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中国如何才能扩大内需

更新时间:2010-03-14 13:39:35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难道一种无视所有权人基本权益的土地使用权还可以在一个日渐法治化的社会中单独地和无限制地流转和交易下去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土地集体所有制度的荒谬性还在于这个制度使得数以百万亿元人民币计的土地资产无法资本化,也无法给广大农民带去财富。显然,如果我们将地权归农,即废除现有的这个阻碍农村土地资本化的最大障碍--土地集体所有制,把土地所有权还给农民以实现土地的资本化,所有这些情况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如前所述,地权归农并实现土地资本化后,所形成的社会财富毫无疑问将属于那些原本就应该拥有这些资产而现在却几乎一无所有的广大农民。这样,他们将拥有前文测算的那些至少上百万亿元人民币的土地资产。平均到8亿农民头上,每人也将持有十多万元人民币的资产,大致与城镇居民所拥有的资产持平。这样,困扰我国五十多年的城乡差别和所谓"三农"问题也将不复存在。届时,我国的民间总资产还将翻上一番,达到20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约合30万亿美圆。这个数字是美国民间资产总额的40%(美国2007年底全部民间资产为73万亿美圆--陈志武先生语,详见陈志武《中国的政府规模有多大》新浪网2009年2月26日期)。这样,中国的国民所拥有的民间资产将首次超过政府的130万亿元国有资产。两者合一,我国的全社会官民总资产将达到340万亿元人民币,合约50万亿美圆!中国的国力无疑将得到空前的增强。而且,随着我国的国民经济在强大内需的推动下得以健康的和持续性的发展,在地权归农后产生的大规模资本升值的财富效应下,中国的所有人,无论官民,也无论城乡,均将会迅速地富裕起来。这对于中国而言,无疑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的历史性里程碑。因为这时的我们将不再国富民穷,也将不再国强民弱,而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富国强和民强国盛了!

  当然,地权归农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也不是一个单一的经济体制改革的问题,而是一个有关广大农民基本的政治和经济权益能否最终回归的改革。由于这个改革必然会触及现有的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特别是触及那些早已逐渐诸侯化的地方政府的利益,因此,地权归农改革对中国而言其实也是一场深刻而伟大的政治体制改革。它必将极大地推进我国民主与法治建设的进程。也正因为如此,这可能也是土地所有制改革在我国迟迟难以推行的主要原因。所以,为了增强人们,特别是中央决策者们推行这个事关中国未来发展命运的重大改革的决心和信心,我们这里还应该再算一笔帐,看一看如果我们的政府继续维持现有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其好坏利弊究竟如何呢?

  如果我们将貌似重要其实本无任何实际意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问题撇开,而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综合效应上来说,坚持这个土地集体所有制,除了让某些地方政府每年得以获得数千亿元人民币的预算外的但也缺乏必要合法性的土地出让金外,别无任何它利(有意思的是,中央政府不仅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土地出让金,反而为此而背负了巨大的反腐、接访及公信力受损等高昂的政治和社会成本)。相反,现有的土地制度给政府及我们这个国家带来的弊端却是触目惊心的。具体如下:

  一是各级政府需要安排每年数以百万计的被征地农民的补偿、安置、社会保障和就业等,不仅违背资源配置的市场规律,还让政府疲于奔命,不堪重负,稍有疏忽,还会损害政府形象;二是减少了一大块其实与土地出让金相比不会少多少的合法收入--土地交易税金(实行土地农民个人所有制后,国家可以通过颁行严格的土地管理法律以限制土地的非农用途交易并根据合法交易土地的不同用途课以高低不同的税率,以保障国家的利益);三是使得政府原本应该具有的公正性、公共服务性和廉洁性长期以来均遭到极大的严峻挑战(据相关统计,我国有多达60%的官场腐败与政府涉足土地交易市场有关,并且政府涉足土地市场严重地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四是这个反市场经济的制度长期阻碍了中国的农业规模化和现代化的发展。最后,更为重要的是,现有土地制度使得具有如此上百万亿元人民币巨大市场价值的我国的农用土地资源沉睡不起,不能资本化,也不能成为农民的财富,相反,该制度还直接导致了我国的广大农民长期陷入贫困之中。因此,我还必须严正地说,这个土地集体所有制不废除,我们就不可能真正地扩大中国的内需。而中国的内需如不能很快地得到提升,今后几年,已经极度失衡的中国经济无疑将在这次国际经济危机的冲击下遭遇到更加巨大的危机。也许,中国将永失崛起的机会!

  但是事情还不会这么简单。可能还有人会指责说,废除土地集体所有制、实行地权归农会改变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这些人的理由是集体所有制与国有制这两种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但实际上,这种说法是毫无道理,也经不起推敲的。我可以告诉读者这么一组数据,在工商业领域,我国通过这些年来的经济改革,国有经济占工业总产值的比例一直在不断地降低,已经从1978年占78%以上逐渐下降到20年后的1997年的31.6%,而到2004年国有工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又进入一个快速缩减阶段,只剩下15.3% 。最近几年,这个比例一直维持在12%左右。这个数据表明,我们原有的那个以及现在仍然时不时在说的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和占主导地位"的制度设想已经成为一句不切实际的空话。但是我要问:我国的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因此而发生变化了吗?没有,显然没有。谁也不可否认我国现在仍然是一个无可置疑的社会主义国家。所以我认为,废除土地集体所有制,实行地权归农,其实也与第二和第三产业领域的国退民进一样,丝毫不会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这是因为看一个国家是否是社会主义的并不主要取决于它实行什么样的生产数据所有制形式,而是看它是否能真正地实现社会的公平和公正。而地权归农就是中国目前最大也是最迫切实现的社会公平和公正!

  我曾经在许多文章中呼吁过地权归农。在本文结束的时候,我还是要再次呼吁,为了彻底地消除城乡和贫富之间日益增大的差距,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广大农民的长期贫困问题,为了能真正地扩大内需从而让中国从根本上摆脱日渐临近的严重经济危机,从此走上长期稳定的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建设一个和谐的社会,让我们赶快废除现有的对国家和人民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土地集体所有制,把土地所有权还给农民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33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