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吉涛:略论普通法法治的历史基础

——兼评《英国司法制度史》

更新时间:2014-05-25 19:49:39
作者: 刘吉涛  
14世纪时,形成了从律师当中选拔法官的制度,这意味着一个英国公民想成为一名法官的话,他首先应到四大律师学院学习7年左右并取得律师资格,成为出庭律师之后如果业绩突出,声望良好才有可能被提名任命为法官,由此英国法官在专业化和职业化正式定型。

   法官的中立性与独立性是司法独立的关键。法官的中立性与独立性是指法官远离政治,法官在行使审判时,不受外来干预。英国的法官素有“国王宝座下的雄狮”之称,是国王的属下。因此早期法官很难远离政治,当国内陷人政治斗争时,法官难以置身事外。例如,1386年,国王理查德二世和议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法官被迫站在国王这一边,结果这些法官不久就遭到议会的弹劝,王座法院的法官被绞死,其余的被流放爱尔兰。[12]即使到了“光荣革命”的前夜,首席法官科克因为不顺从詹姆斯一世的统治,结果因此被罢免职务。“光荣革命”之后,英国建立了君主立宪政体,分权原则确立,法院和法官专司审判,法官只要品行端正即可终身任职,可以说真正远离政治。

   法官的独立审判,同样也是历经曲折。在中世纪,尽管法官无法完全抗拒国王对司法的干预,但是还是尽力抗争,使司法取得相对独立。在司法实践过程中,法官通过“拟制”的方法,将国王抽象化,号称:忠于国王,并不是忠于国王这个人,而是忠于国王这个称号所代表的“国家法律和秩序”,从而在为排除国王本人干预司法在理论上找到了依据。除此之外。英国法官还形成了另一种排斥国王干预司法的理论,法官们普遍认为:国王已经将其司法权委托给各种法院,已无权直接行使自己的司法权,只能通过专职法官来行使,国王不能单凭个人意志裁断案件。这样以来,国王逐渐地失去了干预具体案件的权力,正如约翰·密尔顿所言:“英国人并没有援引任何皇室法把它(司法权)交给国王,英国国王除了依据既定的法律之外,便不能也从没有审判过任何人。”[13]

   (三)司法职业共同体的形成

   司法职业共同体是指由司法从业人员组成的一个有共同的知识、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思维、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风格的共同体。其中司法从业人员主要是指法官,律师和检察官。历史上很多国家较早产生了法官、律师等群体,但是形成司法职业共同体的为数不多。这是因为司法职业共同体的形成需要从业人员的出身背景大体相近或相似,需要经历相同的法律教育,进而形成共同的价值追求,在共同体内部是相互协作关系,而非对立关系。

   从14世纪开始,英国确立了从律师当中选拔法官的制度,是英国司法职业共同体形成的一个重要前提。在伦敦的四大律师学院学习的学徒大多数出身于中小贵族或乡绅之家,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非常接近,再加上都对法律抱有浓厚的志趣,因此彼此之间很容易沟通和交流,在很多问题上形成大致相同的观点。法律学徒在律师学院的学习,主要通过两种途径,一是由法官或资深律师讲授法律知识和办案经验,二是到法院旁听学习法官断案。学成毕业考核合格之后,学徒获得律师资格,再经过一年实习之后,就可以正式开业纳客了。如果表现突出,声誉良好,在执业10年左右有机会被选拔为法官。在英国尽管多数律师被选拔为法官时已不再年轻,甚至年近古稀,但是他们普遍将之视为“迟来的荣耀”,十分珍惜。由于法官和律师是经过同一道流水线制造的“法律产品”,两者在统一的专业知识体系中获得了共同的语言和独特的思维方式以及普遍的社会正义感,都以维护司法的独立,社会的公平正义为职业最高追求。

   正因如此,在英国历史上,法官和律师紧密合作,形成一股强大的凝聚力,共同防御外来力量对司法独立和审判公正的干预。“正是在这个阶层手里,中世纪的普通法才趋于完善,呈现出独有的特征,完善了其规范细则。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阶层,普通法才发展成为一套严密的体系,才抵挡了所有外部的竞争和削弱它的企图;法律的权威才越来越高,成为往国内的最高因素,才形成法律至上的理念传统。”[14]

   (四)司法的民主化

   西方司法的民主化、司法的大众化,即由普通大众集体充当法官,行使司法审判权力。古希腊的司法制度便是如此,无论是400人会议还是500人会议,都是由通过抽签选拔出来的普通民众组成,在仔细聆听当事人的辩论之后,他们通过投票的方式裁定谁胜谁负。日耳曼人的司法传统大抵如此,司法审判的组织形式就是召集一次部落大会,由部落成员通过撞击武器的方式进行判决。

   盎格鲁-撒克逊时代,英国的司法机构贤人会议、郡法院和百户区法院行使司法权的方式仍然靠集会,差别在于集会的层次不同。贤人会议一般由拥有财产、智慧和威望的人民中最杰出的人组成,主要包括贵族、大乡绅和高级教士。在郡法院参加集会的是地方上包括主教、伯爵、男爵、骑士以及自由民在内的自由土地保有者。在百户区法院参加审判的身份与郡法院相比身份较卑微一些。参与审判的统称为“诉讼人”(Suitor),最后的审判结果由诉讼人集体做出。

   在早期,参加集会参与审判是诉讼人的一项必须履行的封建性义务,否则将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因此不少诉讼人将参加诉讼视为一种“负担”。但是这种制度孕育出了西方一种非常重要的司法传统:司法的民主化,即司法权力始终没有被全部垄断,一部分留在人们手中。从当事人的角度看,被身份相同的社会成员组成的法院审判,这是他们的一项“权利”,即“同等人审判”。

   陪审制度的出现,更使英国的司法审判权之一部分始终牢牢掌控在普通民众手中。

   陪审团原本起源于欧洲大陆法兰克王国,1066年诺曼征服时传人英国。但直到亨利二世司法改革时,陪审制才作为一种常规审判制度确定下来。1164年的《克拉伦顿宪章》规定,当某块土地是教会保有制还是世俗保有制出现争议时,应从当地居民中选出12名骑士或自由人组成陪审团,经宣誓后作出裁决。陪审团起初只适用于民事诉讼,但仅两年之后便进人了刑事诉讼。1166年的《克拉伦顿法令》规定,当巡回法院开庭时,郡长应从各百户区召集12名骑士或“合法自由人”,从各村镇召集4名“合法自由人”出席,经宣誓后检举亨利二世即位以后本地所发生的一切重大刑事犯罪嫌疑人,由此产生的陪审团成为“大陪审团”。

   后来几经变化与调整,陪审团逐渐从证人和检举控诉的角色转为司法裁判者,与法官一起共掌英国司法审判之大权。英国国王建立陪审制度的初衷是想通过它侵夺地方权力,加强中央集权。陪审制度在建立之初的确起到了这样的作用,“陪审团是英王室向地方渗权的最为重要的工具之一”[15]。道森(Dawson)也认为陪审团是“极其有效的一项伟大的创举”,“它几乎使得地方特权不能得到保障”[16]。但是陪审团后来的发展越来越背离制度设立的初衷,国王越来越难控制陪审团了,非但如此,陪审团最终发展成为人们抵制王权,维护人民权利与自由的堡垒了。

   按陪审制度的规定,陪审团负责案件事实部分的裁定,法官负责法律部分的裁定。尤其在刑事案件中,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权力掌握在陪审团手中。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之下,司法权之一部分,甚至最为核心的一部分,始终掌控在民众手中,并在关键时刻可以起到抵御强权,捍卫民众的自由和权利的作用。“七主教案”即是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17]。

    

   四

   以上部分,笔者只是提纲挚领式地对英国普通法治的历史基础进行了阐述。读者如欲进一步深究,应当沉下心来认真阅读一下程汉大教授这部三十余万字的大部头著作《英国司法制度史》。

   程汉大教授是我国著名的英国法专家。其学术生涯,20世纪70年代起先治英国政治制度史,出版过《英国政治制度史》、《英国议会制度》等著作。20世纪90年代起专治英国法律制度史,出版过《英国法制史》等著作。法律与政治是不分家的,作者实际上在这一领域沉积了三十余年,而《英国司法制度史》写作的时间也历时三年有余,可谓“厚积薄发”。

   第一,此书作为英国司法制度通史,迄今为止,这是国内第一部系统化的学术专著。

   当前我国学界对英国普通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一是普通法的形成过程;二是英国的司法制度。前一个领域,已产生了多部译著和专著,如李四新先生翻译的英国学者约翰·哈德森的《英国普通法的形成》,李红海先生翻译的比利时学者卡内冈的《英国普通法的诞生》,李红海先生本人亦著有《普通法的历史解读一从梅特兰开始》。但在后一个领域,虽然研究起步比较早,但已有的研究成果存在分量不重,体系零散,梳理不透,论证不深等间题,使读者无法深刻地领略英国司法制度史这座雄伟宫殿的全貌。长期以来,国内缺乏这样一本全面而有深度,十分系统地介绍英国司法制度史的著作。《英国司法制度史》一书的出版无疑填补了这一学术上的空白。

   全书共分为八章,基本涵盖了司法制度的全部内容。第一章是法院制度。对英国法院组织的起源,发展演进,直至获得独立的历史进程进行了细致人微的考察,并对英国历史上各时期出现的各种性质的法院逐一进行了清晰的描绘,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司法独立历史画卷。第二章是法官制度。对英国法官职业化发展之路进行了考证,对早期法官和现代法官制度作了详细介绍,并对英国法官制度的得失进行了评论。第三章是律师制度,重点对英国二元制律师的形成与演变进行了梳理,同时对英国律师教育制度和二元律师制度的改革作了介绍和评价。第四章是审判制度。这是本书的重点章节之一,不仅详细介绍了英国的陪审制度和对抗制度。还对英国审判制度的价值取向作了总结,对英国审判制度的未来进行了预测。第五章是检察制度。对英国早期检察制度的产生和对近代、当代检察制度的状况进行考察,对英国检察制度的特点和发展趋势进行深人探讨。第六章是警察制度。本章先对英国古代治安制度进行了考察,接下来对现代警察制度详作说明,还对英国警察制度的经验作了总结。第七章是刑罚制度。分别回顾了英国早期刑罚、18-19世纪的刑罚以及20世纪以来的刑罚。第八章是法律援助制度。对英国法律援助制度的历史、现状和最近改革系统地作了介绍,同时进行了价值方面的探讨。

   此书章节多,内容丰富全面,但并不显杂乱,结构上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浑然天成。英国历史法学家梅特兰曾说过,历史就像一张无缝的网。从何角度切人,如何梳理,对法史研究非常关键。英国的法治之路与其他国家相比非常特殊。英国司法机关比行政机关早熟,形成了“行政司法化”的传统。这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东方国家的“司法行政化”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早熟使英国的行政始终难以凌驾在司法机关之上,从而为英国培育了一个包括法官和律师在内的法律职业群体。相对独立的司法组织和相对独立的法律职业群体,犹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促进英国法治建设不断发展进步。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英国形成了一套科学合理的审判制度和其他相关的司法制度。由此可见,本书在结构安排上紧扣英国司法制度演进的历史规律,且剪裁自如,详略得当,显示了作者驾驭复杂问题的能力。

   第二,此书采用了全新的交叉研究手法,既述又作,史论交融,开拓了研究新视野。

   法史学是一门交叉学科,这意味着既可以采用法学的方法进行研究,也可以采用史学的方法进行研究。“法学是研究价值的学问,关注的是善恶的问题。史学是研究事实的学问,关注的是真假的问题。”[18]

当前研究外法史的学术著作,采用法学研究方法居多,注重从逻辑维度上分析问题,按法律的内在结构,像解剖动物一样,一层一层地深人。这种研究方法的特点是思路清晰,逻辑严谨,且具有形而上的特征,比较适合对静态法律制度的研究。但法的历史就像一条川流不息的大河,始终是处在运动之中的,因此仅靠法学的方法研究法的历史总感觉不够,不过瘾,因为无法享受到那种历史纵深之感。反之,仅靠史学的方法研究法的历史虽有历史的纵深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0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