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植荣:以房养老在中国靠谱吗?

更新时间:2013-12-07 13:03:34
作者: 刘植荣  

   中国农民的养老应该是走在最原始的轨道上,他们过去一直是“自生自灭”,成了被国家社保制度遗忘的角落。直到2009年9月7日,《国务院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才出台,新农保在2009年试点覆盖面为全国10%的县(市、区、旗),以后逐步扩大试点,2020年之前基本实现对农村适龄居民的全覆盖。

   政府确定的基础养老金标准为每人每月55元,但这55元并非所有到60岁的老人都能领到,只是对在新农保制度实施时年满60周岁并且其符合参保条件的子女必行参保缴费的老人发放。而在新农保制度实施之后年满60周岁的老人,如果个人不参保或子女不参保,均领不到这55元的可怜巴巴的养老金。

   人社部农保司官员刘从龙对此解释说:“年满60周岁的农民可以享受基础养老金,是有前提条件的。要么你在新农保实施时年满60周岁,要么你缴费参保。参保了才能享受养老金。城市职工养老保险也是这样,不参保怎么会有养老金?如果所有的人都不交(保险费),钱从哪里来?”

   这种解释在“多轨制”面前不但苍白无力,也显得蛮横霸道。百姓会问:刘从龙你自己就没有缴费参保,你退休后怎么会有养老金?而且养老金还这么多?

   本文作者在《延迟退休能否行得通》中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推算出,中国大约有47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不交养老保险,一年欠下的养老保险金就是6580亿元,而2011年全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16895亿元,“漏网”的养老保险金占收缴养老保险金总额的39%。

   很多不交一分钱养老保险的公务员退休后能拿到每月5000多元的养老金,是农民的100倍。现行的养老制度实际上就是交养老保险的人为不交养老保险的人养老,而不交养老保险的人领的养老金反而比交养老保险的人更多,养老金“多轨制”就是人吃人的制度,由此引起的民愤极大,这也是最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政府的职责是建立基本养老保障制度

   纵然以房养老设计得对老人有利,能保证养老送终,但这也只能解决有房产的老人的养老问题,对没有房产的老人来说也就无法以此养老。正如有人所说:“我没有房产,住的是儿子的房子,那我拿什么来抵押养老呀?我能不能抵押我的人体器官养老?现在给我一笔养老金,等我死了就可以摘取我抵押的器官。”

   以房养老只能作为市场上对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补充,政府应避免参与这种商业行为。政府的职责是建立覆盖全民的基本养老保障体系,让养老制度更公平。

   基本养老服务是种公共品,它和国防保护国民的安全一样,基本养老保障制度也是确保国民的生命安全,因为很多人不工作了也就没有了收入,没有饭吃就会饿死。

   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都建立了“老有所养”基本养老保障体系,在这个体系内全民统一标准,不管是农民还是工人,是军人还是普通公务员,也不管过去交没交养老保险,交了多少养老保险,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都有资格领取基本养老金。

   法国从1956年开始就实行了没有任何条件和区别的全民基本养老金制度,即所有在法国国土上居住的人(包括外国人),只要到了60岁就可以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2010年,基本养老金标准为单身老人每月709欧元,夫妻老人每月1158欧元。如果领取基本养老金的老人去世后的遗产超过39000欧元,则他所领取的基本养老金将被追回,如果其继承人不返还这笔养老金,其遗产将被没收。

   英国也全民享有基本养老金。2012-2013财年,所有英国公民到了退休年龄,都能领到每周107.45英镑的基本养老金。

   所有挪威老年人年满67岁均可领取基本养老金。16岁后在挪威居住满40年可领取全额基本养老金,居住不满40年,则根据居住年限领取一定比例的基本养老金。

   在加拿大国土上居住满10年的65岁老人都可以按月领到基本养老金,根据2004年6月的标准,基本养老金为每月466.63加元。

   美国不分男女和职业,只要到了65岁,并累计交满10年的社保税,都可以领取养老金。交纳社保税的人不但自己可以享受退休金,如果家庭收入低、负担重,尽管从未交过社保税,配偶和子女照样可以领取养老金,领取的最大额度为交纳社保税的配偶或父母退休金的50%。如果社保税纳税人去世,没有收入的家属可继续领取他那份养老金。

   澳大利亚的养老保险制度则是保障穷人,职工退休后,如果认为自己生活有困难,可向人类服务局申请养老金。人类服务局会对养老金申请者的资产和收入情况进行核查,如果总资产少于规定的标准,且没有其他足够的收入维持体面的生活,才发给养老金。

   发展中国家智利对无工作或因各种原因不能领取养老金的智利人,政府发放基本养老金。所有智利人只要年满65岁,在智利生活20年以上,没有任何其他养老保险或收入,就可以领取基本养老金。

   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在设法建立和完善全民基本养老制度,这是文明社会的标志,是民族凝聚力的象征,是真正的“正能量”。

   结束语

   以房养老存在房价风险、利率风险、寿命风险、家庭风险和逃税风险等诸多风险,老年居民和金融机构都要认识到这些风险,并且有能力承担这些风险。

   以房养老不应作为政府的一种养老制度提出,它可以作为市场行为,由居民与金融机构自愿签约实现,政府不要干预。

   中国现行养老制度广遭诟病的是“多轨制”,必须尽快废除这些不公平的制度,把所有国民置于同一基本养老保障体系内,做到“基本养老面前人人平等”,个性化差异由职工个人的养老保险缴费情况来实现,这既体现了公平,又兼顾了效率。

   2013年3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在养老制度改革上,我们必须贯彻总书记的指示,养老制度改革不能搞“顶层设计”,而要走群众路线。不废除“多轨制”,任何养老改革都难以得到群众的支持,强行实施不受群众欢迎的养老改革方案,必然会割裂党和群众的血肉联系,让政府失信于民,甚至会引发社会动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2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