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大兴:一九八零年的北京大学

更新时间:2015-07-09 00:07:29
作者: 李大兴  
听说他依然每天打桥牌活得很快乐。引荐我入合唱团的王红宇和薛文琼,是物理系78级的高材生,女声部的台柱。王红宇唱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颇具花腔女高音的范儿。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北京师大二附中几届毕业生传说中的女神级人物。
1980年代的最后一个秋天,我背起行囊流浪到美国。第一站到波士顿参加一个会,居然在会上遇到薛文琼。她听说我还要在波士顿逗留几天,就邀我参加她们在一场演出里的小合唱。记得那天唱的歌是《五月的鲜花》,在那一场难忘的音乐会上,唱的和听的很多人都热泪盈眶。我有点茫然地想到,离北大、北京越行越远了。

    学史之人当知回忆不可尽信,需有旁证才能够算比较完整的史料。比如我自己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一入北大就充当临时班长,帮着外地来的同学提行李办学生证取板凳等等很成熟的样子。然而几年前和一位家里的朋友也是当年的学姐在阔别三十年后通了一次电话,感慨之余说起往事,在她的印象里,我虽然貌似比同龄人深刻,生活上却笨的一塌糊涂。我入学那天她专门来宿舍为我铺好被褥。我听了有点无语,我知道她说的一定是真的。我不到十岁就独自满北京城乱逛、十一二岁就做饭记账,虽然没偷鸡摸狗但也顺过心里美萝卜,虽然没动真家伙打过架但也抄过砖头,自己就这样觉得已经长大,其实什么都不会。

     去年夏天北大同班同学为聚会纪念毕业30周年,建立了微信群,大家在一起聊天。当年校园里引人注目的风景是某位帅哥骑着自行车英姿勃勃后座载着一位美女,我班一位女生则至今清晰记得的是一位“高挑、白皙”美女骑着自行车英姿勃勃后座载着我。这件事我一点也记不得了但应该也是真的。

     把自己记得和记不清的往事叠加起来,大约更接近一些历史真实吧。1980年渐渐成为一段故事,知天命的我也早习惯独处静夜。在2009年初夏,曾经写了一阕七律,其中一联是:

     偶思旧友犹同梦,已悟余生老异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287.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2015年07月03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