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戍:中国知识分子眼中的纳粹奥运会 ——以储安平的奥运系列报道为例

更新时间:2015-08-02 17:54:31
作者: 韩戍  
第119—128页。

   [7]孟钟捷:《德国简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59页。

   [8]《希特勒任世运会总裁》,载《时事旬报》1934年第17期,第26页。

   [9] [美]威廉·夏伊勒:《第三帝国的兴亡》(上卷),董乐山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2年版,第279—283页。

   [10] [美]克劳斯·费舍尔著:《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佘江涛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年版,第403页。

   [11]孙传钊:《被遗忘的伦理责任》,载《二十一世纪》(香港)2009年第6期,第155—159页。

   [12]赵文亮:《犹太人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载《历史教学问题》2008年第4期,第40—42页。载《河南大学学报》2007年第2期,第119—128页。

   [13] Adolf Hitler, Mein Kampf. München: Verlag Franz Eher Nach,1943,p.318,428.

   [14]董守义:《奥林匹克与中国》,载《奥运会与中国》,北京:文史资料出版社,1998年版,第7—8页。

   [15]《世运代表团昨晋京聆训,蒋院长行授旗礼》,载《申报》1936年6月24日,第14版。

   [16]储安平:《在世运新村,力与爱交流着》,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7日,第4版。

   [17]储安平:《世运大会开幕纪详,举世瞩目的八月一日》,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18]奥运会场的图像,参见中华体育协进会编:《柏林世运会》,上海:良友图书公司,1936年版。

   [19] Ross Tucker, “The Science and Management of Sex Verification in Sport”,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2009 Vol 21 NO.4,pp.147—150.

   [20] Richard Overy, The ThirdReich A Chronicle, London: Quercus Books ,2010,pp.154—155.

   [21]储安平:《半盲的太太,说要看看元首》,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22]储安平:《柏林的拥挤和日耳曼精神》,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23] [德]托尔斯腾·克尔纳:《纳粹德国的兴亡》,李工真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49—50页。

   [24]李工真:《德国现代史专题十三讲:从魏玛共和国到第三帝国》,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第192—199页。

   [25]储安平:《柏林的拥挤和日耳曼精神》,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26]储安平:《德国解放了,我们中国如何?》,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27]曾锡田:《纳粹德国政治的探讨》,载《社会科学论丛》1935年第2卷第3期,第149—174页。

   [28]相关研究参见智效民编:《民主还是独裁:70年前一场关于现代化的论争》,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29]储安平:《程大使讲代表团使命之重大,应效法德国人精神团结一致》,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2日,第2版。

   [30]储安平:《德国解放了,我们中国如何?》,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9日,第4版。

   [31]储安平:《欧行杂记》,韩戍编,北京:海豚出版社,2013年版,第73页。

   [32]许纪霖:《中国如何走向文明的崛起》,载《知识分子论丛》第10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2页。

   [33] [美] 克劳斯·费舍尔著:《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第361—362页。

   [34] [美] 克劳斯·费舍尔著:《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第192页。

   [35] [美] 斯蒂文·巴赫著:《极权制造:莱妮·瑞芬斯塔尔的一生》,程淑娟、王国栋译,北京:新星出版社,2010年版,第194—200页。

   [36]储安平:《会旗下降火炬熄灭,十一届世运闭幕》,载《中央日报》1936年9月2日,第4版。

   [37]马振犊、戚如高:《蒋介石与希特勒:民国时期中德关系研究》,北京:九州出版社,2012年版,第7、46、143、192—204页。

   [38] [美]柯伟林:《德国与中华民国》,陈谦平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73页。

   [39]马振犊、戚如高:《蒋介石与希特勒:民国时期中德关系研究》,第18—32页。

   [40] [美]柯伟林:《德国与中华民国》,第181—182页。

   [41]胡凯:《中国新闻界在“水晶之夜”前后对纳粹反犹报道的变化及其背景分析》,载《德国研究》2013年第3期,第113—127页。

   [42]储安平:《我代表团抵柏林时,舆论界备极赞扬》,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1日,第6版。

   [43]储安平:《世运花絮录》,载《中央日报》1936年8月18日,第4版。

   [44]从资料看,仅有极个别的知识分子质疑中国参加柏林奥运的意义,并在文章中对纳粹的种族主义观与排犹行动表示不满。参见方克文:《世运会给我的感想》,载《申报》1936年8月14日,第21版。

   [45]参见汪荣祖:《储安平与现代中国自由主义》,载刘军宁编:《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45—375页;林建华:《储安平自由主义思想评析》,载《史学集刊》2002年第2期,第79—84页。

   [46]储安平:《论做人》,载《人言周刊》1935年第2卷第3期,第49页。

   [47]储安平:《南昌新运已见实效》,载《中央日报副刊》1934年9月14日,第11版。

   [48]张右龙:《生物与领袖》,载《中央日报副刊》1934年8月26日,第11版;张右龙:《能力分配与服从领袖》,载《中央日报副刊》1934年9月3日,第11版;王开璞:《论领袖制度》,载《中央日报副刊》1935年11月13日,第11版;张耆孙:《论领袖》,载《中央日报副刊》,第11版;杨昌溪:《拥护领袖与尊师重道》,载《中央日报副刊》1936年3月31日,第12版。

   [49]冯英子:《回忆储安平先生》,载谢泳编:《追寻储安平》,广州出版社,1998年版,第8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960.html
文章来源:《德国研究》2014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