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志勇:“一带一路”助推中华经济圈全面发展

更新时间:2015-05-20 08:53:39
作者: 胡志勇  
不仅经济效益越高,而且收获的政治效果也越大。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并非要取代东南亚已经存在的一些组织和机制,而是要贯穿这些组织,在东盟与中日韩(10+3)、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东盟主导机制框架内,强化与东盟之间的合作,在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同时,稳固和推动区域政治现代化进程。
  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方海洋贸易的主要通道,也是人民友好交往、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确立新开放观,不断加强文化传播与交流。在推进“一带一路”进程中以“侨牌”和“文化牌”为抓手,利用岭南文化在东盟各国深厚渊源这一优势,进一步发挥华侨华人与人文软实力优势。两岸四地特别是大陆沿海省区应不断加大支持各类民间团体开展各种民间交往的力度,促进两岸四地文化交流,鼓励创作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主题的书画、诗歌、散文、小说、戏曲、舞蹈、音乐等作品,积极策划组织大型舞台作品和影视作品、专题片,加强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及旅游线路宣传推广活动,扩大“一带一路”文化海外行活动的影响。
  “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优势集中在经济领域,包括投资建厂和道路、桥梁、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电网、通讯网、油气管网等互联互通项目。“一带一路”倡议不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因为,“一带一路”主要是在经济落后地区推进经济发展,涉及的国家多,整体实施难度大于马歇尔计划。利用“一带一路”建设带动沿线国的经济发展,而其中所蕴含的经济风险乃至政治风险都远远超过了“马歇尔计划”。
  尽管“一带一路”建设以经济合作为重心,致力于互联互通、投资金融与人文交流,并不涉及政治安全合作。但“一带一路”对外投资需要规避政治风险,必须考虑和评估在实施进程中所面临的政治风险。特别要充分考虑到东南亚各国政治发展不平衡的状况,对东南亚某些国家政局稳定性事先进行充分评估,加强对相关国家政治、社会、宗教、国情的长期跟踪研究,并定期发布“一带一路投资安全指数”。认真做好政治风险评估,充分研判其国内不同利益冲突可能引发的政局动荡以及当地不同民族与宗教潜在的冲突与内乱,避免中资企业遭受重大损失。同时,应对拟“走出去”的中资企业进行法律教育,使其熟悉和知晓当地法律制度,认真研究当地法治、监管力度、企业经营活动等领域的法律规章。认真做好中资企业对东道国投资生态环境的评估,避免投资风险。还要充分估计到东道国官员腐败行为影响中资企业无法按照国际惯例市场规则进行公平交易等问题,防范潜在的政治风险。

  
  “一带一路”进一步密切中华经济圈安全协作
  “一带一路”不仅是经济金融问题,也涉及地区的安全格局重构问题,对于整个中华经济圈的扩展和“一带一路”倡议向世界延伸发挥重大示范作用,也使台湾和港澳地区的经济重新找到自己的新方向和突破口。
  “一带一路”进一步密切中华经济圈安全协作,两岸四地在“一带一路”推进进程中,进一步加强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而且,借助于“一带一路”,中国可进一步同东南亚各国在双边和地区组织框架内加强互信、深化合作,合力打击“三股势力”、确保“一带一路”建设的安全。两岸四地可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严厉打击贩毒、跨国有组织犯罪,为地区经济发展和人民安居乐业创造良好环境。在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进程中,还应完善中国—东盟防长会议机制,深化防灾救灾、网络安全、打击跨国犯罪、联合执法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宣导综合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共同维护本地区安全与稳定,
  从客观效果上看,“一带一路”对于保障国家经济安全、营造和平相处的国际环境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实施,离不开两岸四地的通力合作,更需要得到沿线东南亚国家的支持。同时也应尽可能消除他们对中国崛起的安全疑虑和经济上的顾虑以及担心中国大型项目对当地生态环境所产生的副作用。
  中国应积极利用东南亚华侨华人的影响力增强与东南亚的友好关系,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要充分认识并尊重东南亚华侨华人的政治、文化和社会差异性。增加东南亚华侨华人群体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并最终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文化分子。充分调动东南亚华侨华人作为中外沟通桥梁和民间外交使者的角色,为提升中国国家文化软实力发挥积极的作用,为中国提出的新丝绸之路构想在东南亚落户生根增信释疑。充分发挥东南亚华侨华人在维护中国海外利益方面的作用,以反对和遏制海外分裂势力,协助化解外交僵局,维护国家在东南亚地区的安全。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南海等问题上日趋强势的立场也会使东南亚国家更感不安。
  “一带一路”建设强调的是经济合作,与中国和平发展道路一脉相承,并非军事扩张,两岸四地应加强媒体宣传力度,避免将“一带一路”战略地缘政治化、军事化和战略化,更不能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
  “一带一路”是合作倡议,中国没有特别的地缘战略意图,无意谋求地区事务主导权,不经营势力范围,不会干涉别国内政。“一带一路”并不具备对周边及欧亚大陆扩张性质。
  东盟各国愿意打造东盟—中国未来关系新的“钻石十年”,推进东盟—中国关系自贸区升级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深化互联互通建设,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支持并愿积极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筹建。但是,南海局势的紧张将成为阻碍中国—东盟共建“一路”的重大障碍,以菲律宾为代表的东盟国家仍心存疑虑,中国提出的相关合作项目缺乏详细与具体的方案,相关信息也缺乏某些透明度。中国提出的南海海上合作和共同开发的实质性进展不大等已成为东南亚国家对“一带一路”建设心存疑虑的主要方面。而且,尽管与东南亚国家关系总体良好,双边高层互访、民间人员互动、经济往来日益提升,但是“信任赤字”、南中国海争端以及大国力量介入等成为阻碍中国与东南亚关系深入发展的重要因素。对此,中国政府应及时调整相关政策,使“一带一路”建设更符合东南亚沿线国家的需求,从而使“一带一路”建设成为稳定和促进东南亚沿线国家安全的“催化剂”。

  
  胡志勇,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1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