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军:正本清源究学理

更新时间:2014-09-30 20:55:27
作者: 胡军  
请事斯语矣。’”孔子与颜渊之间没有对话,孔子直接将答案告诉了颜渊。用梁漱溟的话讲就是没有方法。从上述两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哲学传统与西方哲学传统之间的不同,西方哲学从苏格拉底时代就有了知识论传统,而中国哲学基本上没有知识论传统。柏拉图对话集、康德的三大批判,厚厚几本,长篇大论去讨论、论证那些其实很少的简单的真理性的东西,比如上帝是否存在、人的意志自由、灵魂是否不朽、什么是真、美、善等;《论语》只有几千字、《道德经》五千字、《孟子》一万多字,我们没有西方哲学那种思维模式、论证模式,没有很有说服力的思想解读。一言以蔽之,我们的传统哲学没有学理性的东西,缺乏知识论研究。

   胡军教授指出,中国哲学的知识论传统肇始于20世纪20年代。1920年10月12日至1921年7月11日,英国哲学家罗素应邀到中国讲学,曾给中国听众讲过他自己的知识理论。1934年,张东荪发表了中国最早的认识论专著《认识论》一书。1938年5月,贺麟的《知行合一新论》出版。20世纪50年代以后,牟宗三主要沿着康德的路径建立了《认识心之批判》,唐君毅在《哲学概论》第二部分专讲知识论。大陆50年代直到80年代基本没有研究知识论。而金岳霖虽在40年代就写完了《知识论》,但直到1983年《知识论》才正式出版。金岳霖在中国哲学史上第一个建立了系统的知识理论体系,成为中国哲学中知识论领域的开拓者,但金岳霖仍然认为知识论的基础在于形而上学或本体论为,因此并未完成中国哲学知识论的奠基。

   主要由金岳霖所开创的以逻辑分析方法来处理知识论问题的传统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继续下去, 以至于知识论的研究在我国还处在相当落后的状态之中,后继乏人。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向金岳霖学习,接过他的逻辑分析的方法,继续对知识理论的研究,创造出更新更好的知识理论体系,来迎接我们所面临的新的挑战。

  

   三、建构中国知识论的当代形态

   1、知识论的重要性

   胡军教授指出,由于中西哲学的传统不同,遂形成了中西方不同的发展路径和结果。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知识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国哲学要现代化,必须加强学理研究,也就是必须加强知识论研究。如果不重视这一点,中国哲学在世界上的影响会越来越小,而且越来越被西方文化代替。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日渐式微,关键是没有学理性。因此,知识论的研究对于中国哲学的发展至为重要。

   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在其未来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权力转移》中,从经济、金融、政治等几个方面分析了知识在人类社会权力转移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封建社会中,土地是稀缺资源,谁掌握了土地,谁就掌握了资源,谁就掌握了权力。资本主义前期,谁掌握了烟囱、工厂、厂房这些稀缺的硬资产,谁就掌握了权力。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出现了新的变化。硬资产慢慢不再是权力的核心,有钱但没有知识的人退到了边缘。拥有权力的是那些有知识的人,比如科学家、技术阶层的人、金融家、会计师,他们成为公司的核心,他们影响了公司未来发展的方向和前途。在政治领域也发生了同那样的变化,有知识的人以前是雇佣者,现在他们走到了前台。因为当今的政治不是一个跟着感觉走、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了,政治是需要理性的设计和精确的预计后果的。没有精确的计算和合理性的设计,发动了成千上万的人跟自己走,如果走错了是没办法弥补的。在知识经济的今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对于知识论没有深切的把握和研究,又怎么能引领知识经济的发展呢?因此,学理或学统应该成为政统的基础。政治权力的运作必须有学理性的根据,在全球化的时代,这一点将越来越重要。

   2、建构中国知识论的当代形态

   正是基于上述思考,胡军教授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展开了知识论的研究,开启了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建构,十余年来成果丰硕。1991年,胡军先生以题为《金岳霖〈知识论〉研究》的论文获得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93年3月23日,光明日报发表了胡军教授的论文《中国哲学应重视对知识论的研究》,引起学界的重视。1997年1月,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了胡军教授学术专著《知识论引论》。2006年1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胡军教授的学术专著《知识论》。《知识论》先后被评为北京市和教育部高等教育精品课程教材。

   胡军教授在建构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工作中,着力解决了中国知识论研究的理论基础、中国现代知识论研究的内在逻辑结构和中国知识论研究的方法论原则三个方面的问题[③],为当代中国知识论的研究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人是知识的动物”。古今中外的哲学家们为探求人的本质而皓首穷经,莫衷一是。正因为如此,哲学才流派纷呈,多姿多彩。对人的本质的确认,规定和影响着哲学的发展方向。胡军教授通过对中西哲学发展历程的条理入微的分析、比较,发现尽管中西哲学之间存在着种种差别,但二者的主题都是对自我的认识,由此进一步得出了“人是知识的动物”,这不独为中国知识论亦为世界知识论的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

   怀疑论与知识论相伴而行。何为知、何以知、以何知是知识论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怀疑论如影随形,与知识论相伴而行。怀疑论的挑战不容回避。而且,怀疑论可以推动知识论的研究更加细致入微,其理论价值和意义不容否定。正式基于上述考虑,胡军教授将知识论与怀疑论之间辩证矛盾作为知识论发展的基本逻辑前提,在知识论的研究过程中,始终将怀疑论的诘难纳入到自己的研究视野中,并藉此推动知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进而在此基础上,比较系统的阐述了知识的定义、知识的逻辑结构、知识增长的规律、获得知识的主要途径、检验知识的真伪标准、知识的确定性等问题[④]。

   胡军教授十分重视方法论在哲学中的作用。他认为,哲学方法论逻辑地先于某种哲学思想,如果没有某种新的哲学方法论就不会有新的哲学思想,有了新的哲学方法论必然会产生新的哲学思想。由于中国传统哲学家没有强烈的哲学方法论意识,中国传统哲学并没有形成系统的哲学方法论。因此,胡军教授特别重视中国知识论研究的方法论的建立,他认为,当代形态的中国知识论研究应确立“微观”研究原则,只有以“微观”研究为基础,才有可能实现知识论研究“宏观”与“微观”的辩证统一。

   胡军教授《知识论引论》和《知识论》的先后出版,标志着他建构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一个阶段性成果,也意味着主要由金岳霖开创的中国知识论传统在更高起点上的延续。若藉此契机,当代中国知识论研究能够不断深入发展下去,学理性研究理念能够得到更加广泛的重视和认同,那对于中国哲学、科学、文化乃至社会进步可谓功德无量。

   胡军教授更重视知识在当代社会中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2009年9月1日由中国创新战略学会策划组织的“中国知识主义社会研讨会”上发表了《重视社会正向我们走来的》报告,认为知识在我们的社会中几乎是具有主宰作用的要素,谁忽视了知识这一要素,看不到知识的社会作用,谁就将必然会为未来的社会淘汰。他描绘了知识在现代及未来社会中所可能起到的各种不同的作用。

  

   参考文献:

   胡军:《知识论引论》,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1997年1月第一版。

   胡军:《知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6年1月第一版。

   胡军:《哲学是什么》,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2年5月第一版。

   胡军:《“中国哲学”和“Philosophy”》,《河北学刊》 2004年第1期。

   胡军:《中国现代哲学中的知识论研究》,《哲学研究》 2004年第2期。

   胡军:《中国现代哲学中的方法论意识》,《中国哲学史》 2000年第3期。

   胡军:《从归纳法的向度审视中国为何无科学——任鸿隽科学观探微》,《北京行政学院学报》 2004年第3期。

   胡军:《哲学智慧是人的幸福寓所》,《科学中国人》

   2003年第7期。

   崔伟奇:《建构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理论创新——读胡军教授〈知识论〉》,《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7期。

   刘爱军:《胡军:〈知识论〉》,《哲学门》,2006年第二册。

   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文版),科学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年7月第一版。

   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梁漱溟全集》第1卷,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注释:

   [①] 关于李约瑟难题的完整说法——“中国的科学为什么持续停留在经验阶段,并且只有原始型和中古型的理论?如果事情确实是这样,那么科学技术发明的许多重要方面,中国人又怎样成功地走在那些创造出著名的‘希腊奇迹’的传奇式人物的前面,和拥有古代西方世界全部文化财富的阿拉伯人并驾齐驱,并在公元3世纪到13 世纪之间保持一个西方所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中国在理论和几何学方法体系方面所存在的弱点,为什么并没有妨碍各种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的涌现?中国的这些发现和发明往往远远超过同时代的欧洲,特别是在15世纪之前更是如此(关于这一点可以毫不费力地加以证明)。欧洲在16世纪以后就诞生出现代科学,这种科学已经被证明是形成近代世界秩序的基本因素之一,而中国文明却没有能够在亚洲产生与此相似的近代科学,其阻碍因素又是什么?从另一方面说,又是什么因素使得科学在中国早期社会中比在希腊或欧洲中古社会中更容易得到应用?最后,为什么中国在科学理论方面虽然比较落后,却能产生出有机的自然观?”(见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文版),科学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7月第一版)。1976年,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思·博尔丁上述问题称之为“李约瑟难题”。

   [②]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梁漱溟全集》第1卷,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356页.

   [③]崔伟奇:《建构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理论创新——读胡军教授〈知识论〉》,《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7期。

   [④]崔伟奇:《建构中国知识论当代形态的理论创新——读胡军教授〈知识论〉》,《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7期。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