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秀全:“上帝之子”的“人间天囯”

更新时间:2014-01-25 19:53:55
作者: 施雨华  
然灭亡必速。”是为善还是行凶姑且不论,但似乎连年轻的咸丰帝也相信对方有某种天命在身。1853年他曾很沉不住气地下令地方官将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韦昌辉这些人的三代祖坟刨个底朝天,并明确指示要将坟后的“坐山后脉概行凿断”以破坏其风水。皇帝本人终究没能看到天国的陷落。1861年8月22日,他病死在热河。洪秀全的命到底比他要硬。

   然而,对洪秀全来说,坏消息也紧跟着好消息到了。半个月后,天朝丢失了长江上游的最后一座重镇安庆,天京自此失去屏障。次年5月,湘军直抵南京城下。这已经是天京第3次被围困了。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始终没能解围。

   到1863年12月,天朝最可靠的将领忠王李秀成也绝望了。无粮、无兵、无援,无论如何努力也保不住天京城。他只好建议天王突围而去。洪秀全的答复是一段令人哭笑不得的“天话”:

   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政事不用尔理,尔欲出外去欲在京,任由于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者乎!……

   他一向爱用“天”字:天朝、天军、天官、天民、天将、天兵。按李秀成的理解这其实是“恐人霸占其国”。称天将、天兵就只是天王一个人的兵。天朝的将领要是说漏了嘴提到“我队之兵”,他便骂道:尔有奸心。这里只有天军、天官、天兵、天国,哪有什么你队之兵?“何人敢称我兵者,五马分尸。”

   但干王洪仁玕1864年初去太湖一带征集粮草时,却发现尽管他对各路天军力陈迅速援助天京之至关重要,他们“为恐少了粮草,多不愿回应号召”。不久之后,官军在南京周边集结,以致他无法回到堂兄身边。

   据李秀成说,当时他告诉洪秀全“合城无食,男妇死者甚多”,并恳请天王降旨,“应何筹谋,以安众心。”天王回答:“合城俱食咁露(甜露),可以养生。”并且下令,“取来做好,朕先食之。”

   所谓“咁露”是他读《出埃及记》的重要收获。当年上帝曾把吗哪撒在露水中,供给荒漠中的以色列子女四十年之久。所以1862年他就下令模仿以色列子民,每年存放一定量的吗哪以备不时之需。这会儿,他在宫中寻找食材,将百草之类制作一团,送出宫来,要满朝文武和全城百姓也照着他的样子来做。

   那年4月,洪秀全病倒了。他宁肯吃咁露也不愿服药。5月30日,他下了一道诏书,说自己即将上天堂,到天父天兄那里领取天兵保卫天京。两天后他静悄悄地“升天”了——此前,他已经禁止天朝臣民提“死”字,而是要用“升天”或“迁福”来表示。

   天朝虽秘不发丧,天王驾崩的消息还是传遍城内城外。5日后幼天王洪天贵福被臣子们扶上龙椅,拜了上帝,接受大家的朝贺。小时候他一直叫天贵,几年前洪秀全给他加了个福字。

   不过就像他自己说的,朝事都是干王管,兵权都是忠王管,下的诏旨,都是他们做现成了叫他写。他这个天王其实无事可做。此时天京城内已经断粮,满城文武无计可施,军中更是人心浮动。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尘埃落定的时刻。

   1864年7月19日,太平天囯历史上最为漫长的一天。

   清军引爆了城墙下所挖地道中的炸药。太平门那一段的城墙被炸塌了六七十米,浙江巡抚曾国荃所部从缺口抢攻入城。正午到黄昏,不过半日,天京易主。

   忠王李秀成带着幼主转了几个城门都冲不出去,只好在夜里伪装官兵,从被清军炸开的那个缺口出逃。他把自己的战马让给洪天贵福,结果所骑的劣马中途倒下。因为后有追兵,其他人顾不上扶他,一路疾驰而去。

   7月22日,李秀成被清军捕获。曾国藩从安庆赶赴南京,命人会审忠王,并让李秀成写自供书。9天之后,自供书写成。或许是怕夜长梦多,曾国藩没有遵行朝廷将李秀成解送到北京的命令,而将他“就地正法”了。

   李秀成在供词中,总结了天朝的“十误”,与洪秀全相关的有7条:东王、北王两家相杀;翼王与主不和,君臣相猜;主不信外臣,用其长兄次兄为辅;主不问政事;封王太多;国不用贤才;立政无章。在供词最后,李秀成一再提醒曾国藩要“买炮”:“今天朝之事此(已)定,不甚费力,要防鬼反为先。……欲与洋鬼争衡,务先买大炮早备为先,与其有争是定。”

   曾国藩对这份供词做了增删,其中一处是关于天王死因的,李秀成原文写病死。他删去相关文字,改为“因九帅之兵处处地道近城,天王斯时焦急,日日烦躁,即以五月二十七日服毒而亡”。此前他已向朝廷报告洪秀全服毒而死,不改则有欺君之忧,而且这一改还能替他兄弟(打南京的主将是其九弟曾国荃)长长脸。供词中有一句是李秀成转述天王口谕:“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 者乎?”他自己补了个“妖”字上去。

   曾国藩还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一名黄姓宫女向官军告发了洪秀全的藏尸处。遵循生前所信的宗教,尸体没有用棺木收殓,而是用绣着龙的黄缎包裹住全身。打开来的时候,这位“长毛”领袖的头上已经寸发不存,胡子倒是还在,已经斑白了。

   10月25日,在江西的一处荒谷中,洪天贵福被游击周家良,知县谢兰阶、陈宝箴(陈寅恪祖父)搜获,并写下了自供词。在供词最后,他不无诚恳表示:“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他觉得广东不是好地方,不想回去了,只想跟到湖南去好好读书,考个秀才的功名。

   不过,审判他的人可不敢再冒一次险了。1864年11月18日,太平天囯第二任天王、14岁的洪天贵福被凌迟。这正是他父亲第一次去参加科考的年纪。他的两个兄弟在从天京突围的混乱中掉了队,早已与城内的十多万人一同被屠。5天之后,干王洪仁玕在南昌也被凌迟。\r

   民间有传言说,干王和忠王各有一个儿子逃出生天。有人甚至说,连洪天贵福那两个弟弟也活了下来。这只能是一厢情愿的悬想了。

   1866年2月,太平军最后的残部也被官方肃清,地点恰好在洪家祖居的嘉应州。9个月后,一个名叫孙帝象的孩子在广东香山县出生。据说,他13岁时听村里的太平军老兵讲洪杨故事后,便立志要做洪秀全第二。多年之后,他有了一个为我们所熟知的名字:孙中山。

   (参考资料:钱穆《国史大纲》;中国史学会《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囯》;郭廷以《太平天国史事日志》;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罗尔纲《太平天囯史纲》《增补本李秀成自述原稿注》;史景迁《太平天国》;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潘旭澜《太平杂说》;茅海建《苦命天子:咸丰皇帝奕詝》;李剑农《中国近百年政治史》)

   “因一时一地的饥荒而激动变乱,要想乘机扩大延长,势必采用一种流动的恐怖政策,裹胁良民,使他们无产可依,只有追随着变乱的势力;这便是所谓‘流寇’。这一种变乱,骚扰区域愈大,虐杀愈烈,则裹胁愈多。”“饥荒可以促动农民,却不能把农民组织起来,要临时组织农民,便常赖于宗教。”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7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