴草创,未置史官,中书监王导上疏曰:‘……敕佐著作郎干宝等渐就撰集。’元帝纳焉。宝于是始领国史。”皆谓著作郎。又《晋书》卷二○《礼志中》载:“太兴初,著作郎干宝论之曰”。卷七二《郭璞传》:“太兴初……以为著作佐郎。……顷之,迁尚书郎……著作郎干宝常诫之”。然则干宝乃以著作郎领国史。但《文选》注引何法盛《晋中兴书》云干宝“始以尚书郎领国史”[42],即领国史时由佐著作郎摧为尚书郎。小南谓可能干宝在建武元年担任佐著作郎兼修国史,不久迁尚书郎,继续兼修国史[43]。可是著作郎“专掌史任”,尚书郎无此职事[44],检《晋书》亦未见有以尚书郎领修国史的事例。若说是以尚书郎领著作郎,似亦无可能,《晋书》亦无此等事例[45]。可能《晋中兴书》记载有误,或者引文有脱讹之处。晋制,著作郎只一员,王隐乃佐著作郎,当时任佐著作郎的还有郭璞、虞预、朱凤、吴震等[46]。

   本传云“以家贫,求补山阴令”,山阴属会稽郡[47],即今绍兴。晋时,县令千石者与著作郎均为第六品,但当时因家贫求任县令的很多[48]。干宝何时由著作郎调补山阴令,史无明文。考《晋书》卷七二《葛洪传》载:

   咸和初,司徒导召补州主薄,转司徒掾,迁咨议参军。干宝深相亲友,荐洪才堪国史,迁为散骑常侍,领大著作,洪固辞不就。

   宝荐洪为著作郎领国史,必是代己,可见成帝咸和初(326)干宝犹在大著作任。葛洪并未受命,考《虞预传》,虞预太兴二年后“转琅邪国常侍,迁秘书承、著作郎”,下接载咸和初预议致雨,当即在著作任所议,可见代干宝者是虞预。干宝领大著作,始建武元年讫咸和元年,达十年之久。

   干宝由山阴令迁始安太守,始安郡晋属广州,治始安(今广西桂林)[49]。干宝在始安的情况,《晋书》卷九四《隐逸•翟汤传》有这样的记载:

   翟汤,字道深,寻阳人。……司徒王导辟,不就,隐于县界南山。始安太守干宝与汤通家,遣船晌之,敕吏云:“翟公廉让,卿致书讫,便委船还。”汤无人反致,乃货易绢物,因寄还宝。宝本以为惠,而更烦之,益愧叹焉。

   翟汤隐居寻阳,与干宝有通家之好[50],寻阳、始安相隔数千里,而干宝竟能够遣船资助,可见当太守时经济条件大为好转。

   本传云“王导请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据《晋书》卷六五《王导传》及《明帝纪》,明帝即位,王导受遗诏辅政,太宁元年(323)四月迁司徒,二年平王敦,封始兴郡公。《王导传》载:“石季龙掠骑至历阳,导请出讨之。加大司马、假黄钺、中外诸军事,置左右长史、司马,给布万匹。俄而贼退,解大司马。复转中外大都督,进位太傅,又拜丞相,依汉制罢司徒官以并之。”据《成帝纪》载:“(咸康元年)夏四月癸卯,石季龙寇历阳,加司徒王导大司马、假黄钺、都督征讨诸军事,以御之。”是知王导于司徒府置左右长史是在咸康元年(335)四月,他请朝廷任命干宝为司徒右长史当在此时[51]。如此看来,干宝罢守始安是在咸康元年(335),时去咸和元年调补山阴令也是首尾十年。

   干宝在司徒府曾撰立司徒府属僚官仪,《南齐书》卷一六《百官志》载:“司徒府领天下州郡名数户口簿籍。……常置左右长史、左西曹掾属、主簿、祭酒、令史以下。晋世王导为司徒,右长史干宝撰立官府职仪已具。”《隋书•经籍志》职官类著录干宝《司徒仪》一卷[52],即此书。

   王导司徒府到咸康四年六月拜相时才罢[53],干宝迁官散骑常侍约在咸康一二年。《晋书•职官志》:“魏文帝黄初初,置散骑,合之于中常侍,同掌规谏,不典事,貂珰插右,骑而散从,至晋不改。……常为显职。”散骑常侍“不典事”,无日常职守,所以常用作加官和兼官,或领其他职事。《北堂书钞》卷五七引《晋中兴书•太康孙录》云:“干宝以散骑常侍领著作。”《册府元龟》卷六○五《学校部•注释一》亦云:“干宝为散骑常侍,领著作。”可见干宝当时是以散骑常侍而兼领著作郎[54],这是第二次出任大著作。

   干宝卒年,《建康实录》有明文记载,卒于咸康二年(336)三月。由于《晋书》本传不载,而《文选•晋纪论武帝革命》注引《晋中兴书》也只是含混地说“迁散骑常侍,卒”,过去研究者只是推测卒年及生年,均不可靠,长期以来没有发现《建康实录》这条珍贵资料[55]。

干宝生年不详,只能作些推测。前称元康末至太安间(299-303)干宝在江淮,时已成人,如以元康末二十岁来计算,则至晚生于吴末帝孙皓天纪四年(晋太康元年,280)。再考本传载:“宝父先有所宠侍婢,母甚妒忌,及父亡,母乃生推婢于墓中。宝兄弟年小,不之审也。”干莹仕吴为丹杨丞、立节都尉,当卒于吴,卒时干宝兄弟年幼,若以干莹卒于吴亡之年,干宝时五岁来计算,则干宝生在天玺元年(276),卒时享年六十一岁。但这个估计恐怕还是比较保守的,生年还可以往前提一些时间[56]。(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390.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0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