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立平:论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

更新时间:2008-10-30 22:50:16
作者: 夏立平  

  

  美国从1993年开始实施“纳恩—卢格合作减少威胁计划” (英文缩写CTR) ,通过向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国家提供不扩散与减少威胁援助,解决前苏联遗留下来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导弹技术而产生的扩散威胁。为了从其他国家获取更多资金,在美国的提议下,2002年八国集团(英文缩写G8) 首脑会议决定建立“八国集团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全球伙伴关系” (Global PartnershipAgainst the Spread of Weapons and Materials of MassDestruction) ,目的是增加在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国家防止和反核扩散以及核安全等方面的国际合作。八国集团其他七国已同意出资170 亿美元,其在俄罗斯的项目已取得一定进展。2005年2月,美国和俄罗斯共同发起“布拉迪斯拉发核安全合作倡议” (Bratislava Nuclear Security Cooperation Initiative),以促进在2008年底前完成俄罗斯核安全的升级和在2010年底前将所有俄生产的高浓缩铀在作为燃料使用过后的废料运回俄罗斯。

  2004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同意对特殊放射性源进行出口控制。其后,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批准了这一出口控制。这有助于阻止恐怖组织获得制造“脏弹”所需材料。

  3. 加强现有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中对美有用的某些组成部分,并试图建立美国主导的某些新机制。布什政府虽然对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感兴趣,但在加强国际原子能机构(英文缩写IAEA)核查能力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美国推动所有《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附加议定书。2004年,美国会参议院批准该附加议定书。在布什总统强烈要求下,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成立了一个新的特别委员会研究加强该机构执行安全保证和核查的能力。

  2005年7月,在美国的推动下,《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hysical Protection ofNuclear Material,英文缩写CPPNM) 做了修订。修订后的公约扩大了范围,不仅实际保护和平利用的核物质的国际运输,而且实际保护正在核设施中使用的核物质和储存中的核物质。修订后的公约在对付核恐怖主义方面得到加强,将破坏民用核设施的行为定为犯罪。

  2004年5月,美国提出“全球减少威胁倡议” (Global Threat Reduction Initiative,英文缩写GTRI),以进一步促进在全世界发现和安全处置高危险性的核与其他放射性物质。自该倡议实行以来,已安全处理足以制造9 枚核弹的核物质,保证了全世界400 多个放射性地点的安全,这些地点储存的放射性物质超过6 百万居里单位,足以制造约6000 枚“脏弹”。

  2006年7月15日,美国总统小布什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提出“全球应对核恐怖主义倡议”(Global Initiative to Combat Nuclear Terrorism)。该倡议要求其伙伴国家(包括八国集团成员国) 做出政治承诺,加强其集体对付核恐怖威胁的能力。同年10月,美、俄、中、英、法、德、日、澳、意等13 国代表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达成执行该倡议的原则声明。

  与此同时,布什政府大力加强出口控制,寻求新的立法以提高出口控制机制的能力,以便达到最大限度地同时达成不扩散目标和满足商业利益的要求。

  布什政府将制裁作为美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总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努力将制裁更好地融入到这一总体战略中去。

  (三) 在强化美国反核扩散能力的基础上,构建国际反核扩散机制。

  “9·11”事件后,美国反核扩散战略有了很大发展。首先,美国强化自身的反核扩散能力。其主要方针包括:

  ——加强美国军队、情报、技术和执法部门的能力,以有效制止核武器材料、技术和专业技能流向敌对国家和恐怖组织。

  ——建立新型威慑能力,坚定地宣示美国的政策,保持有效的军事力量,劝阻对手不要寻求对美国使用核武器。

  ——运用压倒性实力,使用常规武器和核力量,对敢于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国、其海外驻军及其友邦和盟国的根源进行回击。

  ——在适当情况下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在敌人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前发现并摧毁这些武器。[13] 2006年2月13日,美军参联会根据美国家安全战略、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和美国家防务战略制订和出台了《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军事战略》。这是美国第一次系统提出应对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国家军事战略。该战略有6 项指导原则:

  第一,积极、多层次的深入防御。美军将采取积极防御的方法,发展多层次的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以便将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的威胁消除在离美国本土尽可能远的地方。

  第二,形势知晓与一体化的指挥与控制。美军将改善情报搜集能力,争取获得及时、可信和能应用于行动的情报,这种情报将为美军与美政府其他机构和盟国及伙伴国在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方面实行一体化的指挥与控制奠定基础。

  第三,全球力量管理。美军必须具有及时成功地在全球部署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部队的能力。在这方面,前沿存在具有关键的作用。

  第四,基于能力的计划。具有有效的对付敌手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挑战美国的能力,比知道谁将会成为美国敌手或敌手会在何地挑战美国更重要。美军将发展范围广泛的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

  第五,基于效果的方法。美军将从效果出发对其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和行动进行评估,以减少危险和有效达到行动目的。

  第六,保证。美国必须寻求盟国和伙伴国对其实现全面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略的积极支持。其方法包括定期对话、军事交流、负担分享安排、联合军事行动等。为此,美国应向盟国和伙伴国保证履行其对它们的防务承诺,包括向它们提供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训练。[14]

  近年来,美国积极构建以其为主导的国际反核扩散机制。在2003年小布什总统提出“防扩散安全倡议”后,布什政府企图以该倡议为核心建立国际反核扩散机制。该倡议是一项旨在拦截通过海陆空方式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和相关材料的政策或活动,而不是一个正式国际组织。美国等国家试图通过此倡议来采取海陆空拦截行动,并以此为这些活动构建基础和依据。[15]

  该倡议要求其参加国履行如下使命:(1) 对已进入参加国领海和领空的被怀疑载有扩散物品的任何国家的船只和飞机,参加国有权对其予以扣留和检查;(2) 参加国有权拒绝被怀疑从事扩散活动的他国飞机飞越其上空;(3) 对被怀疑从事扩散活动的他国飞机在参加国或愿意合作的非参加国机场停留加油时,参加国有权不让它起飞;(4)对在参加国注册的船只,以及对为方便起见在他国注册而该国又准许对其进行搜查的船只,参加国有权登船搜查。[16] 到2006年,已有70 多个国家加入该倡议的行动。

  2004年2月11日,小布什总统在美国防大学发表演讲,呼吁所有国家加强防扩散的法律和国际管制,以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相关材料的转运。布什在讲话中还提出了加强全世界制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努力的七项建议,其中包括扩大“防扩散安全倡议”的范围,不只限于拦截运输;加强执法合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查封贩运敏感物资者的实验室,并冻结他们的资产等措施。[17]

  “防扩散安全倡议”的出台表明,美国正在按其新的全球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建立以其为主导的反扩散全球新规则和新机制。

  

  三、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造成的矛盾

  

  (一) 美国防止横向核扩散与其继续进行纵向核扩散的矛盾。

  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无核武器国家保证不寻求发展核武器能力,作为交换条件,核武器国家保证进行核裁军,并且帮助无核武器国家和平利用核能。但美国作为超级核武大国,在冷战结束后虽然也对其核武器进行了一些裁减,但仍保持庞大的核武库。至2004年1月,美国部署核弹头达7006个,加上储备的核弹头,共约为1.04 万个。[18] 同时,美国还在研究新型核武器。在美国会否决2006 财年对能源部研究坚实型核钻地弹的拨款后,美国防部继续进行这项研究。2005年美国会、国防部和国家核安全管理局一致同意启动“可靠替换弹头计划” (reliable replacement warheads,英文缩写RRW) 。该计划将研制更为可靠、维护费用低、可永久储存的核武器。这实际上是一种纵向核扩散,即核武器国家更新、改进和发展新型号的核武器。

  它是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关于核武器国家应当采取切实有效的步骤推进全面彻底核裁军的目标和宗旨背道而驰的,加大了无核武器国家对核武器国家的不信任,加大了某些无核国家获得核武的意图。美国自己进行纵向核扩散与防止其他国家横向核扩散的矛盾,使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效用大为下降。

  在200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会议上,美国无视自己在上届会议上做出的履行13 条核裁军步骤的承诺,引起广大无核国家的强烈不满,会议不欢而散。这些都导致美国与要求核国家履行核裁军承诺的无核武器国家的矛盾上升。

  (二) 美国实行双重标准与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矛盾。

  美国在国内制度中强调人人在法律上平等,但却对国际制度和国际法采取双重甚至多重标准。例如,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国际社会反对出现新的核武国家,但签署该条约的无核国家有权和平利用核能并获得核国家帮助。而美国对其盟国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可能性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而对伊朗发展迄今还未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浓缩铀项目表示不能容忍。

  又如,美国与尚未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印度达成民用核合作协议。虽然印度需要核能源,但美国给予进行过核武器爆炸试验的印度“特殊待遇”,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造成巨大冲击,而且可能大幅度增加印度核武器的产量,不利于南亚安全与稳定。

  美国在防止横向核扩散时实行双重甚至多重标准,这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合法性和有效性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三) 美国采取强硬政策与其防止核扩散目标之间的矛盾。

  美国对它怀疑发展核武器的国家采取强硬政策,甚至实行或威胁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常常促使这些国家加快发展核武器。例如,布什政府上台后对朝鲜采取强硬政策,导致第二次朝核危机的爆发。美国对朝鲜实施金融制裁,又使朝鲜有理由在2006年相继进行导弹试验与核试验。事实表明,美国对怀疑试图拥核的国家实行强硬高压政策,往往会出现事与愿违的结果。

  由于朝鲜等中小国家发展核武器主要是出于维护自身安全的需要,因此解决这种核扩散的最佳办法是缓和地区紧张局势,使这些国家不具有拥核以自保的紧迫感。

  

  四、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影响

  

  (一) 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兴衰和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由于美国是当前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并拥有最大的核武库,因此美国的政策走向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有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一般来说,美国希望的国际协议,往往可以达成;而美国不愿达成的国际协议,则往往命运多蹇。

  例如,美国推动《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的修订,很快该公约成员国就修订达成协议;而美国参议院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使该条约至今未能生效。

  现在美国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态度是矛盾的,既希望有选择地加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又在实际中采取符合美国利益的就执行,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就不执行,只强调无核国家不扩散的义务,而不履行自己核裁军的义务,甚至在不扩散方面实行双重甚至多重标准。这些都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有深刻影响,使该机制在整体上受到一定削弱,处于命运的十字路口。

  (二) 对国际和地区安全有某些积极作用,但也造成负面影响。

  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在阻止横向核扩散方面发挥了一些积极影响。例如,“防扩散安全倡议”建立和强化了参加国之间的情报网,并加强各国的出口控制系统,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和相关材料的扩散者起到了震慑作用,取得了一定的实际成果。2003年10月,美、英舰船拦截了一艘开往利比亚、装有加工浓缩铀的离心机设备的货轮。这一拦截行动不仅对破获卡迪尔汗国际核扩散网络起到了积极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789.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08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