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保云:现代化进程中的文化内核重构——以中国和德国为例

更新时间:2013-06-14 09:31:25
作者: 尹保云  

  这属于鸡与蛋谁先的争论,制度变迁与文化重构本来是不可分开的。对于落后国家而言,引进先进文明和引进先进文化应是同时进行的,不可能等文化进步了再去建设新制度。没有文明(制度)上的实质性进步,文化内核就不会变化,传统文化也就不可能焕发青春,只能是一堆零乱的文化尸体。同时,现代社会的很多伦理价值观是新的,是由高度分化、多元化和复杂化的现代文明所建构的,尤其是自由经济和宪政民主制度对于建立新的价值观和道德风气起到关键作用。个人权利意识、私有财产意识、守法意识、诚信意识、公正观念、自由观念、民主意识、平等意识、廉洁作风、协商习惯、妥协精神、透明与坦白胸怀等文化品质,都不可由传统文化直接产生。

  文化与文明的这种关系决定了现代化道路的困难性。在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德国的教训。如前所述,德国人曾经发展了一个反现代化的文化概念,巨大的保守思潮不断地贬低新兴的自由资本主义与宪政民主制度,把德国牢牢地固定在与先进国家敌对的位置。虽然因为受到激烈的国际竞争的驱使,德国也不得不引进了一些现代事物,但它的文明的高层结构(制度)的变化却远远落后于钢铁和武器产量的增长速度。制度上的落后必然导致所有层面的文化落后。直到二战前,德国不仅文化内核没有转化,社会价值观也没有很大变化,神话故事、迷信、权威崇拜、家长制作风等主导人们的日常行为。从希特勒本人到他的高级将领,不仅没有基本的人权观念和平等意识,连起码的科学理性精神也十分缺乏,每个人周围都围着几个占星术师。德国作为一个西方国家,文明与文化的进步尚且如此波折,至于广大的非西方世界,其社会转型的难度就不言而喻了。

  综上所述,文化概念自从产生以来就卷入意识形态争论的漩涡,尤其是与民族主义情结纠缠一起。从德国的狂飙运动到亨廷顿挑起的文明冲突争论,一直贯穿着这个情结。但这样的争论并不能给历史带来深刻的影响,因为人类的文化与文明有其内在的发展逻辑。

  现代文明是在世界范围内建构的,因此,与它同构的文化内核也具有世界性的意义。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的肤色相貌与中国大陆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谈到对个人权利、自由、民主、资本主义等问题的看法,我们就会发现他们与西方人接近,反倒与肤色一样的中国大陆人的观念相去甚远。文明与文化之间关系的这个道理说明,文化重构不能单在文化领域开展,而应以引进先进文明为中心。只要建立起规范的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制度,文化的发展自然也就理顺了。反之,脱离文明(制度)建设而搞文化运动,则可能误入歧途。个人权利、自由、民主、平等、科学等标志现代文化内核的这些口号,不是仅靠宣传和呼吁就能在本土扎根的,而是需要通过相应制度的内化过程才能渐渐融入民族精神和人们内心。仅仅停留于喊口号,或者曲解这些口号,或者停留于争论之中,都不会使文化内核发生变化。而内核不变,整个文化体系也不能得到新的整合,只能是杂乱和落后的一堆,新的道德秩序也难以建立。

  

  注释

  1 [德]诺贝特·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一卷),王佩莉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年,第61页。

  2 Kant, "Idea for a Universal History with a Cosmopolitan Purpose", Kant Political Writings(《康德政治著作选》英文影印本),第41~53页;康德:《三大批判合集》(下卷),邓晓芒译、杨祖陶校,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63、465页。

  3 Jefferson,"Notes on the State of Virgina", John Rundell and Stephen Mennell (eds.), Classical Readings in Culture and Civilization, Routledge, London and New York, 1998, pp.61-72.

  4 Bronislaw Malinowski, "Culture", Encyclopaedia of the Social Science, New York, Macmillan,1931,vol.4.p.621.

  5 John Rundell and Stephen Mennell, "Introduction: Civilization, culture and the human self-image", John Rundell and Stephen Mennell (eds.), Classical Readings in Culture and Civilization, Routledge, London and New York, 1998, pp.1-38.

  6 [英]B·马林诺夫斯基:《科学的文化理论》,黄建波等译,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52~53页。

  7 [英]W·阿瑟·刘易斯:《经济增长理论》,梁小民译,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179页。

  8 [美]道格拉斯·C·诺斯:《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陈郁、罗华平等译,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57页。

  9 [美]塞缪尔·亨廷顿、劳伦斯·哈里森主编:《文化的重要作用:价值观如何影响人类进步》,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年,第9页。

  10 [美]加布里埃尔·A·阿尔蒙德、西德尼·维巴:《公民文化》,马殿军、阎华江等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9,第15页。

  

  The Reconstruction of Cultural Core in the Process of Modernization

  --Taking China and Germany as Examples

  Yin Baoyun

  Abstract: All previous debates over the concept of culture involve nationalism of various forms. However, according to information gathered from the academic history, culture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levels: cultural core, the supporting religious (ethical and moral) system, and the process of people's adaptation to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all kinds of skills. As the core of the traditional culture is isomorphic to the structure of its corresponding civilization, it would inevitably be replaced by new cores in the process of modernization. For a developing country, the introduction of modern civilization, especially moder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ystem, is a key link in the process of cultural reconstruction.

  Keywords: Culture, civilization, Chinese culture, modernization

  

  【作者简介】

  尹保云,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导。

  研究方向:现代化理论研究、地区现代化发展研究、威权主义的政治发展意义、民主的形式技术性质研究等。

  主要著作:《现代化通病: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与教训》、《什么是现代化:概念与范式的探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现代化》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806.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3年5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