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江铖:我们必须继续学习西方——为自由主义辩护

更新时间:2013-06-29 23:50:54
作者: 尹江铖  

  

  政。改继续不下去,需要一个理论上的理由,否则难以服众,于是,新威权主义充当了这根救命稻草。新威权主义的主要观点是:经济改革优先于政治改革,在威权的主导下,开展市场经济改革,培育公民社会的发展。当市场经济和公民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威权主动退出,继而实现民主化。

  

  老左派的思想资源是毛泽东晚年思想,反对自由主义,反对市场经济,甚至号召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一揽子的解决现在的腐败、贫富分化、道德沦丧等问题。老左派有两个特点,一是抱着晚年毛泽东不放,二是性格急躁好激动,动不动激昂奋进义愤填膺。

  

  马立诚先生说的新左派比我说的新左派范围要小,其思想资源来自西方左派,新马克思主义,亦包括施特劳斯学派。批判资本主义,批判全球化,进而批判民主制度,在思想理论上忽略个人,强调国家,强调中国模式,高扬要走出一条所谓的中国道路出来。

  

  民主社会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提倡在体制内通过改革和扩大民主的途径来推动和实现社会主义,实际和现在讲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民族主义可以用三个字来描述:反西方。委婉一点说是抵斥西方文化,再委婉一点可以说是自尊心太强,渴望保持民族文化尊严,渴望为自己民族文化争得话语权,渴望“老子自己走”。

  

  民粹主义反精英,反对代议制民主和程序民主,提倡大民主,以弱势群体是非为是非,反市场,强调极端平等化和平民化。

  

  以上所举的几个流派,之所以都可被称为新左派,是因为他们有两个共同点,或许这两个共同点比较内在,非经一番思考不易发现。第一个共同点: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第二个共同点:国家主义。第一个共同点是根本,第二个共同点是血脉。第二个共同点是第一个共同点得以存续的基石。

  

  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言,首先要维护政权,所以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强调中国特色,走自己的路,看似合理,若坚持太过,比如现在所鼓吹的中国模式,中国梦,则是以国家主义取代普世文明。在我看来,国家主义有两个特征,第一个特征就是过分强调本土文化资源的优越性,过分迷信和依赖本土文化资源。这势必抵斥由他民族国家创造的普世文明。第二个特征是平民主义,强调集体而非个人。就老左派而言,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不待言,说其亦具有国家主义特征是因为:第一、思想资源是晚年毛泽东,第二、呼吁回到毛时代,满足国家主义第二特征。民主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战壕里的,同样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国家主义两个特征。就民族主义而言,强调民族尊严,渴望走自己的路,反西方,这与毛泽东“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和“走中国自己的路”是一致的。我们有理由说,毛泽东时代虽然穷,但却扬眉吐气的感觉正是民族主义者渴望的。过度的民族自尊也使其思想资源仅限于,依赖于本土资源,尤其是儒家和社会主义。我们有理由假设,民族主义者的蓝图是:毛泽东时代的对外态度和对外性格以及吸收了本民族传统思想资源的社会主义,即在毛泽东时代那样的共产党的领导下,利用本土文化资源,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民粹主义而言,毛泽东时代就是民粹实现的时代,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时代更是如此。民粹主义者强调集体,强调绝对平等,从思想原因上来说,是因为绝大多数的民粹主义者,虽然生在现代社会,但所受教育仍然是强调民本和集体的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故其思想资源完全是民族的和本土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都或主动或潜意识地拒斥现代自由主义思想。认为现在中国的问题是邓小平以来的共产党受了西方自由主义思想的毒害走错了路。他们需要一支强有力的执政党,他们对共产党和毛时代是有感情的,他们坚持党的领导,拒斥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他们渴望共产党改正“错误路线”,回到毛泽东,解决腐败和贫富分化,带领平民们扬眉吐气。

  

  以上所述,大抵还是新左派之所以是新左派的感性理由,难以对自由主义形成学理上的责难。新左派对自由主义的责难主要地来讲有两个方面,其第一方面与古典派同,指责是自由主义带来了现代性问题,吸收西方新左派,新马克思主义以及施特劳斯思想,论证本土思想资源的优越性。强调大力利用本土资源,主动发现问题,主动解决问题,走自己的路,医治全球现代性疾病,创造超越西方的中国模式。第二方面是从法学的角度批判自由主义所倡导的代议制民主。新左派认为自由主义所倡导的代议制民主将本该由全体公民通过公共理性要加以选择的一系列政治问题,转化为纷繁复杂的似乎只能由少数专家能够理解和解决的技术问题,认为代议制这种缺席委托的政治,是一种非政治化的政治,它将人们从公共事务拉回到私人领域,只关心个人的福利,用“一次性的同意”取代了“持续性的同意”,容易造成政治冷漠。由于广泛的政治参与的缺乏,使统治者在民主宪政的代议制制度下行威权主义之实。

  

  以上文字阐述了古典派和新左派各方面的情况以及对自由主义的主要责难。我们要继续学习西方,继续学习自由主义,必须要说出个理由,回应古典派和新左派的责难。

  

  丁、我眼中的自由主义

  

  在对责难做出回应之前,有必要先阐述一下我眼中的自由主义是个什么样子。自由主义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来是比较晚的,按照李强先生在《自由主义》中的说法,自由主义这一称号只是在十九世纪才第一次被用来称呼一种政治运动。在不断的发展中,作为一种理论,其所关注和强调的重点也在发展,其含义也随着这种发展而不断地丰富变迁,且慢慢地衍生出各种不同的论述。

  

  一开始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传统,按启良先生所划分,就大致可分为:从洛克到孟德斯鸠之自由主义政治学传统,亚当·斯密之自由的经济学传统以及从休谟到康德之自由的哲学传统三个方面。古典自由主义强调个人大于国家,强调消极自由。后来的新自由主义(Neo)应对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在反思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又强调国家的作用,强调积极自由。认为积极自由包涵善和道德的意味。国家则是善和道德的执行者,可以为市场保驾护航。再后来到七十年代,古典自由主义又开始复兴,也被称之为新自由主义(New),李强先生在其《自由主义》中曾对其中的两个重要学派:公共选择理论和新制度主义经济学做了介绍。

  

  公共选择理论打破了国家职能的深化,新制度主义经济学重视国家的有限职能,强调特定的制度对经济的影响,指出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国家在本质上是自由主义的国家。这看似强调国家的职能,好像与neo liberlism相同,但并非如此,其重点在于强调制度对经济的影响,认为保证经济增长是自由主义的本质。新制度主义经济学家们分析当代特别强调国家职能的高福利国家,由于强调国家在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作用,扩大了国家机构的规模,结果出现由于国家机构的过于芜杂庞大而使得权力碎片化和运作低效化的结果,反而制约了经济的发展。故而,新制度主义经济学是抵制国家主义的。

  

  我们看到,自由主义是多面孔的思想,而且随着社会的变化在不断地发展和变化。那么,到底什么是自由主义呢?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和本质特征是什么呢?既然我们说自由主义是普世价值,是全世界的思想资源,那么,它必然是基于人类的本性而非基于地域和时代而出现的。那么,自由主义的人性基础是什么呢?我们说要坚持继续学习西方自由主义,到底是学什么样的自由主义呢?我们要回应古典派和新左派的责难,应该立足于什么样的自由主义理论来回应呢?

  

  先立本论,后破责难。

  

  我在硕士学位论文《成圣与奴役------从两种“缘在”看王阳明政治哲学的局限》第一章中已初步阐述了人的缘在本性。我认为这是自由主义的人性论基础。立足于这个基础,才能说自由主义并非是立足于西方时空,而是属于全人类的,符合全人类的普世文明。要回应古典派和新左派的责难,也必须立足于这个人性论基础才能做到。现在我们简要介绍下人的缘在本性。

  

  人生是有时间伴随的人生,时间奠基于人与生俱来的时间性。时间性的揭示是现代西方现象学的大问题,海德格尔认为,缘在是“向死的缘在”,缘在是奠基于时间性之上的缘在。用缘在翻译德语“Dasein”始于张祥龙先生,见张祥龙先生《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等著作。缘在指的是以人为中心的生存境域。这个生存境域奠基于时间性,是没有确定边界的场域。因此,时间分为两种,一种是指可以计量的物理时间,一种是指时间性。物理时间奠基于时间性。因此,时间从本质上来讲是非点性的,是域性的,是先天的当下的时机化的构成。康德在A版演绎中的“想象力”及B版演绎中的“统觉”,就有时间性意味在其中。所谓时间性,通俗来讲是指人先天的对过去有所预持,对朝向死亡的以后有所牵挂。

  

  缘在可分为外在的缘在和内在的缘在,简称外缘在和内缘在。此两者都基于时间性。外缘在必然有物理时间和物理空间的伴随,内缘在则没有物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人可以依据先天的时间性,无限而任意地进行内在的缘构和揭示,个体的人可以作为内缘在,在艺术和宗教中达到圆满和无限,感受到真切的无限自由、整全和圆满。内缘在和外缘在不是截然相分的,内缘在可以堕入外在的时空中,由主体化而客体化,失去其缘构性,成为受时空约束,有时空特征的现成性的事物。外缘在又可以通过张力的揭示活动,一跃向上而参与内缘在的揭示和缘构。外缘在因为必然伴随着具有共性的物理时空现象,因而是共性的缘在。内缘在因为是不受具有共性物理时空约束的时间性张力的揭示和缘构境域,故而只能是个性的缘在。用海德格尔的术语来讲,生存性的人必然是在“共在”中在的人。通俗的来讲,人天生就是群体性、社会性的人。在“共在”中在的人之所以必然是共在的,是因为基于时间性的人的生存境域的缘构性。一者,人的降生,并非仅指肉体的个体的人的降生,而是和他所在的世界一同“降生”了,其本性是缘构性的,所有的情器世间与个体的人自己非一非异,互相缘构出一个生存境域,这个不断变化的生存境域才是完整的人本身。

  

  人本质上是缘在,可分为內缘在和外缘在两个部分。缘在以共在的方式在物理时空中而在,內缘在是不受物理时空约束的缘构境域,只能是个性的缘在,外缘在必然伴随着具有共性的物理时空现象,受时空法则约束,因而是共性的缘在。这就是自由主义的人性论基础。

  

  那么基于这个基础,自由主义的思想是什么呢?分两方面来看。就內缘在方面来说,自由主义拒绝一切教条化的形而上学,艺术和宗教说教,认为对终极真理、美和善的把握只能由个体的人依据对自己整全的缘构境域的把握而做出悟性的决断,获得个体性的真理。这个个体性真理只能以维特根斯坦式的私人语言的方式而存在。自由主义拒绝一切人文语言霸权,认为一切以公共语言说出的东西都落于现成化和固化而失去其本来具有的內缘在的无限缘构本性,从而具有了奴役人的危险。自由主义者拒绝承认二手的终极真理的神圣性,认为终极真理只能作为个体性真理由个体通过自身的决断而悟性地获得。就外缘在方面来说,由于伴随着物理时空现象,其特征是现成化的,固化的,可用公共语言描述,有规律可循并可以加以评判。但我们知道,基于缘在的缘构本性,真理只能以个体真理的方式以私人语言的方式而在,因此,就外缘在来讲,在物理时空中,是没有终极真理存在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意见而非永久的知识。因此,谁也无权在物理时空中宣称掌握了绝对的终极真理。但生存要继续,社会要发展,总需要统一声音而做出决策,怎么办?如何调节物理时空中诸神的冲突?民主就应运而生了!

  

  民主的本质是决策产生的程序,这一点很好理解。当一个决策的利益相关者只有几个人时,大家投票就可以解决了,但当决策复杂,关涉上亿人甚至十几亿人的利益,而且这十几亿人对利益相关事务了解程度深浅不一,年龄长幼,学历高低都不同,事务缓急也不同的情况下,怎么办?这就需要一个合理的民主产生决策的程序,以保障民主决策的合情合理。

  

  程序是民主宪政的灵魂!

  

  经以上阐述,我们可以这样总结:自由主义的核心本质为:真理个体化,民主程序化。即绝对的终极真理只能由个体内得于心,以及社会决策需要恰当合情合理的民主程序。

  

  戊、就古典派对自由主义所作责难的回应

  

  至此,我们便可以对古典派和新左派的责难做一个回应。

  

  古典派对自由主义的批判主要在认为自由主义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相对主义,认为在自由主义学理中,伦理道德、善与正义等价值是没有容身之处的。而一旦如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23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