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楼宇烈:格致与科学

更新时间:2022-01-22 19:52:28
作者: 楼宇烈 (进入专栏)  
开头第一句话就讲:“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闇于大理。”人在认知上容易片面,只知道一个方面,而大的道理、整个的全面不了解。作为君子之学,既要致广大,又要尽精微。所以也是两方面,不是光讲大道理,要研究很多细的问题,也不是只研究细的问题,而不能把握整体的理。所以中国历史上的儒生,既讲道德、礼教,同时也研究各种各样的学问。清代的阮元写过一本《畴人传》,里面罗列了中国历代的科学家,有好几百人。这些科学家在我们传统来讲都可以称为“儒生”,读书人嘛。这是君子之学的第二个特点。

   第三个特点是什么?“极高明而道中庸”。一方面达到最高屋建瓴的高明,另外一方面又要做最合适的事情,恰到好处地做。所以君子之学有三句话,君子要做到“尊德行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所以做一个君子,是广泛而全面的,不光是一个道德模范。

   接下来还有一句话更重要了,中国文化的特点,也是君子做的一个事情,叫作“温故而知新”。大家马上就可以查,《中庸》里面的这三句话底下就是“温故而知新”。“温故而知新”是中国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也就是我们的发展、我们的创新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刚刚讲了,书院学习的特点就是师生共同来读经、共同来讨论经典,是在温故的过程中来创新。所以中国文化中的很多东西,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发展,把传统的东西跟现代接轨;我们不断地研究传统文化,但又不断地有创新。中国文化是不断创新的文化,而且这些创新是有根据的创新,不是没根据的。不是像我们近百年这样的理解,把传统彻底否定了,重新建立起一套西学的体系,这样我们就很难创新了,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没有主体性,最终只能失魂落魄。所以我经常强调文化主体意识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文化主体意识。而我们的文化主体意识里面,跟现在的科学有没有关系呢?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也可以探索在自己的传统基础上发展出新的科学成就。

   中国的文化中有很多特点,其中最主要的是两大特点,一个是整体观,天地万物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里面包括了万物之间的相互关联,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看问题都是从整体来看的。整体包括相反。我们的阴阳观就是相反相成的观念,对立的东西是同时出现、相互依赖的,有了阴才会有阳,有了阳才会有阴,没有东西可以只有一面而没有另一面,任何一个东西有前面就一定有后面,有上面就一定有下面,有左面就一定有右面。它一定是对立的,相反相成,有了这一面才有那一面。不仅如此,这个整体观里,不仅有这面还有那面,能够相互依赖、相互包容,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我们的太极图最能呈现这一点,一边是黑的,一边是白的,黑的里面有一个白点,白的里面有一个黑点,相互包含。整个圆圈相反的部分构成一个整体,而且整体里面各个部分都是相互包含的,不光相互包含,而且再进一步会相互转化:阳的会转化成阴,阴会转化成阳,黑会转化成白,白会转化成黑,这就是物极必反。这是阴阳相生的观念。

   还有一个重要的是五行生克的观念,五行的相生相克也是一个整体。在一个整体的环境中,一定有相互帮衬的,也有相互拆台的,不可能只有拆台没有帮衬,也不可能只有帮衬没有拆台,相互克制、相互生发,这是事物存在延续的根本法则。整体观里包括了阴阳相反相成、物极必反、五行生克的道理。阴阳的相反相成、相辅相成,跟五行的相生相克,可以说道尽了整个宇宙的法则,这难道不是科学吗?所以近代美国的物理学家卡普拉,在《物理学之道》里就讲到这个问题,他说,中国的这些观念最简单、最普遍又最深刻地揭示了宇宙的总体规律。他又讲到,西方科学、近代科学经过了一百年的爬山,可是爬到山顶一看,中国这些古人早就坐在山顶等他们了。现代西方科学最注重的就是整体思想,整体思想对现代西方科学有极大的影响,包括量子力学在内,都有整体关联的思想在起作用。

   中国文化中还有一个重要思想对西方现代科学有非常深刻的影响,就是恒动性:事物都是不断地在变化,没有静止的时候,开始就是终结,终结也就是开始,一直在变化,而这种变化又是动态的平衡,达到一个中和的状态。这个理念、这个思路对现代科学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意义,所以现在西方科学家特别重视这两条:一个是整体观念,一个是动态平衡观念。我们想一想是不是这样?如果能够坚持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这种理念,沿着这样的理念发展,我想今天我们很多地方可能会超过西方,这也是我经常讲的。

   很多人看不起中医,认为中医是玄学,没有实证的证据。其实阴阳五行就是中医理论的核心。一个生命要健康成长,必须要保证它动态的平衡,必须要看到它的整体,不能把它分成一个一个零碎的器件。现在西方医学非常重视自然医学和整体医学,大家都在反思这个问题。过去西方医学把人体的各个器官都看成是独立的,把人看成就像是一部机器一样——零件的组装,但人体可不是简单的零件组装,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啊,五脏六腑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说我现在讲话多了就痰多,有痰湿在里面,这可能跟我的肺有关系,同时也可能跟我的胃有关系,也可能跟我的肾有关系,不是简单地只就跟某一个东西发生关系,它跟很多东西是错综复杂的关系。

   所以中国人有很多很好的理念或者说道理,我们不知道,就粗暴地给否定了。但是西方人按照这些一做实验,实验结果一公布,大家就相信了。我常常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中国古话讲:“若要身体安,三分饥和寒。”吃饭不能吃得过饱,七分饱就行了,这样能维持生命的健康和长寿。可是有人会追问,你有什么根据呀?好,西方人就来一个做法,养了200只猴子,100只猴子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让它吃撑了为止,另外100只猴子限制它吃,只能七分饱,多少年以后发现,总是吃饱的猴子死了一半以上,还有一半有这病有那病,而只吃七成饱的那组都很健康,大家相信了:你看,有实验数据作为标准!就相信实验室出来的标准,而不相信我们从人类实践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这就是认为近代中国没有科学思想、没有创造性所带来的问题。

   中国很多的东西,是从生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不是简单的实验室的数据。我这么讲,并不是排斥实验室的数据,我也很赞成。如果我们做了刚才讲的实验,能够让人生起信心,也很好。但是我们还得注意,那是在猴子身上做的,不是在人身上做的;那是在老鼠身上做的,而不是在人身上做的,我们还得注意这个问题,还是不一样的。而中国是踏踏实实从人生的经验中去总结,从生活的经验中去总结,所以并不是没有标准、没有数据,但是这些数据不像实验那么有据可查。它可能需要通过几辈人、几代人才能总结出来,不是实验室里面几年就可以做出来的。我讲这些,并不是否定实验,我们做一些这样的实验也很好,可以让我们加强对事物的认识,但是也不要轻易地否定传统文化所注重的在现实生活中间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所以我觉得我们近代以来对中国有没有科学这样一些问题的讨论,并不在于我们去拼命争我们有多少科学发明、多少科技成果,我们怎么样超过西方——不是这样,而是要看到近代以来对我们思维方法造成的一种损害,我们对文化自信心的丢失,没有正确认识我们自己文化的一些特征、特点,它是怎么来总结经验、造福人生的。中国早就提出来,要“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要全面考察、全面了解,再应用到方方面面去。

   我还要强调一下,中国的文字最能体现这一点了。我们从中国的文字中可以看到很多“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的创造。中国造字有6种方法,也就是“六书”:象形、指事,这是基础的造字法。象形就是画一个图像,太阳就画一个圆圈、点一个点,就是我们的“日”字,月、水、山都是图形。象形后是指事,比如“上”“下”。这是最基本的汉字形成的特征。这还不够,我们还进一步发明了构字法,通过会意、形声来构字,特别是形声,一边是形,一边是声,这种构字法太丰富了。就像一个人的身体部位,几乎每一部分都在汉字里可以看到,有身字旁、目字旁、耳字旁、足字旁、手字旁的字,从上到下、从头到尾都有,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拿手弄的、用脚踢的、用眼睛看的、用耳朵听的,非常形象和直观。这还不够,我们还有更多,还有用字法,就有了假借、转注,把意义扩大。所以我们的六书造字法,很生动地体现了“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

   刚才讲了人身上的,我们还有大量从动物身上、草木上取的偏旁和部首,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跟草有关系,这个跟花儿有关系,这个跟树有关系,这个字跟牛有关系,这个跟马有关系,这个跟羊有关系。中国创造的文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可是自从西方所谓的“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想传进来以后就麻烦了,本来我们的文字是表象、表义的,通过形象表义,现在变成艺术品了,为艺术而艺术了。所以为什么现在“乱书”到处都是,连字都不如,怎么能叫书法呢。“书”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秦始皇“书同文”是什么意思?“书”就是字,“文”就是纹路,这个字要有相同的纹路,大家一看就知道了,可以进行交流了。“书”是字,“文”是字的纹路、笔划描述,现在连一个字都不是,就说是书法作品,还说这是艺术创造、是个性的发展,太可笑了。对于这样一些怪现象,我们应该反思,我们是不是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太过陌生了?近百年来,认为中国这个也没有、那个也没有,让我们对自己的文化从根本上丧失了信心,处处以西方为标准,最后把中国文化的特性彻底丢掉了。

   艺术是干什么的?中国传统中的艺术,最根本的就是要陶冶人的性情,因为艺术是深入人心的,最容易感化人心的,潜移默化的力量最大的。所以艺术家怎么能没有社会责任感呢?想自己怎么样就怎么样呢?胡作非为,这是对自我精神提升有意识、对社会负责吗?艺术完全背离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让人心伤。我现在跑题了,我今天想借这个话题来说一下,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些最根本的精神我们不能丢。我们在实验室做试验,重视数据是有意义的,也是需要的,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否定通过生命实践所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现代西方科学非常强调两点,一个是科学理论,认为理论一定要符合事实,这是科学的最根本的精神,叫科学要符合事实,这是从理论上来讲。中国难道没有吗?我们讲的很多道理都是科学道理。还拿刚才的例子来讲,比如说我们吃饭,吃东西不要吃得太饱了,这对健康有利。元代有一个大医生叫罗天益,他写了一本书叫《卫生宝鉴》。里面有一句话:“若能节满意之食,省爽口之味,常不至于饱甚者,即顿顿必无伤,物物皆为益。”大家看这句话科学不科学?我觉得比现在讲的营养——这个成分、那个成分——要科学得多。因为营养成分如果没有针对性地乱吃胡吃也是过,反而有害健康。但是我们有人去讲这个话吗?

   最近我还跟我的学生经常讲一个概念——“卫生”的概念。我不知道在座的知不知道“卫生”的概念从哪儿来的,讲的是什么方面的内容。“卫生”这个概念出自《庄子·庚桑楚》,里面记载了一件事。有一个人问老子,怎么样才能够保住生命?老子就跟他讲了一番话,最后归结为“卫生之经”。“经”是经典的“经”,“卫生之经”就是卫生的要点、卫生的根本,卫生这个词是从这儿来的。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还叫卫生部,卫生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但是现在卫生这个概念沦落成清洁卫生,打扫清洁叫卫生,太可惜了。

   老子讲的“卫生之经”,我给它归纳成了四条、四个内容:第一个内容是讲要想保卫住生命“能抱一乎?能勿失乎?” 人要想身体健康,不能把“一”丢掉。“一”是什么?“一”是根本。刚才我听大家朗诵《君子》,里面也有引用道家《老子》的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是万物的根本。不仅如此,《老子》还讲“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正”。所以“一”是最根本的,养生、卫生最重要的是守住根本,不能丢掉。“能抱一乎?能勿失乎?”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更重要了,“能无卜筮而知吉凶乎?”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算卦、算命的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1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