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洪亮:原物返还请求权:物上请求权抑或侵权责任方式

更新时间:2014-05-11 21:01:21
作者: 王洪亮  
[20]

    

   二、物上请求权抑或侵权责任方式

   在明确了原物返还请求权的构成与功能之后,可以进一步思考的是,一定要将之确定在物上请求权的基础上吗?确定在侵权法上,是否也可以呢?或者更优呢?

   (一)侵权法上返还财产的本质界定

   在德国法系,原物返还请求权与侵权法上的返还财产泾渭分明。占有人确立占有的行为并非原物返还请求权成立的关键点,占有人无权占有他人之物才是判断的关键点,如小偷承担原物返还的责任,并不是因为其偷窃行为,而是因为其占有该物。反过来讲,取走他人之物(Entziehung derSache)的情况,亦构成损害,因为所有权将物归属于权利人,同时作为占有人的所有权人得对物进行直接使用。占有人具有过错的,所有权人得向占有人请求返还,[21]这是恢复原状的一种形式。而自法律效果看,物上请求权的法律效果可以是返还、妨害防止以及排除妨害,这些法律效果并不是其与债法上请求权的区别点,债法上的请求权也大体可以具有上述法律效果。[22]

   在德国法系,侵权法上的返还财产不过是“恢复原状”的一种效果,[23]而损害赔偿由价值赔偿与恢复原状两部分构成,故侵权法上的返还财产是损害赔偿的一种效果,并非独立的法律效果。在上述情况下,原物返还请求权与侵权法上以过错为要件的恢复原状请求权是可能产生竞合的。

   这是典型的德国法系思路,但这并不是处理无权占有的惟一思路。从比较法的角度来看,英国法上并无物权法意义上的所有物返还请求权,对于无权占有之情形,主要通过侵权法上的请求权予以救济,即不法妨害动产之救济(wrongful interference with goods),此种情况下并不需要过错要件。而英国侵权法是由若干侵权事实构成所构成的,每种侵权事实构成保护特定的法益免受特定妨害行为侵害,与德国法一般条款模式大相径庭。[24]

   从我国的角度而言,在法律继受时,不仅要在诸多可能的模式中进行选择,而且要考虑现状。除非有地区、人文局限性的理由,应当在不损害其制度价值的前提下在体系上进行继受。[25]所有民法的制度都有技术和价值的层面,当制度背后的价值被接受时,密度高的规范可以比较公平地回应复杂的社会情况。就如同筛网的孔,小孔的网可以滤掉更多杂质,当然优于大孔的网。[26]对于继受法国家来讲,立法者应该先做价值的权衡,再在价值决定的基础上做技术的安排。

   遵循这样的思路,考察我国法律的选择,在《物权法》第34条规定了原物返还请求权之后,《侵权责任法》第15条又规定了侵权责任基础上返还财产的救济方式,针对的也是行为人无权占有他人财产的情况。从立法者的逻辑来看,没有法律或者合同依据占有他人财产,就构成无权占有,而构成了无权占有,也就构成了侵害他人财产权益,行为人应当承担返还财产的责任。如果该财产已经灭失,受害人就只能要求损害赔偿,如果只是损坏,则受害人可以选择返还财产、恢复原状或者赔偿损失等责任。[27]从立法理由来看,《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返还财产就是返还原物。[28]而返还原物也是指当事人一方将其占有的物返还给另一方当事人,这里的物是有体物。[29]

   魏振瀛教授还进一步认为,侵权法上的返还原物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因为返还原物不是损害赔偿,只是返还原物。而且,英美法上对侵占动产亦为严格责任。基于上述理由,魏振瀛教授主张以侵权责任法上的返还财产取代物权法上的原物返还,[30]应将《物权法》规定的物权保护方式与《侵权责任法》规定的侵权责任形式有重合的条款解释为引致规范,具体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31]他还强调,由于侵权责任法与债法分离,返还原物不是侵权损害赔偿之债,而是物权保护方法,物权效力不会变,实质没有变,只是角度不同。作为物权请求权的返还原物的效力和作为侵权责任的返还原物的效力没有实质差别。[32]

   论到此处,可以得出初步结论,在立法参与人的设想中,侵权责任法上的返还财产与物权法上的原物返还请求权的内容与效力是一样的。但令人不解的是,在物权法规定原物返还请求权的情况下,其仅适用于有体物上所有权或物权情况下,对于侵权法保护的其他法益或无形权利,并无原物返还之可能或需要,可以通过损害赔偿(恢复原状)予以救济,并不存在法律漏洞,何必再规定侵权责任法上的返还财产,甚或将物权法上的原物返还请求权理解为侵权法上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呢?与之不同的是,物权法上的防御请求权仅适用于有体物上绝对权的保护,由此,对于侵权法上保护的法益或者类似绝对权的权利(无形权利)就不适用,这样就形成了漏洞,故德国法上将物权法上的排除妨害请求权以及妨害防止请求权准用于侵权法中保护的上述法益与权利,被称为准防御请求权。[33]

   那么,可否以侵权法上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取代物权法上的原物返还请求权呢?

   (二)侵权法上返还财产请求权的功能缺失

   如果将原物返还请求权的基础确定为侵权责任,那么,首先值得思考的是,无权占有当然构成侵权行为吗?侵权行为,又被称为不法行为或者不允许之行为,而单纯的无权占有并不具有可责难性,故不能构成侵权行为。[34]

   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对返还财产的理解来看,似乎针对的是抢劫等原因造成的无权占有情况,[35]魏振瀛教授则进一步将无权占有概念转化为非法占有概念,认为:非法占有他人的物,包括抢劫、盗窃、强行占有他人之物,都应当承担返还原物责任,不问行为人是否有过错。[36]然而,若将无权占有限定在侵害性占有的情况下,强调其侵权责任法基础又有何意义呢?在这些情况下,存在侵权行为,亦不难发现行为人的过错,按照一般侵权行为处理即可,何必规定独立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基础呢?如果按照魏振瀛教授的观点,以侵权责任法上的返还财产取代物权法上的原物返还,那么,原物返还请求权的调整范围将大大缩小,保护所有权的体系则出现众多漏洞。[37]

   自比较法而言,在英国法上,由于不存在原物返还请求权,故通过侵权法上不法妨害动产之救济规则予以替代。不法妨害动产之救济包含了Trespass、 conversion、 trover、 detinue、 replevin等侵权之诉,[38]其中最为重要的是conversion。 Conversion责任构成前提是被告具有故意越权行使与所有权人权利地位不相符合的对物处分权,在1977年法律改革后,其法律效果不仅仅是损害赔偿,也包括了原物返还。[39]

   根据侵权法思路,必须认定存在被告进行了可指责的行为,而仅是无权占有特定物并不当然构成可指责之行为。如在被告没有订购货物的情况下,将货物寄送给被告,被告就没有可指责之行为。只有被告在原告的请求下予以拒绝或者有其他扣留不还的积极行为,才构成扣留型侵占(con-version by keeping)之责任。在无权占有人以取走方式而侵占(conversion by taking)的情况下,须考察取走人是否有“越权”的内在意思,虽然也可能自占有获得行为中推出侵权行为,但证明非常困难。而在德国法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模式下,只要某人无权占有了他人之物,即构成原物返还请求权。这一点的不同直接决定了诉讼时效起算时点的不同,在英国法上,诉讼时效自返还拒绝之时起起算,而根据原物返还请求权,则自原物返还请求权构成时起算。[40]

   其次,在很多情况下,无权占有并非损害,仅是一种妨害。即使按照法工委民法室的解释,扩大损害的概念,将损害理解为“行为人的行为对受害人的民事权益造成的不利后果”,[41]无权占有也不一定就是损害。有学者举例说明,如在倾盆大雨来临之际,乙将晾晒在外的棉被放在了甲的房间内,甲没有表示反对,此时的无权占有无害,反而有益。[42]

   再次,称《侵权责任法》第15条规定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在构成上为无过错责任,于法无据。根据《侵权责任法》第7条,该条所指的无过错责任必须依据法律、法规就该责任的规范意旨以及构成要件判断,[43]并无法律法规规定无权占有情况下的无过错责任,那么就没有理由认为原物返还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如果按照过错责任处理原物返还问题,那么在很多情况下,无权占有人可能并无过错。

   最后,通过侵权责任思路救济无权占有的情况,在请求权人范围上,也是有限制的。如在英国法上,扣留型侵占(conversion by keeping)情况下,被告是物的占有人,起诉的所有权人必须享有立刻获得占有的权利。[44]如果涉及第三人,侵权责任思路也会出现问题。[45]

   例如,所有权人甲将汽车出租给乙并为交付,租期为3个月,此时若甲向乙请求返还,在处理结果上,按照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模式以及英国侵权法上侵占模式,并无不同,在占有权利存续期间,所有权人并无立即获得占有的权利,而在德国法模式下,占有人有占有权利并享有抗辩权。

   如果乙有权将该汽车转租给第三人,在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模式下,基于占有链条,所有权人对第三人并无返还请求权;根据英国侵权法侵占之模式,所有权人对第三人亦无返还请求权,因为此时所有权人并无立即获得占有的权利。但是,如果乙无权将该汽车转租给第三人,此时无权转租构成严重违反合同,乙的占有权利丧失,所有权人即有立即获得占有的权利,在第三人的行为也构成侵占的情况下,所有权人可以向第三人请求返还。而按照德国法,乙无权转租的情况下,并不一定导致合同关系的解消,而是将占有关系的新安排与合同上的分配相适应,并让所有权人决定其是否愿意解除并排除第一受领人的占有权利,并使自己取得请求返还的权利。英国法没有尊重既存的合同与占有关系,因为侵权法上的返还只有在占有权利完全移转给原告的情况下才会成立,这一点只有通过解除合同才能达到。这种或者全无或者全有的解决方案之原因在于:立法者并没有对所有权予以绝对保护。如果真的准备保护,可以以放弃占有权以及与此关联的合同解除作为请求权的前提,这样就会在被告方考虑分层占有关系。

   再如,根据英国侵权法侵占之模式,第三人自第受领人处偷走该物,那么第一受领人没有严重违反合同,只有第一受领人才享有返还请求权。而根据德国法模式,所有权人还可以享有向第一受领人返还的请求权,这种模式更能全面保护所有权人的利益,因为所有权人享有让该物为小偷占有之利益。[46]

   基于上述分析,侵权责任法上返还财产模式不能无漏洞地保护所有权,而且其在解决第三人关系的情况下并不合理,不符合保护所有权之制度目的,以之替代物上请求权中的原物返还请求权并不妥当。

   (三)法律效果上的差异

   在作为物上请求权的原物返还请求权的情况下,原物返还请求权相对人承担的是“状态责任”,并无主观归责基础,故在其返还义务上要加以利益平衡,限制其范围。“返还”并非给付义务,而是一种大于容忍义务的义务,其内容为占有人将物自自己的支配领域分离、排除来实现返还,也就是说,将占有人/妨害人排除在所有权人与其所有物之外即可,并不需要占有人的积极履行。[47]这是一种与债法给付义务相对的、特别限制的单纯之协助义务。故返还之债在性质上属于往取之债,原则上应由请求权人承担返还费用。而根据侵权法,不论是损害赔偿效果还是返还原物效果,均是一种积极履行义务,在性质上是一种赴偿之债,应由债务人承担返还义务。

从完全所有权保护的思想出发,单纯通过所有物的返还,并不能恢复所有权的圆满状态。物可能在占有人处发生了毁损,占有人也可能从物中获得了收益,或者因物而支出了费用。对于这些问题,《物权法》第241条以下规定了所有权人占有人关系规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65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