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岳小国:明清时期武陵土司地区的社会治理研究

更新时间:2021-08-14 09:59:50
作者: 岳小国  
据记载,彭思斋(世麟)“女一十七人,一适保靖宣慰彭九霄;二适酉阳宣抚冉义、舍人冉值;一适散毛宣抚覃斌;一适施南宣抚覃良臣;二适桑植安抚向绶、向天爵……一适两江口长官彭恩”68。足见,联姻成为永顺土司巩固地方权力,扩展家族势力的重要策略。唐崖土司的通婚策略与此相似,且效果显著。据资料记载,“覃田氏,明唐崖宣慰覃鼎之妻,龙潭安抚田氏女也。相夫教子,皆以忠勇著一时。夫鼎于天启七年故,子宗尧袭职,颇肆行不道,田氏绳以礼法”69。唐崖覃氏与龙潭土司联姻,不仅密切了双方间的关系,而且巩固了其内部统治。部落社会时期实行族外婚,禁止内部通婚,而在土司的婚姻形式中,却存在同姓婚、族内婚,70这表明土司的婚姻完全服从于其政治需要。

   3.土司内部制度体系与地方组织系统的交织

   土司内部的制度体系与社会组织系统构成了土司地区社会治理模式的一体两面。二者交织在一起,前者为硬件层面,后者系软件层面,形成了对硬件层面的连接、引导和驱动。

   土司佐贰官体系实现了内部制度与宗族组织的结合与互补。土司地区实行军政、民政、族政合一体制,土司集行政长官、军事首领、宗族首领于一身。其佐贰官中的总理、舍把、旗长等主要由土司同姓宗族成员担任。在基层社会,土舍等宗族成员大量进入旗、峒组织,协助土司处理地方事务,实现地方社会的治理。71土司行政、军政系统中的重要职位,乃至基层组织的职位,多由土司血缘关系较近的族人担任。军政、行政系统的宗族化有助于强化土司对其内部事务的管控。

   在土司地区的社会治理模式中,内部制度体系利用了宗教信仰的力量。在武陵地区民间信仰中,八部大王、廪君、土王等被冠以君、王称号,形成以职官体系为模型的意识形态关联。同时,这类传说中的英雄人物也被区域内民众视为同根共祖的早期先祖。这样,具有政治权力色彩的君、王体系与宗族组织、宗教信仰紧密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有助于土司社会治理的区域特色。

   四结语

   明清时期武陵土司地区的社会治理模式可视为我国西南地区土司社会治理实践及经验的一个缩影。该模式可概括为两大方面:一是与土司制度相关的制度体系,包括土司制度下的职官系统、组织机构、司治场所及其功能分区等。它是封建王朝权力渗透或影响的产物,同时也是地方社会对土司制度的一种调整与适应。在土司制度下,王朝国家按照土司的实力、影响分别设立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等职,各地土司还自设了一套佐贰官系统,其内部设有旗长、舍把、峒长等职。王朝任命的土司职官系统与土司佐贰官共同构成土司社会一套制度化的治理体系。此外,该体系还包括土司职能部门以及土司司治的功能化分区——土司王城的整体规划与建筑设计、土司衙署、官言堂、地牢等无一不透显出对王朝权力体系的模仿,它们既是王权的象征,也能彰显土司的权力或权威。这类制度体系构成了稳定地方秩序的一股力量,是土司地区社会治理的重要政治模式。另一方面为社会组织系统,它与地方传统文化及习俗紧密相关,由宗教、宗族组织,以及由血缘关系拓展的姻亲关系等传统的社会组织及结构构成。土司地区的社会治理主要偏重于后者,即社会组织系统,这是因为文化与治理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文化是礼仪、行为准则等领域的制约手段。土司时期以宗教、宗族等社会组织系统为手段管理地方事务的方式,可视为与地方文化相关的治理范畴。土司的权威从某种程度上讲,即体现在宗教和宗族组织及其活动之中。就宗族组织而言,宗族大姓首领授封为土司,土司制度与宗族制度相结合,构成对民众日常生活控制的基础。在宗教方面,土司广建庙宇可稳定地方秩序——寺庙等机构可将“政治”延伸至边远之地。社稷坛、文庙、关帝庙等国家信仰形式在土司地区大量存在。72土司倡导并带领民众祭祀城隍、关帝等,在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上与王朝国家保持一致,并注入了王朝国家的背景,彰显了土司的正统地位,也提高了其政治声望;另一方面,对这类经过王朝国家敕封的神话英雄、历史人物的信仰,也可达到教化民众,直接为土司地区治理服务的目的。

   需要指出的是,明清时期的土司社会取代“化外野蕃”的部落组织,结束了“其众各有部领,不相统属”73的散杂状态,土司制度下的社会治理朝着制度化、系统性的方向发展,开启了与内地社会一体化的进程,这一历史趋势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然而,土司地区社会治理的弊端亦很明显。譬如宗族作为基层社会组织对王朝国家来讲暗含一种离心倾向。土司酋长割据一方,且“彼大姓相擅,世积威约”74,含有自治并对抗国家的因素。在传统的基层社会,宗教与庙宇的凝聚功能,以及宗族的自主性作用,“都昭示出它们是王朝国家难以全面控制的场域”75。因此,土司地区的社会治理模式中,本身也蕴含着一种“扩张”与“对抗”的特性,构成区域社会的隐患。明清时期云、贵、川、桂等地的土司即常被视为地方叛乱之源。土司地区社会治理的缺陷,其实也是土司制度所固有的不足,其“割据”“自治”的特征预示着土司终将被纳入改流的历史轨道。

   注释

   1《清史稿》卷五一二《湖广土司》,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14212页。

   2《宋史》卷四九三《蛮夷传》,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14177页。

   3《清史稿》卷五一二《湖广土司》,第14212—14213页。

   4《元史》卷九二《百官志八》,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第2340页。

   5《元史》卷一六二《刘国杰传》,第3811页。

   6《四川提督黄廷桂、四川巡抚宪德的奏折》,雍正七年四月十一日,[清]允禄、鄂尔泰等编:《雍正朱批谕旨》第59册,光绪元年线装本,第27页。

   7《史记》卷一一六《西南夷列传》,北京,中华书局,1963年,第2991页。

   8[唐]樊绰撰,向达校注:《蛮书校注》卷四《名类》,北京,中华书局,2018年,第96页。

   9[明]沈瓒编撰,[清]李涌重编,陈心传补编,伍新福校点:《五溪蛮图志》,长沙,岳麓书社,2012年,第80—81页。

   10《旧唐书》卷一九七《南蛮西南蛮传》,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5280页。

   11《新唐书》卷二二二下《南蛮传下》,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6321页。

   12《旧唐书》卷一九七《南蛮西南蛮传》,第5276页。

   13《新唐书》卷二二二上《南蛮传上》,第6270页。

   14乾隆朝李心衡曾在《金川琐记》中记载:“金川僻在四川省城西南隅,西北通甘肃回部,西南控三藏,与十八家土司部落。”[清]李心衡纂:《金川琐记》卷二,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11页。

   15[清]鄂尔泰等修,靖道谟、杜诠纂:乾隆《贵州通志》卷七《苗蛮》,《中国地方志集成·贵州府县志辑》第4册,成都,巴蜀书社,2006年,第120页。

   16《清史稿》卷五一二《土司传·序》,第14206页。

   17[清]托津等撰:嘉庆《钦定大清会典》卷九《吏部》,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64辑第632册,台北,文海出版社,1996年,第404页。

   18参见龚荫《中国土司制度》,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2年,第39—40页。

   19[清]李瑾、王伯麟编修:乾隆《永顺县志》卷一《地舆志》“坊里”条,乾隆十年刻本,第124—125页。

   20《明史》卷三一○《湖广土司》,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第7987页。

   21张登巧、姚文龙:《改土归流以来永顺老司城遗址保存状况研究》,《吉首大学学报》2013年第6期。

   22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北咸丰唐崖土司城址调查简报》,《江汉考古》2014年第1期。

   23参见成臻铭《清代土司研究:一种政治文化的历史人类学观察》,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第142页。

   24贺喜:《土酋归附的传说与华南宗族社会的创造:以高州冼夫人信仰为中心的考察》,《历史人类学学刊》第6卷,2008年,第23页。

   25[清]蔡毓荣:《筹滇第二疏:制土人》,[清]鄂尔泰等监修,靖道谟等编纂:乾隆《云南通志》卷二九《奏疏四》,文渊阁《四库全书》第570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366页。

   26《旧唐书》卷一九七《南蛮西南蛮传》,第5276页。

   27[元]李京撰,王叔武辑校:《云南志略辑校》之《诸夷风俗》,《大理行记校注·云南志略辑校》,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86年,第87页。

   28[明]彭世麒:《永顺宣慰司志》卷二《祠庙》,清初抄本。

   29参见陆群《明清时期老司城宗教坛庙时空分异论析》,《世界宗教研究》2018年第6期。

   30[明]彭世麒:《永顺宣慰司志》卷二《祠庙》。

   31《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词典》,北京,学苑出版社,1993年,第585页。

   32参见陆群《土司政权与土家族“祖先化社神崇拜”的演变——以湖南溪州地区为例》,《广西民族大学学报》2013年第5期。

   33参见《后汉书》卷八六《南蛮西南夷列传》,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第2840页。

   34郗玉松:《改土归流后土家族摆手舞的嬗变与传承研究》,《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第4期。

   35张登巧、姚文龙:《改土归流以来永顺老司城遗址保存状况研究》。

   36王铭铭撰,李放春译:《明清时期的区位、行政与地域崇拜——来自闽南的个案研究》,杨念群主编:《空间·记忆·社会转型:“新社会史”研究论文精选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106—107页。

   37[清]李熙龄纂修,杨磊等点校:道光《广南府志》卷三《名宦》,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36页。

   38[明]彭世麒:《永顺宣慰司志》卷二《祠庙》。

   39[清]张光杰等编纂:同治《咸丰县志》卷六《典礼志》“坛庙”条,同治四年刻本。

   40[清]张光杰等编纂:同治《咸丰县志》卷七《典礼志》“寺观”条。

   41参见李梅田、方勤《唐崖土司城张王庙石刻考述》,《三峡论坛》2013年第5期。

   42[清]张光杰等编纂:同治《咸丰县志》卷七《典礼志》“寺观”条。

   43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南永顺县老司城遗址》,《考古》2011年第7期。

   44[清]顾彩:《容美纪游》,鹤峰县史志办等编印:《容美土司史料汇编》(油印本),鹤峰,1984年,第314页。

   45[明]彭世麒:《永顺宣慰司志》卷二《祠庙》。

   46王路平:《明代贵州土司流官崇佛兴寺考述》,《贵州民族研究》1999年第4期。

   47参见张伟权编著《汉语土家语词典》,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2006年,第59、69、261、415、424页。

   48[清]李勖等撰:同治《来凤县志》卷一七《武备志》“控制”条,同治五年刻本,第4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10.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21(0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