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秉文:从负债型向资产型养老金体系转变及其前景展望

更新时间:2021-11-30 16:53:05
作者: 郑秉文 (进入专栏)  
1997年一举成功地实施了DB型部分积累制的制度创新,顺利地完成了从传统的DB型现收现付制向资产型养老金体系的过渡。

  

   第一阶段发展安排的目标是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意味着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养老金体系的制度目标则应该是通过全面落实“扩大总量、优化结构、提高效益”的部署,初步建立起以资产建设为基础的养老金体系框架:“全国社保基金”总量成倍增容,第一支柱统账结合养老保险制度的社会统筹基金规模明显提高,做实个人账户开始启动,第二、第三支柱账户制养老金初具规模;通过向资产型制度的转变,三支柱养老金的比例关系逐渐理顺并与国际接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物质财富储备逐渐夯实,养老金体系的财务可持续性明显加强。

  

  

  

   图3  2012-2050年中国GDP增长率与GDP总量(%,万亿元)

   资料来源:2012至2019年的GDP增长率和总量引自《中国统计年鉴2020》,见国家统计局官网;2020年GDP增长率和总量引自《国家统计局局长就2020年全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2020年1月18日,见国家统计局官网;2021至2050年的GDP增长率和总量预测数据引自郑秉文主编:《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19年。

  

   在第二阶段2035-2050年的发展安排中,资产型养老金体系运行、养老金与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进入机制化轨道,信托制资产型养老基金占主导地位,在GDP占比和资本市场的占比中显著提高,力争达到世界平均水平,改变GDP大国与养老金弱国的失衡与落后状态,让养老金成为打造创新型国家的长期资本,成为创造社会财富的长期资本。

  

   需要强调的是,在“十四五”前夕中央提出“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和“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这个重要决定完全符合和顺应“十四五”至2050年“艾伦条件”的变化趋势,外部经济环境可以满足建立资产型制度的要求,但这并不意味着从负债型向资产型体系过渡具有必然性,而此前实施负债型的名义账户制则是必然性的结果,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艾伦条件”不支持资产型养老金体系的建立。

  

   作者郑秉文系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本文摘编自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从百年之虑到百年大计:中国养老金体系2050年改革沉思——从“负债型”向“资产型”转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9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