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志华:八大不提“毛泽东思想”的苏联背景

更新时间:2013-08-20 09:00:05
作者: 沈志华 (进入专栏)  

  中共八大没有提"毛泽东思想",丝毫不能说明毛泽东本人和中共党内对"毛泽东思想"的内涵和表述有任何怀疑,所谓毛泽东地位下降的推测更是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从毛泽东历次谈到这个问题时的说法也可以看出,他所强调的只是不宜在公开场合使用"毛泽东思想"这种提法,而并非认为这种提法本身有何不妥。中共在建国后,从土地改革、抗美援朝战争直到"三大改造"提前完成,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胜利,这使毛泽东在党内外的威望和影响空前提升。人们更加折服于他的雄才大略,没有人会怀疑其领导的正确,更不用说会有谁对毛的地位提出挑战。

  从中共八大对"个人崇拜"问题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出,这个关乎共产党发展大计的重要问题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苏共二十大以后,反对个人崇拜已经成为各国共产党通行的口号,中共当然不会公开提出异议。然而,中共八大对这个问题的处理相当微妙。与半年前苏共二十大的情况不同,反对个人崇拜并没有成为中共八大的主要话题,众多大会发言对此都没有涉及,刘少奇和邓小平的报告也只是从肯定苏共二十大的角度提到了个人崇拜问题。尽管在制度层面做出了一些加强集体领导的规定,但中共并不认为在中国存在着个人崇拜现象。邓小平在报告中谈到这个问题时是这样说的:

  马克思主义在承认历史是人民群众所创造的时候,从来没有否认杰出的个人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对于领袖的爱护--本质上是表现对于党的利益、阶级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的爱护,而不是对于个人的神化。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一个重要的功绩,就是告诉我们,把个人神化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恶果。我们党从来认为,任何政党和任何个人在自己的活动中,都不会没有缺点和错误,这一点,现在已经写在我们的党章草案的总纲里去了。因为这样,我们党也厌弃对于个人的神化。当人民革命在全国胜利的前夕,在一九四九年三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党中央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提议,决定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企业的名字,这对于制止歌功颂德,起了很有益的作用。……当然,个人崇拜是一种有长远历史的社会现象,这种现象,也不会不在我们党的生活和社会生活中,有它的某些反映。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地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真正巩固领导者同群众的联系,使党的民主原则和群众路线,在一切方面都得到贯彻地执行。

  邓小平报告的基本口径是:反对个人崇拜是正确的,是必须坚持的原则;但中共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而且正是毛泽东自己反对对个人的歌功颂德;领袖是需要热爱的,这不是个人崇拜。这样,既接过了反对个人崇拜的口号,又维护了毛泽东的威信,并间接地回答了人们对中国是否也存在个人崇拜现象的质疑。

  当然,中共八大关于中共党内不存在个人崇拜现象的解释是不符合历史实际的。事实上,个人崇拜现象从延安整风时就已经开始了。延安整风树立了毛泽东的绝对权威,授予了毛泽东独断专行的权力,神化了毛泽东的作用。在中共七大会上,不只是刘少奇,包括张闻天、任弼时、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在内,对毛泽东都是一片颂扬、崇拜的言词。延安整风后,"毛主席万岁"的口号迅速传遍延安,《东方红》也是这时传播开来的。不过,关键的问题还是毛泽东本人的态度。从毛泽东在苏共二十大后的一系列谈话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苏共批判个人崇拜的心情是双重的--既高兴又担心。毛泽东高兴的是,赫鲁晓夫揭开了斯大林问题的盖子,解除了套在中共头上的"紧箍",正如他后来对苏联大使尤金讲的:"应当承认,批评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大大改善了各国共产党的形势,其中也包括我们党在内。批评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就像是为我们党揭去了一个经常压抑我们和妨碍我们正确理解许多问题的盖子。是谁为我们揭去了这个盖子?是谁使我们大家更容易正确地理解个人崇拜的问题?是赫鲁晓夫同志,为此我们十分感谢他。"毛泽东担心的是,在一般意义上反对和取消个人崇拜的做法将导致中共党内乃至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出现"蛇无头不行"的混乱局面,所以他才认为赫鲁晓夫"捅了篓子"。毛泽东并在"论十大关系"的讲话中突然冒出的一句话,绝非偶然:"苏联过去把斯大林捧得一万丈高的人,现在一下子把他贬到地下九千丈。我们国内也有人跟着转。"后来又说,赫鲁晓夫反对个人崇拜"没有指出本质的问题","只说反对个人崇拜,不能解决问题",应该反对的是主张沙文主义、个人专制和个人独裁的个人崇拜。中共八大对个人崇拜问题的提法,正是反映了毛泽东的这种复杂心态。

  看来,毛泽东反对的是对斯大林的崇拜,而不是对中共领袖的崇拜,欢迎的是苏联党批判个人崇拜,而不是中国党也批判个人崇拜。说到底,毛泽东认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还是需要对领袖的个人崇拜的。正是在这样的认识论的基础上,中共八大关于发扬党内民主和加强集体领导的制度规定便大大打了折扣。

  苏共二十大以后,各国共产党,特别是执政的共产党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斯大林的错误为什么会发生和发展?潜在的问题更在于,各国党会不会重犯斯大林的错误?事实上,自4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开始,毛泽东和中共领导人就力图对此做出回答。中共八大还试图从制度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了实行集体领导,发展党内民主,中共八大除提倡重大问题和选举都必须经过会议或集体讨论,充分保障党员民主权利外,还在制度上进行了改革,主要是实行党的全国和省、县代表大会的常任制。全国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五年,省一级的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三年,县一级的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二年。这三级代表大会一律每年开会一次。相应地取消原有的党的各级代表会议制度,目的是保证党的各级代表大会能够定期召集并充分发挥作用。邓小平承认,从中共七大以后,11年不开党代表大会,无论如何是不正常的,不符合党章规定的。"这是我们党的民主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缺点"。虽然这些年份里召集了大量的干部会议,在很大的程度上起到了党的代表会议以至代表大会的作用,但是,"无论如何,召集这些会议在法律上究竟不能代替召集代表大会,不能弥补不经常召集代表大会的缺憾"。常任制的改革正是为了避免这种"缺憾"。邓小平对这项改革寄予很高期望,认为这是"一项根本的改革","必然可以使党内民主得到重大的发展"。

  然而,毛泽东经常讲,民主从来都是相对的,而且只是一种手段。因此,中共八大所说的民主,指的是共产党的组织原则--民主集中制中的民主。在这里,民主与集中始终是一对矛盾,长期来看,其内在逻辑总是趋向于集中制。只有当"过分的"集中制严重地损害了党组织的活力时,党内民主问题才会被提出来,而发展党内民主最终还是为了更好的集中。邓小平说:"一切发展党内民主的措施都不是为了削弱党的必需的集中,而是为了给它以强大的生气勃勃的基础。"刘少奇说得更明白:扩大党内民主生活决不是减弱而恰恰是加强了"党的集中制"。这就难怪中共八大结束以后,除1958年召开过一次八大二次会议外,常任制就再没有真正实行过,而中共九大直到13年后才召开,其拖延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八大。

  中共八大确有许多非凡之举,就改造共产党自身而言,在许多方面的主张和动议,甚至超过了苏共二十大,比如对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分析、对经济发展方针的调整、对经济体制改进的设想、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口号等等。所以,这次会议能够鼓舞人心,激发全党的热情和干劲,使国人看到了中国未来发展的希望和美好前景。但是,由于历史的惯性和局限,中共领导人没有、也很难认识到中国自己的现代化发展道路究竟如何走,没有、也很难对师承苏联的社会主义政治和经济体制进行彻底的改革。这一代革命家,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大浪淘沙的中国社会精英,他们并非没有改造中国的雄心和能力,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的思想观念还停留在革命年代,没有随着时代的前进而转变。他们遇到了新问题,但最终只能用老办法去解决。1956年对于苏联、中国和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来说,都是其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共八大确实抓住了历史主题,却没有从根本上认识这个历史主题,因此一旦出现风吹草动,就很可能会走到自己所熟悉的老路上去。不幸的是,中共八大刚刚开过一个月,暴风雨就来了--在东欧爆发了令人震惊的"波匈事件",紧接着是一场席卷中国大地的"反右派"运动。就本文提出的问题而言,结论也是很清楚的:中共八大不提"毛泽东思想",并非出于抵制和反对个人崇拜的主旨。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毛泽东最明确地表达出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赫鲁晓夫打死斯大林也是一种压力,中国党内多数人是不同意的,还有一些人屈服这个压力,要学打倒个人崇拜,这是个别人,大多数人不赞成。这也是独创精神。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我们是崇拜真理,我们相信真理,真理是人对于客观存在的反映。一个班必须崇拜班长,不崇拜不得了。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对不正确的部分也赞成,就不对了。反对个人崇拜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要求崇拜自己。

  惟其如此,才使个人崇拜现象在中国逐步升温,直至"文化大革命"造就了堪称世界之最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来源: 《炎黄春秋》2013-4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9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