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华庆:论人民民主法治

更新时间:2021-06-30 00:10:45
作者: 柯华庆 (进入专栏)  
那么义务的道德则是从最低点出发。人类不同时期的最低的义务的道德和最高的愿望的道德是不同的,在前一个时期是愿望的道德,在后一个时期可能就成了义务的道德。每个人的义务的道德和愿望的道德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的义务的道德和愿望的道德也有可能不同,一类人的义务的道德可能是另一类人的愿望的道德。因此,义务的道德和愿望的道德是多层级的,就像一个人的奋斗从最低台阶到更高台阶不断攀登,每一次的奋斗目标相当于愿望的道德,成功之后就成为像义务的道德一样的起点,层层递进,不断攀升。法律与道德的关系就是这种相对的层层递进关系。尽管德性一直是共产党的追求,然而现实中的共产党员只是整体上相对于一般群众来说道德性更高,而非具有绝对的道德性。有些人在加入共产党时思想和能力可能都达不到要求,但通过伪装或欺骗加入了共产党;有些人虽然在加入时符合共产党员的德性要求但后来变质了。这两种共产党员都会导致共产党变质,所以共产党不仅仅需要思想建党,而且需要制度治党和依规治党以保证其道德性。一般党内法规对于一般国民来说是愿望的道德,但对党员来说则是义务的道德。党内法规又可以区分为党法和党德,党法是所有党员的义务的道德,是必须遵守的;党德是一般党员的愿望的道德,是自愿遵守的,但对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可能是义务的道德。如果说国法是义务的道德,那么党法是愿望的道德;如果说党法是义务的道德,那么党德是愿望的道德。由此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一个从最低义务的道德到最高的愿望的道德的金字塔结构,越往上愿望的道德性越强,对所规范主体的要求越严,规范的柔性也越强,实质合理性也越强。如果说资本主义法治要实现的是基于人性恶的权利本位法治,那么社会主义法治要实现的是基于人性善恶并存的权利保障和道德弘扬并举式的法治。

   人民民主法治要求党内法规、党导法规和国家法律相统一。党的关系涉及内部关系和对外领导关系,党的对外领导与党的对内治理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工作,规范党的对外领导的法规即党导法规,规范党的对内治理的法规即党内法规。党导法规既是保证党与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规则,也是党的全面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有机统一的规则。党导法规是宪法总纲第一条“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的制度化和法治化,是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制度化和法治化。党导法规使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有规可循,是党行使领导权的法律依据。党导法规是党制定政策的规范依据,党的政策以党导法规为制定依据,引导着国家法律变革。党内法规是党的内部治理的制度化和法治化,党内法规严于国家法律,从制度上保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保障党的领导地位,党的领导和唯一执政就具有了正当性。国家法律是全国人民共同意志的法律化,党导法规则是连接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的“楼梯”。在人民民主法治体系中,共产党依据党内法规管党治党、依据国家法律治国理政、依据党导法规领导国家和人民。依法治国是依据国家法律治国,依规治党是依据党内法规治党,依规领导是依据党导法规领导。依规领导使依法治国和依规治党实现了有机统一。[13]

   总之,人民民主专政仅仅适用于革命时期和过渡时期,社会主义政权稳固之后应该采取人民民主法治方式治理国家。从人民民主专政到人民民主法治的转变需要在《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层面上解决。宪法序言中“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应该修改为“坚持人民民主法治”。将宪法第一条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法治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由此可以删除重复的宪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在宪法中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国两制,同时明确中国共产党对于党组织和党员按照党章和党内法规进行治理。人民民主法治由此在宪法层面上得到全面的解决。

  

   注释: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1页。[2]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75页。[3] 列宁:《国家与革命》,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36页。[4]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03-104页。[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9页。[6] 列宁:《国家与革命》,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25、27、35页。[7] 《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37页。[8] 《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216页。[9]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86-187页。[10]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6页。[11]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73页。[12] 柯华庆:《党导民主制:正当性与价值》,载于《学术界》2017年第5期。[13] 柯华庆:《党内法规体系构建的几个理论问题》,载于《人民论坛》2020年6月(上)。

  

2021年4月29日 初稿

2021年5月12日定稿

  

该文首发于《远望》杂志2021年第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230.html
文章来源:《远望》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