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觉非:储安平为何称颂希特勒?

更新时间:2015-01-20 22:57:34
作者: 林觉非  
在第七封通信里,他仔仔细细罗列出了前来火车站迎候的德政府大小官员,颇兴奋地举出了当地几种主要报纸的声音。这些声音出人意料地一致,简单说就是,全德上上下下无不对中国同胞此次所造成的“一个盛大的爱国空气和民族精神”表示惊讶以及钦佩。继之,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无论对空前豪华的奥运新村,还是对准备迎接“稀世盛典”的柏林城,乃至奥运期间“担任一切引导的责任”的希特勒青年,他都赞不绝口。

   最让储欣喜的是8月1日的奥运开幕式,那天,在通信里,他浓墨重彩,把希特勒的奥运会描绘成了一个充满“和平”与“友谊”精神的大会,认为“在这一个世界运动会里,没有国家的鸿沟,没有种族的歧视........他们都受到同样的待遇,他们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他把“柏林的拥挤”和“日耳曼精神”并列,赞扬德国民众“对于他们的国家是何等关切,对于他们的元首是何等崇仰”,下午两点采自希腊的火炬才到,上午十点街头就已聚满了人——储安平由此作结论道:“日耳曼民族是何等的精神!”

对于希特勒,储安平更是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几乎把他认定为旧德国的解放者和新德国的缔造人。

   柏林奥运,希特勒是宣布开幕者。储安平在通信中写道,希特勒到会前,万人空巷,街上聚着的人都想一睹希特勒的“圣容”,甚至包括一位半盲的老妇人。希特勒到会后,“万众欢呼若狂”,“几十万条粗壮的胳膊,像铁一样直的平伸着,没有一点颤动,没有一点下斜,他们德意志的精神那时就完全在这一条臂膀上”,储进而赞叹道,“德人之拥护领袖如此热烈,实令人钦佩!”。

   当日晚,一场异常盛大的开幕式表演在巨型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内举行,据说,这也是奥运历史上的首次开幕式表演。一万多人参演,都是柏林各校的学生。表演内容则是富有纳粹特色的集体性、整齐划一的各式操练。储安平对此次表演的规模和“齐整”程度叹为观止。事后,他总结说:“我们在这一天,白天里看到那样庄严宏伟的盛典,夜晚看到那样美艳奇丽的表演.........我们每个人都在满足、愉快,而且羡慕的心情中从会场里退了出来。”

   90年后,回头再看这些文字,储安平对柏林奥运的描述与评价,激情明显要多于理性。他知道德国舆论对于华人之“一致钦佩”,但却不知这是纳粹宣传部门禁令之下的结果;他称赞奥运新村的“环境优美”、“设备完善”,却不知道或不在意这仅仅是独裁者希特勒个人意志的强力贯彻;他赞颂柏林奥运的最高精神乃是“和平”与“友谊”,却不知已有难以数计的犹太人遭到纳粹迫害。三年以后,希特勒更是闪电袭取了波兰,致使数千万人丧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拉开序幕。而1936年的柏林奥运,历史已经证明,那不过是一颗迷惑众人的烟幕弹。至于储安平称颂有加的希特勒,世人早有公论:法西斯头子,杀人恶魔,把德国绑上战车,不仅对德国,而且是对世界人民都犯下了滔天罪行。

   纵观历史,令人不解的是,储安平一向被视为20世纪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群中的杰出代表,在57年的大鸣大放中更是一语惊人,也由此被扣了个“大右派”的帽子,至今未摘。这样的人物,又怎会心甘情愿去歌颂一个独裁者呢?

   四、爱国者储安平

世界史上并不乏那种擎着自由的旗帜却去做独裁政权的帮忙或帮凶的实际例子。对于这一问题,泛泛而谈无益,还是应该具体地、设身处地地去了解,有时是理解当事人及其所在的历史处境。

   出国留学前的储安平已经成婚,并且育有两子。留学本是他之夙愿,即便作为父亲和丈夫的责任重大,他仍不断为留学梦想攒钱,为此还与妻子产生了不快。最终能够得偿所愿,游学海外,“做自己生活的主人”,相信站在“康悌浮地”号上的储安平定是满心欢喜,大概会有种挣脱牢笼,拥抱自由的感觉吧?这样的“自由感”难免投射到他对德国的观感上。此时再要求他看清独裁政权的真面目,经验告诉我们,那常常是奢侈的。

   何况此时的世界,形势早已大变:老牌的民主国家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经济凋敝,民生艰难。意大利和德国的法西斯政权却异军突起,国内经济欣欣向荣。“意德模式”甚嚣尘上。在30年代的中国知识界相当流行,国内许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纷纷“倒戈”,对民主政体表示失望,著文急切呼吁“以德为师”,尽快实行开明专制或者独裁政治。

   储安平对纳粹德国的认识,也未能超越当时中国知识界的总体认知。他在看完奥运开幕式后的通信里写道:“一九一八年,他们在凡尔赛和约里,受尽了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莫大的耻辱!然而,我们看,我们看今日的德国又是如何一个局面!.........二十年!二十年!仅仅二十年!.........今日的德国再也不是忍气吞声接受凡尔赛和约的德国了,希特勒先生振臂一呼........而让德国仍一跃而恢复了他世界头等国家的地位了。”他接着动情地反问道,“他们是德国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问一问自己,我们的振臂一呼在什么时候呢?”

   中德两国间貌似相同的受辱经历最大限度地激发出了储安平对德国的崇敬,他近乎认为理想的中国就是如今德国的模样——有一个精明干练的领袖,人民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然后领袖带领着人民,振兴中华。显而易见,比起个人的独立跟自由,储安平心里更放不下的还是国家的“独立与自由”。

   实际上,新版的储安平文集《强国的开端》(韩戍 / 黎晓玲 编,群言出版社)披露了大量反映储安平1949年以前思想言论的信息。

   文集里的储安平,对一个“散漫”的国家、“软弱”的中央政府深恶痛绝,对“中央任命的地方官员,地方不敢拒绝,中央所任命的大学校长,学校也无力发对”这样的政治局面则欢欣鼓舞。翻开他大约20岁到34岁(1929年—1943年)的文字,“国家”、“民族”、“爱国”“团结”、“富强”、“统一”等等词汇频繁出现。而何为“统一”呢?在他看来,那便是“政府法令,万民遵从”。

   总的来说,储安平的思想里混杂着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的一些因子,还有一些洗不脱的传统士大夫的情怀。纵观他的一生,国家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始终是最重的。他的一切言论和行动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建国”。而其他诸如个人的自由、人权的保障,很多时候,不过都是他为之奋斗一生,要建成一个统一、独立、富强的“新中国”的必要手段罢了。

   这可以说是储安平思想之一维。

   古老的中国文明衰落了,这个事实就像一把带勾的铁链,死死地缠绕而且是嵌进了当年甚至当下许多中国人的羞耻心上。改变这个事实,甚至是简单地承认这个事实,即便在90年后的今天,在一些人那里仍非易事。

   国家,到底是工具还是目的?爱国,在多大程度上是合理的?如何防止有人打着爱国的旗号毁国?这或许就是“爱国者”储安平遭遇“毁国者”希特勒后发生的这段故事,提醒我们亟需审视的现实命题之一吧。

   (《强国的开端》编者韩戍先生对本文完成多有贡献。特此致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916.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