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荣华 鹿斌:我国地方服务型政府的建构与调整

更新时间:2015-01-07 21:26:19
作者: 沈荣华   鹿斌  
“情理”作为一个整体概念,已历经几千年延续,经久不息,但是,如果认真剖析一下,发现是“情”和“理”的组合,而且情在前,理在后。“理”一般理解为合理、合乎人之常情、合乎礼数、合乎人们交往的规律。对于“情”,以往常常将它视之为人情、私人交情、情份,往往归咎为与法治对峙的人治范畴。笔者以为,这样的解读有失偏颇。服务型政府的建构,除了合法性与合理性要求以外,还应该做到有情有义。从具体来讲,我们所谓的服务人性化,就是要求在提供服务中,以活生生的、具体的人为对象,而不能将人虚化,要求在合法、合理标准的同时,给予特定当事人的人文关怀。从一般来讲,就是要求在管制中包含服务,在执法中保留服务,在惩处中不忘服务,例如,实施处罚时不忘出示证件、告知原因、提供依据、提醒事后诉权等。当然,在服务中应该不忘坚持原则,不忘法律规范。

   关于机关人员素质问题。政府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政府具体服务行为中的执行者、操作者、经手人,机关人员素质关系到服务质量的优劣,关系到能不能将合法性、合理性、有情有义三者巧妙结合,这是服务水平、服务质量、民众满意度的具体要求。

   关于机构编制问题。政府机关人员多少都由编制把关,机构编制直接关系到政府机构的精简与膨胀。当下实行“大部制”改革,我们除了在机构数量、机构合并方面进行大胆探索以外,也应该将机构“大部制”与人员“大编制”改革密切相连。以编制改革来推动职能精简,用职能精简来审视固守多年的“编制法定”,达到调整政府职能、整合机构规模、控制机构编制的目的。

   关于服务形式问题。当下主要以服务外包、政府购买服务为热点。要创新政府公共服务供给方式,可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以合同承包、凭单、招标等形式,将原本由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交给市场主体,以实现公共资源配置效益的最大化。其中,政府要提高服务的公开度与透明度,制定明确的服务价目表,将服务收费的种类、标准、价格以及收费款的功效、用途向民众公开。另外,政府要提高行为的可预期性,对于已经承诺的事项,要信守承诺,并公开兑现承诺的时间表。政府行为可预期性越明晰,民众满意度就会随之提升,政府运作细节考虑越周到,政府形象就会随之改善。

   我国体制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十多年地方服务型政府建构的探索实践,积累了经验,尝试了苦涩,现在,应该进入整体调整的阶段了。目的为了继续推进改革进程,将改革成果与民众共享,在调整的基础上,探索地方政府整体性改革的规律。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2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