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美东:马克思主义为何在今天的中国还有生命力

更新时间:2013-07-28 10:26:47
作者: 程美东 (进入专栏)  

  当我们遇到困难时,总是希望借助于科学、借助于人类自身的奋斗来解决,很少有人再寄希望于求天告地、焚香拜佛了,这不也恰恰是唯物主义在中国深入人心的最好的佐证吗?中国人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实践,不符合共产主义的发展方向吗?是的,的确在今天的中国人当中,对于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经典著作不愿像以前那样多读了,对于过去的视为马克思主义神圣道理的一些话语不再信服了———如阶级斗争论、资本主义腐朽论,但这些或者是我们过去误读了马克思主义或者是时代条件发生变化而教条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结论的结果,而不是对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抛弃。而按照我上面的逻辑分析,则多数中国人还是自觉不自觉地在信仰和践行着马克思主义。

  

  四、不能从工具理性的角度来看待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中国有无生命力

  

  一些攻击马克思主义、否认马克思主义现实价值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马克思主义无法具体指导当今中国的改革,无论是政治改革、经济改革、教育改革,还是其他等等,总之,我们的改革主要得益于从现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借鉴了资本、技术、人员、方法。我听说,有的经济学者明确说,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成功,主要不是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结果,而是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指导的结果。我觉得,这个论点最大的错误在于,论者没有站在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或者说政治文化的高度来认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和价值,而是从工具理性的角度来看待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现实地位和价值,这无疑是贬低了马克思主义,将马克思主义降低到一个只能管理具体事物的知识机器,这是一种十足的无知的表现。对于这样的论调,即使我不从正面去回答,从另外的方面我提出两个问题请他们回答:

  其一,众所周知,古代中国两千多年是受儒家思想为指导的,可是汉唐以后那么多的王朝在治理国家社会的具体手段和方法上都能从儒家创始人孔子和儒家代表人物孟子那里找到答案吗?不可能的!孔子能告诉汉武帝要抵御匈奴、盐铁官营?孟子能告诉后人要发展唐诗、宋词、元曲、小说?不能!你不能因此就否定孔孟所代表的儒家思想对于中国古代的指导意义吧。

  其二,在现代一些依然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其国民们吃着汉堡、喝着可乐、听着摇滚乐,穿得西装革履,开跑车、戴名表,日常生活中的声光电,哪一样能够从他们所信奉的宗教里寻找直接产生的知识呢?你不能因此而否认这些国家的国民们还信仰他们的宗教吧。

  只要你不否认上述两个命题是成立的,那么我们就无法否认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生命力。因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从宏观上讲,她是一种信仰,而不是一种简单的可以立刻付之于实际谋生的工具,她是解决根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问题的,不是具体的微观实际的问题。她所解决的问题关涉到人的精神信念和理想追求,关涉到具体实践的发展方向和价值取向。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很多人在实际中都容易发生错误,比如,有人借口马克思的这个观点、那个观点过时了,他们的这个那个预测错了,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是按照马恩当年的设想的前提建立的,因此而断定马克思主义在现代没有价值了。这些不仅是错误理解马克思主义内涵的结果,更是不懂得理论的层次性的结果。

  当然,在中国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上,需要注意很多方面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要将马克思主义文献、学说、运动、理想区别开来,不能混为一谈,否则就容易由于每个使用者所持的语境的差别而产生互相误会的问题,也容易使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从总体上产生误会。

  

  五、当代中国存在的诸多问题,总体上与马克思主义产生的时代所想超越的对象类似;中国发展的方向,总体上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理想

  

  一些对马克思主义有成见的人,总是用当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繁荣昌盛、生机勃勃的景象来批评马克思当年对于19世纪资本主义的批判和诅咒,以此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乏力。我在这里不想用过多的笔墨来陈述19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世界如何的不平等、两极分化、弱肉强食及由此而造成的社会和世界的对立,仅就当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相对繁荣的背后原因做一点简单的探析。我想问的是,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出现,19世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那种社会制度能否走出那种濒临崩溃的边缘?我的答案是不可能。正是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种种弊端的揭示和猛烈批判,正是在马克思主义的唤醒下而揭竿而起的被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和民族的强大的反抗,使得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阶级不得不主动地采取了很多缓和社会矛盾、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措施,甚至主动地采取了一些社会主义的政策,使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二战后普遍获得了全面而高度的发展,出现了相对安稳和谐的局面。但这个局面的出现,不能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而恰恰是应验了马克思当年的批判———它们是必须要被埋葬的!谁能说今天的西方国家社会制度与19世纪的时候是一样的?

  19世纪的西方国家的那套内容既然已经面目全非了,难道还不能证明马克思主义所做的批判是合理的吗?

  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曾设想最先进国家的未来社会至少要采取以下十大措施:(1)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2)征收高额累进税。(3)废除继承权。(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7)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按照总的计划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之间的对立逐步消灭。(10)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试想想,这些措施,还有多少没有被现代西方国家所采纳呢?以至于有人说“美国正悄悄地溜向社会主义”。

  近代中国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就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理论深深地打动和震撼了他们,使得他们在为国家独立富强、人民自由幸福奋斗的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理论指导和精神支撑。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获得了民族独立自由;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共产党人再一次带领全国人民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宏伟局面,使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中国得到充分的展现。

  中国的胜利靠的是马克思主义,中国所存在的问题也只能依靠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去解决。今天中国改革中所面临的很多问题,比如贫富分化问题、社会不公现象的存在、城乡差距的存在等等,都与马克思主义产生的时代相像,都是马克思主义所想超越的。也许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前提,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才格外具有生命力,才让那些怀疑马克思主义价值性的人感到困惑不已。中国不仅过去所做的事业总体上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发展起来的,而且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业也越来越趋向于马恩所设想的社会和谐、人民富裕、社会安定、人人自由的发展目标。

  总之,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以及未来的角度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189.html
文章来源:《理论探讨》2013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