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礼庭:论中国宏观经济最大隐患及合理应对措施

更新时间:2014-12-29 19:40:32
作者: 丁礼庭  

   建立和完善中国的福利制度。通过有效遏制“特供制”及干部高福

   利待遇,来彻底杜绝“倒福利”的中国特色。

   陈志武先生还指出:“据财政部长谢旭人介绍,2007年政府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约6000亿元,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15%,为全年GDP的2.4%,分到13亿人身上,人均461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而在没有国有经济的美国,去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为美国GDP的11.5%,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人均50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美国去年的财政税收仅占GDP的18%,而中国5.1万亿元财政收入占GDP的20%。”【10】

   有基本经济常识的人都能够明白,上面陈志武先生的数据比较,不是绝对值,而是比例上的分析。美国中的税收占GDP总额的18%,而福利支出占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占美国GDP的11.5%,但中国政府税收占GDP的20%,用于福利的支出占财政总开支的15%,为全年GDP的2.4%。这种福利上的巨大差距实在是不能容忍!更不要说,建立在“特供制度”和各级干部高福利基础上的“倒福利”现象就更是令人愤慨。都说发达国家是超福利,但客观地说,美国的福利水平还远远地低于北欧诸国,要说超福利,还远远轮不上美国。更为客观的事实是,被定义为超福利的北欧诸国,在全世界竞争力排名榜上却始终“名列前茅”!

   所以我们必须正确认识福利制度在公平竞争和社会发展中的功效!如果我们承认罗尔斯:“一个社会,当它的制度最大限度地增加满足的净余额时,这个社会就是安排恰当的。”【11】那么借用经济学中“效用递减”的概念,我们就应该可以理解同等财富为穷人享用所产生的“社会理性欲望满足”的“净余额”要比被富人享用高得多。这就证明了福利制度就是在“同等” 财富条件下能够有效提高全社会“理性欲望满足”的“净余额”的有效措施之一。那么提高福利程度的边界在何处?就应该提高到“边际社会理性欲望满足‘净余额’”为零的水平。虽然这是一个非常抽象、难以把握的概念,但我们同样也无法否认这一抽象标准的客观存在。

   但是福利制度不能,也不应该是调节收入的政策。就自然正义的原则来分析,收入分配的标准应该建立在社会贡献和劳动成果的基础上,但在现实生活中,最少受益者往往是在经济合作中贡献最小的群体。所以必须通过福利来实现“任何的经济不平等”必须满足“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12】的原则。所以,福利仅仅是一种对老、弱、病、残、孕、幼,以及失业的救济和教育、医疗一定程度的免费,其目的就应该是着眼于“全员综合素质和劳动能力”的普遍提升!而这恰恰就是国际竞争力的最主要的决定因素。

   重要的是,我们在评判任何政策原则时,不能把它做单独的分析,而必须把它放在整个社会体系中做综合分析。单独来看,弱肉强食的市场竞争和看似“劫富济贫”的福利政策都存在着某种不足,但当它们两者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产生综合的互补效应时,它们就具有一种必不可少的优越性。所以,我们不能把福利误解为对富有的精英群体的一种“劫富济贫”的强制,我们应该把福利理解为,或者是建立在一种“全民共识”基础上的“慈善性”法律行为,福利和慈善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是出于富有的精英群体的自愿奉献,他们的不同之处,仅仅在于,福利必须是在法律规定的群体范围中平等地共享,必须一视同仁、不能搞特殊性,而慈善往往是由出资者自主指定的特定的群体来享用。两者之间既不能相互替代,又必须“各司其职”地实现优势互补。而上述福利的程度应该达到“边际社会理性欲望满足‘净余额’为零”的原则,也就是指精英群体的自愿奉献及自我价值实现的临界点。因为超越了精英群体的自我意愿,将损害他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那么“边际社会理性欲望满足‘净余额’”将为负数。

   结论就是,进一步完善福利制度,彻底杜绝“倒福利”的中国特色,也可谓是通过提高消费水平来解决中国“产能过剩”的第四良策!

   有计划地合理降低,甚至部分取消政府财政投资项目的收费水平。

   必须澄清的一个经济原理就是:把凯恩斯的积极财政政策中的政府投资,歪曲为以获取利润为目标的中国式政府投资,是中国部分主流学者的“专利”!凯恩斯积极财政政策中的政府支出和政府投资的目的是为了填补消费不足,所以积极财政政策中的政府支出主要用于免费的福利用途,即使是用于修路架桥的政府基本建设的投资,也是不能收“买路钱”回笼资金的,更不能赚民众的钱获取利润。否则的话,你现在填补了消费不足,在下一轮经济中就又加倍地增加了供给,给消费不足和消费萎缩造就了更大的窟窿!就等于是“补了东墙,又去拆西墙”,或者说是“刚填了个坑,又去挖一个更大的坑”!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中国式的政府投资,完全彻底就是政府与民争利的“买卖”,和什么凯恩斯的积极财政政策没有任何关系!

   以中国高速公路收费来举例分析,官方媒体报道:“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黎萌)全国收费公路2013年收不抵支,亏损661亿,……”【13】官方媒体出现这样的报道,必然是二大假设中,真相必据其一:要么是数据出错,不管是为掩盖问题的数据造假、还是数据出错,如此大规模亏损,和民众有目共睹高速公路浩浩荡荡大规模排队收费的客观事实很难相符;要么是投资决策错误,投资规模大幅度超出客观需求,在排队收费之外,还存在着大量冷落的路线无法回收资金。无论哪一个是真相,责任完全彻底都在各级政府!

   结论就是:如果真想采用凯恩斯积极财政政策来填补消费不足,那就必须放弃收费,不能以回笼财政投资来扩大总供给。这也可谓是通过提高消费水平来解决中国“产能过剩”的第五良策!

   理性地把增长预期下调到0.3%-0.4%的适度范围内,为大幅度调节收

   入的宏观政策让出空间。

   中国已经连续30多年保持二位数增长的高速度了,而且人均GDP已经超六千美元。连续30多年的极端的超高增长,已经使中国经济发展走到了极限:无论是在资源上、还是在生态环境上和气候影响上,甚至是在产业结构上,都存在及其严重的隐患和危机。按世界各国人民的实践证明:在人均GDP接近万元美元后,GDP的增长速度超3%就已经算是高速发展了,一般的增长速度都徘徊在1%至2%。

   因此,中国的决策核心绝对不能被什么中国模式所迷惑,任性地相信中国的高速发展还会继续,也不要被中国就业的严峻形势所绑架,说什么当今中国的增长速度低于7%,就会出现大规模失业等等。必须现实地评估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客观地评估当今中国面临宏观经济的严峻形势,而清醒明智地大幅度调低增长速度,甚至不排除降低到3%至4%,既可以让中国宏观经济在资源、环境、气候和产业结构等方面的严峻隐患和危机得到缓解,也可以为大幅度调整收入政策让出空间!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如果劳动者工资水平真能大幅度提高,那么就一点能够有效地缓解因增长幅度降低造成的就业压力!

   结论就是:清醒明智地大幅度调低增长速度,甚至不排除降低到3%至4%,为深度调整收入政策创造空间,这也可谓是通过提高消费水平以便进一步解决中国“产能过剩”的第六良策!

   综上所述,当今中国真要彻底缓解,甚至解决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就必须对症下药地通过缩小贫富差距,建立和完善福利制度,以便有效地促进消费,把已经严重萎缩的消费恢复到正常水平。而再也不能继续搞大规模政府财政投资,尤其不能再在已经严重超前发展的基本建设方面加大以“超额回笼投资资金”模式的政府财政投资了!这样做毫无疑问是饮鸩止渴,以造就更大规模的供给来进一步扩大“产能过剩”!

   【1】:《基尼系数的警示》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4-07/31/nw.D110000gmrb_20140731_1- 15.htm?div=-1

   【2】:《为什么中国工资总额占gdp比例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455860-1.shtml

   【3】:《中国工薪阶层人均收入不到世界一半》

   http://news.sohu.com/20120403/n339701716.shtml

   【4】:百度知道: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752909375911122844.html

   【5】:周濂《哈耶克与罗尔斯论社会正义》

   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099.html

   【6】、【7】、【8】、【9】、【10】:陈志武:《中国政府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204.html

   【11】:罗尔斯:《正义论》第2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8月第8次印刷

   【12】:罗尔斯:《正义论》第83-84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8月第8次印刷

   【13】:《全国收费公路2013年亏损661亿被指出乎意料》

   http://finance.ifeng.com/a/20141224/13379540_0.shtml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95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