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君立:最早的台湾

——《历史的细节Ⅱ》节选

更新时间:2013-12-12 21:05:05
作者: 杜君立 (进入专栏)  

  

   许倬云先生在《台湾四百年》一书中写道:“台湾岛正式进入历史,却是在16世纪;它进入中国历史的同时,也进入了世界历史。”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葡萄牙和西班牙成为最早的世界帝国,它们甚至像切西瓜一样瓜分了地球。进入17世纪,走向独立自治的荷兰共和国开始崛起,它步步为营,逐渐蚕食着葡萄牙人的殖民地。驾驶着大帆船的荷兰人与其说是“海上马车夫”,不如说是“海盗”,葡萄牙人用美洲的白银大量购买中国生丝,但这些白银和生丝常常成为荷兰人的战利品。不仅如此,荷兰人甚至看上了西班牙人的吕宋和葡萄牙人的澳门。虽然未能像抢生丝那样抢得吕宋和澳门,但荷兰人幸运地发现了台湾。

  

澎湖

  

   “为了取得对华贸易,我们有必要借上帝的帮助占领澳门,或者在最合适的地方,如广州或漳州建立一个堡垒;在那里保持一个驻地,以便在中国沿海保持一支充足的舰队。”明天启二年(1622年),巴达维亚总督库恩派遣雷耶斯佐恩,率领16艘战舰(内有4艘英国船)和1024名士兵进攻澳门。结果荷兰人在这场登陆战中铩羽而归,136人阵亡,126人受伤,40多人被俘。无奈之下,他们只好选择了更远的澎湖。

  

   1622年7月11日,雷耶斯佐恩率荷兰舰队在澎湖登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荷兰人按照一贯的殖民精神劫掠了600多艘中国船只,将1500多名中国人卖为奴隶。天启四年(1624年),被激怒的帝国动用了超过1万名的士兵和近200艘战船奔赴澎湖。大明水师在澎湖遍设火船,攻击荷兰战舰。经过8个月的海战,大明帝国总算挽回颜面。

  

   22年前,澎湖也发生过一场海战,不过那时大明水师的对手是倭寇。万历三十年(1602)澎湖水师统帅沈有容清剿倭寇,特邀陈第相助。陈第曾跟随戚继光参与平倭,戚继光死后,他解甲归田,藏书写作,自称“野史氏”。他们率领24艘战船,一路追逐倭寇到台湾。因为船只被台风损坏严重,他们不得不在台湾进行修整。在此期间,陈第他们得以亲眼观察台湾原住民的生活。回到家后,陈第将这次台湾之行写成1400字的《东番记》,这成为中国关于台湾最早的文字记载,“大员”也来自于此。

  

   据《东番记》所说,“东番夷人不知所自始,居彭湖外洋海岛中……”这些台湾土著部落各有各的名称,各有各的语言,但还没有文字,也不知道天文历法,甚至连年代也没有。他们“居岛中,不能舟;酷畏海,捕鱼则于溪涧,故老死不与他夷相往来”;因为拒绝航海,这些“东番人”距离中国虽近,却与中国“绝不通,亦不为寇暴”。陈第还说了一件趣事,200年前郑和船队曾在台湾登陆,但“东番独远窜,不听约,于是家贻一铜铃,使颈之,盖狗之也,至今犹传为宝。”

  

   澎湖海战失败后,荷兰人走投无路,大概是出于同情,中国军队派遣一个翻译告诉荷兰人,他们可以去不远处的“大员”停泊。这个翻译名叫何斌。从某种程度上,正是他将无处落脚的荷兰人带到了台湾;很多年后,又是他带路,帮助郑成功赶走了荷兰人,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荷兰

  

   荷兰人到台湾之后,遂开始了对这个仍然停留在石器时代的大岛的开发和经营。从台湾西南海岸安平湾一带起步,荷兰人在海岸修筑了赤嵌城(热兰遮城)和台湾城,作为贸易根据地。2年后,西班牙紧跟来到,占据了台湾北部的鸡笼(今基隆)和淡水。经过15年的战争,荷兰人赶走了西班牙人,于明崇帧十四年(1641年)彻底独占了台湾,从而“控制了前往中国、日本和东印度群岛的商业航线”。除了建设大员等贸易货站,荷兰人还对台湾全岛进行了详细勘查和统计,远至淡水、宜兰,下达台东、小琉球;全岛有纪录的原住民村舍达300多个,原住民有10万人,包括17个语言族群,但都属于马来—波利尼西亚支系。荷籍牧师深入到原住民部落传教,甚至用台湾波利尼西亚语编写了拼音版的《圣经》。

  

   台湾原来是欧亚大陆的一部分,在冰河期结束时,因为海平面上升而孤悬海外,而成为“亚细亚的孤儿”。台湾海峡宽度是英吉利海峡的好几倍,超过140公里,相对而言琼州海峡宽度仅30公里左右,堪称“汪洋中的一条船”。秦始皇时代中国人就进入海南岛,但直到明末,台湾(夷洲)一直被帝国作为蛮荒的生番看待。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认为:

  

   台湾海峡只有南北洋流,而无东西洋流,只有南北季风,而无东西季风。帆船时代很难横断航行。即令船舶损坏,失去控制,也只会北漂到琉球,南漂到越南,不容易漂到台湾。

  

   与半岛型的欧洲不同,中国周边的海域都是开放性海域,风浪较大,这使中国传统中将航海视为畏途。游离于大陆的台湾波利尼西亚人始终处于发展缓慢的原始游猎水平,多以猎鹿为生,好斗善射。1000多年前,吴主孙权和隋炀帝杨广都曾跨海征伐过琉球(今冲绳),但却未到达小琉球(台湾)。事实上,即使到达台湾,台湾海峡的阻隔也使帝国只能征伐而不能征服;随着帝国军队的撤退,野蛮的波利尼西亚人就重归自然状态。东汉时甚至一度将海南岛也放弃,几百年后才重新在海南岛设置州郡。

  

   另外,台湾的经济滞后也使任何征服者觉得无利可图。忽必烈远征日本和爪哇,却对眼皮底下的琉球视若无睹,台湾就这样成为一块诡异的“弃地”。据说,郑和船队曾经偶经台湾,只是语焉不详。但郑和下西洋引发的南洋移民浪潮同样波及台湾。有明一代,不断有福建和广东沿海的中国人渡海来到台湾谋生。随着对台湾沿海平原的农垦开发,移民在与土著的暴力和文化冲突中取得绝对优势,台湾开始步入文明时代。崇祯时期,福建饥民逃往台湾者就达数万人之多。17世纪初,荷兰在台湾建立现代统治体制,将台湾纳入东印度殖民版图;当时台湾新移民已达10万,与土著的波利尼西亚人几乎不差上下,而中国人远远多于荷兰人。

  

海盗

  

   17世纪的东南亚风云激荡,占有地缘优势的台湾成为东方世界的财富中心和风暴角。

  

   荷兰东印度公司依仗战舰纵横印度洋和西太平洋,仅用了20年时间就从葡萄牙人手中夺走了香料群岛和斯里兰卡,建立了从日本、台湾、巴达维亚、斯里兰卡到阿巴斯港的远东商业链条。台湾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中国、日本、韩国与东南亚各据点的重要枢钮,并垄断了美洲白银和日本白银输往中国的货币贸易。

  

   台湾本土商品以鹿皮为主,在1630年代,荷兰人每年从台湾土著猎鹿人那里收购的鹿皮就达10余万张。对大明帝国来说,正是这个“海上马车夫”维系着帝国的生命线:他们从台湾载着砂糖、鹿皮、鹿肉和鹿角到日本,从日本满载着黄金白银和铜到中国,以支持帝国的金融体系;又从中国装满茶叶、瓷器和丝绸运往印度,换成棉布后返回香料群岛;在这里经过精心挑选,将最好的丝绸、香料、黄金和瓷器经好望角运回阿姆斯特丹。这条用200艘帆船打造的贸易链条,如同一部永不停息的印钞机,为荷兰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东方,最令热衷贸易的荷兰人头疼的仍然是海盗问题。继倭寇海盗组织溃解之后,颜思齐和郑芝龙等新海盗集团又崛起于东亚海域。以“开台王”颜思齐为首的中国海盗集团甚至试图征服日本;在天启四年(1624)起兵倒幕失败后,颜思齐的旧部郑芝龙发迹于日本平户,成为海盗集团的新首领。崇祯初年的官方报告称:“郑芝龙之初起也,不过数十船耳,至丙寅(天启六年,1626年)而有一百二十只,丁卯遂至七百。今并诸种贼计之,船且千矣。”

  

   天启七年(1627年),基于共同的秩序和利益,明帝国水师联合昔日的对手荷兰舰队一起围剿这个新海盗集团。令人惊奇的是,荷兰舰队和帝国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荷兰舰队“司令到达该处后,遭受海贼火船猛烈攻击,只好率领维蕾德号、伊拉斯莫斯号,不发一炮,逃往爪哇。”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帝国只好采取招安模式,册封海盗首领郑芝龙为“海上游击”,相当于海军少将。曾几何时,郑和舰队纵横四海,天下无敌,仅仅200年海禁,帝国竟沦落到与海盗苟合的地步。不过话说回来,郑芝龙舰队似乎比郑和舰队更像一支真正的海军,乃至被称为“南海长城”。

  

郑芝龙

  

   崇祯六年(1633年),普特曼斯率领13艘荷兰战舰从台湾出发,对明帝国的南澳和厦门展开长途奔袭,重创帝国水师和郑芝龙舰队。台风季节过后,被帝国招安的郑芝龙下战书邀请荷兰海军决战。九月二十日,荷兰舰队联合另一个不肯接受招安的中国海盗刘香老舰队,与中国海军在台湾海峡的金门料罗湾展开一场海上决战。荷兰人的《热兰遮城日记》记录了当时的战况:

  

   (中国)官方舰队分成两队,约有140到150艘戎克船,其中约有50艘特别大的战船……他们分别向我们靠过来,有三艘同时钩住快艇Brorckerhaven号,其中一艘立刻点火燃烧起来……快艇Slooterdijck号被四艘戎克船钩住,他们跳进船来……我们率领Bredam号、Bleyswijck号、Zeeburch号、Wieringen号与Salm号费尽力气摆脱非常多的火船,向外逃去……因为这场战败,我们的力量已经衰弱到在中国沿海不能再有任何作为了。

  

   据福建巡抚邹维琏奏报的战绩:

  

   计生擒夷众一百一十八名,馘斩夷级二十颗,焚夷夹版(板)巨舰五只,夺夷夹版(板)巨舰一只,击破夷贼小舟五十余只,夺盔甲、刀剑、罗经、海图等物皆有籍存。而前后铳死夷尸被夷拖去,未能割级者,累累难数,亦不敢叙。闽粤自来红夷以来,数十年间,此举创闻。

  

这场毫无悬念的海战中,中国海军完全以多胜少;荷兰仅有9艘战舰,且大多是轻型快艇,载炮不超过10门。相比之下,郑芝龙的闽粤水师有150艘“戎克船”,从数量上而言几乎是荷兰舰队的10倍。最终荷兰海军被击沉5艘,被俘获1艘,只好败归台湾。6年后的崇祯十二年(1639年),朗必即里哥率9艘荷兰战舰卷土重来;郑芝龙遣人携带盛满火药的竹筒泅水攻击,一连焚毁5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3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