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广波:《胡适论红楼梦》自序

更新时间:2021-10-11 23:09:44
作者: 宋广波  
有的胡适论红书札是以手稿的形式在杂志上影印发表的,如1954年3月7日胡适答程靖宇书,1954年12月17日沈怡书,1962年2月20日答金作明书等,也拜托台北友人帮忙复制原刊,以作底本。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用作底本的台北胡适纪念馆收藏的胡适档案,有的不是胡适的手稿,而是秘书抄录用以留底、存档的稿本,胡适的原函当在收件人手里,我希望将来能看到这些原件。

  

   有的论红文献没有手稿了,只能搜集不同的版本尤其是首次发表本加以互校。也不是首次发表本就是绝对的最权威,有时首次发表本也有错误。说起首次发表本,我一直有一个遗憾。本书收入的《红楼梦考证》之初稿,是据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收藏的手稿,但自二十年前,我一直在多方搜求这篇重要文献的首次发表本——1921年5月亚东本《红楼梦》的第一版,但迄今也未能如愿,甚盼红学的同道们也注意这篇文献和这个本子。

  

   在修订本书的过程中,本人深感校书编书之苦、之难。校书的目的,无非是为读者厘定出一个最可靠的定本。我以为正确的办法是这样的:先找出最权威的本子,然后从事机械的“笨校”、“死校”。胡适的朋友、史学大师陈垣常用“倒校”的办法,就是一篇文章从后往前校,丝毫不受文章逻辑、理路的干扰。胡适的另一位比较亲密的朋友周作人有这样的“规矩”:凡文章发表前,最后的校样必须经其亲自过眼后才允发表。前贤的这些做法,我们都应该继承的。胡适本人在校书方面,远不如陈、周严格。作为知识界的领袖,同时又是最畅销的学术书作者,胡适的著作是备受出版商欢迎的。与胡适关系向来密切的亚东图书馆是这样做的:他们会把胡适发表的文章剪下并编好目录,胡适将这个目录增删调整,一集“文存”就出来了。四集《胡适文存》都是这样运作出来的。仔细排比胡适的传记材料,我可以断定,胡适并未一次一次地认真看校样,甚至他自己的书出版后都没有时间细看。1950年代,胡适已不似在国内时那样繁忙,他这时细看他的《文存》,也慨叹错误之多,而这些畅销书已流布了30年!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为本书修订提供帮助的几位朋友。商务印书馆厚艳芬女士和张鹏先生不仅业务精道,更是一丝不苟。因抗疫不便见面,张鹏先生就和我通过电话沟通书稿,有时甚至一天通话六个小时!感谢帮忙校对的曹国芳兄、李宝山兄、徐建平兄、任世权兄、马文飞兄、梁岳标兄。诸友在校对过程中,常提出建设性意见,这是要深深感谢的。还要感谢“胡学”老友李建军兄。感谢台北胡适纪念馆在使用档案方面给予的便利。


宋广波


2020年8月4日记


本文又刊载于《红楼梦学刊》2020年第5期,经作者宋广波先生授权发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