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殷弘:美国同盟和联盟体系的对华军事态势现状

更新时间:2022-08-10 00:19:02
作者: 时殷弘 (进入专栏)  

   摘要: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期内,最重要、最易波动的是中美战略军事竞斗,或曰中国和美国与美国同盟和联盟体系之间的战略军事对抗互动。美日同盟进一步加强对华备战,特别是针对台湾问题的基本局势,台海两岸间爆发战争情况下日本伙同美国的对华联合备战,已开始愈做愈实、愈做愈升级。美日就东海采取更周全的联合军事行动,并显著扩大合作范围。印太联盟创设美国主导的多维和灵活可扩的对华备战架构。印太四国互相间针对中国的军事合作愈益突出。印太联盟针对中国推进自身扩展,争取直接间接地包括作用特别重要的英国以及欧盟主要国家,并与北约密切勾连。在韩国政府允许甚而协力下,美韩同盟开始潜在地急剧趋向对华军力建设。中美战略军事对抗互动局部消停与重新紧张反复交替,将成为“新常态”。

  

   正文

  

   当今世界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更将变本加厉。美国通过强化同盟和联盟体系,试图维持昔日的霸主地位。正如布热津斯基指出的,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覆盖全球的同盟和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

  

   在战略军事方面,美国在当前称为印太区域的广袤地区除自身武装力量外,依靠一个个双边同盟,辅之以若干发育程度不高的双边军事伙伴关系。此等构架的主要战略弊端,在于能涵盖的地区不广,各个被涵盖地区互相间的协调程度低,非美盟国互相间的军事合作稀薄和缺乏体制性,而其裨益大抵仅在于同盟的战略性事务大多由华盛顿决策,因而相对简易和快速。近年来,为应对中国战略军力腾升和战略军事活动范围扩展,美国及其关键盟国做出同盟和联盟结构的重大调整,以便争取实质性地减小上述弊端,甚或逐渐消除之。为此,付出的代价当然是令有关决策在很大程度上多边化,从而比较繁难,比较缓慢。

  

   新冠肺炎疫情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变化,更趋复杂。在此背景下,美国及其他一些主要国家的对华政策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未来的世界局势也初现端倪。拜登当局在相当大程度上修补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同盟和联盟体系,正式同盟和非正式联盟,或者随机军事协作,三者相结合的对华战略威慑和备战,从而导致或者促成西方较全面的反华统一战线。

  

   一、美日军事同盟加紧加强对华备战

  

   美国的头号盟国是日本。在中国崛起和奋进的根本形势下,前首相安倍以及前总统特朗普奠基这一美日超特殊关系,前首相菅义伟、现首相岸田文雄和现总统拜登将其进一步显著提升。美日军事同盟除保证日本本土的安全外,大抵涵盖东海问题,近两三年来又着重涵盖台湾问题。日本就南海问题的军事举动,大多是参与美国领导的多边行动,辅之以日本与非美国家、首先是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军事协作。

  

   (一)针对台湾问题基本局势

   在台湾问题上,概而言之,迅速升级的美日战略协作已导致一项空前严重的事态,即日本已严重冲击甚而毁伤作为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台湾问题底线。不仅如此,两岸间爆发战争情况下伙同美国作大规模联合武装干涉正在成为日本的一项基本政策。

  

   2021年3月16日,美日举行“2+2”会谈。共同社据出自日本政府的消息报道,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约定,台海两岸间爆发军事冲突时,日美两国将就保卫台湾地区紧密合作,日本很可能派遣自卫队保护从事军事干涉的美国战舰和军机。

  

   与中美两国在台湾问题上严重的军事政治紧张密切相关,2021年4月15日菅义伟抵达华盛顿与拜登举行美日峰会,会谈后发表的美日首脑联合声明宣告两国“强调跨台海和平稳定重要”。这是1969年尼克松-佐藤联合声明之后美日首脑联合声明首次提到台湾问题。共同社随后据日本政府消息来源报道,内阁正在研究美中两国就台海发生军事冲突情况下日本自卫队在现行国家安全法律限定范围内可能的反应方式。研究集中于三种形势:(1)安全危机浮现,若不抑制就很可能冲击日本安全;(2)“紧密伙伴”遭受攻击,危及日本生存;(3)日本自身遭到直接攻击。同年7月13日,日本防卫省发表2021年版《防卫白皮书》,首次公开确定台湾地区对日本国家安全重要:“台湾局势对日本的安全及国际社会的稳定至关重要”,“因此,我们必须持有一种甚于先前任何时候的危机意识”。

  

   美日同盟就台湾问题的对华备战已开始进入愈做愈细、愈做愈实、愈做愈升级的状态。这方面的第一个重大行动,是鉴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东面封锁台岛或挺进东面与美日作战的可能性,岸信夫2021年8月3日宣布将在琉球列岛八重山群岛南方石垣岛部署地对舰和地对空导弹。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防卫省争取在2022年底部署。美国《新闻周刊》评论:“如果该计划实现,日本将以在西太平洋的四个琉球岛屿,包括宫古岛和冲绳本岛的进一步导弹防御加强第一岛链”,对“阻止敌人舰只抵达太平洋起关键作用”。

  

   2021年10月4日,岸田文雄接替菅义伟就任日本首相。短短时间内,岸田内阁就在战略军事领域展现一系列对美密切配合、对华高度强硬的行为。就台湾问题的对华备战如前所述开始愈做愈实并愈加升级。10月初,台海局势再度高危紧张:美英等国出动三个巨型航母打击群在冲绳西南海域进行多国联合演习,中国军机则以空前数量飞入台湾地区附近空域巡航。 在此背景下,时任岸田内阁外务大臣的茂木敏充10月5日就此宣称,日本政府“并非单单监察形势,我们希望掂量可以出现的不同的可能情景,以便考虑我们有何选择以及我们必须做何准备”。此乃日本首相属下首席相关主官首次公开明确表示可能在军事上介入关于台海的冲突。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2021年10月下旬报道,9月中旬新一轮关于台海的军事紧张开启以来,日本陆上自卫队进行近30年来未有的全国范围大规模军演,共10万官兵、2万辆坦克和战车、120架军机参加。应对10月底日本议会选举,岸田为首的自民党许诺将日本的防务预算翻一番,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因为据认为——用路透社报道的话说——“日本公众情感已从担忧重新武装转变为愈益惊恐中国在亚洲的军事伸张,特别是对台湾”。既因为台湾,也因为东海和朝鲜局势,岸田内阁还在11月25日议决向国会要求增加数额空前的67.5亿美元年度防务追加预算,主要用于在东海前沿群岛升级地对空导弹发射器和在其他地方加强部署爱国者PAC-3导弹防御系统,并使日本更快地获得更多反潜导弹、海上巡逻机和军用运输机。

  

   在日部署可打击中国基地的前沿陆上武力已进入美日战备计划。2021年11月27日,在其首次作为首相和武装力量总司令检阅自卫队时,岸田重申要考虑军事上“所有选择,包括拥有所谓打击敌方基地攻击能力,并加强必需的防卫力量”,因为“日本周围的安全环境一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改变。曾经是在科幻小说里发生的事,现在已经成为现实”。12月6日,岸田公开誓言通过获取打击敌方基地能力,“守卫人民生命和生活”。 据共同社12月23日报道,美日即将敲定一项联合规划,据此如果日本政府断定台海两岸间的军事冲突不加干涉将损害日本安全,那么美军就将在琉球群岛设立一个临时基地,在那里部署美国高机动多管火箭炮系统可打击中国基地,日本自卫队则负责提供弹药和燃料等后勤支持。双方已有约40个沿琉球群岛岛链的临时基地待选地址。

  

   (二)针对东海基本局势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后,一再宣称《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适用钓鱼岛,以所谓“延展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对日本做出承诺, 重申可动用核武器保卫日本。而日本政府从菅义伟内阁到其后的岸田文雄内阁,均表示强化日美同盟,“反对任何试图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的尝试”,伙同美国积极地在东海采取比以往更全面和细致的联合军事行动,并就东海和台海显著扩大军事合作范围。

  

   菅义伟担任日本首相仅一个半月,美日就于2020年10月26日至11月5日在日本周围和冲绳举行大规模海上军演,4.6万名官兵、20艘战舰(包括“罗纳德·里根”号核动力航母和日本直升机航母在内)和170架战机参加。2021年2月22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宣布举行名为“弹力盾牌2021”(Resilient Field 2021) 计算机模拟导弹防御演习,在77个以上美军和日本自卫队指挥中心进行,以“进一步整合美日两国无可匹敌的导弹防御能力”。美日法三国部队同年5月11—17日在日本西南长崎县、宫崎县和鹿儿岛县举行地面作战演习,日本陆上自卫队、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法国陆军的200余名官兵以及有关军机军舰参加。

  

   另据《东亚日报》消息,美国太空司令部与日本航空自卫队签订协议,作为将美日军事同盟扩展至太空军事操作的步骤之一,由后者指定一名军官常驻设在科罗拉多州落基山脉内的该司令部。2020年5月,日本航空自卫队组建太空战中队,并计划于翌年改组为独立军种的太空自卫队。同时,为加强自卫队在网络空间和电磁频谱(electromagnetic spectrum)领域的防御与进攻能力,日本政府还在2021年3月和2022年3月组建日本的电子战部队和网络安全部队。另外,美国驻日海军陆战队主要为更有效进行可能的钓鱼岛夺岛战,与日本陆上自卫队进行过只用日语下达战术行动指令的联合演习。

  

   二、印太联盟创设美国主导的多维和灵活可扩的对华备战架构

  

   拜登政府将印太当作对华战略乃至整个对外战略的最关键概念,确认和宣布印太四国联盟在美国的印太区域政策中起“根本的、基石的”作用。这个联盟,还有美日澳以外的主要海洋性发达国家英国及加拿大,已构成美国战略阵营的首要基干。

  

   (一)在印太四国互相间

   印太联盟与美日同盟一样,十分重视战略性的军事行动。首先是印太联盟四国互相间的军事合作变得愈加突出、愈益广泛和具体。2021年4月28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澳政府将支出5.8亿美元,在2026年以前完成北部四个军事基地的改建升级,并且与之相连扩展澳军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联合演习。 甚至远更重要,同年9月15日拜登宣布,美国正与澳大利亚和英国形成一种新的安全伙伴关系(AUKUS),允许后两国分享美国的先进军事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情报、网络安全、潜海能力、远程打击武器等;最引人注目的是,美英两国将帮助澳大利亚开发建造核动力潜艇。 紧接着,访问华盛顿的澳国防部长彼得·杜顿9月16日宣布,更多美国海军陆战队官兵将轮流进驻澳大利亚达尔文港基地,澳美合作开发弹道导弹及爆炸器材。

  

美日强化军事合作,是印太四国战略联盟在印太美军之外的主梁。2022年1月6日,线上举行的美日“2+2”会谈商定,两国将签署一项新的研发协定,合作对付新的军事威胁,包括高超音速武器和太空武器。与此同时,会谈还商定将签署新的五年协定,日本据此出资93亿美元,参与支付2022年4月起五年的驻日美军费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863.html
文章来源:《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