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培元:漫谈孔子学说与市场经济

——《蒙培元全集·文章(1998年-2001年)》

更新时间:2022-04-25 15:51:07
作者: 蒙培元 (进入专栏)  
完全是个人行为,这同后来所说的“家族伦理”还不完全相同。就此而言,古今商业经济有共同的一面。子贡本人很有个性,有突出的个体意识。他拜孔子为师之后,并不是守在孔子身边,而是经常到各诸侯国从事商业活动。《史记·货殖列传》说:“子贡即学于孔子,退而仕于卫,废著鬻财于曹、鲁之间。”他虽然仕于卫,但是当卫国发生内乱时,他并不愿为卫国国君卖命,而是跑到别国去做生意了[13],这充分说明子贡的自由意识。值得注意的是,孔子并未因此而批评过子贡。这也是子贡“不受命”的一个注解。

  

   子贡的独立意识还表现在拜孔子为师的过程中。《论衡·讲瑞篇》记载说:“子贡事孔子一年,自谓过孔子;二年,自谓与孔子等;三年,自谓不及孔子。当一年二年之时,未知孔子圣也,三年之后,然乃知之。”他开始拜孔子为师时,自以为能超过孔子,但时间一长,却越来越觉得不如孔子,因而更加敬仰孔子,认为孔子真正达到了圣人境界。可见,他对孔子及孔子学说的信仰是出于真心的,这同明代王艮拜王阳明为师的情况有相似之处(王艮也有很强的个体意识)。作为一个商人,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呢?很明显,他并不是也不可能从孔子那里学到如何经商的能力和知识,但是却能够学到如何成为“商人”的情操,从而实现人生价值。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商人首先是人,人便有人的尊严、人的价值和人生追求,对子贡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

  

   市场经济是以个人竞争(当然也有集团之间的竞争,但集团是以个人为基础的)为特征的社会经济活动,市场经济的开展同时意味着个人自由的发展。在孔子学说中,并没有特别提倡个人自由,但也没有否定个人自由。孔子仁学有不同层面的内容,但其根本精神是实现人生的价值。就社会层面而言,他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同情与关怀,主张服务于社会;就个人层面而言,他注重提高人的心灵境界,完成独立人格。这一点既适用于士,也适用于其他人包括商人,子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前所说,孔子的德性学说即仁学,包括仁、义、诚、信等内容,这也是“儒商”所遵循的行为准则。广义的仁,包括义、诚、信等等;狭义的仁,是指人人具有的道德情感,也是人所自有的道德理性。市场经济中的个人,不能只是工具理性的化身,亦即理性的工具,也不能只是“经济的动物”,他还有情感的需要。所谓情感,当然包括个人的私情,这一点儒家重视不够,应当克服;但情感又不只是个人的私情私欲,还包括代表人的内在潜能和内在价值的道德情感、审美情感,孔子和儒家特别重视这一点。他们认为,这种内在的道德情感是人的德性的基础,真正实现出来,就具有普遍性,因而成为道德理性。这是儒学不同于康德哲学之处。道德情感并不都是个人的、主观的,情感能够与理性统一,成为很高的人生境界,即所谓仁的境界。这是一种普遍的人间关怀和宇宙关怀。有了这种境界,市场行为、商业活动便是价值理性指导下的自觉的行为与活动,会造福于社会和人类。

  

   至于义,则是“当为”、“不当为”的道德理性,孟子所谓“理义”是也。“当为”而获利,完全是正当的;“不当为”而为之,获得不义之财,则是不正当的,应该受到谴责。这应建立在“自律”的基础之上,孟子所谓“义内”是也。中国的儒家学说缺乏法治思想,这是应当承认的,在市场经济中,只靠道德自律是不够的,道德自律与法律制度应当相辅而行;建立符合客观理性精神的法治社会,是非常必要的。但决不能由此而否定道德自律的作用。

  

   所谓“诚”,即是真实无妄、诚实无欺,包括不自欺。它出于人的真情实感,以“天道”之实在性为其哲学基础,决不只是个人的心理状态,但又不离人心,毋宁说就是人心的存在方式。这也是很高的心灵境界,但又表现在具体的实践活动之中,一言一行都要“对越上帝”而无愧于心。在商业交往中更应如此。“信”便是信誉,主要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有无信誉,是衡量一个人的道德人格的基本原则,言而无信,便很难持久,也很难成功。在这一点上,中西文化有共同之处。西方人把诚信看作是商业活动中最重要最基本的原则。中西不同之处在于,西方以宗教伦理或社会伦理为其理论基础,中国的儒家学说则强调内在的人格力量,是一种德性伦理。在西方,随着个人自由的发展,宗教伦理的约束力越来越失去效力,于是有人提出“情感主义伦理学”(这所谓情感与儒家所说很不相同),接着又有人主张回到德性伦理,当然还有正义论的出现;在中国,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以道德自律为主要形式的内在要求似乎更加缺乏力量,今日的商人,谁还要去做“圣人”、“贤人”?

  

   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各种文化都有各自所遇到的问题。但呼唤市场经济中的价值理性,已成为当今社会和学术界的共同愿望。我们在吸收西方工具理性与法治精神的同时,要不要从自身的传统文化,主要是儒家文化中吸取有价值的精神资源,便是我们所面临的主要问题。经济全球化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但全球化与多元化应当是同时并进的,今天的商人和市场中的各种角色,不必也不需要成为古代的“圣人”、“贤人”,但要成为有德性有境界的人,否则,所谓市场经济就不是健全的,市场经济中的人也不是健全的。

   [1]《史记·货殖列传》。

  

   [2]《史记·货殖列传》。

  

   [3]《论语·八佾》。

  

   [4]《论语·先进》。

  

   [5]《论语·雍也》。

  

   [6]《论语·述而》。

  

   [7] 见《论语·学而》。

  

   [8] 见《新序》《韩诗外传》。

  

   [9]《新序》。

  

   [10]《后汉书·郭陈列传》。

  

   [11] 见《吕氏春秋·察微》。

  

   [12]《盐铁论·贫富篇》。

  

   [13]《盐铁论·殊路篇》。

  

* 原载《北京社会科学》2000年第1期,第48‒52页。此文作于1999年8月14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9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