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晨 常玉迪:“印太战略”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06-05 23:19:13
作者: 陈晓晨   常玉迪  
不过,这些域外西方国家发挥的作用次于美澳新三国。例如,日本更多扮演从属角色且在“印太战略”下实际投入增量不明显;“脱欧”等因素限制了英国对太平洋岛国的注意力。因此,本文仍将美澳新尤其是美澳视为“印太战略”的主要行为体。

  

   2.2 “印太战略”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机制

  

   本文认为,美澳新特别是美澳两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通过权力投射、机制构建和话语叙事三条作用路径,分别由权力资源的跨空间运用、机制的创建、维护与议程设置以及话语叙事的扩散传播这三类行动,分别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权力格局、制度格局和规范格局产生影响,从而影响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

  

   第一,“印太战略”的权力投射,通过权力资源的跨空间运用,作用于地区权力格局。权力投射是国际关系中的基本概念之一。任何行为体都会面临权力资源的分配与跨空间运用问题,尤其是像美国这样的全球大国和澳大利亚这样的“中等强国”(Middle Power),将权力资源跨空间运用到哪个或哪些目标地区,都会对目标地区的权力分配格局产生重要影响。美澳新等国通过强化安全与经济介入等权力资源的跨空间运用,巩固了军事与安全控制力,增强了经济影响力,促进了地区抗疫合作,使得西方主导性上升与地区权力格局的外源化。外源化是指在地区事务中起主导作用的行为体和驱动力更多来自该地区以外的趋势。

  

   第二,“印太战略”的机制构建,通过机制的创建、维护、议程设置与机制间关系,作用于地区制度格局。阿查亚将机制构建定义为“国家政府发展协调与合作的框架”,强调了国家作为施动者在机制构建中的主体性。美澳新等国通过建立若干以其为主体的地区安全与经济机制,乃至完全由西方国家构成的俱乐部式“小多边主义”(Minilateralism),使得地区机制排他性增强。排他性增强主要表现为:这些地区机制由西方国家主导,有的是西方国家单独构成,准入缺乏开放性;决策权掌握在出资者(主要为西方国家)手中,参与缺乏包容性,尤其是缺乏本地区的代表性;不少机制尤其是安全机制针对中国,构成了“排他性制度制衡”——从现有制度中将制衡目标国排除在外的战略选择。这些西方主导的新机制与已有的太平洋岛国论坛(PIF)、太平洋共同体(SPC)和太平洋岛国发展论坛(PIDF)等主要地区组织之间关系较为模糊,职能多有重叠,使该地区的制度网络呈现出复杂化的格局。

  

   第三,“印太战略”的话语叙事,通过扩散传播以及与具体行动相配合,作用于地区规范格局。话语是“产生意义的结构”,是国际关系实践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叙事是“行为体将世界合理化并以特定方式有序组织起来的配置工具”。叙事理论认为,叙事总是与权力有关,叙事转化为规范的方式是构成具有“情节”(Plot)的完整故事,而冲突性的故事情节往往由“坏人”(Villain)、“受害者”(Victim)、“困难”(Problem)、“英雄”(Hero)和“道义评判”(Moral Judgement) 5个环节串联起来。故事情节为行为体的特定行为提供合法性解释,将特定的观念加以传播形成特定的地区规范。此外,将话语叙事转化为地区规范还需要与行动相配合,为权力投射与机制构建提供合法性与“黏合剂”,从而对特定的地区秩序起到固化作用。美澳新等国实施“印太战略”,通过构筑一套冲突性话语叙事体系,通过话语打击中国在该地区的存在,传播西方价值观念,为其权力投射和机制构建提供合法性。

  

   西方主导的地区权力格局的外源化、“排他性制度制衡”推动的地区制度网络的复杂化以及西方影响的地区规范,共同构成了“印太战略”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使得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三个维度偏离了2009年至2017年间太平洋岛国对地区秩序主导权上升、太平洋岛国自行驱动的地区主义显著发展和太平洋岛国自我认同彰显的态势。

  

   图片

   图1 “印太战略”影响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作用机理

  

   需要说明的是,秩序变化往往并非一个或一类行为体单方面施动的结果,而是多个或多类行为体的复杂互动。为简化计,并考虑到美澳新之间共性大于差异,本文将美澳新视为同一类行为体,仅研究这类行为体对单个地区秩序的影响,以实现研究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变化这个有限目标,但这套分析框架同样有潜力适用于多类行为体对多层次秩序的复合作用。

  

   接下来,本文将分别探讨“印太战略”通过权力投射、机制构建和话语叙事三条路径,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各个维度的影响。在每个维度中,均按照过程分析法,首先梳理美澳新在相应领域采取的具体行动,评估其所产生的作用效果,然后总结这些行动对地区秩序相应维度的具体影响。

  

   03

  

   权力投射与西方主导性的上升

  

   地区权力格局是地区秩序的基础。在“印太战略”下,美澳新等国加大对该地区的权力投射,构成了改变地区权力格局的显著变量。这意味着域外国家相对域内国家的权力增强,西方对地区政治经济权力格局的主导性上升。

  

   3.1 巩固军事与安全控制力

  

   美澳新加强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军事与安全介入,是实施“印太战略”的先导,巩固了其在军事与安全领域的控制力。

  

   美国加快了将太平洋岛国与岛屿领地的军事化,将其作军事部署用途,纳入对华战略竞争的框架内,采取的具体行动包括:加强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第二岛链”特别是关岛和北马里亚纳联邦的军事部署;在帕劳、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密联邦)和马绍尔群岛等国试行“远征前进基地作战”,躲避和反制美军假想的所谓“中国导弹打击”;提高“第二岛链”内外的机动性并进行相应的部署性训练;大幅度提高向太平洋岛国提供军事援助的力度,并加强美式价值观的传播和军警官校友网络的构建。

  

   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升级”框架下采取的具体行动包括:加强了与太平洋岛国的双边防务安全合作,2018年6月起先后与所罗门群岛、图瓦卢、瑙鲁、汤加和瓦努阿图等签订或升级双边安全合作协议;推进美军人员参与澳军在太平洋岛国的行动;扩大在美澳军力态势倡议(USFPI)下涉及太平洋岛国地区的联合部署、联合训练、部队轮换与军事演习等。

  

   尽管新西兰军事实力相对有限,但也在“太平洋重置”战略下加强了对太平洋岛国的军事安全投入,具体行动包括:加强并展示新西兰军队对太平洋岛国的投射与介入能力;与澳大利亚联合组建“聚焦太平洋快速反应部队”(Pacific-Focused RRF);与美国军事合作不断升温,2020年1月起,在“印太战略”下举行新美两军战略与政策磋商。

  

   以上这些都是美澳新采取的军事与安全领域的权力投射举措,展示了美澳新的军事实力,加快了太平洋岛国和岛屿领地军事化,使后者服务于大国战略竞争目的。

  

   3.2 增强经济影响力

  

   加大经济投入是“印太战略”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的保障,增强了美澳新等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影响力。

  

   美国将“太平洋承诺”作为在太平洋岛国地区推行“印太战略”的经济工具,首期援助额为1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与帕劳、密联邦和马绍尔群岛三个自由联系国(Freely Associated States,FASs) 进行《自由联系协定》续约谈判,以继续获得美军独享进入自由联系国领土(包括领海和领空)等特殊权力,为此美国须每年向自由联系国提供援助,目前每年援助额约为对帕劳1.3亿美元、对密联邦1.1亿美元、对马绍尔群岛7000万美元。2020年10月,美国宣布为“太平洋承诺”追加超过2亿美元预算外援助,其中超过1亿美元用于三个自由联系国。这将巩固美国在自由联系国的特殊地位,并对美国在“第二岛链”的军事部署形成经济支撑。

  

   澳大利亚官方列出的“太平洋升级”在经济领域的重点项目包括澳大利亚基础设施融资基金(AIFFP)、“太平洋劳动力流动计划”(PLMS)和“珊瑚海线”海缆工程(CSCS)。其中,最大的项目是澳大利亚基础设施融资基金,这是澳大利亚外交部专门为实施“太平洋升级”而设立并直接管理的金融机构,资金规模达20亿澳元(约合15亿美元)。该基金的直接影响是支持太平洋岛国的基础设施项目,“软性”影响是制定符合西方的融资准则,从而在项目和规则两个层面削弱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基础设施合作。

  

   新西兰在“太平洋重置”下宣布,从2019财年到2023财年新增7.14亿新元(约合5亿美元)对外援助资金,其中主要流向太平洋岛国地区。新西兰特别重视“软性”经济援助,在上述预算之外,另投入约5000万新元支持太平洋岛国媒体、园艺与农业、文化体育外交等,不断扩大“认证季节性雇主计划”(RSE),并设立“太平洋公共服务中心”(PSF)对太平洋岛国公务员进行培训。新西兰虽然经济投入绝对量不如美澳,但更加注重实效,尤其在“软性”经济影响力方面与美澳形成互补。

  

   在加大经济投入的同时,美澳等国采取多种具有对抗性的对华制衡手段,阻止中国企业获得关键基建项目。在美澳看来,海缆事关数据资源的掌握和数字经济的先机,对地理上封闭隔绝的太平洋岛国意义重大,认为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华为海洋”)等中国海缆企业在太平洋岛国的商业活动对其产生了威胁。为此,美澳向相关太平洋岛国施加了巨大压力,导致“珊瑚海线”工程在已和华为海洋签订总承包合同的情况下转由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 SN)总承包,“东密克罗尼西亚线”工程在华为海洋具备竞标优势的情况下宣布流标,转由美澳日出资建设。这种以对抗性手段介入经济活动,不仅直接阻止了中国企业参与上述项目,而且对太平洋岛国产生了吓阻效应,从而对地区经济秩序产生影响。

  

   3.3 促进地区抗疫合作

  

   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以来影响最为广泛深刻的全球危机,对太平洋岛国尤为明显的影响是作为其经济支柱之一的旅游业受到重创。有研究认为,该地区经济在2020年缩水5%,人均收入减少约9%,生活水平至少倒退10年。太平洋岛国应对疫情的能力普遍低下,是疫苗等防疫物资的净需求方,这给美澳新创造了以疫苗等防疫物资谋求政治外交目的的机会。在此背景下,美澳新等国试图主导地区抗疫合作,掌握另一个权力投射与施加影响力的渠道。

  

美国宣称以“全政府方式”支持太平洋岛国抗疫和恢复经济,2020年在“太平洋承诺”框架下将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4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