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康:帕森斯《社会行动的结构》之“编者的话”

更新时间:2015-03-16 21:17:11
作者: 李康  
而且切合了哈佛对于社会学和科学的官方看法。时任哈佛校长的柯南,未来的原子弹开发者,被广泛认为是化学领域潜在的诺贝尔奖得主,认为齐美尔毫无科学性可言。帕森斯清楚地意识到,需要说服两位重要决策者——一位是化学家,一位是生理学家——《结构》满足他们想当然的科学研究标准。否则,自己在哈佛的聘任显然就完了……

   1939年帕森斯升为社会学副教授。后两年,舒茨与他通信切磋,试图以现象学补充一二。帕森斯颇有几分老索罗金的语气,“我们的思想似乎无法交流”,“我丝毫不觉得您的论点可以动摇我的立场”,最终傲慢地终止了切磋。1942年他获选美东社会学学会主席。1944年升为教授并接掌哈佛社会学系。

   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正在兴起的社会学职业的精神氛围类似于一种混杂的社会新闻报道。这种经验性社会学迥异于欧洲的抽象演绎式社会学。帕森斯一反芝加哥社会学风格,强调理论对于构建社会学研究对象的重要性,使美国社会学的理论精神大大精致化,要让社会学成为一门真正的社会科学,但他依然要去实现早期芝加哥学派乃至整个美国社会学的诸般希望。

   尽管帕森斯在本科就接触到萨姆纳和库利的社会学,但他与美国社会学的接触只是间接的。帕森斯在英国和德国接触到的基本是宏观的社会经济理论,直到后来才接触到芝加哥学派更具归纳性和扎根性的经验研究。许多芝加哥社会学家也在欧洲学习,但接触的基本是微观社会学。芝加哥社会学家斯莫尔、米德和帕克都在柏林大学学习,帕克(或许还有米德)还听过齐美尔的课。

   亚历山大说《结构》作为《经济与社会》后最具影响的社会学作品,基本确立了现代社会学的关键词汇。勒文进而指出,此前被视为原创性杰出思想家的齐美尔就此被排除出社会学经典的万神殿。如果帕森斯在芝加哥、哥伦比亚或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写此书,若非亨德森等起到关键作用,《结构》会如何?齐美尔的命运会如何?在哥伦比亚,可能会将齐美尔有关社会结构的可检验的假设命题进一步发展;在新学院,会强调他的现象学维度;在芝加哥,会凸现齐美尔的所谓形式社会学与人际互动的关系……

   但这可能是个假问题,因为换个地方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写这样一部书。

   好了,书就在眼前,但如果想寻找更熟悉的那些结构功能主义术语命题,可能还要等待二战后帕森斯另一部砖头一般厚的书——《社会系统》。至于《结构》,那是1930年代的帕森斯;其时无论是他个人的职业生涯,还是社会学的学科地位,还是西方民主和法西斯主义的命运,都尚无定型。一切才刚刚开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169.html
文章来源:《社会行动的结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