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环境能力引论

更新时间:2014-09-24 11:10:16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这种关联张力既可以对人的生存、行动、发展起到某种规范、引导、激励作用,也可能对人的生存、行动、发展起到某种制约、压抑、剥夺作用。如若前者,其人际环境能力则发挥出自身的生境功能;如属后者,其人际环境能力就表现出死境功能。

   社群环境能力是社会环境能力的中观形态,它是指人与群体(比如团体、组织)、人与政府或政府与群体之间所缔结的实际的生存关联张力。如果这种生存关联张力表现出生境倾向,它就对人、群体、政府的生存行为发挥出某种实际的规范、引导、激励作用;反之,它就可能对人、群体、政府的生存行为起到某种制约、压抑、剥夺作用。

   国家环境能力是指国家与国家之间或国家与国际社会之间所缔结起来的某种真实的生存关联张力。这种生存关联张力同样蕴含两种可能性,即既可成为促进、引导、激励国家走向生生不息发展之境的生境能力,也可成为制约、压抑、强迫国家滑向自我沉沦之境的死境能力。一个国家的国家环境能力到底向何种可能性方向敞开,主要取决于两种力量的推动:一是自然环境能力的强弱及其敞开的实际朝向;二是(多元)利益力量的博弈。

   3、环境能力的双重朝向

   通过对"环境能力"概念及其内涵构成的简要分析,可以得出两个初步的结论:

   环境能力是环境的内在能力,即环境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它是由构成环境的各要素相互关联所整合生成的一种整体力量。

   环境能力不是环境治理能力,也不是环境保护能力。环境治理能力和环境保护能力是专指人力作用于环境的能力。这种人力作用于环境的能力,是人们以人的意愿方式去改变环境状况或维护环境状况使之不发生改变的那种能力。具体地讲,人们以人的意愿方式去改变现实的环境状况的能力,就叫做环境治理能力;人们以人的意愿方式去维护现实的环境状况使之不改变现状的能力,叫做环境保护能力。与此相反,环境能力却是环境的自生存、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是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的自在能力。

   表征人力意愿的环境治理能力和环境保护能力,其得以生成的必须前提是环境本身出现了问题。具体地讲,当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遭受削弱或丧失、并对人类存在和生存发展造成了直接的制约、压制、削弱甚至从根本上消解着人类存在安全和生存发展时,人不得不欲求通过治理环境而使之恢复其自身活力的愿望变成现实的行动时,环境治理能力才形成。相应地,环境保护能力是指当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能力出现弱化的可能性或出现不能自我保持其良好自生功能的危机前兆被人们所敏感地捕捉到,并意识到环境的这种自我弱化的前兆一旦变成现实就将严重地危及到人的存在安全和生存发展时,人类就会果断地采取措施帮助环境消解其自弱化的前兆的行动,这种对环境的行动能力,就是环境保护能力。概括地讲,环境保护是指对可能恶化的环境的预防,环境治理是对已经恶化的环境所采取的弥补措施。所以,环境保护与环境治理,是两种不同的人力作用于环境的方式;与此相对应,环境保护能力和环境治理能力,也是两种不同的人力作用于环境的力量:前者是对可能恶化的环境的人为预防能力;后者是对已经恶化的环境的人为拯救能力。

   环境保护能力是环境需要保护时才生成出来的一种人为环境能力,环境治理能力是环境需要治理时才生成出来的一种人为环境能力。但此两种能力都是基于环境能力本身出现状况时才产生的。因而,要很好地理解环境治理和环境保护,必须先理解环境能力的弱化或破坏。

   如前所述,环境能力是环境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从构成角度看,环境能力作为一种自整合化(各构成要素)的整体关联力量,它始终处于未完成、待完成和需要不断完成的生成过程之中的。客观地看,环境生成自身过程性的根本推动力,却来源于环境本身,即构成环境的各要素之间所形成关联朝向、关联冲动、关联整合趋势,成为环境不断敞开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内在动力。但由于环境始终面向更加广阔的他者、世界而存在而敞开自身,所以环境能力的功能发挥又现实地受到自身之外的其它因素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比如,社会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的过程化敞开,却是要以宇宙和地球为空间舞台、并以地球生物圈为土壤。动物、植物、微生物三者相互关联所整合生成的生物环境,却要接受由宇宙运行、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地面性质、生物活动等宏观要素整合生成的气候的影响,并且当人已经在事实上无度介入自然界的情况下,生物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运动,也不可能离开由人际环境、社群环境、国家环境三者所共互生成的社会环境。由此不难看出,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运动,同样不可避免地要承受自身之外的其他因素的影响,同样要不可避免地承受自身之外的其他力量的推动,或制约、限制、压抑、阻碍,或激励、导向、引导、规范。

   正是因为如上内外两方面因素的客观存在,为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的强化或弱化提供了可能性。即环境能力的强化,既得益于环境本身的关联朝向、关联冲动的推动,也得益于该环境的种种关联因素、力量对它的顺应敞开。反之,环境能力的弱化,却更多地源于其外部力量对它的负面影响,即当其外部力量以逆向展开的方式持续指向环境,其所形成的负面影响因子层层积累到某种临界点时,就构成一种强大的力量对环境的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冲动持续不断释放出制约、压制、阻碍的功能,其结果就会造成对环境能力的强行消解,使之逐渐丧失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功能。从外部观,这种现象就叫做环境能力的破坏。

   客观地讲,无论从哪个层面的环境,当其自身能力一旦遭受破坏,它就必然朝向死境化方向沉沦,这样一来,就会危及到人类的存在安全和生存发展,于是,拯救环境的行动则必然产--环境治理能力应时而生。由此不难发现,环境治理能力(当然也包括环境保护能力)实际上是环境能力的拓展形态。当我们也将环境治理能力和环境保护能力纳入其中来审视,那么,环境能力的完整构成要素可见如下简图。

                             →国家环境能力

             →社会环境能力→  社群环境能力  →环境生境恶化  

                               人际环境能力

   环境能力→                                                →环境治理或保护能力

                            →生物环境能力

              自然环境能力→  地球环境能力  →环境生境丧失    

                          气候环境能力

  

   4、环境能力的奠基功能

   任何一个论域,其基本概念的澄清与明晰,都是最基本的,因为一个论域的基本概念始终蕴含着能够指涉和规范该论域的潜在原理与方法,或言之,在一个论域里,其探讨所要接受规范与引导的原理和方法,总是不折不扣地蕴含在基本概念之中。正是因为如此,相对具体的论域而论,"每一个概念、原理和方法都有助于一些问题的解决。"[4](P3)对"环境能力"这个概念的澄清与内涵明晰,恰恰为我们重新审查和思考环境问题,包括环境的伦理问题、政治问题、社会学问题、经济学问题、法学问题以及环境文化学、教育学等方面的问题,打开新的视野,提供新的思路。

   在自然生境的意义上,环境是不需要治理和保护的。当环境治理和环境保护观念进入了社会的意识领域,并外化构成一种实际的行动能力(即环境治理或环境保护能力)时,那就说明自然生境意义上的环境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从根本上讲,第一,环境始终是以整体的方式呈现自身的,因而,环境的力量相对其构成要素或者说个体存在来讲,始终是强大的。第二,以整体方式呈现自身的环境力量,是按照自身各构成要素的关联方式而存在的,因而环境始终是以自身的方式而运作。这两个方面揭示了环境生态运行的自动力性和独立性,在这种自动力性和独立性面前,个体生命、个体物种,尤其包括人类,只能是适应环境。当环境被纳入治理或保护的日程,这就意味着原本独立地自存在、自生存运行的环境已经丧失了自生境的能力:环境与个体存在物、尤其是环境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这种逆转可表述为:原本顺应环境而谋求存在的人类,却成为了环境得以维持自身存在的依靠者,环境只能在人类的意愿作为中敞开自身。

客观地讲,自然是地球生命之母,也是人类之母。在其自然生境的意义上,自然环境是社会环境的土壤、空间范围与条件。当自然环境生态处于自生成、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化状态时,它为社会环境生态的生境化运行提供了空间平台、范围和全部的条件。反之,自然环境生态的生境化能力一旦出现自我弱化或丧失时,社会环境生态的生境化能力也随之弱化或丧失。所以,社会环境生态一旦出现其死境化朝向,则必然生发自我拯救的治理行动,但对出现死境化倾向的社会环境生态予以治理的根本所指,只能是治理自然环境生态,使自然环境生态重新恢复其强健新生的且生生不息的自生境能力。这是环境治理的基本理路,也是环境治理的真实目的。因为,第一,自生境化的环境能力在事实上构成人的存在的根基能力,并敞开为人的生存的导向能力。因为人是一个个体生命,人的诞生,不仅意味着他(她)必须因生而活、并活而谋求生,且必然要生生不息地展开自己的人生,而且更意味着他(她)为此而必须谋求活路和图强生机,[5](PP85-90)然而,人谋求活路和图强生机的全部行动与作为,都必须且只能在自然世界中展开和实施。自然界不仅构成他(她)得以存在的全部物质资源的源泉,还为她(她)提供空气、阳光、水、土壤。自然环境生态如果处于良好的生境运行状态,人谋求安全存在和更好生存的如上两个方面的来源、条件,则得到充足的供给;反之,如果自然环境生态发生根本性的逆转而朝着死境方向运行,则谋求安全存在和更好生存的如上两个方面的来源、条件却发生匮乏。不仅自然环境生态状态决定了人的存在和生存,而且社会环境生态环境状况也从另一个维度决定着人的存在和生存,这可以从人类的历史与现实中找到这方面的不可胜数的实例,比如,无论是人类社会还是国家社会,一旦出现战争、动乱、饥饿、暴力至上等情况时,就表明其社会环境生态出现了生境化危机而朝着死境化方向敞开,在这种社会状况下,人的存在安全和更好生存的愿望只能被无情地破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