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大鸣:农民企业家的文化社会学分析

更新时间:2015-07-07 04:34:12
作者: 周大鸣  
权威主义,集权观念严重。中国农村分为血缘性村庄和地缘性村庄。许多农村社区都是一村一姓或一村几大姓的带有家族式意味的社区。“家”的观念在血缘性村庄中对人的思想影响极为深刻。在这种思想根源下,农民企业家潜意识中把自己的企业或社区视为一个大家庭,而自己则是大家庭的家长。家长自然具有崇高的权威,而其他村民只是普通的家庭成员,中国传统道德宣扬家长的绝对权威,在“家”的范围内,违背家长的旨意等于违背天意,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必须处于服从的地位。家长权威观在现代中国农村的膨胀,导致了农民企业家思想、行为体系中权威主义作风和集权主义作风的膨胀。禹作敏从“农民头”到“阶下囚”的沦落,就是家长权威观极度膨胀的结果。禹作敏带领大邱庄人从贫困走向富裕的过程里,他自然而然获得大家的信赖。大邱庄富裕后,这种“信赖”渐渐蜕变为禹作敏居功自傲的资本,他把富裕后的大邱庄看作是他禹家打下的天下,而他是理所当然的家长。因此,他不但摆足了“家长”的派头,恣意享乐,而且还利用职权演绎了“子承父业”的传统集权现象,并以私刑惩罚不服从他的意志或与禹家有隙的外姓人,从而最终沦为阶下囚。

   2.集体观,平均主义,“小我”思想。平均主义的思想渗透到农民头脑中。农民企业家往往以“共同富裕”(类似有福同享)来换得村民的支持。有的实行村民配给制,有的实行“共有制”、“股份制”等等。这些制度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强调个人的先天性,即你是否这个村出生的人(是家族内合法的成员)。只要你是本村人就可以分得集体大蛋糕中的一块。以南街村为例,南街村13年间集体经济增长了2100倍,提前过上了“共产主义”生活,“共产主义小区”内实行配给制,村民的住房、家具、电视、电话、空调都是村里统一购置的,村民享受14项公共福利,涵盖了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教育、就业等一切方面。在南街人所提倡的“外圆内方”政策中,“内方”方得本村没有一家私营个体企业,连婚丧嫁娶都由村里统一办理,不得各搞一套。南街村的这种分配和管理模式,在许多富裕的农村中并不鲜见,这种集体共同富裕、财产分配平均主义的做法,虽然表面上实现了“大同”,实际上限制了村民个性的自由发展,没有可供村民思想自由驰骋的空间,导致了他们思想的僵化,这也是许多在外读书的年轻人认为其个性受到压抑的主要原因。

   3.延续观,家族的管理与继承。家庭的延续是通过繁衍子孙来实现的,乡镇企业的延续也与此相同。许多农民企业都是一种家族式经营,把社区作为“堡垒”经营,原因是小环境与周围大环境反差太大,这包括贫富的差异、观念的差异等等,农民头往往成为“庄园主”。农民企业家都把自己的子女作接班人来培养,希望将来能继承他们的事业(职位)。许多人的子女很年轻就担当了重要职务。一个村虽然可以吸纳成千上万的外来工人,成百上千的高级人才,这些人可以拿高薪、享受高待遇,但不会在关键的部位任职。事实上,乡镇企业的要害部门都是由本村人来负责的。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家族延续的观念根深蒂固,这种延续,不但有生命的延续,即“种”的延续,也有财产、官爵、名誉等的延续。中国古代的爵位世袭制即是如此。农民企业家在农村社会中的生活经历,使他们更多地接受了家族延续的观念,他们把家族持续兴旺的期望寄托在培养子女继承己业的实践中。家族式的管理被认为能更有效地将基业统归于家长的权威下。但家族式企业同时也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信息的闭塞、技术的匮乏、竞争力度较弱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当企业的运行状况不佳时,家庭内会产生紧张、愤怒、困惑、绝望等情绪,而这些情绪可能导致家庭和企业的毁灭。

   4.唯我观,自我中心主义。惟我独尊是一种典型的自我中心主义表现。农民企业家在拥有了获得社会政治力量保护的权威和社会舆论肯定的荣誉后,可能会滋生这种情绪,而对于村庄整体来说,也可能会因为财富的膨胀而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其他经济较为落后的村庄。这种惟我独尊观念在实际行为中体现为说话时夸夸其谈,目空一切,生活方式由俭入奢,在他人面前摆富弄阔。许多农民企业家都是经历了从贫穷到富裕的艰难历程,在这一历程中,他们大都吃尽了苦头,所以一旦达至辉煌,他们便希望将艰难后的成就昭示于众。但这种表现欲的极度膨胀就演变为惟我独尊的消极思想。禹作敏成名后,生活奢侈之极,向世人夸耀大邱庄的富有和他个人生活的奢华,其奢华程度不仅中国农民难以想象,就连一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也叹为观止。从禹作敏的奢华生活中,我们看到的并非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现代农村新气象,而是一个暴富者病态的夸张。惟我独尊的心态,会使农民企业家丧失创业初期不畏艰辛的精神,在好大喜功的自我陶醉中坐享已有的成绩而失去远瞻的勇气和斗志。

   所以,农民企业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虽然这些局限性并非在所有农民企业家心中蛰伏,但作为一个整体,发荫于心灵之根的上述局限性却有形或潜在地影响着我国农民企业家的思想和行为。随着乡镇企业规模的扩大,它要走向全国和世界。农民企业家如何更新知识和观念,从农民企业家转化为现代的企业家是当务之急。

   收稿日期:2001-12-16

  

参考文献:

   [1] 于志宏.中国优秀农民企业家——吴仁宝[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1991.

   [2] 王汉生.改革以来中国农村的工业化与农村精英构成的变化[J].中国社会科学辑刊,1994,(秋季卷).

   [3] 王晓毅.家族制度与乡村工业发展——广东和温州两地农村的比较[J].中国社会科学辑刊,1996,(秋季卷).

   [4] 马戎.小城镇发展与中国现代化[J].中国社会科学,1990,(4).

   [5] 马戎,等.中国乡镇企业的发展与运行机制(上下册)[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

   [6] 冯治,等.史来贺评传[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1.

   [7] 郭正林,周大鸣,等.从村落到都市[J].社会学研究,1996,(5).

   [8] 费孝通.小城镇、大问题[A].江苏省小城镇课题组.小城镇、大问题[C].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1-40.

   [9] 康绍邦.中国农村的辉煌与希望——百例共同富裕典型村镇调查[M].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

   [10] 立言.红色“庄主”——离中南海最近的村官[M].广州: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9.

   [11] 南岭村民委员会.社会主义新南岭[Z].1996.

   [12] 张毅.中国乡镇企业艰辛的历程[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0;张毅.中国乡镇企业灵活的机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0;张毅.中国乡镇企业历史的必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0.

   [13] 周大鸣,曹孟君,林玉萍.共有制与现代化——改革开放后的一个中国村落[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7.

   [14] 周大鸣,郭正林.中国乡村都市化[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

   [15] 杨沐.中国乡镇企业的奇迹——三十个乡镇企业的综合分析[J].中国社会科学辑刊,1994,(秋季卷).

   [16] 克林·盖尔西克.家族企业的繁衍——家庭企业的生命周期[M],贺敏译.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

  

原文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武汉)2002年第02期 第32-37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2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