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靳薇:勿让两种极端化民族主义撕裂新疆

更新时间:2014-08-24 21:52:00
作者: 靳薇  

   防止两种民族主义继续极端化

   中国的边疆如果想要和谐和平安,就必须要警惕两种民族主义的极端化和泛滥。其实,国家民族主义整合国家的努力,本位民族主义保护自身传统和文化的奋斗,均有其内在的合理性。但若各趋极端,势必损毁中国的边疆稳定,影响全国的稳定发展,以至于威胁国家安全。相处之道并不难--"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和谐共赢"这个提法其实很有道理。

   但在实际的政策执行上,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首先要做的是认清新疆目前的现实情况,并且在方法上,更多地尊重新疆的实际而非国家的意愿。

    

   衡量新疆的经济承载力

   出于理论正义和道义,也由于对安全和共享繁荣的投资,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地区扶持援助,以期加快发展,本应是新疆的福祉。但遗憾的是,采取的是政府经济和计划经济的模式,大包大揽,当地的民族构成、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却在这一过程中被有意无意地忽视,当地人的主体性也被忽略,对当地经济的承载能力也没有一个科学的考量。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低效、浪费的同时,往往会激化原有的社会矛盾,造成发展震荡。

   因此,中央政府必须调整对新疆的援助模式,调整的目的是使援助的力度、投资的方向与当地原有的经济发展水平、当地的民族居民、传统宗教文化等相匹配。南北疆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承载力不同,援疆模式和投资方向也要不同,这样才能降低发展震荡。南疆的援助要以改善民生为主,援助项目和资金更多投入农业、畜牧业、果业、初级加工业,使普通民众能在发展中受惠,以提升幸福指数,也能带来希望。

   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发展的主体是新疆人,这是毫无疑问的。经济发展的第一受益人应当是新疆本地的各族居民,他们应该在这一波发展中增加就业、提高收入。如果新疆民众在发展和加速发展中普遍感到被边缘化,收入没有明显提高而物价飞涨,当地财政没有从发展中得到相应回报,新疆的社会稳定很难得到改善。

   再之,要优先发展职业教育,提高就业率。2011年,新疆少数民族初中毕业生升高中为47.64%,南疆三地州更低。喀什地区,2012年初中毕业升普高的为33.61%,高中和中职教育发展滞后,每年约有7000名未能升学的初中毕业生直接进入社会,他们就业能力低,不少人成为社会闲散人员,无疑增加了社会管理难度。

   与这一情况相对应,援疆的内容和手段就应以扶持当地内生性发展能力为主。将资金和政策倾向于当地的教育事业,才能促进当地劳动力的就业和增收。个人建议,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再加上三年的职业教育,帮助学生有一技之长,增进他们的就业能力和扩大就业的领域。比如说,新疆的国企可以把招收少数民族员工当作"硬指标",作为分担社会责任的手段之一。

    

   依靠社会信任提升社会治理能力

   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不同的暴恐事件分类治之。建议将暴恐事件按性质来区分,可以有"政治性暴恐事件"、"一般性暴恐事件"。有明确政治诉求的为第一类,其他的归入第二类。有政治诉求的事件是分裂国家的政治行为,应该采取严厉的打击措施,并分析原因根除滋生的土壤。;一般性的事件,应该和内地处理类似事件的方法相同,作为治安或刑事案件,不易升级"严打"。

   2014年5月6日发布的中国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将2013年以政府机构和军警为主要袭击目标的10次暴恐事件定性为"恐怖活动"。这是官方第一次明确地将暴恐事件进行分类定位。

   而对暴恐事件分类目的是为了准确定性和定位,采取有针对性的社会政策和对策来处理。迷信国家暴力,简单的以暴制暴,并不能减少暴恐发生率,还会陷入暴力循环。准确定位才能避免放大暴恐事件的社会影响和心理影响,减少负面作用。

   其次要依靠社会信任的取得,从暴恐事件源头实施治理。。从根本上来说,只有争取到人心才能维护稳定。只有依靠和信任少数民族最大多数的干部和群众,才有可能形成"拉力",凝聚更多人的力量击败少数的宗教极端分子和分裂分子。如果以民族划界、以宗教区分,则会造成"推力",把多数人推到对立面上,还会从根本上动摇政府的执政基础,更不能实现边疆稳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封闭守旧思维,只会自外于其他民族,而无法实现和睦的民族关系。

   中华文化数千年来绵延发展,形成了今天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局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原文化对四周少数民族的吸引力和拉力。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正是凭借着民众的支持,才取得了政权。今天,汉族人口众多,经济文化发达,更应该对"文化吸引力"有充分的自信。

    

   地方政府应完善宗教管理方式

   对于没有宗教传统的汉民族,对于信奉唯物主义的执政党,如何管理几乎全民虔诚信仰宗教的少数民族,如何对待挟宗教之势日益极端化的本位民族主义,的确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应对威胁稳定的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不能仅仅靠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除了可以治标的高压严打的的刚性手段,也要有治本的釜底抽薪柔性方略。需要刚柔相济,法治与德治相结合,标本兼治。

   在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应该做的是发挥宗教的正向功能,减少"与宗教为敌"的刚性行政带来的逆反对抗。物质主义不可能消灭或取代宗教,宗教是民众的精神需求,是民生需求的一部分,一定要像对待经济发展一样对待民众的宗教需求。"堵后门不要忘记开前门,禁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违法犯罪的同时也要保护合法、加以引导"。一定要改变目前对宗教不会、不敢、也不善于积极正面引导、一昧"围追堵截"的办法,保护合法的宗教活动,提高社会治理的能力。

    

   对民族传统文化尊重第一

   中国传统中对少数民族有很多教化的政策,但应该重视方法。双语教育是造福少数民族的一项语言政策和措施,但好事要办好,不能强加于人。推进双语教育要遵从教学规律,首先培养所需要的合格师资。"援疆"要将首先要做就是文化教育,帮助新疆培养成长现代化需要的人力资本,促进其自我发展能力的形成。同时,双语教育也要考虑民众的心理接受程度,尊重他们的选择权。

   此外,要保护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团伙排斥传承已久的喜歌善舞等民族风俗习惯,排斥现代文明和现代生活,排斥本民族艳丽绚烂的传统服饰和时尚的现代流行服饰,强迫年轻男子留大胡须,强迫女子蒙面、着"吉里巴甫(蒙面黑袍)"服饰;排斥传统艺术如音乐舞蹈等,反对抽烟、喝酒等习惯。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逐渐扩散到普通民众,不仅维吾尔族聚居的南疆,近年北疆的一些地区也受到消极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回归民族的本真。相应的,文化部门的援助新疆项目就应投资到这个方面。维吾尔族传统的音乐、舞蹈、服饰实则有丰富的内容和深厚的文化积淀,而在新疆大力保护和弘扬维吾尔民族的传统文化,的确可以很好地抵制宗教极端主义的消极影响。而在保护方面,要做的事情和其他地域保护传统文化的做法一样,甚至要做得更多,要上升到法律,制定保护民族传统和习俗的政策和法律,违者依法处理。

   少数民族文化名人对本民族有直接的示范表率作用,影响重大。所以,尊重并培养爱国、有良好专业知识、人格魅力和社会责任感的文化名人,作为民族地区现代文化发展的引领者和推动者。同时,要给民族传统的文化活动创造空间,传统民族艺术比赛等都可以张扬传统民族文化,抵制极端瓦哈比的扩散和影响,消解宗教极端主义的负面影响。

   国家民族主义若能海纳百川,以多元文化为财富而不当作包袱负担;本位民族主义如果可以敞开胸襟,接纳现代文明的洗礼;两种民族主义如若放下前嫌、良性互动、柔性博弈,才是国家和民族之幸。(FT中文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2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