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友渔:认识恐怖主义,“深刻”向何方?

更新时间:2005-07-30 10:24:17
作者: 徐友渔 (进入专栏)  

  

  我在《新京报》上发表评论“恐怖主义绝非追求正义”,不同意“连环爆炸案提醒正视全球不公”一文的论点和倾向,此文作者在“对爆炸事件发生的背后原因,做出更为深入的思考”之后给出的答案是西方国家在经济层面和政治与文明层面造成的全球性不公正。我认为,这样建立的因果关系无助于认清恐怖主义的本质,采取最佳的防恐反恐措施,从中还容易推导出一个结论:英美等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不过是自食其果,是一种因果报应。这种貌似深刻的因果观解释不了车臣、阿尔及利亚、亚美尼亚、印度尼西亚、摩洛哥、印度遭到的恐怖袭击,解释不了俄克拉荷马特大爆炸案美国人对本国进行反社会的恐怖报复,无法面对无辜平民在恐怖袭击中丧生这一残忍事实。

  东远先生7月27日在《新京报》发表“反恐:以道德论是非无益于问题解决”,对我的观点加以驳斥。我针对贫困和西方国家的富裕是产生恐怖主义的原因这一说法指出,恐怖分子主要来自盛产石油的富国,东远先生质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徐先生闭眼不见,大量恐怖分子是来自也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些穷国”。我当然知道也有恐怖分子来自穷国,但我们现在是在争论产生恐怖主义的原因。本?拉登是大富翁,爆炸伦敦的恐怖分子和其他一些恐怖分子是在西方受的教育,难道我们可以把极度富裕和受西方教育说成是产生恐怖主义的原因?看来,东远先生并不明白什么叫“原因”,他任意地、匆忙地把自己的解释当成原因。

  东远先生还说:“这些产油国,都是贫富差距最为悬殊的国家,石油收入大部分被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的民众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收益。”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应该在本国闹革命或是搞改革,到埃及的沙姆沙伊赫炸毫无关系的游客是哪门子道理?

  按照东远先生关于贫困或贫富差距与恐怖主义之间关系的逻辑,以中国在贫困线以下的绝对人口数和基尼系数到达0.458(0.4为国际警戒标准),在世界上处于前列的情况,恐怕恐怖主义早就该盛行了。也许东远先生要表示惶恐不解:“真是的,我们这里为什么还不盛行恐怖主义,这太不正常了!”

  东远先生把他辩护的观点叫做对恐怖活动发生的根源作技术性分析,我觉得不确切。长久以来,我们有一种意识形态或思维定势,对任何社会现象的分析一定要进行到社会-经济层面,一定要挖到经济根源,才算深刻;对任何坏事丑事一定要归之于“资本主义的罪恶”才算“政治正确”。这种思路在许多情况下确实高明,但显然不能套用到一切场合,最好的方法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曾经用这种格式分析过外面的吸毒、环境污染、信仰危机等等,而当自己面临同样问题时,才发觉重复那种老生常谈不如就事论事、实事求是。还要看到,不加节制地强调社会-经济环境因素在讨论犯罪时容易“深刻”地把主观的道德、法律责任问题化解为经济、历史的客观环境问题,把个人责任推给社会,就像有人为马家爵的惊人残忍罪行辩护一样。

  我不否认,可以在恐怖主义和贫困之间找到联系,但这和把恐怖主义的原因归结为贫困不是一回事。我坚决反对全球不公,反对任何形式的贫富悬殊,但反对把恐怖主义的根源归结于此。举一个与道德和法律有关的例子,事实证明,一些强奸案中,少女的衣着暴露确实是犯罪的诱因,不少家长、书籍、专家都在警告女孩,为了预防性犯罪,应该避免衣着过分暴露。在平时反对衣着暴露,人们容易相信是出于好意,至少会尊重一家之言,如果在谈到一个引起公愤的强奸案时大谈衣着暴露的毛病,把话题专注于责怪少女穿得太少,比别人更“深刻”地看到“事出有因”,确实会使人反感,确实会让人联想到一个人的同情心和道德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