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结构革命对现代经济学的意义

更新时间:2022-08-15 22:27:56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新结构经济学的“新”也是这个含义,是跟原来的结构主义进行区分。

   新结构经济学在研究结构的内生性上的一个核心假说是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生产结构(Production Structure,指的是产业和产业所用的技术)、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和上层建筑(Superstructure)当中的各种制度安排都内生于这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要素禀赋及其结构。禀赋(Endowment)指的是一个决策者在做决策时是给定的、对其决策有影响、决策者当时不能改变的变量,包括基础设施、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地理位置、现有的产业、金融、法律、制度安排等等,新结构经济学认为这当中最重要的是随时间可以变化的要素禀赋及其结构。

   要素禀赋和它的结构为什么重要?因为一个经济体在一个时点上的要素禀赋是该经济体在那个时点上的总预算,并且,要素禀赋中的各种生产要素有质的不同,其相对丰富程度,也就是其结构会决定要素的相对价格。例如发达国家资本相对多、劳动相对少,资本会相对便宜、劳动会相对贵,发展中国家则劳动相对多、资本相对少,劳动就会相对便宜、资本相对贵。要素禀赋结构不一样,要素的相对价格就不一样。各位将来做研究会发现任何理论到最后,总是可以总结为:这个现象是预算效应造成的,还是相对价格效应造成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同时决定一个经济体在那个时点的总预算和它的要素相对价格,这是在做经济分析时影响理性人选择的两个最重要的机制。

   要素禀赋和其结构会决定这个经济体在那个时点上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和技术,如果这个经济体的产业和技术符合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这个经济体生产的产品和其他经济体生产的同类产品比就会有最低的生产成本。一个经济体的生产结构若和其他经济体比有最低的生产成本,这样的生产结构就是这个经济体的最优生产结构。但是,市场上面的竞争不是要素生产成本的竞争,而是总成本的竞争。总成本中除了生产的要素成本之外,还有交易费用,交易费用的高低则决定于一个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和各种制度安排是不是符合这个经济体具有比较优势的生产(产业和技术)结构的要求。有些产业和技术对基础设施有特定的要求,并且规模经济不一样、市场范围不一样、风险特征不一样,也需要有各种不同的制度安排才能够减低交易费用。从这种角度来看,任何国家在每一个时点上由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实际上只是潜在的比较优势(Latent Comparative Advantage),要变成实在的比较优势(Actual Comparative Advantage)还要有合适的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各种制度安排来降低交易费用,使其产品有最低的总成本而在国内国际市场上有竞争力,比较优势才能由潜在变为实在。从这种角度来讲,一个经济体合适的基础设施和各种制度安排其实也是内生的,内生于这个经济体在那个时点上的生产结构,当然生产结构是由要素禀赋结构决定的,因此一个经济体的硬的基础设施和上层建筑的各种制度安排间接地也是内生于在那个时点的要素禀赋结构。

   经济学家研究的主要课题是经济增长,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的全称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决定因素的探索”,实际上就是研究国民财富是什么?怎么决定的、怎么发展的。新结构经济学也是想研究同样的问题。我们希望一个国家的经济能够不断发展、人民的收入水平能够不断增加。要提高收入,就要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劳动生产率水平则决定于这个国家在那个时点上的产业是什么、技术是什么。要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水平,就要提高产业和技术的水平。既然产业和技术是内生于要素禀赋结构,所以要提高产业和技术水平,比如从劳动相对密集转向资本相对密集,就必须要使要素禀赋结构中的资本变成相对丰富,也就是必须要素禀赋结构先升级才可以。要素禀赋结构升级,比较优势变化,这个比较优势只是潜在的,要让它变成实在的比较优势,必须有相应的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制度安排的完善。所以新结构经济学引进了结构的视角,以一个经济体在每一个时点给定、随时间可变的要素禀赋结构作为结构分析的原点,来讨论一个经济体各种结构的内生性,以及一个经济体在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的结构为什么不同的异质性问题。

   接下来我们讨论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家一直关心的一个国家的国民财富怎么增加。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看,一个国家要发展好,国民财富要增加,最重要的就是在每个时点根据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产业和技术,因为这样会有最低的生产的要素成本,并且如果有合适的软硬基础设施,就会有最低的总成本,就会在国内国际市场有最大的竞争力,能够创造最多的剩余,投资的回报率也会最高,企业和家庭的储蓄意愿会最高,因此资本的积累会最快。资本积累了以后,要素禀赋结构的资本相对丰富程度就会增加,要素禀赋结构会升级,比较优势就会变化,产业就能够升级,劳动生产率水平会提高,财富会增加。在这个过程当中,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比有一个优势,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方面发达国家必须靠自己发明新技术、新产业,投入非常大、风险非常高,发展中国家产业、技术与发达国家有一个差距,这个差距代表落后,但同时代表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时有一个后来者优势,可以用“引进、消化、吸收”作为技术创新的来源,成本和风险会小于靠自己发明的发达国家,因此,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发展思路是对的,那么就有可能比发达国家发展得更快,逐步追赶上发达国家。

   从上述分析可知,遵循比较优势选择产业和技术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但是按照比较优势发展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怎样让它变成企业家自发的选择呢?那就需要有一个要素相对价格来反应这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要素的相对丰富程度,用这种价格信号来引导企业家的产业和技术的选择,使得生产结构达到最优。怎样获得这样一个相对价格信号?就需要一个有效的市场,所以市场制度非常重要。

   另外,要素禀赋结构变化以后产业、技术会升级,产业、技术升级是一个创新活动,要有一个先行者,先行者会有外部性的问题,同时要解决软硬基础设施完善的协调问题,才能使得比较优势从潜在变成实在,这个经济体的产业在国内国际市场才有有最大的竞争力,外部性和协调都属于市场失灵。既然有市场失灵,就要需要有为政府来克服,产业、技术升级才能顺利进行。

   新结构经济学引进结构的视角为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和新古典经济学分析提供一个契合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经济基础是生产力和由生产力决定的生产关系的总和。这是马克思观察人类社会长期发展,总结出来的历史发展规律。但在现代社会中生产力由什么决定?如何变化?生产关系如何决定于生产力水平?这条规律如何应用到现代经济分析?对于这些问题,马克思并没有给予解释。

   在新结构经济学看来,一个社会的生产力是由这个社会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决定的:传统农业和轻加工业生产力水平低,资本密集型产业生产力水平高。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决定于其生产力,本质上也决定产业:在生产力水平低的产业,劳动者工资水平低,依靠劳动力就业来获取生存资料的劳动者距离生存线近,和有资产可以维生的地主和资本家的谈判能力低,自由度小,就容易被剥削;资本密集产业的工资水平高,有了积蓄,不工作一年半载也能维持生存,劳动者距离生存线远,即使和资本家的财富差距扩大,和资本家的谈判能力反而提高,自由度增大,资本家财富要增值必须雇佣劳动者,因此,资本家也就必须善待劳动者。在新结构经济学看来,作为经济基础的产业由一个经济体的要素禀赋结构决定,作为上层建筑的各种软的制度安排则由该经济体的产业和技术的规模和风险特性决定,社会和政治制度则由决定于生产力水平的人的自由度(和生存线的距离)决定。

   四、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创新的示例

   现有的主流新古典经济学理论,经常使用不存在结构的一部门模型(如One-sector model)来讨论经济现象,或以发达国家的结构为唯一的结构来分析经济问题。在前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只有量的差异,没有质的区别;后者把发达国家的结构作为给定的暗含前提,发展中国家和其不同,则被认为是扭曲。

   例如,主流的宏观和增长理论中的模型,通常假定经济体为单一部类,如此一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差异只以收入水平、劳动力、资本的量的不同来刻画。但是实际上这些国家之间不仅有量的差异,也有质的区别,比如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方式的不同。发达国家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只能依靠自己研发发明,技术研发在生产函数中不作为投入,反映为全要素生产率(余项)的增加;而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可以依靠引进消化吸收,反映为资本积累后设备的引进和增加,而不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忽视国家间结构差异的理论,其政策主张便极有可能是错误的。比如1995年克鲁格曼著文称东亚发展模式是纸老虎,因为全要素生产率很低,增长靠要素积累是不可持续的。但实际上,发展中国家的资本积累伴随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不会导致资本回报率的下降,所以是可持续的。另外,以发达国家的产业或制度结构作为理想结构,比如像结构主义、新自由主义那样,也被历史证明是误导的。

   新结构经济学把结构的内生性和异质性引进现有主流理论中,其作用有如把没有结构的一维理论或以发达国家的结构为唯一结构的二维理论扩展为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有内生异质结构的三维模型,对新古典经济学将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新结构经济学是研究一个经济体的发展、转型和运作以增加国民财富的理论。发展的问题可以理解为研究一个经济体如何从一个生产率水平比较低的平面升级到一个生产率水平比较高的平面。转型的问题可以理解为研究如何把一个经济体从有扭曲的结构转变为一个没有扭曲的、符合由其要素禀赋结构内生决定的生产结构、基础设施和上层建筑的各种制度结构。此外,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的经济运行的规律和原则因产业的规模、风险特性和市场失灵的地方不同而有所差异,将结构的概念引入新古典经济学中有关经济运行的所有子领域,都能产生很多新的见解,这些新见解还会让理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认识世界,而且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改造世界。

   我现在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1)货币是否中性?主流理论认为货币对经济增长没有作用,货币宽紧只影响物价水平,这样的结论只在技术不创新、产业不升级或技术创新是外生给定的经济中才成立,如果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内生化,则货币就不是中性。新结构经济学认为利率的高低会影响企业家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投资的积极性。降低利率,有利于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进而促进经济发展。因此,货币政策并非是中性的,较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利于经济增长。但是,低利率补贴创新者,将导致收入向企业家倾斜,会带来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并且,如果货币政策过度宽松,超过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可能速度则会导致通货膨胀,所以,有一个最适度的货币增长速度。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可能速度不同,所以,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最优货币增长速度不同。

   (2)货币政策与流动性陷阱。发达国家的产业在世界前沿,当经济下行时,需求减少就会出现产能过剩,这时利率政策通常是无效的。因为即使利率很低甚至为负,发达国家产能过剩时仍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即使有少数新产业(如3D打印、电动汽车),也不能拉动整个经济改变产能过剩情形。所以,货币政策对刺激投资基本无效,会导致流动性陷阱。但是,发展中国家则不一样。新结构经济学认为,在发展中国家,由于产业可以从现有的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即使在衰退和萧条期在现有产业出现产能过剩,降低利率仍可降低升级成本,刺激企业向短缺的中高端产业投资,从而避免流动性陷阱。因此,在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作为宏观调控的工具比发达国家的运用空间更大。

(3)超越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