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汝信:北京西兴盛胡同七号——有关钱壮飞后人的一些故事和疑问

更新时间:2014-09-13 23:46:58
作者: 余汝信  
七九年邓颖超同志从我弟弟钱江处得知我深受其害,便给我作主,最后由西城区委出面以二龙路办事处的名义给我平了反(附上平反证明一份)。并还给我两间自住房。

   宁协万先生一九○五年参加同盟会,一九一一年参加辛亥革命,在孙中山政府任葡萄牙公使,后来出使西方六国考察,先后到了俄、英、法、德、意、美。所著书“西征纪事”、“留英政治谭”曾一度脍炙人口,與满中外,是西学的名著。(见照片)。后来因军阀混战,政局不稳,宁协万先生便弃政应教育总长蔡元培之聘在北京大学法学院任教三十余年直至去世。去年我国政府举行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纪念大会,我及我的在美国定居的儿子宁巴黎先生、儿媳铃木纪子女士应邀出席了大会(见报参加大会各界人士名单),当您在人大会堂宴请全体代表时,我的儿子,儿媳均与您同桌。不知,您能否还记得。

   我的父亲为人民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的丈夫也是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多年,我本人也多年受党的教育,从事了多年的街道工作,因此对于国家面临的各种波折和困难是很体谅的。因此我虽然在十年浩劫中多次受皮肉之苦,精神摧残,倾家荡产的迫害,都坚定地挺过来了。但是如今我一个年近七十老人,有四儿一女,七、八个孙子孙女,住房十分拥挤。我们要求政府有关单位能真正按党的政策退回我们自己的私产。我有十三间房子,二龙路房管所拆除了九间,如今还保留一间北房,落实政策时只还给我两间,另外两间一直被西城分局干部×××和房管局干部×××占据。这些情况您的助理封伟明[封明为]同志(原西城区长)都清礎[楚],还许诺过我去年年底一定给我解决,如今八个月又过去了,我十分着急,只好请您一市之长做我作主。

   另:邓大姐对我的批示保存在西城区委李克晨手中

   您市一百姓

   宁叶丽

   82.8.7

    

   二、钱壮飞的后人们,故事和疑问

   虽经高层人士邓颖超、罗青长具体批示,钱叶丽要回自己房子的申诉请求,历经三年多的时间,仍未得以圆满解决。1982年8月以后解决的进展如何?我们不得而知。说实话,笔者对西兴盛胡同七号最后的处理结局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这一小摞材料,勾起我们对钱叶丽本人,以及其弟妹们一些实情的追问--因为有关钱壮飞后人的基本信息,在现有的公开著述中,大多是相互矛盾、含混不清的。

   (一)钱壮飞一共有几个儿女?

   随着过去一段时间谍战片的风行,曾经打入国民党重要特务机关--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潜伏并为中共立下殊功的钱壮飞,成为媒体舆论十分关注的一位历史人物。2009年,由中央十一个部委联合组织开展的“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人物”评选活动投票结果,钱壮飞列为百人之一。吉林出版集团为此出版一套百人丛书,其中自然就有《钱壮飞》。该书称,“钱壮飞牺牲后,留下钱椒、钱蓁蓁、钱江、钱一平四个儿女。”(禇当阳、刘爽编著:《钱壮飞》,长春:吉林出版集团,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4月版,页117)此一说法,流传甚广。而据我们手头上掌握的这一小摞材料表明,钱壮飞还有一个大女儿钱叶丽,这已经由权威得不能再权威的原中共中央调查部政治部以及邓颖超、罗青长本人所证实。

   (二)关于钱叶丽

   1895年出生(据中调部材料。吉林版《钱壮飞》一书为1896年。本文从前者)的钱壮飞,一生中有两段婚姻,前娶徐双英,后娶张振华。

   吉林版《钱壮飞》称,“1914年,钱壮飞刚满18岁,就在母亲的包办下,与徐双英结婚,次年生了一个女儿。”按文意,第一个女儿应是1915年出生。

   惟据宁念慈1979年6月9日函称“我妈今年已经是六十六高令[龄]的老人了”计算,钱叶丽应为1913年生人。如果我们相信此说,那么,钱壮飞第一次婚姻应在1913年(钱如果1895年出生,当年恰好18岁),同年,徐双英生下钱叶丽(据中共湖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钱壮飞》一书所载《钱壮飞年谱》,钱壮飞与徐双英定亲、成婚是在1913年。见《钱壮飞》,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6月版,页207)。

   又据宁念慈函,其母“还在十四岁时,由于革命形势需要,被迫与生身父母分离而寄人篱下”。而据钱叶丽致焦若愚函:“五十多年前(即一九二五年)我与辛亥革命的发啟[起]人之一--宁协万教授结婚。”宁协万是否属辛亥革命的发起人之一姑且匆论,如果钱叶丽没有记错,她在十二岁时即与宁结婚(是否太早了点?)所谓“寄人篱下”,是否就是寄于宁家篱下呢?婚后,钱叶丽改名宁叶丽。

   据手头上之多种材料显示,宁协万,1881年生人,长妻子钱叶丽32岁,长老丈人钱壮飞14岁。宁氏夫妇婚后一直居于北京(北平),西兴盛胡同七号,应为宁协万所购。宁协万逝于1946年,与钱叶丽有子女六人,分别为宁东京、宁柏林(女)、宁巴黎、宁念聪、宁恢怀、宁念慈(女)。1947年,钱叶丽再婚嫁与宣昌,有一子宣环。

   关于宁协万,宁恢怀写有《回忆我的父亲宁协万》,宁念慈写有《回忆我的父亲宁协万先生》,均收录于政协北京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撰的《文史资料选编》第14辑(宁恢怀文网上可见:http://www.ningcn,com/list.asp?id=223,最后访问:2014年8月13日)。

   北京版的《钱壮飞》,收有钱壮飞第二位妻子张振华1963年6月的一个谈话记录,其中提及:“大姐(原书注:这里指钱江的大姐)名叶丽,她比二姐黎莉莉大两岁,是属鼠的,1912年生,她虚岁16时出嫁的。大姐结婚时,壮飞已入党了。她结婚时有照片,并注有年、月、日,可以查出来。记得大姐还放过哨。大姐夫是教授,记得当时我们没有钱用,向他借钱,还开了借条。解放后,他家庭困难,李部长(注:指李克农)还接济了他们一些钱。”(北京版《钱壮飞》页050)

   黎莉莉著《行云流水篇:回忆、追念、影存》(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1年12月版)多处提及她的姐姐(很奇怪,没提名字)及宁协万。如“还不到七周岁,妈妈把我和九岁的姐姐送到一所天主教创办的笃志女校寄宿了一段时间”(页4), “宁协万趁他一次公差,把我带到了上海,拜琴雪芳为师”(页7),“当时宁协万在上海有公务,他把姐姐也接到了上海”(页7)。黎莉莉甚至还提及到“住在兴盛胡同的日子”:“从琴雪芳家跑回来时,姐姐已与宁协万结婚。宁家已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是前妻所生。此时我家租住宁家的房子,我和那四个孩子常常一起玩耍。”“兴盛胡同宁家房子,至今还在,宁家的后辈还住在那里。我去看望姐姐时,走进胡同见那盏路灯总要回忆起小时候在路灯下跳舞情景。”(页8)

   (三)关于钱椒(或钱椒椒)

   吉林版的《钱壮飞》一书称,“长女钱椒,女婿刘杞夫。夫妇二人在1929年至1931年期间共同跟随钱壮飞在南京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后来刘杞夫回到湖南老家,从事教育工作。1945年抗战胜利后因病去世。钱椒解放后回到上海,在上海博物馆工作,1977年11月病故。”坊间有关1931年钱壮飞要刘杞夫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送达李克农处的事迹,已广为流传,吉林版《钱壮飞》一书亦有详尽描述,此处不赘。

   惟如果钱叶丽是长女,钱椒即非长女而是钱壮飞与徐双英的第二个女儿。钱叶丽生于1913年,钱椒按常理最早也得生于1914年,或1915年。按此推算,钱椒1929年与刘杞夫结为夫妻“跟随钱壮飞在南京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年仅十四五岁(一如姐姐钱叶丽,钱椒也属早婚的)。时刘杞夫年龄有多大?我们没有材料。

   张振华在1963年的谈话中称,“椒椒(原书注:“椒椒”,即钱椒)的丈夫叫刘杞夫。椒椒比黎莉莉大一岁,现在五十多岁,在上海历史博物馆(跑马厅附近)工作。椒椒和刘杞夫被捕后,被关了几个月放出来了。刘杞夫被释放出来后,在一个学校教书。刘杞夫在南京时是党员。1946年,他因为得传染病病故,死的时候已不是党员。“(北京版《钱壮飞》页050-051)张振华在这里并没有说情报是刘杞夫送去的,而且,关于钱椒的身世,张振华说得也很含混,如果钱椒比黎莉莉大一岁,那她就应该是钱江的二姐,黎莉莉只能排为三姐,这与她在前面所述”大姐名叶丽,她比二姐黎莉莉大两岁“显然是有矛盾的。

   有关危急关头智送情报化险为夷这一段惊险历程,未见有中共方面直接当事人的回忆。敌人方面,徐恩曾曾回忆称,”顾顺章表示愿意转变之后,立刻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说出追随我左右,掌管机要文书的一个得力助手,原来是共产党派来的奸细,这使我大为惊讶。此人系我在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负责筹备中国无线电商报时招考进来的职员,以我三年来的观察,相信他是一个不怕辛劳,忠于职守的干练青年,平日埋头作事,不问外务,沉默寡言,事情做得又快又好,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模范职员,竟是共产党派来的间谍,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报告顾顺章被捕的电报,就是他亲手译出,当面交给我的。当时我尚存万一之想,希望这个消息不是事实。但等到我派人去找,果然,就在前一天的早晨,他已悄悄溜走了。“(徐恩曾:《我和共产党战斗的回忆》,载传记文学杂志社编:《细说中统军统》,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92年6月版,页157-158。)

   徐恩曾所说,只是他不愿回首的一个事况大概。未有提及据说其中起了重大作用的钱壮飞女婿,也并不奇怪,他可能根本不知有刘杞夫其人存在。但令人奇怪的是,宁念慈提及文革中”我们家的亲戚,大舅、大舅妈、二舅(钱一平)、三姨(黎莉莉)、三姨夫(罗静予)没有一个不被揪出来的“时,并未提及按吉林版《钱壮飞》的说法当时应在世的钱椒!无论钱椒当时际遇如何,宁念兹在写信给极熟悉中共情报史的罗青长时,对他们家族中这样一位重要人物,理应提及。

   黎莉莉的《行云流水篇:回忆、追念、影存》,提及到了她的姐姐(没有提及名字,但姐夫是宁协万),一句也没有提及家族的英雄钱椒、刘杞夫。自然,不提及不等于就没有钱椒此人,惟此处的不提及,总使人有所疑惑。

   钱江告诉我们:“我的父亲钱壮飞、母亲张振华都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中共党员。1929年,由于革命斗争的需要,我父亲打入国民党最高情报机关,为党做秘密情报工作。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危及上海所有党中央负责同志的安全。千钧一发之际,父亲携带截获的绝密情报连夜赶赴上海向党中央报告,使周恩来、邓颖超等同志在敌人下手之前安全转移,转危为安。这之后,我父亲辗转去了苏区。就在他离开南京的第二天,姐姐、姐夫因掩护过父亲,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我们全家人流离失所,当时我只有11岁,和小外甥沦落在南京街头,后来又流浪到其他一些地方。1940年,我们到了重庆。”(钱江:《泪别邓大姐》,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86373/5963906.html,最后访问:2014年8月7日)

   钱江在这里提到了他的姐姐、姐夫(没提名字)。惟如按钱江所言,截获的绝密情报是钱壮飞亲自携带,连夜赶赴上海向中央报告的,与刘杞夫并无关系。

   (四)关于黎莉莉(即钱蓁蓁)

   有关钱壮飞的第二段婚姻,吉林版《钱壮飞》一书称,1915年,钱考入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在学习期间,钱壮飞结识了一位同窗好友张振华。出生于1894年的张振华(注:据钱江称其母1962年七十岁生日,推算张振华的生年应为1892年。张振华墓碑上的生年为1893年),比钱壮飞大2岁。”“1919年10月,两人结为伉俪。”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8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