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轶峰:文明与文明史

更新时间:2022-09-20 16:20:31
作者: 赵轶峰  
在漫长历史演进中缓慢发生于日常中的人口流动、知识与技术传播、物种流传、观念与信仰融通、疾病流行等处于边缘。而此类关联,大量发生于不同文明之间,或者说,发生于不同文明之间的此类关联会造成更意味深长的历史后果。文明史的视角则天然凸显此类关联,各文明史的状况及其关联网络与历程,是考察普遍联系意义上的世界史的最佳视角。与问题研究不同,历史编纂指覆盖特定范围历史内容的通贯性的以呈现经验内容为重心的著作纂写。在有限篇幅内呈现世界史的画卷,即使是有限时段的世界史画卷,也需要设定叙述的基本线索。这种叙述如果以国家为单元进行,极易流于琐碎或者以偏概全,否则就必须规模巨大,难以阅读。以文明为单元,以各文明的历时性演变与横向关联为经纬来书写世界史,是一种更可行的方式。当然,文明史不等于全球史,全球史也并非仅能从文明史的视角来考察。

   基于最大社会文化共同体的含义,在将整个人类视为一个终极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时,就进入了人类文明的层面。自人类起源时代开始,其命运就是相关的。这突出体现在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作为一个系统的统一性方面。不过,人类虽然很早就有关于同类认同的伦理意识,但对于人类命运共同性的深刻体认毕竟还是在现代乃至晚近时期才实现的。这需要充分了解地球空间和资源的有限性,了解共同生存环境可以因为人类行为而发生威胁人类生存的变化,并且还因人类社会发展到了直接关联日常化的程度、人类具备了彻底毁灭其共同生存条件的手段。全球史书写也正是在人类形成了前述认识和处境的晚近时期才真正兴起的。那么,把人类文明作为一个单元来书写文明史必然是全球史。这种全球史应能比前述诸文明关联互动构成的文明史更能呈现人类经验的统一性。不过如前所述,人类文明的统一性是随着人类生存方式和知识进步而发展变化的,书写这种统一的文明史需要充分注意这种历史演变。凸显统一性就易于淡化差异性,也更易于进入观念预设主导的叙事语境。

   五、文明史的局限

   文明是整个人类共同体以下最大规模的社会共同体,文明史是特定视角下的历史。与其他视角下的历史一样,文明史有其考察历史之所长,也就有其局限。这种研究因其考察的基本单元规模宏大,必然具有宏观的特色。这并不意味着文明史的视角不能被运用于分割细化的具体课题,但具体课题的研究依然需要贯彻宏观透视的意识,否则就失去了文明史的意蕴和特殊功能。文明与国家、族裔、社区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社会单元,任何单一视角都不可能是研究所有层面历史内容的最佳视角。偏重宏观的视角,在研究微观对象、课题的时候,功能会衰减,甚至可能难以运用。倡导文明史研究,不能以为其可以成为历史研究的一切之法,不能因而削弱关于国家史、民族史、地方史、个人史的研究。

   更重要的是,文明与族裔、人种相关,与文化、价值特异性相关,因而必须保持一种警惕,防止种族主义、文化霸权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藉诸文明研究而复活。这是有前车之鉴的。文明毕竟是人类历史特定阶段的现象,而人类生存能力愈是发达,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愈会相对缩短,所有人毕竟属于同类,毕竟有共同的命运,所以区分文明的研究,不是为了将那些差异深化,而是为了探索并存和融汇的路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626.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202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