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景鹏:论反腐败的系统工程

更新时间:2015-06-20 20:24:44
作者: 李景鹏 (进入专栏)  
在金钱上的腐败往往是滥用权力的结果。此外还有官僚主义造成的恶果。例如,据报道,国家投资概算近30亿元的重点工程——川东化学工业公司天然气氯碱工程,在停工搁浅一年多后,被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责令下马。作为三峡库区最大的移民开发项目,这项工程自1994年开工以来已支出13.2亿元。而记者目前在现场所能看到的只是一条路、一座桥、一个码头和一些宿舍楼。从11个国家进口的近5亿元的设备被随意堆放闲置,部分裸装备已是锈迹斑斑。(注:转引自《报刊文摘》,1999年1月7日,第1版。)其它如利用权力乱收费、乱摊派、乱罚款,以及各种形式的权钱交易等等,不一而足。对这些权力的滥用行为,同样必须按照前面的要求,在任何一项政策或工程启动之前,根据在其运行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漏洞,配套地制定出各种监督制度,其中也包括对违反制度的处罚办法,以及执行这些惩罚功能的人的素质要求。在抓住这两个关键问题之后,再辅之以其它方面的制度建设,这样就可以用系统的制度建设来编织起一个严密的反腐败的网络了。

   第五,配套进行的反腐败措施必然要涉及法制的建设。制度的建设若不能提高到法律的高度,其权威性就要被大大降低,从而使执行遇到困难。所以,我们所要建立的配套的反腐制度和措施,其中的大部分必须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而法律建设的任务主要地应由立法机关来承担。这自然要大大地加重立法机关的任务和负担。立法机关要想很好地实现这一任务,除了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之外,还需要学习许多新的东西,以满足具体的立法工作的需要。

   第六,要配套地进行反腐败就意味着每一个单位要面临着双重的任务。一方面要执行一定的政策、法律、规范,以及建设各项事业;另一方面又要配套地进行反腐败的斗争。两项任务双管齐下,缺一不可。这样,便使每一个单位的工作任务的数量和强度增加了一倍。对每个单位来说这无疑都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人们必须加倍地努力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

   第七,要配套地进行反腐败也意味着要相应地建立一些必要的机构。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因为新的任务增加了,原有的机构便有可能在某些方面无法胜任,在这种情况下,适当地增加一些机构是合理的。当然也必须警惕以此为借口来使不该膨胀的机构膨胀起来。

   最后,配套地进行反腐败还意味着要加重国家的支出。仅仅建立新机构这一件事就会增加国家的财政负担。此外,在众多的配套的反腐败措施的执行过程中也必须付出必要的成本,这对国家来说也必然是一个不小的成本。但是为了反腐败,这种负担的增加是必不可少的。和腐败所造成的损失比起来,是利大于弊的。

   总之,这种配套进行的反腐败的系统工程是一项极其艰难的事业,它要求极大地调动有关人员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并应具有坚持不懈的韧性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只要我们对此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并将其付诸行动,就一定能取得相应的效果。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598.html
文章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00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