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耀东: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精神与两国关系50年历程

更新时间:2022-09-01 13:55:32
作者: 吕耀东  
这次会议之后,“中国游客激增,留学中国的日本学生增加,自民党和公明党与中国共产党新建沟通渠道等,令人比较欣喜的话题着实不少。”12

  

   事实证明,“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有益于中日关系的发展。2014年中日达成四点原则共识中的第二点提出的“达成一些共识”,是指在正视历史问题的基础上形成解决现实问题的建设性意向,因为中日关系中的现实问题往往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国政府和人民历来坚持向前看,但“以史为鉴”是中日关系“面向未来”的先决条件。近代以来,遭受日本侵略的那段痛苦经历,是中国人民集体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无法愈合的伤疤。尽管日本战败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但其对这段历史的清算却远未达到人们期望的程度。13一直以来,历史教科书问题、日本政治家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慰安妇问题等现象频发,与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含糊其辞有关。日本一些右翼政治家对“历史问题”持有错误的认知,不仅对于日本近代以来的对外侵略战争没有反省之意,甚至以“历史修正主义”否认承认侵略战争的“河野谈话”与“村山谈话”。倘若任其妄为,必将严重损害两国关系。日方能否坚定地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正确对待历史,从中吸取教训,对于中日关系的发展具有极为关键的现实意义。日本只有正视历史,拿出真诚的忏悔行动,学习德国在二战后对于历史的深刻反省,才可能真正实现面向未来的东亚历史和解,更好地推进中日关系发展。

  

   五、以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维护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

  

   只有坚持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才能确保中日关系的稳定与发展。在2017年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的历史节点,中日领导人表明了推动两国关系改善的意愿,表明了缓和、发展中日关系的意向。习近平主席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明确对日政策立场,表现出愿意在四个政治文件的指导原则下发展中日关系。安倍首相也多次表达推动中日关系发展的意愿,表示要将中日关系提升至一个“新高度”。14 2017年5月,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向习近平主席转交安倍首相的亲笔信,安倍在信中表示,“秉承推进两国战略互惠关系的理念,构建稳定友好的日中关系。希望今后加强双方高层对话,在合适的机会下推动双方首脑互访。”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安倍希望加强两国间的对话与合作,释放了对未来两国关系发展的积极信号。15同年11月11日,习近平主席在越南岘港会见安倍首相时,安倍表示希望以201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推动两国战略互惠关系继续向前发展。但不难看出,安倍在此次中日首脑会谈中刻意避免提及彼此敏感的问题,为缓和中日关系营造政治氛围。

  

   中日关系在2018年继续保持改善势头。2018年1月22日,安倍首相在国会发表演说,就中日关系表示将从大局观出发,发展稳定的友好关系,呼吁进行首脑间互访。5月4日,习近平主席应约同安倍首相通电话时指出,“双方要重温和平友好条约精神,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各项原则,落实四点原则共识,信守承诺,按规矩办事,管控好矛盾和分歧,确保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得到新的发展。”安倍首相表示,日方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愿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推动两国关系全面改善和发展。16 2018年5月8日,李克强总理正式访问日本,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纪念活动。安倍首相希望以此次政府首脑会谈为契机,加强两国高层互访和交流。从双边政治对话形式来讲,实现中日高层互动从多边到双边层面的提升,对于积累双边政治互信、维护共同利益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李克强总理指出,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是中日关系健康发展必须牢牢坚持的指针和遵循。17可以看出,中方强调两国关系的恢复和发展,需在坚持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基础上,进一步落实四点原则共识,切实按照双方既定的原则,照章办事,有效管控彼此矛盾与分歧,维护好来之不易的两国关系。但日方只是表示高度重视两国关系的改善与发展,特别强调《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的历史契机,却甚少提及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整体性和中日四点原则共识的建设性。显然,日方对于未来发展两国关系仍存异议。从2019年至2022年,随着中美关系的紧张,使得中日关系又出现反复,两国首脑互访没有能够如期实现。

  

   尽管日本政府仍主张“着眼于2022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力争构筑既具建设性又稳定的中日关系”18,但并未放弃在国际社会渲染“中国威胁论”的一贯做法。综观中日两国的矛盾,实际上是中日两国战略利益调整的一种现实反映。正如日本外务省智库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宫川真喜郎所长所言,“我们同坐在一条船上”,为避免翻船,“所以别无选择,双方必须共同保持平衡”,“我们必须合作,即便我们不喜欢这样”。19中日两国必须不断地相互适应各自的战略地位,调整心态,努力寻求共识。但能否通过对话与磋商,缓和分歧与矛盾,累积政治互信,仍将是未来中日关系的重要议题。

  

   六、结语

  

   纵观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50年,两国关系经历了反复多变的过程。双边关系呈现出基本大局相对稳定的态势,但在诸多问题上仍存在矛盾与分歧。有两个大的问题一直是影响中日关系发展以及中日实现政治及社会和解的重大障碍:一是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确立的关于台湾问题的原则精神受到影响。台湾问题不仅涉及日本对侵华战争的错误认识和处理方式,还因国际变局出现了台海新问题;二是钓鱼岛争端涉及历史和现实,由搁置走向公开争端。这两个问题是涉及中日关系的核心议题,成为两国关系发展中具有高度敏感性和爆发性的因素。

  

   如今,中日关系正处在新的转变进程中,必须考虑到新的国际变局及世界态势。当然,无论局势如何变幻,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精神不能变,中日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作为两国关系稳定与和平发展的原则必须遵守。正如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5月访日时所言:“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是中日关系健康发展必须牢牢坚持的指针和遵循。只要双方始终不渝恪守四个政治文件,相向而行,中日关系就能够行稳致远。”20基于此,如何处理两国不时出现的分歧与矛盾,找到推进两国关系发展的利益契合点和共同行动议程,至关重要。

  

   2022年5月1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日本外相林芳正举行视频会晤时指出:“日方应恪守迄今做出的承诺,遵守两国间基本信义,不让试图破坏中日关系的势力坐大,与中方一道维护好邦交正常化50年来取得的宝贵成果。”21可以说,能否全面及时地把握中日关系中的发展与矛盾,以“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抑制负面因素上升为政治障碍,是考验日本政府是否遵守四个政治文件及四点原则共识的关键。22总之,如何把握机遇,从战略高度减轻乃至消弥分歧与矛盾带来的负面影响,努力寻找和扩大两国战略利益的交汇点,保持双边良性互动的可持续性,还需两国继续以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及四点原则共识发展中日关系。

  

   注释

   1吴学文、林连德、徐之先:《当代中日关系(1945—1994)》,时事出版社1995年版,第6页。

   22014年11月中日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放在第一条,说明四个政治文件对于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可以说,四个政治文件既是确保中日关系发展大局的政治及法律保证,也体现出中日关系在曲折中变化、发展的历史连续性。参见吕耀东:《中日四点原则共识落实的可行性探讨》,《东北亚论坛》2015年第5期。

   3《中日人士回顾改革开放40年续写两国合作共赢新篇章》,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2018年12月4日。http://news.cri.cn/20181204/69c29d5c-75fb-f6ac-9bcd-43f4dd0b2533.html.

   4吴学文、林连德、徐之先:《当代中日关系(1945—1994)》,时事出版社1995年版,第370页。

   5吕耀东:《中日四点原则共识落实的可行性探讨》,《东北亚论坛》2015年第5期。

   6《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日本国国会的演讲(全文)》,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07年4月12日。http://www.gov.cn/ldhd/2007-04/12/content_580519.htm.

   7《巩固政治基础,发展中日友好》,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馆,2006年10月19日。https://www.fmprc.gov.cn/ce/cgngy/chn/xwdt/t276808.htm.

   8刘江永:《中日关系十二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23页。

   9王泰平:《中日关系的光和影》,安徽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380页。

   10王泰平:《历史的启示现实的课题——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和平与发展》2012年第4期。

   11《中日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人民网,2014年11月7日。http://world.people.com.cn/n/2014/1107/c1002-25993302.html.

   12[日] 川島真:「綱渡りの続く日中関係」、nippon.com、2015年4月30日。http://www.nippon.com/ja/editor/f00032/.

   13吴寄南、陈鸿斌:《中日关系“瓶颈”论》,时事出版社2004年版,第2页。

   14《日本首相安倍表示愿将日中关系提升至新高度》,人民网,2017年12月19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1219/c1002-29717169.html.

   15《二阶俊博:今明两年是推动中日关系全面改善绝佳时机》,人民网,2017年5月16日。http://japan.people.com.cn/n1/2017/0516/c35421-29279436.html.

   16《习近平应约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电话》,人民网,2018年5月5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505/c1001-29966345.html.

   17《李克强在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招待会上的演讲(全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18年5月11日。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558512.shtml.

   18「第二百八回国会における岸田内閣総理大臣施政方針演説」、首相官邸ホームページ、2022年1月17日。http://www.kantei.go.jp/jp/101_kishida/statement/2022/0117shiseihoshin.html.

   19“Japan & China:‘Zusammenarbeiten,auch wenn es uns nicht gefällt’”,Die Presse,2006-02-06.https://www.diepresse.com/65743/japan-china-zusammenarbeiten-auch-wenn-es-uns-nicht-gefaellt?from=rss.

   20《李克强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纪念活动暨访日招待会并发表演讲》,新华网,2018年5月11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8-05/11/c_1122814982.htm.

   21《王毅同日本外相林芳正举行视频会晤》,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22年5月18日。https://www.mfa.gov.cn/web/wjbzhd/202205/t20220518_10688173.shtml.

   22吕耀东:《中日四点原则共识落实的可行性探讨》,《东北亚论坛》2015年第5期。

  

  

吕耀东: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导。

   来源:《东北亚学刊》2022年第4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2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