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江铖:与阳明心学相关的思考札记

更新时间:2012-07-16 21:08:47
作者: 尹江铖  

  存在着不可逾越的张力,又有着呼唤和倾听的联系。外在的时间赋予人人性,内在的时间赋予人神性。人便是在人性和神性之间寻求平衡的存在。

  

  24、人性和神性或者说外在的时空和内在的时间之间的张力撕扯着人这个存在,自然的,就有个体把外在的时空安放到内在的时间中去或将内在的时间拉到外在的时空中来以结束这种感受着撕扯的平衡以消除张力达到统一。前者叫做空间的时间化,后者叫做时间的空间化(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前者把此岸安置在了彼岸,后者把彼岸拉到此岸。这都是不对的。人就是人性和神性同时存在的存在,人之所以是人就因为人要在这两者之间做出自己有限时空内不停歇的平衡,永久的统一和圆满只能寄希望与内在时间。

  

  25、生存就是对前三个层面的自由的追求,圆满就是对第四层面的自由的追求。前三个层面的自由必然的是有限的和不圆满的,因为对前三个层面的自由的追求是有限时空的生存问题。

  

  26、人要好好的生存并达到圆满,就必须将外在时空安置于当下的外在,并让内在时间仅仅内在于人。个体一旦将外在时空安置于内在的无限时间之内,则不自觉地走上了成为奴隶的道路,个体一旦妄图将内在的时间空间化,就不自觉的走上了成为奴隶主或奴隶主之师的道路。前者是在生存中寻找圆满,相信有限的时空会有无限的性质,如一个人说,人啊,跟我一起来奋斗,我们来建立上帝之国,我们知道,上帝之国的到达是完完全全的内在时间的一个别称,其余的个体不知道这个原因,相信了这个人的话,就将自己有限的时空安置于或寄希望于别人的内在时间中去,因为这个内在时间是别人的,而且也只能在内在于那个人的时候才是真的,故而,听信那个人的话就是走上了一条奴隶的路。后者是妄图在生存中实现圆满,相信自己的内在时间可以通过空间外化并且在空间在场时保持其无限的性质。如一个人说,我到达了上帝之国,上帝之国真好,世俗之国真坏,我要在世俗的时空中建设上帝之国。这个人所谓的到达了上帝之国,只能是其内在的无限时间,这是个完完全全的内在的事件。他不晓得他所谓的上帝之国只能是个体的和内在的,只能是无空间在场的,他硬是要让有空间在场的时间拥有无限的属性,他就走上了一条成为奴隶主的路,如果他本人没有行动而有人继承了他的衣钵并付诸有限时空中的实践,那他就成了奴隶主之师。内在的时间属于个体,外在的时间属于大家。

  

  27、将空间时间化因为是个体单个的事情,所以其必然的危害只能是该个体成为内在时间的奴隶。妄图将时间空间化因为是将自己的内在时间变成大家的外在时间,所以不是个体单个的事情,所以其危害是让所有人成为自己内在时间的奴隶,这就是所有暴力和集权的根源!这是人类最大的不该!

  

  28、妄图将时间空间化直接影响到个体对第二层自由的追求,间接的影响到对其余层面自由的追求。

  

  29、前面我们说到的阳明心学“一揽子问题从心上一揽子解决”的弊病,其本质就是妄图将自己的内在时间空间化。“一揽子问题”即是对自由的追求问题。其中分为生存问题和圆满问题,是不能混同的。“心”即是阳明的内在时间。“一揽子解决”即是妄图将内在时间空间化。阳明身为人臣,自然不能是奴隶主。但是他的妄图将内在时间空间化的学说,却完完全全的树立了内在时间相对于外在时空的不合法的统治地位,使得内在时间对外在时空具有绝对的优先性,进而,这种优先性转化为某个人的内在时间对于所有其余人的时间和空间的优先性。首先在思想上,进而从政治上,确立起一种不合法的普遍的奴隶制。

  

  30、我国学术向来不着重的强调时空观念,但并不是说我国就没有自己的时空观,相反的,我国的时空观念一脉相承,具有清晰的逻辑发展轨迹,且正是这隐而不彰的时空观,对我国学术、政治、艺术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

  

  31、我国时空观念,粗分可分为一脉相承并有所发展的三个阶段。一者:人法天地,顺天应时。人法天地是天人相分的,这个天人相分和西方的天人相分是不同的,西方的天是上帝,西方的天人相分指的是上帝之国和俗世人间的区分,两者有质的不同,而且是不可通约的,中国先秦的天人相分,实际是法天之则,天有则而人能法之,通过人法天之则达到天地人的和谐。时之本乃天,四季循环,阴消阳长,天道有常。时乃天道之开展。人之为物,顺天应时则尽道。强调一个顺字。应天顺时者配天无怠!二者:天人合一,吾心即天。以阳明心学为代表和高峰,前面已经说了,这里再不赘述。三者:非天重人,人定胜天。以毛泽东大跃进时期的意志论为代表。

  

  32、我们说,这三者都是妄图将时间空间化,区分只在形状分量之间。第一阶段的天,在先民眼中是完美无瑕的,天即是内在时间的化身,然而,朴素粗糙的“法天之则”就可达到天地人的和谐则是想当然,先民们畏惧自然的力量和人间的冲突,给自己的内在的无限时间安了个“天”的名字,并牵强附会的将本不可空间化的“天”硬性的空间化(如五行观念、天地尊卑思想、阴阳思想等等)就是将时间空间化的最早的雏形。第二阶段的天人合一,作为其代表的阳明心学前文以述,明确提出了内在的时间是万事万物的尺度,对内在时间的体认和强调,是在第一阶段没有的,但这一阶段的妄图将时间空间化,这个内在的时间的代表还在三王时代,其妄图空间化从一定程度来说也只是个人的事(被统治者利用是另一回事)。第三阶段的人定胜天则是时间空间化的极致形态,在这一阶段,内在的时间在未来,在共产主义社会,这种极致形态的侵略性也最强,因为,其空间化的程度,从第二阶段的成仁成圣,变为对全民族的共产要求。我们看到,这三者是一脉相承的。

  

  33、妄图将时间的空间化不是仅中国才有,马克思和海德格尔同样犯了这样的错误,阳明、海德格尔、马克思三人都想将时间空间化,其不同之处在于:阳明认为空间化的时间(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空间化的时间和有空间在场的时间是决然不同的概念,前者是妄图有空间在场的时间也有无限的属性,这是办不到的。)属于过去的三王时代。海德格尔要摆脱常人的非本真的存在,他寄希望于现在的决心和良知,他是要摆脱整体时空对人的奴役,这种想法本是无可厚非的,但其采取的办法却是不对的,他寻求完全的本真的个体时空,但这种个体时空的获得是通过自我的良知获得的,但其谬误之处就在于,良知来源于某个个体的决心,某个个体的决心可以转化为他人的良知。因此,这个个体的决心就成为了海德格尔所谓的天命。我们看到,这个个体的决心是完完全全的其本人的内在时间,妄图把个体的决心转化为他人的良知,即是妄图把自己的内在时间凌驾于其余所有个体的时空之上,这就是海德格尔妄图将时间空间化的方式。海德格尔本人在政治上的纳粹倾向,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有限时空安置于希特勒的决心即内在时间之中,从而走上了成为奴隶之路。马克思就是将其“空间化了”的时间想象在遥远的未来的有限时空中罢了。

  

  34、正是以阳明心学为典型的这种试图将时间空间化的思维,直接影响到了中华民族对第二层自由的追求,间接的影响到了对其他层面自由的追求。中华民族追求自由,首在追求第二层面的自由,追求第二层面的自由,首在从思想上破斥将时间空间化的企图。

  

  35、自由的核心就在于莫要企图将时间空间化。

  

  36、阳明心学的所谓“良知”就是完完全全的内在时间。致良知就是企图将其内在时间空间化。实质上,“致良知于万事万物”的“良知”与其达到的那个内在时间意义上的“良知”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而阳明却误以为两者是一致的,其不一致的本质原因在于,“致良知于万事万物”的所谓的“良知”是有限的时空,而作为内在时间的良知却是无限的。前者可以具象和把握,后者不能。这里不能把良知和致良知用金和金器来比喻,因为金和金器同时都是有限的,可具象和把握的,从金到金器只是有限时空的变化,和内在时间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37、阳明小时因为听到自己内心的呼唤而确立了自己的“圣人”志向。我们前面讲过:“个体的内在时间以呼唤的方式存在,个体的外在时空以倾听的方式感知到这种内在的无限”。实际上,儒家学说不过是阳明作为一个个体到达其内在时间呼唤的方式,阳明本人也将这种到达的方式和以呼唤的方式存在的内在时间本身混淆了,这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有限的时空,而后者是无限的内在时间。阳明可以选择以“圣人”或“道”来称呼自己的内在时间,也可以通过信仰来到达自己的内在时间,但决不能将自己信仰的某种通往通向圆满的内在时间的道路当作内在时间本身。信仰本身是无时间在场的无限的内在时间,但个体自己选择的通往圆满的内在时间的道路则是可以具象的、可以把握的、有空间在场的和有限的。

  

  38、选择某种到达内在时间的方式是人特有的自由,这种方式也是平衡内在的时间和外在的时空见的张力的关键所在。但这里要注意的是,对于到达方式的选择完完全全是个体单个的事,完完全全是外在的有限时空,而非内在时间本身。忠君爱国本来是阳明到达内在时间的方式,但阳明却误以为是他本身的内在时间在如此的要求他,甚至认为良知良能本来如此。

  

  39、或许有人会问,那样岂不是说,各个宗教的教义和戒律都是毫无高下的了?显然宗教徒们不会认同这样的看法。我想宗教本来就是个第四层面的问题,其关注的是人的内在时间,或许只有内在时间本身才知道内在时间到底是什么,因为有限的人不能把握无限的内在时间,人能做的只有倾听和选择到达的方式,那种到达方式最好,本身就是只有内在时间本身才知道的事,或许,这个问题本身就不成立,因为“比较”这个词,只有有空间在场的时候才能存在,而内在时间是没有空间在场的。选择何种的方式到达就像一个艺术家创作一件作品,创作成什么样完完全全是艺术家个人的事,创作出来的作品也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作品本身是有限的时空,不是无限的美,但艺术家和其余的一个及以上的个体从中将空间抽离出来,感受到了这种无限的美,那么,一个审美事件就完成了。信仰同样如此,人以倾听的方式感知到内在时间的存在,通过信仰自己选择的教义和戒律,企图到达内在时间,在通往信仰的道路上,内外的张力得到平衡。内在时间、倾听、到达内在时间是三个不同的概念,如何到达内在时间与人是如何被抛到有限的时空中的这个问题一样难以回答。这个问题怎么回答本身就是在追求第四层面的自由,我们不能得到统一的答案,但我们可以确信,这完完全全是个个体内在时间的问题,不论怎么回答,不论答案是什么,都仅仅属于个体本人。我们还能确信,不能以自己的这个答案凌驾于别人的时空之上,这正是犯了妄图将时间空间化的错误。

  

  40、因为阳明心学的根本命题是通过信仰达到的,是内在于其个体的无限的内在时间,故而,阳明心学只能是信仰而不能是学问。其“良知”作为信仰标的的内在时间的名称是没有问题的,其信仰的通过自身修养,遵守道德规范的自省修身的道路就其个体来说也是没有问题的。其问题在于妄图将时间空间化,即“致良知”。

  

  41、以阳明心学为代表的心性儒学作为个体的信仰是没有问题的,也是有益于个体、家、国和社会的,但是,我们要看到,妄图将通过信仰确立的本质为个体内在时间的“良知”空间化,以之凌驾于其余个体的空间之上,直接影响到了我们对第二层自由的追求,间接的影响了我们对其余三个层次的追求。我们在吸收传统思想优秀成果的同时,要反思其中的妄图将时间空间化的思维。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47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