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汉东:无形财产权的若干理论问题

更新时间:2014-07-21 21:18:05
作者: 吴汉东  
是一种制度产品,是“能够帮助人们形成在他与他人进行交易时的合理预期的一种社会工具”。〔20〕无形财产所包含的知识产品,是一种创造性思想及其表达方式以及识别性标记的精神产物,是社会财富的组成部分,包括“已经取得权利和尚未取得或不能取得权利的智慧性成果”;〔21〕第二,客体对象不同。客体的对象性表明,一定类型的客体总是同一定类型的权利联系在一起,或者说是某类权利所指向的目标。当无体物(权利)作为客体时,主体对此所生的是财产权,包括物权、债权等,该项权利往往通过法律行为才能取得。而作为无形财产的知识产品,是知识产权的客体,主体对此所生权利包括财产权与人身权的双重内容。知识产权的取得条件有二,一是凭借智力创造性活动的事实行为,二是依赖国家主管机关依法确认的特别途径。

   综上所述,知识产权的客体即知识产品是一种无形财产,知识产权亦可视为无体物(权利)而作为其他财产权的客体。

  

   三、知识产权与无形产权:制度范畴研究

   在民事权利中,知识产权或无形财产权是与传统意义上的财产所有权相区别而存在的。知识产权(IntellectualProperty),如果不失原意翻译的话,应为“知识(财产)所有权”;而无形财产权-----(IntangibleProperty)循上述规则,似可译为“无形(财产)所有权”。

   知识产权与无形财产权虽有“产权”意蕴,但与西方法律经济学家所倡导的产权概念是有区别的。在法律经济学著作中,产权被视为是一组权利,包括“占有、使用、改变、馈赠、转让或阻止他人侵犯其财产”的权利,〔22〕或是指“一个社会所强制实施的选择一种经济品的使用的权利”。〔23〕从上述简要的定义,尚难以把握其确切的法律涵义。不过从科斯所描述的产权界定,我们不难看出,产权已不仅仅是不同主体对有形财产的排他性归属问题,而且包括侵权损害责任由何方承担的问题。采用法律语言表述的话,英美法背景下的产权,涉及到独占支配的所有权、分享利益的他物权以及获得赔偿的救济权。依照我国的法律传统,知识产权或无形财产权所表述“产权”,是无法包容上述全部内容的。此外,知识产权或无形财产权,也不能简单沿用传统民法的财产权理论进行解释。在大陆法系国家,财产权也是一个内容丰富的概念,它既包括自物权,也包括他物权,亦涉及债权以至继承权。知识产权或无形财产权仅是指主体就其智力创造的成果所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与所有权一样是具有绝对性、排他性特征的财产权。

   知识产权是一项重要的民事法律制度。将一切来自知识活动的权利概括为“知识产权”,主要是著名比利时法学家皮卡弟提出的。他认为,知识产权是一种特殊的权利范畴,它根本不同于对物的所有权。“所有权原则上是永恒的,随着物的产生与毁灭而发生与终止;但知识产权却有时间限制。一定对象的产权在每一瞬息时间内只能属于一个人(或一定范围的人——共有财产),使用知识产品的权利则不限人数,因为它可以无限地再生。”〔24〕这一学说后来广泛传播,得到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承认。现在,知识产权已成为国际上通用的法律术语。关于知识产权的用语,有广狭义之分。狭义上的知识产权,主要包括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对此,法学界意见尚属一致;而广义上的知识产权,则包括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发明权、发现权、商业秘密权、商号权、产地标记权、植物新品种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以及禁止不正当竞争方面的权利等。对于这一范围的概括,学术界颇有歧见。笔者认为,以知识产权名义统领下的各项权利,并非都是来自知识领域,亦非都是基于智力成果而产生,“知识”一词似乎是名不符实。从权利本源来看,主要发生于智力创造活动与工商经营活动;从权利对象来看,则由创造性知识及商业性经验、信誉所构成。此外,广义上知识产权难以描述出所属权项的共同特征,除客体的非物质性外,诸如独占性、时间性、地域性的特点不可能在每一项权利中表现。例如,发现权不具有独占性,商业秘密权不具有时间性等。因此,以客体的非物质性为权利分类标准,在制度体系方面,无形财产权较之知识产权具有更大的包容性。

   无形财产权不能等同于经济学意义上的无形资产。无形资产是我国经济界的热点问题,其资产项目多涉及各类知识产权。从法律的角度特别是运用无形财产权理论,研究无形资产问题,对于实现相关学科的沟通与对话是大有俾益的。关于无形资产的概念,经济学界尚无统一的定义,一般多用指定无形资产包括的内容来表述无形资产的概念。不过,就无形资产的非实物形态的认定而言,各国大体相同。美国会计界认为,无形资产是非实物的经济资源。日本会计界强调无形固定资产是同有形固定资产相对立的概念。〔25〕我国经济界学者在描述非实物形态时,有的表述为“某种权利、特权或优势”,〔26〕有的则概括为“某种特殊权利和技术知识”。〔27〕就

   对象的非物质性来讲,法学上无形财产权与经济学上的无形资产有着共通的认定标准,但在构成范围方面,无形资产的划定却难以在无形财产权理论上得到认同。一般认为,无形资产包括: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技术秘密、特许经营权、租赁权、土地使用权、商誉等。〔28〕上述无形资产的类别主要涉及到知识产权,但并未涵盖知识产权类别的全部。同时,无形资产的范围也不能等同于无形财产的权利体系。不宜作为无形财产权的主要有:一是租赁权。虽然其权益是无形的,但其对象的表现形式是有形的。举凡金融租赁、使用租赁、维修租赁,其经营对象一般是生产工具,换言之,租赁权的客体为有形物;二是土地使用权。土地资源不同于智力资源,在企业资产中类似于有形固定资产,该项权利不能视为非物质形态的财产权。正是基于上述理由,有些经济学者也主张将该类权利从无形资产中分离出去。〔29〕

   根据上述情况,笔者建议:参照无形资产的类别,在民法学研究中建立一个大于知识产权范围的无形财产权体系,以包容一切基于非物质形态(包括知识经验形态、商业信誉形态、经营资格形态)所产生的权利。该无形财产权包括以下三类:

   一是创造性成果权。包括著作权(含著作邻接权、计算机软件权)、专利权(含发明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外观设计专利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商业秘密权(含技术秘密权、经营秘密权)、植物新品种权。该类权利保护的对象都是人们智力活动创造的成果,一般产生于科学技术、文化等知识领域。客体一定程度的创造性是其取得法律保护的必要条件。

   二是经营性标记权。包括商标权(含服务商标权)、商号权、产地标记权、其他与制止不正当竞争有关的识别性标记权。该类权利保护的对象概为标示产品来源和厂家特定人格的区别标记,主要作用于工商经营活动之中。可区别性是该类客体的主要特征,法律保护的目的即是防止他人对此类标记的仿冒。

   三是经营性资信权。包括特许专营权、特许交易资格、商誉权等。该类权利保护的对象系工商企业所获得的优势及信誉,这种专营优势与商业信誉形成了特定主体高于同行业其他一般企业获利水平的超额盈利能力。权利客体所涉及的资格或能力,包含明显的财产利益因素,但也有精神利益的内容。

  

   吴汉东,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出处:《法学研究》1997年第4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4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