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永谋:行为科学与社会工程:斯金纳的技术治理思想

更新时间:2021-10-15 01:11:05
作者: 刘永谋 (进入专栏)  
“由此,语言产生了文化,文化也是相倚性行为的集合。”[3]31换言之,文化进行是社会中操作选择的总体。

  

   4.反思行为主义

  

   行为主义心理学的兴起与彼时盛行的逻辑实证主义及其工具主义化的操作主义紧密相连。斯金纳承认实证主义对他的影响,专门回顾逻辑实证主义在美国的传播,分析它对行为主义心理学的重要影响。[12]107-109他将实证主义大体分为3种,即孔德的社会实证主义、马赫的经验实证主义和维也纳学派的逻辑实证主义,行为主义属于第三类。行为主义明显受到布里奇曼操作主义的影响,甚至可以视为操作主义从物理学扩展到心理学的结果。[13]行为主义反对“内在人”概念,反对物理世界和心理世界的区分,要求对人的行为用物理语言进行描述,符合逻辑实证主义反对形而上学和统一科学的基本立场。实际上,纽拉特等人已经提出了“行为主义社会学”的说法。在纽拉特的术语中,社会学不是今日理解的狭义社会学,而是包括经济学、心理学等所有对人的社会学维度研究的学问。

   在《关于行为主义》一书中,斯金纳概括了20种对行为主义的批评意见,并在最后一章中进行了逐个反驳。[4]第14章“总结”一些人批评他的还原主义立场,坚持人的行为不能与动物完全等同。一些人批评他走向了机械主义,把人当成自动机器。一些人批评他否定艺术、科学等创造性活动,不能研究深层次的心灵问题。一些人指责他过于简化,把实验室研究扩大到社会当中。甚至还有人认为行为科学形式上像科学,实际不是科学。对于后果选择,也有人提出一个没有“最初能动者”的批评,类似牛顿思考的“第一推动者”。[14]而一般认为,加西亚效应(Garcia effect)质疑相倚性强化概念——有的操作反射很容易形成,有的则形成不了,这与生物遗传有关——撼动了行为主义的科学地位。[11]174

   无论如何,行为主义对人的行为进行科学研究的主张很有积极意义。科学方法或许不能解决人类行为的所有问题,但是缺乏科学向度的人类研究必定不充分。还原主义有问题,但没有一定程度的还原不会有科学。而行为主义一定程度上是还原论的,同时又是一定程度整体论的。他们对人类行为的还原,停留在行为单位即刺激-反应层面。理论上说,华生认为肌肉运动和腺体分泌可以还原为物理、化学现象,但他的研究并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而是向行为单元复合的方向前进。他认为,刺激-反应行为主要是条件反射和非条件反射,人的简单动作往往涉及许多条件化的行为单元,一系列后天习得的条件反射形成人的习惯,而所谓人格就是习惯的集合。也就是说,华生看重的是条件反射→习惯→人格的研究路线,而斯金纳看重的是强化→设计→文化的研究路线。两条路线都反映了新旧行为主义对人的预测和控制的重视,甚至可以说,这是行为科学最高的目标。

  

  

   二、控制人类行为的行为技术

  

  

   在强化相倚关系中,控制刺激和后果可以引导反应。这对于人类行为同样有效,即根据行为原理和行为定律,对环境加以改造,可以改变特定行为发生的频率,进而改造人的行为模式。将行为科学运用于人类行为控制领域所得的技术,斯金纳称之为行为技术。行为技术的关键是通过操纵强化(即行为频率变化的现象)实现对有机体行为的控制。

  

   1.设计强化改变行为

  

   强化意味着改变操作性条件反射行为,提高或减少反应的频率。斯金纳用实验方法,仔细研究各种强化现象。在操作性条件反射中,对强化进行设计,在一定时间内作用于有机体,可以解释和预测有机体的反应及其频率。当强化停止,反应发生频率降低,斯金纳称之为操作的消退。

   斯金纳划分了两类强化物:“一类是给予一些东西,叫正强化物。一类是剥夺或消除东西,叫负强化物。我们把由于呈现负强化物而产生的结果叫做惩罚。” [5]69-70正强化让人感到愉快,如金钱、赞誉等,负强化反之,如责骂、劳累等。惩罚给行为者带来不快的东西,或者取消令行为者愉快的东西,受到惩罚后行为者倾向于终止或避免该行为。有时,斯金纳也将惩罚列为单独一类强化现象。对于不同的个体而言,具有强化作用的事物可能存在极大差异。在斯金纳看来,文学艺术都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强化物,而“人格”、“自我”实际上是早期经验强化形成的行为模式,能持续很长时间。它是可以调节的,并非什么本质的东西。

   在行为的实验分析方面,斯金纳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发现了强化操作表(Schedules of Reinforcement)。操作表包括类强化物、迁移、差别强化、间歇强化等一系列相关问题。比如强化可以分为连续性强化和间歇性强化,后者又分为固定间歇强化、变动间歇强化、固定比率强化、变动比率强化,它们各自有其特点。根据上述发现,斯金纳提出,既然人的行为取决于环境和强化,那么完全可能通过改变环境和运用各种强化手段来改造和控制人的行为。斯金纳的强化操作表被广泛用于教育、宗教、工业、商业等广泛领域。[15]16

  

   2.行为控制不可避免

  

   人无时不刻不处于环境制约之下,人的相倚性行为完全由环境所决定,而遗传基因决定人的非条件反射行为。因此行为科学认为,人并非自主的,也不存在所谓“自由意志”。也就是说,人类行为永远被环境所控制,人不可能摆脱所有控制。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他人也是环境的组成部分,社会控制不可能完全消除,除了完全脱离社会环境。总之,人不可能摆脱环境依赖性,因而控制不可能完全消除,不存在脱离一切控制的绝对自由。

   在斯金纳看来,改变人类行为主要有4种方式,行为技术是其中之一,其他三种传统方式包括:(1)纵欲或享乐的方式,(2)清教徒式惩罚方式,(3)药物改变身体状态的方式。传统方式也与改变相倚性联系有关,但只有行为技术才是明确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行为改造方式。[3]64-66行为技术对人类行为的改造,并非随心所欲的操控,必须遵循规律安排环境,引出所期望的行为结果。

  

   斯金纳区分了两类行为控制:有害控制和有利控制。他赞同趋利避害的享乐主义,认为人可以努力摆脱有害事物或不利控制,通常所说的自由实际指的是躲避了有害控制的状态。在负强化和惩罚控制当中,很多都是令人厌恶的控制行为,要尽力避免。趋利避害的自由行为并非源于人对自由的热爱,而是有机体与环境之间相倚性联系作用的结果。所以,追求自由的关键在于:(1)避免和改变环境中的有害控制因素,(2)促进并完善有利控制。“自由意志”是虚假的形而上学概念,自由是一种争取自由的行为方式:“一切生物的所作所为,都是要使自己从与有害事物的接触中解脱出来,通过一种被称为反应的相对简单的行为来获得某种自由。” [8]25因此,“这下一步行动,不是将人类从控制中解脱出来,而是去分析和改变他们置身于其间的种种控制” [8]41,即自由行动应该对各种控制形式加以仔细研究,以实现趋利避害的目标,而不是对所有控制形式一概加以否定。据此,斯金纳批评传统自由观将自由视为摆脱一切控制,这既是错误的,也完全不可能实现。更重要的是,虽然传统自由文献洋洋大观,在反对专制和争取自由的斗争中起到过重要作用,但因为错误观念而遮蔽与自由有关的真正问题,把人们追求自由的努力引向错误的方向。

  

   3.自我控制、控制他人和机构控制

  

   斯金纳仔细研究了行为控制的机制,将行为技术分为三类,即自我控制技术、控制他人技术和机构控制技术。运用它们控制人的行为,即他所谓的行为工程。

   包括人在内的有机体能够直接改变影响行为的因素,减少惩罚性反应的发生概率,成功躲避惩罚会强化该行为,这就是自我控制。自我控制包括控制反应和受控反应两部分,控制反应可以作用于受控反应的变量,改变后者的发生概率。由于自我控制的外部结果和刺激有些是自然界提供的,但多数是社会提供的,社会应该对大部分自我控制行为负有责任。因此,自我控制是社会性的。斯金纳并不认为自我控制体现人的主观能动性或自由负责。实际上,他倾向于减弱对个人创造性的强调,将创造性视为人类群体对环境的适应行为。

   从这个意义上说,自我控制与控制他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实施的行为技术也类似。斯金纳归纳的个体控制技术主要包括:(1)物理限制和辅助的技术,如紧身衣、手铐等;(2)改变刺激的技术,如糖衣胶囊;(3)剥夺与餍足;(4)操纵情绪条件;(5)使用厌恶刺激,即激发逃避行为;(6)通过操作性调节强化自己的行为;(7)自我惩罚;(8)转向别的事情,等等。斯金纳归纳的控制他人技术包括:(1)物理控制技术,这是最有效的;(2)非强力控制技术,主要包括操纵刺激(如在买衣服的地方装镜子),强化控制(如工资和行贿),厌恶刺激技术,惩罚,剥夺和餍足,利用情绪,药物使用等等。

   在社会中,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互动的社会行为,或一群人适应环境的社会行为。社会环境对社会行为影响,主要包括如下因素:(1)社会强化,即涉及到其他人的强化;(2)社会刺激;(3)社会事件,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领导和服从,语言事件等;(4)群体行为,即通过群体产生的强化,效果大大增加。群体的重要特征就是对每个成员施加控制,而被控制者在群体中也是控制其他个体的群体的一部分,导致自私行为在群体中会被压制。

   和机构控制相比,个人控制的力量很微弱。即使是群体对他人的控制,也属于伦理上的控制,将行为分为正确或错误两类,而机构控制则带有强制性,把行为划分合法(合规)或非法(违规)两类。斯金纳归纳的机构控制主要包括:(1)政府控制,包括各种强制控制(主要有警察组织和军队来执行)、伦理控制、经济控制、教育控制和宣传控制的技术措施。在斯金纳看来,法律是将事实控制编撰为文书,政府控制不能过于偏重于强制的惩罚力量。(2)宗教机构控制,主要方法是扩大团体和群体控制。(3)心理机构控制,主要是讨论心理学、心理诊所、精神病医生等对社会的控制。斯金纳认为,社会控制导致副作用,导致个体和群体的伤害以及反控制,心理疗法可以缓和社会控制的副作用。(3)经济组织的控制,主要靠金钱来强化行为。(4)教育机构的控制,“教育强调的是行为的获得而不是行为的保持” [5]378。机构控制同样运行许多可操作性和程序性的行为技术来实施控制。

   斯金纳主张对行为控制进行科学研究,提高各种控制的效率,造福社会。比如他努力将行为科学原理运用于教育活动中,形成独特的行为教学技术,尤其设计一种教学机器,来教学生学习拼写和数学,基本原理是通过教学环境的改变,或者说有关教学的刺激的变化,来强化学习行为,提高学习效果。[16]30在他看来,人的学习和鸽子学习是一样的,同样符合强化相倚性的行为定律。

  

   4.行为控制的限度

  

   华生和斯金纳都是说预测和控制人的行为,但是就他们认为“心灵”概念是形而上学而言,控制人的行为等于控制人的全部。按照福柯的术语,行为科学属于规训知识,目标是改造人的行为。比较起来,斯金纳比华生的控制欲更强,因为华生的学习理论重在描述,而斯金纳的强化理论重在改造。

斯金纳公开主张用科学方法对人的行为进行控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