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文萍:俄乌冲突对非洲的影响及非洲的应对

更新时间:2022-08-26 09:28:40
作者: 贺文萍  
不仅不利于促进和保护人权,也不利于俄乌冲突降级。在此次会议投票前,俄罗斯驻安哥拉大使塔拉罗夫也表示,西方国家正在向安哥拉等非洲国家施加极大压力,要求这些国家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甚至诉诸“威胁、勒索”等手段,这是很不道德的。而在这种非同寻常的压力下,非洲国家“几乎无法抵抗”。塔拉罗夫还强调,在4月7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许多非洲国家对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工作的决议投了弃权票,这意味着他们不支持这项决议。但他们不敢投反对票,因为压力太大了。

  

   非洲国家之所以能够“顶住”西方压力,与俄罗斯在非洲的“深耕细作”和影响力扩大有关。近年来,俄罗斯加大了与非洲国家的外交和军事联系,并于2019年10月在俄罗斯索契召开了首届俄非峰会,重点讨论俄与非洲国家在经济和安全等领域的合作。此次峰会吸引了非洲4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参会,担任联合主席国的埃及更是俄罗斯加强与非洲特别是同北非国家关系的重点对象。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于2015年2月访问埃及,与埃及达成了帮助埃及建设核电站以便为埃及北部达巴地区生产电力、在临近埃及东北部的苏伊士运河建立俄罗斯工业园区等协议。两国还在利比亚问题和国际反恐合作等安全领域展开合作。在军事和安全影响力层面,非洲国家有近一半的军事装备进口自俄罗斯。俄罗斯武器的大买家以及长期进口国包括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布基纳法索、埃及、埃塞俄比亚、摩洛哥和乌干达等。另外,以“瓦格纳集团”为代表的俄罗斯海外私营军事力量犹如“俄罗斯插入非洲的一柄利刃”,近年来该集团派出的“俄罗斯雇佣军”不断在非洲扩大活动范围,其军官士兵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苏丹、中非共和国、马达加斯加、利比亚、莫桑比克等非洲国家,对这些国家的政局及安全局势走向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此,虽然俄乌冲突看似距离非洲“遥远”,但非洲国家在俄美长期博弈、世界陷入撕裂、俄美争相“拉拢”或“施压”非洲的背景下的确面临巨大的 “选边站队”压力。非洲国家也清醒地认识到,决不能回到“大象(美苏)打架,草地(非洲)遭殃”的冷战时代,非洲必须化危机为机遇,通过集体努力实现外交的独立自主。

  

  

   非洲国家通过积极“自救”化危为机

  

  

   面对前所未有的粮食、能源和金融三重危机叠加的挑战,非洲国家通过深挖自身潜力,开展平衡外交,努力化危机为机遇。

  

   首先,非洲国家开始深度挖掘和开发自身潜力,通过“自救”来创造新发展机遇。三重危机叠加给非洲敲响了警钟,同时“倒逼”非洲国家加大对农业的投入,进一步推动非洲自贸区发展,探索与欧洲国家的新能源合作。面对俄乌冲突带来的不利影响,许多非洲国家政府迅速出台了控制食品价格法令,降低进口基本食品杂货的关税以及扩大外资来源和粮食进口来源等应急措施。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三天,埃及总统塞西就迅速召集政府总理、供应和国内贸易部长、武装部长和工程管理局局长就当前国际形势和埃及战略物资储备举行会议,特别听取了供应和国内贸易部长对当前包括小麦、大米、糖、油在内的所有基本粮食商品战略库存的情况。随后,埃及政府又在3月21日宣布对无补贴的大饼实行“限价令”,并对违反“限价令”的商人展开调查行动。为缓解能源和金融危机,埃及总统塞西还出访沙特等中东产油国,沙特、阿联酋和卡塔尔已承诺向埃及提供220亿美元存款和直接投资等援助,以弥补外国投资者撤离埃及所造成的外汇短缺。此外,拥有丰富石油和天然气的非洲国家也吸引到了渴望实现能源多元化的欧洲投资者的目光。阿尔及利亚、塞内加尔、尼日利亚、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等拥有大量天然气的国家如今已经成为意大利、德国等欧盟国家青睐的“香饽饽”,非洲国家正在积极“借力”欧洲的资金和技术,以实现自身能源产业跨越式发展。

  

   其次,非盟及非洲金融机构也积极行动起来,从融资及推进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方面寻找突破口。如非盟于2022年5月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召开人道主义特别峰会和认捐会、恐怖主义和政府违宪更迭特别峰会,7月又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召开非盟执行理事会第41届常务会议。这两次重要会议都呼吁非洲国家立即行动并团结起来,重视区域内粮食安全及人道主义危机,加快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坚持自力更生,向世界展示非洲应对挑战的能力。

  

   同时,非洲进出口银行适时推出了“乌克兰危机非洲贸易融资计划”,拟提供40亿美元融资,帮助非洲国家应对俄乌冲突造成的影响。该计划主要包括:一是为非洲国家调整进口渠道提供融资,以应对进口价格迅速上涨并缓和国内需求;二是为购买当前处于价格高位的石油和金属提供融资,使非洲国家可腾出资金购买粮食和肥料等急需物资;三是利用当前部分产品国际价格走高的趋势,帮助非洲国家及企业高价签订基础产品合同,稳定出口收入;四是为依赖旅游业国家的中央银行提供融资,缓解因俄乌游客减少造成的外汇收入不足的情况;五是提供加速出口贷款,为进口必要的设备、技术等加紧提供外汇,促进出口项目尽快完成。非洲开发银行也在2022年3月通过了10亿美元增加种植抗旱小麦的计划,还安排了580亿美元投入到其他不同的农业生产领域。

  

   最后,在外交层面,非洲国家积极开展“平衡及多元化外交”,以独立自主姿态对冲“选边站队”压力。在这场“不是我们的战争”中,非洲国家保持独立外交并秉持中立立场,认为需要与这场“战争”保持“安全距离”并“冷静观察”战争后国际秩序的变化,以维护非洲大陆的自身利益。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二天,非盟轮值主席、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和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发表声明呼吁双方立即停火。萨勒总统以非盟轮值主席身份于2022年6月3日访问俄罗斯,代表非盟进一步推动停火及促和工作,并呼吁俄罗斯及国际社会高度重视对非洲大陆影响最大的粮食和化肥短缺问题。

  

   当前非洲国家在“选边站队”上仍面临着西方压力,但非洲国家难以忘记2011年西方推翻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霸道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混乱局面,也无法忘记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所犯下的更多战争暴行,并且越发质疑西方在国际事务中专横的领导方式及其承担共同责任时的双重标准。不信邪、不被所谓“价值观”“道德绑架”的非洲,正逐步以独立自主的外交坚持自身立场、维护自身利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180.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22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