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祚来:社会如何转型

更新时间:2010-05-21 09:50:24
作者: 吴祚来  

  30多年过去了,却没有出现一篇文章对之呼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后面应该有“这个真理检验出来没有?”这个“实践”是不是有价值的?虽说这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但一个民族应该有理论上的崇高追求,你看印度这个国家的箴言“真理是不可战胜的”,就这么一句话。但是我们看看这个斜对面“某某思想是不可战胜的”,这是在伟大我们这个民族,还是蔑视我们这个民族呢?某一个人或某一个集团的思想是不可战胜的!它是真理吗?如果它是真理,你直接写上“真理是不可战胜的”不就行了嘛,何必写那么多的字呢,浪费版面。就是这样一句话过后我们没有一个后续的东西,没有一个回应,那么我们现在就不断的实践了,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真理,“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之后再干嘛那不管。

  通过GDP ,通过全民富裕这样一种发展,“求仁得仁,求财得财”,那最后得到的既不是马克思,也不是孔子,更不是上帝,而是拜倒在了“赵公元帅”的脚下。全民富裕的潜台词就是全社会崇拜财神爷,中国民间社会现状也确实如此,但一个政党、一个国家怎么可能永远在财富的浊流里面,而且看样子还要永远走下去似的,前仆后继。这肯定是一个问题。所有财富的追求说到底都是一个利益的追求,但利益的追求之后个人怎么得到提升呢,光有钱是不够的,这就涉及到价值追求了。什么是价值呢,把钱用来做公益活动,把钱用来打造艺术品,这是美的价值,或曰慈善的价值,教育的价值,就是利益到最后是要转化成价值的,但我们这个社会到现在不仅没有这种价值追求,反而腐蚀这些价值,用强大的经济来腐蚀普世价值。

  今天我看到有人把去年搜狐的一篇文字找出来说胡锦涛、温家宝在很多场合下都表示要尊重普世价值,自由、人权、博爱、平等,这些价值是人类共同创造出来的,是必须要尊重的。但是,就有人在主流媒体上连篇累牍的(发文章)反对说,怎么可能存在普世价值呢?这些人可能是两种情况,要么是弱智,要么就是为反对而反对。去年在杭州的一次学术论坛上,有个退休的老领导在场,他突然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我当时也在,他就问我,说这个事情怎么这么热闹呢,他说普世价值肯定是存在的,共产主义就是普世价值,他说如果要否定普世价值,共产主义不就被否定掉了嘛,这么美好的一个制度。其实这些人说出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是我们的这些保守派理论层次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就像一杯茶,一杯牛奶,一杯咖啡,从特色上来讲他们都是不同的,味道不同,颜色不同,价格不同,很多不同,但是我们之所以喝它们,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里面都有水,另外就是它们都有营养,符合我们的需要,这些就是共同价值。

  自由、平等、博爱这样一些东西,它之所以是普世价值,就是每一个民族只要获得这样一些元素,这样一些观念,这个民族里的每一个人就能分享它的价值,它不像物质利益,物质利益就像这张纸,我得到就只属于我了,利益的东西它只能一个人或一个集团独享、共享,但是价值就不一样,比如自由这样一个价值,我是自由的,你是自由的,他也是自由的,说话是自由的,行为是自由的,只要你不侵犯别人的合法权益,那一切都是自由的,这就是自由的价值。但(有人说)自由不能当饭吃,这不是一回事儿,不是同一概念,观念的东西是在另外一个层次上,黄金能当饭吃吗,像现在的海地,黄金没用,美金也没用,只有水有用,只有谁拿到一杯水或一瓶水,那是最大的价值,其他东西都是粪土一样,谁都不会去拿黄金去买,但是不能因为这样,你否定自由、平等、博爱这样一种价值,这是人类长期形成的一种价值,像黄金一样,黄金在物质财富领域里面,它是一种通用价值,普世价值有物质层面的、观念层面的,还有形态层面的,它有很多的方面。

  所以中国社会的转型,在经过了30年的改革开放以后,应该追求价值方面的转型,整个社会应该倡导追求普世价值,追求自由、平等、博爱精神。比如,我们现在遇到的很多的麻烦,其实都是在这些价值认同上出了问题,有一些主流媒体觉得老百姓知道的太多,自由说话会影响到国家安全,但是这个世界的主流社会不这么认为。得到自由了就会带来社会动荡?这样一种观念是不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另外它是不是一个普世价值?

  第六,转型应该有价值追求,还应该守住道德底线。就是在转型的过程中,你不要去侵犯人权,比如一个地方要开发了,要转型了,不需要文化,全部做商业,但是就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拒绝商业,或说我这个小房我就摆摊,我就拒绝拆迁,怎么样对待这样一个问题呢。这个大的转型和小的利益冲突的时候,在尊重人权的国家肯定是让这个地方存在的,我们通过网络可以看到很多的例子。在香港,有一老太太的家,旁边都是极其豪华的房子,她的一个小房子就在那些豪华房子中间,她就不拆,她就不搬,然后她还能跟旁边(商场)的管理者结成了朋友,她死了之后,把房子捐赠出去了。这在中国的“拆迁时代”是不可想像的事,。我们现在是“推土机时代”。这就是关于能否能守得住道德底线的问题了。

  这儿有一个资料,关于一些国家的转型,我念一下,“在印度的社会转型过程中,民族的智慧者(就是知识分子阶层),辛苦地充当了中介人的角色,在外国文明和本民族传统之间来回穿梭。俄罗斯的社会转型更像是由最高统治者亲自上台出演的一场独角戏;日本的社会转型则好比是皮影戏,那个最高决策人躲在幕后,人们只能看到表面的花花绿绿,却看不清表演者的真实面目,至于整个剧目进程是由谁来协调和指挥,那些"影戏人子"怎么就让主宰者玩得那么随心应手,这些都是外界人始终无法弄清楚的。”这是一个叫高续增先生的一个分析。其实日本要和中国一比较,我们就知道日本这个转型每一次都非常成功。日本19世纪中期的时候美国的“黑船事件”,它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马上派代表团到欧美考察,马上就实现转型,从根本上就放弃传统中华文化这样一个价值追求,完全倒向西方,然后它听信了俾斯麦的一句话,强权就是正义,但这是跟错了师傅,一是强大起来了,另外价值追求错误了,最后虽然打败了俄国,打败了中国,打败了它的老师,但是和美国一交手,还是一败涂地,整个国家破产了,但是从物质层面上讲它的转型也是成功的,这是日本的第一次转型。第二次转型是在二战之后,就是不发动战争了,放弃战争权,完全发展经济,然后成为一个经济强国,在政治上它认同美国,跟在美国后面就可以了。目前就我看到的一些材料,有很多人认为经济危机之后日本这十年没有什么起色,但有一些对日本非常了解的专家就讲,日本这十年做的事情中国很快能看到(它的效果)。它(这十年)的转型是一个更伟大的转型,是一个什么样的转型呢?是一个生态转型。就是我做的一切事情,是怎么使我们这个民族更幸福,更绿色,更环保,(日本)普通的地方都安装风能,电能,你去看它的一些村庄,田野里的那些蔬菜,吃起来都非常的好吃,它不追求产量,只追求它的一种品质。日本已经完成了这样一种转型了,你去它很多的饭馆,没有人在那儿海吃海喝,但你在中国看看,每一个地发都在海吃海喝,大量的浪费,其实中国吃的东西一点都不缺少,只是巨大的浪费。中国经济体现在是老二了,但是我们老百姓又得到了什么呢,整个民族的幸福感没有增加,而曾加了焦虑感,你看一部分人更有钱啦,他们用这些钱把房价抬的非常的高,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壁垒,以前是政治壁垒,你想进来,不可能的事情,在北京就天生在北京;现在呢,形成了一个经济壁垒,第二个壁垒,30年之后形成的,就是房子像城墙一样巨高,年轻人想在北京立足、创业几乎都不可能了,你说房子动辄以百万计,而工资每个月能留下来两三千,三五千不得了的事情,你永远在为看不见的人打工,这就是财富出现一个巨大的落差。

  中国转型的特点是先经济后政治,但像俄罗斯的转型“休克疗法”,一次性,整个的转变过来,放弃了他们以前的意识形态。我们当时就觉得俄罗斯出现了很多的麻烦,当时我正好有一个同事在俄罗斯,发现俄罗斯经济上有一些东西短缺,牛仔裤啦,口香糖啦,但是他这个民族还有极其富有和强大的,一是他的整个文化素质非常的高,二是全民医疗住房水费,这些都是不要钱的,他仅仅是轻工业品缺少而已,然后粮食更是不缺,因为他以前是大农庄,大量的粮食作物,农民们一看转型之后不需要那么多粮食,他又不愿意卖,随便就烂在那儿,大片大片的,他根本就不管,不像中国老百姓确实很勤劳,怎么着也要收到家里来,所以后来造成了粮食短缺这些问题。但是整体上并没有大的问题,包括现在,你看俄罗斯的这样一种发展,并没有大的问题,资源、能源都非常的丰富,坐火车到俄罗斯,过了中国之后,几百公里都是大森林,根本就没有破坏,所以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其实是比较成功的。而我们的渐进性的转型不断的出现很重大的麻烦,你看双轨制造成了腐败,然后80年代末一场重大的骚乱,这个国家倒退多少年,造成多大的伤害,影响也是极其恶劣,到现在为止,政府完全可以控制,你打电话,Email邮箱,都可以控制。但是这样一种控制使老百姓没有声音,也不会像八十年代那样,群起出现大的动荡,但是整个民族的压抑之后,没有创造力,这个道德不知不觉就败坏了,因为上面腐败,每一个人都不高兴,民间冲突就会非常频繁,底层的骚乱就会不断,你看现在到处都出现问题,这就是政治改革严重滞后,就是政治没有转型。经济转型了之后,很多人就利用手中的政治优势,地方领导,党政所有的东西他都控制在一起,拥有这些,他就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集团,然后获得利益,这就是先经济后政治转型出现的一个非常巨大的问题。还有“先基层民主后上层民主”,其实这个是不对的,打个比喻,比如说谈对象,那要不要让农民或者说最偏远的地方的人先谈,自由恋爱,然后再城市的人,再党内人士。其实像自由恋爱这样一个西方来的东西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延安非常的发达,自不自由恋爱是自己的事情,但咱肯定是精英人士先自由恋爱了。这样一种价值是会带来一些混乱和麻烦的,但它是一种价值,是每一个人得到之后,不愿意放弃的,你像现在,可能有一些朋友没有结婚或找对象,但也肯定不愿意去找爸妈说你们给我安排一个吧,肯定不会愿意,为什么呢,这就是一种价值大于利益。不能说有了一个丈夫,生下一个孩子就说完满了,它不是一种当代人的价值理念,同样对于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也一样,他也会带来一些动荡,但是人们更愿意需要这样一种价值,就像需要自由恋爱一样。先基层后上层其实是不需要的,对比一下印度就可以得到答案了。印度的传统是非常强大的,政府几乎是无能的,我们去印度跟他们交流,印度的知识分子对比中国之后,非常羡慕中国的政府,说印度的政府太无能了,又腐败又无能,说中国政府腐败吧,它能做事,印度政府腐败,但干不了事,但可能是他不太了解中国的腐败(严重程度),印度因了于他的宗教信仰,总体上社会还是比较平静的一种的生态。社科院党国英先生去了一趟印度的农村,有一些观感,我也去了,但没有跟他们的村长这些人聊天,党先生聊了,发现跟中国农村一样,丈夫说了算,他要跟一个妇女照相,那个妇女咚咚咚跑去跟她丈夫请示,丈夫说好之后才可以。可以看出男性在底层社会还是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他也有村委会,村委会里面也有女性角色的硬性配置,村长就说她们没什么作用,她们在这儿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一切都得听我们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没有关系,在一定的时候他就会发生作用,就是这个女性老被欺负,或决策老是影响她们的时候,她们的选(投)票肯定就会发生作用。然后印度的宗教力量很强大,很多地方都是宗教社会,长老在管理一切,但是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印度核心的,上层的民主政治游戏,其实高层的民主公开的、竞争的议员选举是非常重要的,就是通过这样不断的选举,它本身是在培养所有人,就像谈对象一样,大家看到对方所有的问题,然后可以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它不断的矫正自己。而中国是先设置一个正确的路线,大家都按这个路线去走,印度不一样,他们是在不同的形态当中,每个人通过自己的主体性选择来找准一条道路,然后通过集体无意识来形成一个正确的方向。

  我去印度就两个感受,一个是民间的这种原生态的生活方式,使整个印度显得非常安详,我(去的时候)住的宾馆是在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有一天早上,去新德里附近的一个地方,看到旁边站满了数以百计的年轻的小伙子,还有四五十岁的人,都站在那儿,然后我同行的一个朋友说他们站在那儿干什么啊,我说上访的,他们都笑了,在中国看到这种场面很有可能就是上访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811.html
文章来源:三味书屋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