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秀全与太平天国的真面目

更新时间:2014-02-10 20:33:59
作者: 多维历史  
翼王石达开奉命回到天京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他当面指责韦昌辉杀戮过甚,却很快收到消息他也可能被暗杀,于是入城当晚又逃离了天京。韦昌辉和秦日纲杀了他的妻子和随从,并派人去追捕他。石达开召集了数万靖难之师直奔天京。于是,韦昌辉的人头被送到了他的帐中。秦日纲也被处死。

   12月,“翼王回京,合朝同举他提理政务,众人欢悦,主有不乐心,专用安、福两王……主用二人,朝中之人甚不欢悦。”(李秀成供词)安、福两王是洪秀全的哥哥洪仁发、洪仁达。次年夏天,石达开带着自己的部队离开天京。在沿途张贴的布告中,他透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自谓此愚忠,定蒙圣君明。万事有不然,诏旨降频仍。重重生疑忌,一笔难尽陈。……”

   1856也许是太平天囯史上密度最大的一年。天朝的命运像南京城下的长江水,拐过一个高点后急转直下。

    

   纸面上的天朝“土改”

   对天王来说,删改、批注《旧约》《新约》乃是至关重要的工作。经文中说道:“上帝无形、无声、无味;通过凡身,我们看不到他的形体,听不到他的声音,感知不到他的存在。”他将其整段删除,因为他见过上帝。另外,耶稣以“上帝长子”的身份进入了《旧约》。在某些段落,天王加入“大哥”、“小弟”之类的词语加强家庭的亲密感。此外他不能容忍不符合天朝道德纲领的文字。《出埃及记》中有一段是“人若引诱没有受聘的处女,与她行淫,他总要交出聘礼,娶她为妻。”这哪算是什么惩罚!他改成了“……他犯了天条第七款(不好奸邪淫乱)。”这在天朝,是要杀头的。

   他常常能在《圣经》中得到启示并作发挥。例如批注《马太福音》这一条:“……天国是总天上地下而言。天上有天国,地下有天国。天上地下同是神父天国,勿误认单指天上天国。”所以耶稣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分明是告诉他,天父和天兄要下凡帮他开创地上天国。

   这地上的天国应奉行何种制度呢?

   从前创作《原道觉世训》的时候,他参考的是儒家的理想模型,《礼记·礼运》中关于天下“大同”的旧说。现在他要自创新制度了。

   1853年颁布的《天朝田亩制度》,告诉我们他是怎么设计人间天国的。其中至关重要的是怎么处理土地问题。“分田”——这两个字一直是最能挑动农民神经的。他的办法是按人口来。一户家庭,无论男女,人口多就分得多,人口少就分得少。

   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此处不足则迁彼处,彼处不足则迁此处。凡天下田,丰荒相通,此处荒,则移彼丰处,以赈此荒处。务使天下共享天父上主皇上帝大福,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也。

   无人不饱暖自是值得追求的目标。但洪秀全的描绘十分简略:凡天下树墙下以桑,凡妇蚕绩缝衣裳。凡天下每家五母鸡、二母彘(猪),无失其时。

   这段文字原型在《孟子》中:“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

   洪秀全没有提到吃肉。据说在天朝吃肉是从上往下严格管制的。天王每天能分到10斤,依次递减到总制便只剩半斤,一般百姓更是连一口都吃不上。即使无人不饱暖,此饱暖彼饱暖,到底不是一回事。

   问题在于,无处不均匀要怎么实现?

   金田起事之前,洪秀全没有表示过否定私有财产的意思。但占领永安之后他就下诏,“……凡一切杀妖取城所得金宝、绸帛、宝物等项不得私藏,尽缴归天朝圣库,逆者议罪。”现在,他规定每二十五家设一个国库。

   凡当收成时,两司马督伍长,除足其二十五家每人所食可接新谷外,余则归国库。凡麦、豆、苎、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

   这么做的理由是:“……天下皆是天父上主皇上帝一大家,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则主有所运用,处处平匀,人人饱暖矣。”也就是说,只要人人无私,自然就人人饱暖。基本生存需求以外,劳动成果纳入圣库,于是“无处不均匀”。不过国库并非只入不出的。

   凡二十五家中所有婚娶、弥月喜事,俱用国库。但有限式,不得多用一钱。……总要用之有节以备兵荒。

   洪秀全还建议“兄弟姊妹”们:凡天下婚姻不论财。

   此外,天朝体恤弱势人群:鳏、寡、孤、独、残废者,不但免除兵役,而且可以依靠国库来生活。

   如此追求“均匀”的集体生活,自然需要行政力量和社会组织的支持。洪秀全所反复提到的“二十五家”,正是天朝最基本的社会组织细胞——“两”。

   两的长官称为两司马。虽然只管着区区二十五户人家,要处理的事务却很繁杂。平时他多半会呆在礼拜堂——这也是每二十五家就有一个的公共设施。每户人家的孩子日日都要到那里去,跟着两司马读圣书。等到了礼拜天,这二十五户人家都要到礼拜堂去,“讲听道理,颂赞祭奠天父上主皇上帝”。

   太平天囯的系统,原就是军事、政治、社会一体化的。每户人家抽一人为伍卒。“有警则首领统之为兵,杀敌捕贼;无事则首领督之为农,耕田奉尚(为避上帝讳用“尚”代“上”)”。两司马要记录纳入国库的钱谷数目,并将这个数字上报。农忙结束后,他还要带着那二十五个伍卒,负责这二十五户人家的陶、冶、木、石等工匠活。

   此外,他还要赏善罚恶——力农者有赏,惰农者有罚;处理诉讼——有争讼时,他负责听其曲直。天朝每年有一次保举,补充官员的空缺。保举之法,就是从两司马推荐遵守天条王命以及致力务农者开始的。

   天朝的官员,每3年升贬一次,以示公正。在升贬年,每级官员都要提出应当升贬的下属,由上级核实。有些特别的是,洪秀全允许县长官“监军”对其上级州长官“总制”保升奏贬。中央各级官员,从将军以至丞相,都可以互相褒贬。滥保举或滥奏贬则会受到惩罚。不过,上级这么做是被削职贬为平民;下级这么做还要另外加罪。官员有大功劳或大奸恶,则不必受升贬年的限制。

   天朝听上去很理想的田亩制度没能推行下去。一来“土改”从不容易,二来天朝不幸始终陷于战事中,控制的区域时有变动。最重要的是,农民居然并不欢迎它。大约是在定都南京前后,还没给农民分地,天朝就命令农民,除口粮之外,将其余的粮食送到圣库。结果是“究不能行”,只好让农民按田亩的数目照旧交粮纳税。

   至于那套从上到下的严密的组织系统,倒没随着天国陷落湮灭无闻,未来将会改头换面为后世取法吸收。

    

   百姓禁欲,王公多妻

   天朝最好的制度,往往以“禁”字开头:禁缠足、禁畜妾、禁娼妓、禁买卖奴婢、禁吸食鸦片。除了最后这一条,大多同女子的解放有关。有人甚至说天京那时就已经实现了男女平等。

   既然都是天父的子女,又何须分高低、尊卑——“天下多男子,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天朝分田时不论男女。在皇宫内、女馆中设女官,最高可以做到丞相一级,还有同男子平行的爵位。在教堂里、大街上女子可以“抛头露面”,参加礼拜和社交活动。挎刀跃马、来去驰骋的太平军女子,更是天京一景。连到此一游的洋人也不免惊叹,这是“洵世界得未曾见之奇观”。

   不过,权利的对等是以义务的相当作为代价的。

   太平军初期辗转于桂湘鄂,女子也不得不上阵作战——“男将女将尽持刀,同心放胆同杀妖”。亲历太平军攻取武汉一役的陈徽言对她们留下了如此印象:“红绡抹额,着芒鞵,颇矫健”。等打到了南京城,清军大营一直扎在城下。无论你是“老姊妹”或“新姊妹”,要么去制造战具,要么去上城助守,情况紧急时还得同“兄弟”们并肩作战。

   最严厉的是打下南京前,军中分男营女营,像隔离传染病一样禁止异性接触,即便是夫妻,同宿即斩首。打下南京之后,妇女一律入“女馆”。丈夫探望妻子,儿子问候母亲时,只许在门口相隔数米作问答,声音必须清亮,以免说私房话。男子如进入女馆,无论军民均要正法。

   洪秀全有诗句解释不让男女见面的道理:“耳贱乱听犯天条,心贱乱想最滔天。”他勉励提高觉悟、改造审美以抵御诱惑:“娇娥美女娇声贵,因何似狗吠城边?”但天王的内宫除了家中的女眷,还有女官和女侍从,总人数接近两千人。

   郭廷以先生认为,洪秀全实行这种违背人性的制度有双重理由,说得出口的是:先苦后甜是干革命基本程序。私图一时之乐并非真乐,急享眼前之福并非真福。在创业之初强调先国而后家、先公而后私并不太奇怪。说不出口的是:

   第一、太平军初期没有根据地,必须携带家眷同行。分置男营女营可以避免影响军事行动。第二、定都南京后,妇女安置在女馆里,无形中成为人质,等于控制了将士的母亲妻子姊妹,使他们不敢背叛。第三、女馆中的妇女又有点像是悬赏。等到天下平定,已婚者才得以团聚,未婚者才有机会婚配,功劳高的可以纳妾,犯过错的可以罚他晚婚。第四、女馆也以军法部署,妇女们从事劳作,所以也是一种集体生产组织方式。

   太平天囯丞相蒙得恩早看出这套办法不能持久,要求不分男女行,洪秀全没答应。可是人性到底强过制度。因为天王不许夫妻团聚,天京的高级干部纷纷私逃。到了1855年,天朝终于迎来家庭生活的回归。

   到太平天囯九年,洪秀全的族弟、干王洪仁玕秉政之后,天朝规定了婚姻制度。男女双方由宗教官或主管官主婚,签署婚约,发给结婚证书,称为“龙凤合挥”。据说,其中有不少组织指定的包办婚姻。\r

   不过,天王并不主张在家庭中也实行男女平等。他在《幼学诗》中谆谆教导——“妻道在三从,无违尔夫主。牝鸡(母鸡)若司晨,自求家道苦。”他是一个爱拿动物打比方的诗人。

   他认为男女始终有别。“男理外事,内非所宜闻。女理内事,外非所宜闻。”所以,早在太平天囯三年时,他就下过诏书整肃后宫,宣称“后宫为治化之原,宫城为风俗之本”。从今往后“外言永不准入,内言永不准出”。为此他还定下了好几条“永不准”和“斩不赦”。第一是对于天王的妻妾,统称娘娘,永不准臣下提及她们的姓名以及位次,提到后宫姓名位次者斩不赦。为避免看到娘娘的脸,臣下需要低头垂眼,永不准抬头偷看娘娘,否则斩不赦。臣下的话永不准传入后宫,有敢传入,传递人斩不赦,被传话的臣下也斩不赦。

   大约是在太平天囯十一年,洪秀全颁了一道诏书,事关“婚姻之规定”。他说天父造亚当、夏娃的时候,只不过一夫一妻,这是正确的。不过天父现在又说,一夫多妻也没什么不可以。他获得天父允准,增减臣下们妻子的数目。主要依据是官阶高低,上多而下少,按等级递减。

   天王的两个哥哥及干王、英王、忠王等人可以有6个妻子。数目不到的,应该补足,共迎他的寿辰。已经脱离天京的翼王也适用这个标准。此外高级官员可以三妻,中级官员只能二妻,低级官员和老百姓一样,按亚当夏娃的规矩来。洪秀全甚至还给已经升天的3个王定下了指标,南王6个妻子,东王、西王规格最高,可以有11个。

   诏书没有提到北王,也没有提到天王适用什么标准。大概连上帝也觉得多子多孙有福,所以没有限制这个次子旺盛的生命力吧。

洪秀全的长子洪天贵福后来说,金田起事时父亲有十多个妻妾,一年之后从永安突围时又增加到36个。而到天京陷落前,他已经有88位母后。在他八九岁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1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