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玉坤:农村妇女问题——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国际政策干预

更新时间:2012-10-25 20:47:16
作者: 胡玉坤 (进入专栏)  

  每隔一年就推出一个,足见联合国对农村妇女境况的关注程度。此外,联大1992年还通过了“提高农村妇女经济地位高层会议”的决议。这是基于1992年2月在日内瓦召开的“提高农村妇女经济地位高层会议”做出的。许多国家或政府首脑的妻子和高层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并通过了《日内瓦农村妇女宣言》[28]。根据联大或妇女地位委员会的决议,秘书长还专此提交过很多报告以回应不同时期农村妇女面临的困境及解决路径等问题。

  

  表2 联大有关农村妇女的决议

  

  年份 名称 联大届别 文件编号

  

  1975 “农村地区的妇女” 第30届 A/RES/3523

  

  1982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37届 A/RES/37/59

  

  1984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39届 A/RES/39/126

  

  1985 “有关改善农村地区妇女境况的国际经验” 第40届 A/RES/40/106

  

  1989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44届 A/RES/44/78

  

  1992 “改善农村妇女经济地位高层会议” 第47届 A/RES/47/174

  

  1993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48届 A/RES/48/109

  

  1995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50届 A/RES/50/165

  

  1997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52届 A/RES/52/93

  

  1999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54届 A/RES/54/135

  

  2001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56届 A/RES/56/129

  

  2003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58届 A/RES/58/146

  

  2005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60届 A/RES/60/138

  

  2007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62届 A/RES/62/136

  

  2009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64届 A/RES/64/140

  

  2011 “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 第66届 A/RES/66/129

  

  资料来源:联合国不同相关机构的网站

  

  在以往几十年,各种多边和双边的发展机构不单在有关农村妇女发展的国际政策对话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本身也制定了本组织关于农村妇女或农业与农村中社会性别问题的政策。以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例,早在1975,它就通过了“使妇女融入农业和农村发展和营养政策”(第2/66号)和“妇女在农村发展中的作用”(第10/75号)两个决议[29]。1989年,它就依据《内罗毕提高妇女地位前瞻性战略》制定了《使妇女融入发展的行动计划》。总之,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行动纲领》这两个相辅相成的综合性政策和立法框架引领下,围绕农村妇女问题的国际政策的制定成就斐然。这也为21世纪联合国系统和联合国成员有关农村妇女的政策干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21世纪政策干预的新动向

  

  为了应对不断提速的全球化进程带来的各种发展挑战,就在千禧年之际,世界各国政要和首脑就匆匆聚纽约联合国总部,决心做出更协调一致的回应。这次高峰会议通过的《联合国千年宣言》中宣告:

  

  “我们深信,我们今天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确保全球化成为一股有利于全世界所有人民的积极力量。因为尽管全球化带来了巨大机遇,但它所产生的惠益目前分配非常不均,各方付出的代价也不公平。我们认识到发展中国家和转型期经济国家为应付这一主要挑战而面临特殊的困难。因此,只有以我们人类共有的多样性为基础,通过广泛和持续的努力创造共同的未来,才能使全球化充分做到兼容并蓄,公平合理。这些努力还必须包括顾及发展中国家和转型期经济体的需要、并由这两者有效参与制订和执行的全球性政策和措施”。[30]

  

  在《千年宣言》中,各国领导人下决心:“必须保障男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和机会”。他们也承诺:“促进社会性别平等和赋权妇女,并以此作为战胜贫困、饥饿、疾病及刺激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方法”。 联合国随后依据《千年宣言》提出了2015年前争取实现的八大千年发展目标(MDG)。这是90年代各种发展大会确立的国际商定目标的一个集大成者,成为所有国家和各种发展机构普遍认可的一个全球发展蓝图,为此后15年的国际发展定下了基调。八个目标中的第三个目标是“促进社会性别平等与公正及妇女赋权”。不仅它本身被当作是一个关键性的发展目标,而且也被视为实现其他目标不可或缺的关键性因素。

  

  为了回应全球化世界里不断涌现的各种挑战,涉及不同发展主题的国际政策框架都每隔五年进行一次审查和评估以推进后续行动。例如,2000年召开的第23届妇女问题联大特别会议即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五周年大会,就对全球化进程对履行国际承诺并实现世界妇女大会目标构成的新挑战十分敏感。这次会议的《成果文件》明确提到:

  

  “《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执行情况的审查和评价是在迅速变动的全球背景下进行的。自1995年以来,许多问题更加突出和显示出新的层面,在不同程度上给各国政府、政府间机构、国际组织、私营部门和给非政府组织全面加速执行《北京行动纲要》和实现两性平等、发展与和平带来了新的挑战。要充分执行《行动纲要》,就必须在各级继续对两性平等做出政治承诺”(34段)。

  

  《成果文件》因而十分关切全球化背景下国与国和各国内部不断加剧的社会不平等现象,并对集中在低收入、无社会保障和社会保护的非正规经济部门和农村地区妇女的问题倍加关注。它注意到大批农村妇女落入了非正规经济,因此特别强调加强农村妇女的经济赋权。

  

  其他全球论坛的后续大会也都重申了对促进社会性别平等和增进妇女权能的承诺。譬如,国际决策者在2005年召开的高峰会议上承认,“社会性别平等和促进与保护所有人充分享有所有人权和根本自由对于推进发展、和平与安全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又一次承诺:

  

  “我们坚决支持公平的全球化并决心把包括妇女和年轻人在内的所有人的充分和生产性就业以及体面劳动作为我们相关国家和国际政策以及我们的国家发展战略的中心目标”;“积极推动将性别观点纳入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领域政策和方案的制定、执行、监测和评估工作,并进一步着力加强联合国系统在性别平等领域的能力”。[31]

  

  一些专题性国际大会也将视线转向了农村妇女。这在2002年和2008年两次发展筹资问题国际大会分别通过的《蒙特雷共识》和《关于发展筹资的多哈宣言》以及2011 年联合国第四次最不发达国家会议通过的《2011-2020 年支援最不发达国家行动纲领》中都有所表现。粮农组织2006年在巴西又一次召集的国际土地改革和农村发展大会也继续承诺“确保社会上的穷人和脆弱者特别是妇女和土著成为土地改革和农村发展政策支持的对象。”

  

  为了张扬农村妇女在农业与农村发展,实现食物保障、消除农村贫困及促进可持续发展中的关键性作用,并唤起世人对其遭遇严峻挑战的关注,联大在2007年12月通过的62/136号决议中将每年10月15日正式定为“国际农村妇女日”,恰好放在10月16日的“世界粮食日”前夕,其用意也是不言自明的。这个决议提到:“公平的全球化及将增长转化为消除贫困包括农村妇女贫困的必要性。在这个方面赞赏使所有人包括农村妇女获得充分的生产性就业及体面工作之目标的决议。这是国家和国际相关政策、国家发展战略包括减贫战略的一个中心目标”。自2008年10月15日在联合国总部及国家和区域各级举行了首次庆祝活动以来,每年这天前后都会围绕某个倡导主题开展一系列活动。

  

  在联合国系统内部,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SOC)、妇女地位委员会(CSW)、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尤其是主管农业和农村的几个机构几十年来都十分关注农村妇女的发展问题。为了使联合国系统内的各个机构和组织更协调一致且系统化地使社会性别融入其各项活动的主流,经社理事会1997年做出了“将社会性别观点纳入联合国系统所有政策和方案主流”的商定结论,并对这个概念和核心原则做了澄清。自那时以来,社会性别主流化和赋权妇女成为联合国系统各种相关政策、方案和活动的交叉性主题。各个实体单位和专门机构都纷纷在全球承诺的更大政策背景下制定了本组织实行性别主流化的部门政策或战略,并进而在发展干预中付诸实践。

  

  联合国设在罗马的三个涉农机构是联合国系统在农村和农业领域促进社会性别平等的引领者。这三个姊妹机构分别是: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nternational Fund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简称IFAD) 、粮食和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zation,简称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简写为WFP)。为了推进社会性别主流化,2000年以来,它们都从各自比较优势出发,先后都出台了几个相关政策和战略,以应对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面临的诸多挑战(见表3)。这三个机构的政策干预各具特色,相辅相成。他们也轮流牵头开展一些专项活动。

  

  

  

  资料来源:三个机构的网站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是联合国致力于扶贫问题的一个主管机构。它近年来将促进社会性别平等和赋权妇女列为其扶贫工作的基石。这在它2012年通过的《IFAD关于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政策》中就表现得很明显。该政策的三个战略性目标分别是:1.促进经济赋权以便使农村妇女和男性参与并受益于能赚钱的经济活动;2.促使妇女和男性在农村机构和组织中能有平等的声音和影响力;3.在男女分担劳动负担和经济与社会益处方面取得更公平的平衡。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长期致力于在农村和农业发展中促进妇女发展和社会性别平等。基于它在该领域的长期积淀,粮农组织在2011发布了题为《农业中的女性:填性别鸿沟,促农业发展》的旗舰报告,系统勾勒了全球农业部门存在的各种社会性别鸿沟及其解决路径。

  

  世界粮食计划署自1992年任命了第一位女性执行总干事凯瑟琳·贝尔蒂尼(Catherine Bertini)以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致力于抗击饥饿的人道主义机构就逐渐将战略重点转向社会性别问题。进入新世纪后,除了制定推进性别主流化政策和战略外,它更强调在国别方案的操作层面付诸实施。我们在这里不妨撷取粮食计划署1997-2000年驻华代表埃尔斯·拉森女士(Else Larsen)的一段很说明问题的表白:

  

  “我认为——这不是自我吹嘘——我作为WFP派驻中国的第一位女性国家代表带来了一定的变化。农业部把更多女性安排到对口职位上和项目管理办公室。我们倡导更多的妇女走上管理职位,这一点能够实现,除了因为这是WFP对妇女承诺的一部分,也因为政府是在跟WFP的一个女性国家代表打交道。办公室有空缺时,我们委任了几位女性甚至任命了一名中国工作人员专门负责社会性别问题和对妇女的承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3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