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惠岩:从实际出发,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更新时间:2015-06-06 23:17:10
作者: 王惠岩 (进入专栏)  

   (一)必须根据中国的客观实际,坚持正确的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发展原则

   首先,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根据中国的国情,有步骤、有秩序地发展,要与经济文化的发展水平相适应。

   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是我党的一项长期任务,必须有一个逐步的发展过程,有一个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的发展过程。一段时间以来,有的人在民主建设上犯了“急躁病”,或希望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民主发展水平,或希望引进西方民主模式,实行“全盘西化”。针对这些错误观点,邓小平提出:“民主只能逐步的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那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有领导、有秩序地发展,我特别强调有理想、有纪律,就是这个道理。”(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96—197页)“民主化和现代化一样,也要一步一步地前进。”(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68页)根据邓小平的论述,可以看出民主的发展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它必须与其赖以存在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相适应。民主的发展,不能只凭人们的良好愿望,脱离国情超前发展,更不能脱离民主赖以存在的实践基础,照搬别国模式,否则只能会导致民主发展的倒退。列宁早就明确说过,民主的发展要有一定的“度”,要掌握好一定的“火候”,一定要为生产建设服务,民主的发展超过了限度,则会走向反面。

   中国目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限于各种条件的限制,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很低,商品经济不发达,市场经济体制处于起步阶段,人们的知识文化水平还很低,特别是二千年来封建传统文化的影响,使人们的权利、义务观念淡薄,以上种种因素限制了我国民主的发展水平。因此,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必须充分考虑到我国社会整体发展现状,不能忽视民主的基础而孤立地看待民主的发展。建设社会主义高度民主,是我们追求的长远目标,但目前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只能逐步发展并不断完善。当然,逐步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并不是消极等待,我们必须首先从基层民主开始,逐渐地扩大民主范围,提高民主质量,以基层的直接民主选举培养人们的民主意识和行使民主权利的能力,至条件成熟时再扩大到更高层次。

   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最根本的是要正确处理好社会主义民主与生产力发展之间的相互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要解决的是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生产基础之上,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重点是解决未来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问题。这一观点被后来在经济落后基础上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教条地运用,结果,当我们谈到社会主义的本质时,主要局限于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与这样的生产关系相伴随的民主实现形式也发生了变化。在文化大革命中,在民主的实现形式上采取了“大跃进”的方式,实行“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表面上看起来民主程度较高,实际上妨碍了民主和法制的建设。从整体上看,从来没有产生过积极作用,也没有达到民主的目的。

   针对中国的客观实际,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阶段的最根本任务就是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归根到底要体现在它的生产力比资本主义发展的更快一些,更高一些,并且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不断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63页)生产力的落后性,决定了作为上层建筑的民主不可能超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正如马克思所说:“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2页)因此,目前阶段,我国的民主政治发展,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只能逐步发展。民主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建设民主过程中,邓小平特别强调我国的民主建设一定要遵循一定的秩序,有秩序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其实质就是正确地处理好民主发展与政治稳定之间的相互关系,处理好民主发展与现代化建设之间的相互关系。现代化建设要求有一个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社会是否稳定,与实行什么样的民主密切相关。邓小平特别强调要正确处理好“大民主”与“小民主”之间的关系。早在1957年,邓小平就说过:“有些青年总觉得大民主解决问题。我们是不赞成搞大民主的,大民主是可以避免的,这就要有小民主。”(注:《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273页)所谓“大民主”是指大规模的风潮和闹事,包括群众运动形式;“小民主”是指认真执行我国宪法所规定的民主制度,使公民的民主自由权利受到应有尊重和保障的具体民主形式。这里的“小民主”就是一种有秩序的民主。1985年,邓小平针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一些人说:“他们搞的这一套……,实际上是一种动乱,是‘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作风,不能让这股风刮起来。”(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3—124页)因此,邓小平强调,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中国的大局,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民主建设要有利于现代化任务的实现,如果民主建设脱离了秩序,现代化建设就无法保证。邓小平会见美国总统布什时就明确指出,“中国人多,如果今天这个示威,明天那个示威,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会有示威游行,那么就根本谈不上搞经济建设了。”(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85页)所以,邓小平强调,要通过有秩序的民主渠道,协调人民内部矛盾,及时消除不稳定的因素,人民群众可以通过人民代表大会、政协会议、职工代表大会、学生代表大会等形式发表意见。

   其次,建设民主要切合实际,反对形式上的民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我党的思想路线,也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出发点,也必须根据实事求是的原则,民主的内容、形式和发展进程都要与初级阶段的中国国情相适应。

   民主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它是民主的内容、形式和民主运行的有机统一,在发展民主过程中,要根据一个国家的实际情况和民主的内在要求,使民主的内容、形式和民主的运行达到相互配合。邓小平对片面追求形式民主的作法进行了批评。他指出:“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进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涣散的局面。”(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84页)“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已经证明形式民主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破坏。

   反对形式民主,就需要使人民享有真实的民主权利,这些权利主要是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管理权。邓小平特别强调保证全体人民真正享有通过各种有效形式管理国家,特别是管理基层地方政权和各项企业事业的权力。邓小平认为,把权力下放给基层和人民,在农村把权力下放给农民,就是最大的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一个重要方面。让人民群众充分享有各项管理权,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的基础,是调动人民群众积极性、创造性的一种重要手段。为了反对形式民主,切实保证人民民主权利,就需要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不断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加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逐步完善各项基层自治制度,推进决策民主化、科学化,使人民通过正常民主形式实现民主权利。

   (二)社会主义民主必须制度化、法律化

   民主与法制是不可分的,没有法制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没有民主的法制也不是真正的法制。邓小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是不可分的。不要社会主义法制的民主……决不是社会主义民主。”(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59页)那么,为什么社会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法制不可分呢?邓小平同志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46—147页)这是对民主与法制,法制与人治的最精辟阐述。

   首先,“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根据邓小平同志这种提法,法制是指民主制度化、法律化。这说明法制是民主的体现。

   任何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个人与组织之间的关系,组织与组织之间的活动,都是按一定规则进行的,否则社会就是混乱的。把人们之间活动的规则固定起来,就是制度化;把规则用具有国家强制力的法律规定下来就是法律化。其中的核心问题是,制度化、法律化的规则内容是反映谁的利益和意志。如果规则的内容反映的是一个人或少数人的利益和意志,虽然有制度有法律,也不是法制而是人治。如法西斯国家也有制度、法律,它不是法制而是人治。只有规则的内容反映的是多数人的利益和意志,这种制度化、法律化才是法制。

   在我国,制度化、法律化的规则内容反映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意志,人民的意志就是民主,因此,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必须是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体现。这就要求,不但全国的制度、法律要反映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地方性法规也要反映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意志。

   其次,制度化、法律化反映的广大人民意志必须是最高意志,有极大的权威,正像恩格斯所说的,它是“神圣的”,任何人都无权改变它,如果需要改变,必须通过法律程序,这才是法制。如果把法律不作为最高意志,有人可以改变它,虽然有制度有法律也不是法制,而是人治。这说明在法律之上还有更高的意志,这种意志不管是国王,君主或领袖的,都是把法律作为服从他个人意志的一种手段,他需要时就要法,不需要就可以不要法。这就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使这种制度和法律,绝不能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绝不能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这句话的主要含义,其实质是指法制与人治的区别。

   最后,实现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必须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过去有些人对民主与法制关系有误解,认为民主是指人民行使权利,法制是指国家机关行使权力约束人民。当然。国家机关运用法律惩治违法活动也是法制,但这不等于不要求国家机关不遵守法律。因为法制的核心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国家制定法律都是为了遵守和执行,否则,法律就变成了一纸空文。但不是所有遵守与执行法律都是法制,只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遵守和执行法律才是法制。因为平等的对立面是特权。法律上的特权是指凌驾于法律之上,超越于法律之外的权利。在法律上有特权存在,就做不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不能贯彻这十六字方针,就不可能做到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法制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它反映的是全国各族人民的意志,即最高意志,这说明了法制的实质内容。依法治国、实行法治是一种治国方略,即把体现民主的法律、制度付诸实施,是民主实现的形式,其基本要求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因此,社会主义法制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体现,社会主义法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保障。

   总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我党的思想路线,制定政策、研究问题都必须坚持这一思想路线。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就必须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以实践作为民主发展的检验标准,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完善,使我们的民主随着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而不断发展。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89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199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