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房宁:当代资本主义经济持续发展原因辨析

更新时间:2009-07-23 10:35:53
作者: 房宁 (进入专栏)  

  1997年初,仅美国的商业银行就持有名义价值为25.7万亿美元的衍生合同,这是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倍以上。目前许多欧、美、日银行所拥有的衍生合同都是其资产的5~10倍,甚至百倍于它们的资产净值。 (林登•拉鲁什:《全球金融体系面临崩溃的巨大危险》,载(美)《政治经济述评》, 1995(4)。)

  财政与金融扩张,从根本上讲,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运动发展的结果,是西方国家为缓解资本主义生产的结构性停滞与危机而采取的调节手段。财政与金融扩张,在一定时期内对西方经济产生了两个有利的作用:

  第一,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推动下,增加了投资和生产性消费,在一定意义上扩大了社会的“有效需求”,消化了一部分生产过剩,促进了战后西方经济的重新启动。

  第二,虚拟化的金融资产膨胀在西方社会中产生了强大的所谓“财富效应”,促进了企业与个人消费。目前美国居民个人财产中38%是以股票形式拥有的。在金融扩张时期,居民的消费预期大大提高。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萨缪尔森指出:当前“在某种程度上,消费开支一直是由股票市场的利润来提供资金的。股票市场的利润是实现的资本收益。这些资本收益已从1992年的1270亿美元猛增到1997年的大约3820亿美元。”(罗伯特•萨缪尔森:《会发生一场世界性灾难吗?》,载《新闻周刊》,1998-09-01(17)。)

  财政与金融扩张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缓解矛盾的同时又意味着矛盾进一步的积累与扩张。因为,战后以来的金融扩张已使当代世界经济变成了一种“透支经济”。目前遍及全球的规模极其庞大的金融活动早已失去了相应的实际物质生产与产品的支撑,建立在所谓的“信用”的基础之上。但没有实物经济支撑的“透支经济”迟早会发生信用危机,进而威胁到整体的经济运行。

  

  三、科技革命对西方经济的有力推动

  

  战后首先发生在西方的科技革命是资本主义工业化以来发生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即以原子能技术和电子计算机技术为代表的一次新的科技革命。这次科技革命在三个方面推动了西方经济的发展。

  1.科技革命促进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当代科技革命实质上是一场深刻的生产力革命。它使构成生产力的诸要素,特别是作为生产力首要因素的劳动者素质发生了重大变化,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据统计,1951~1975年,西方国家中,日本的工业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8.8%,联邦德国为4.4%,法国为4.3%, 美国为3.2%,英国为2.6%。(参见宋则行,樊亢:《世界经济史》(修订版),下卷,21页,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98。)这些数据显示,战后西方国家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大大高于战前。一些西方学者进一步认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对于国民收入与社会财富的增加作出了直接的贡献。美国学者爱德华•丹尼森曾利用“投入-产出法”,对生产要素及其他相关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进行过定量分析。他认为:1929~1982年间,美国实际国民收入年均增长率为2.92%,由科技进步产生的增长部分为1.06%,即贡献率为36.3%。(转引自郑伟民等:《衰落还是复兴--全球经济中的美国》,1版,95~96页,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

  科技革命在促进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在直接的生产领域又为扩大再生产创造了物质条件,有利于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优化,有利于产业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具体来讲,技术水平的提高及相应带来的更高的产出率,使战后西方国家剩余价值率提高。剩余价值率的提高,又有利于企业的货币资本的积累,进而扩大了固定资本的投资规模。以日本为例,1955~1973年日本30人以上企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9倍, 剩余价值率从1955年的314%提高到1970年的443%。同期日本企业的设备投资额增长了8.1倍。(参见宋则行,樊亢:《世界经济史》(修订版),下卷,第21页。)

  2.科技革命拓展新兴产业,扩大国内外市场。

  科学技术在社会生产发展中的作用发生了质的飞跃,日益成为经济增长的先导。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科学、技术和生产的关系,表现为生产--技术--科学的发展循环过程。这一过程中科学并不直接促进技术与生产的重要变革。正如恩格斯曾指出的,科学发展开始是由生产决定的。但在当代科技革命的条件下,由于科学的技术化和技术的科学化,科学转化为技术,技术应用于生产的速度与效率大大提高,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科学、技术和生产的关系。逐步形成了科学--技术--生产的循环过程,使科学、技术与生产日趋一体化。

  由于新技术大量涌现,创造并形成了新的市场需求,一大批新兴高科技产业随之发展起来。如电子计算机、通讯及传播技术的进步,创造并带动了新兴的信息产业的大发展。在这方面美国的情况最为典型。目前,美国经济增长的约30%来自高新产业部门,过去4 年来美国新增的1000万个就业机会中有2/3是由高新技术企业创造的。约有430 万人从事与信息产业有关的职业,新兴的信息技术产业已经超过了传统的汽车产业成为美国最大的产业。

  3.科技革命使西方掌握了控制世界经济的新手段。

  新科技革命在直接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深刻改变着世界经济秩序。到目前为止,科技革命的主要成果大多掌握在西方国家和西方资本集团手中。当今世界500家最大的跨国公司拥有全世界新技术的90 %和技术贸易额的75%。如果以国家为单位看,美国是当今世界知识经济的第一强国。长期以来美国高度重视科技开发,大力推进知识经济的发展。从60年代开始,美国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的投入资金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始终高居2.5%至2.6%之间,到1994年美国投入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的资金总额高达1765亿美元。这个数字要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如此巨额的投入使美国成为当今世界头号知识经济大国。

  美国等西方国家凭借着科学技术、知识经济的优势,利用高附加值的技术、知识产品与第三世界国家的低附加值的原材料、劳动密集型产品进行不等价交换,使大量经济剩余转移到西方。这也是全球化时代国际经济关系中的科技革命与知识经济所起的一种负面作用。

  科学技术、文化知识本应属于全人类,但为什么在全球化时代却被少数跨国公司和少数西方大国所垄断?这与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西方大国实施的国家利己主义、民族利己主义的“雁行战略”有关。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特别是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改变了以往的封锁战略,主动地向包括社会主义国家在内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实施产业与技术的下行性的梯次转移,进而造成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在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上的依附关系:一方面,由于不断地下行性的梯次转移,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产生强烈的抑制作用,抑制其产业的自主性成长,抑制甚至摧毁其自主性的科学技术研究与开发系统。结果使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发展的雁阵中永居末端,永远难以赶上和超过“领头雁”--发达国家,被紧紧地束缚于国际垂直分工体系的底部。另一方面,雁行战略的实施,却为发达国家创造了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的空间与条件,不断地刺激和促进发达国家提高其资本的有机构成,并减缓由于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而带来的传统的产业结构的内部矛盾,使发达国家总是处于“领头雁”的地位,将发达与不发达相对地固定下来。进一步讲,这种雁行模式中的依附关系又在不断地巩固和发展发达国家相对于发展中国家在高新技术领域中的垄断地位和垄断优势,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不平等的交换关系。

  在全球化的时代,知识经济并非普降人间的甘霖。新科技革命对于第三世界国家来说首先意味着严峻的挑战,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只有在国际化的科学技术和知识经济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才能在全球化时代更好地生存与发展。从这个角度看,在今天的中国,大力发展科学、教育是极其重要的。

  总的来说,探讨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因,不能离开对于资本本质的认识。资本的本质在于不断地追求自身的增殖。资本增殖实现的最基本手段是市场的不断扩大,市场扩大也是解决资本在其价值实现方面障碍的基本手段。资本运动之所以停滞甚至陷入危机,究其根本原因是实现资本增殖的市场条件的缺乏,抑或资本在市场上达到了饱和状态。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这一基本原理,结合战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总体发展的实际情况,我认为战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复苏和发展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第三世界工业化引发了西方资本从传统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向全世界的大规模跨国运动;新技术革命和资本主义国家主动实施的财政与金融扩张,为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复苏和持续发展提供了新的生产力源泉并使其生产关系得到了相应的调整。这些因素的综合,有力地促进了资本运动的全球化趋势,导致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性扩张,造成了资本的国际大循环,从而为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活动提供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273.html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