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绍光:人民民主——四维一体

更新时间:2021-06-20 13:34:49
作者: 王绍光 (进入专栏)  

   “人民”最早不带贬义出现,据有一些人考察,是1833年创办的一个刊物叫《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但是在余下来19世纪里面,这个词的使用基本还是带有贬义的。

  

   电子时代让可以搜罗到很多电子版的旧辞典,比如19世纪中叶出版的《英汉词典》通常把英文里面的People译为民人、子民、平民、庶民、黎民、百姓、白衣等,说明这些编词典的外国人到这边来以后也知道,people指的是这些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梁启超、孙中山等更多地开始在正面意义上使用“人民”这个词,但是当时还混同于其他的词并用,包括“国民”“公民”“平民”“庶民”“群众”“劳动者”等,谈到“人民”的时候,很多人还是非常鄙视的。

  

   比如说20世纪20年代的时候有一篇文章里面讲,别的国家有“国民”,我们国家只有“人民”,这句话就是说“国民”是高大上的,“人民”是上不了台面的,我们只有人民,没有国民,“国民”是一个好词,“人民”不是一个好词。

  

   很可能是中共创造了“人民”这个词,把它变成了我们日常通用的概念。1920年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将people译为“人民”,但是《共产党宣言》里面更常用的概念是“阶级”。在中共早期话语里,“阶级”出现的频率大大超过“人民”,经常出现。“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中,只有“阶级”这个提法,没有“人民”这个提法。

  

   1922年以后,“人民”逐渐替代了“国民”,我怀疑是因为要跟国民党打交道,国民党用了“国民”,所以中共的话语里面更多用了“人民”这个词;尤其是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以后,中共更倾向于用“人民”这个词。

  

   《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一共有26卷,仅仅1926年一年,中共留存文献里面使用“人民”达到71次,是比较高的。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共打出了工农革命的旗号,因为要强调“工农”,“人民”这个概念消失了一段时间,使用频率大幅度下降。同样在《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里,从1927年下半年到1934年年底,“人民”这个词一共出现了37次,很少,“阶级”“工农”“工农兵”出现的频率非常之高。也就是说,到这个时候,“人民”这个概念还没有被广泛使用。

  

   毛泽东有一点点不一样。在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在著作里面频繁使用“工农”“工农兵”“民众”“群众”来替代指称他心目中的“人民”,他不直接用这个词作为主语,但把“人民”作为形容词,副词比较多的。比如说,在1927年—1934年间的著作里面,可以看到毛泽东用“人民武装”、“动员人民”、“人民革命事业”、“人民的革命势力”、“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敌人”、“革命的人民”等提法,“人民群众”更是反复出现。毛泽东还明确指出“中国有百分之九十未受文化教育的人民,这个里面,最大多数是农民”;有关“人民”概念的数量指标,他一生中反复提及。

  

   中共与毛泽东的“人民观”的提出是在1935年底,当年12月17-25号中共开了一个会议,我感觉这次会跟遵义会议一样重要——瓦窑堡会议。这个会议通过了《中共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其中“人民”这个词出现了57次,超过了此前7年文献总和。这个会议结束以后,毛泽东在一个中共活动分子会议上做报告,其中使用了35次“人民”。这两份文件里,“人民”这个概念如此高频出现,在我看来,拉开了人民走上历史舞台的序幕。

  

   《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是毛泽东在瓦窑堡会议以后在活动分子会议上讲话的标题。他在这里不光提到了“人民”这个概念,还给“人民”一个非常周密的定义。其内涵是:人民是属于“革命的动力”,只有革命的动力才是人民,反对革命就是反动的概念。“人民”的外延是: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其他阶级,这其中包括民族资产阶级中愿意参加民族革命的分子属于人民,买办阶级和地主阶级是敌对阶级,不属于人民,所以外延也说得很清楚。“人民”包括这么多阶级,但还有一个主体。毛泽东、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都强调阶级观,在“人民”这个更大的群体里,毛泽东讲得很清楚,它的主体是占全民族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和人民。最后还有一个人民的数量概念:人民构成了全国人口的“最大多数”,即超过90%。毛主席在这个讲话里面频繁使用“人民”这一概念,并把这个概念的定义完整地提了出来。

  

   大家知道美国宪法一开始就说“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很多人就说,你看人家美国多重视人民。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从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定义的“人民”就是一个包容性极强的概念,包括90%以上的人口。而作为对比,先看在被西方奉为“民主发源地”的雅典。雅典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肯定没法与中关村比,中关村现在是无所不在了。雅典总人口15—25万之间,中间包括妇女、儿童、外邦人以及奴隶,而“人民”仅仅指成年男性公民,数量在3万左右,占总人口比重在15%—20%之间。

  

   美国宪法说“我们人民”,但是美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是在1790年,当时美国只有390万人,不包括印第安人,100年以后才把印第安人算作人,纳入美国人口统计。所以不知道当时在美国大地上生活了多少人,但是它的“人民”仅仅指16岁以上成年白人男性,不到81万人,占普查人口的20%,如果包括印第安人,其比重更低,也就是说,它的“我们人民”是极少数人。

  

   所以我说只有共产党及其唤醒的人民,才真正够资格自豪地说“我们人民”,从一开始就跟西方不一样。

  

   上面讲“人民”是谁?瓦窑堡会议不仅回答了“人民是谁”的问题,同时也回答了“中国共产党为了谁”的问题。在《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里面写到“共产党不但是工人阶级利益代表者,而且也是中国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的代表者,是全民族的代表者”。这个提法和以前的共产党文件里面提法完全不一样,以前是工人阶级代表或者工农代表,这里讲是中国最大多数人民利益的代表,是全民族的代表。还有一句话“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同时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的先锋队”。后来我们总结两个先锋队提法也是这里面来的。这就回答了“为了谁”的问题。

  

   为什么要“为人民”?

  

   在毛泽东当时的著作和后来的著作里面讲的非常非常清楚。共产党为人民不是发慈悲、做慈善。从历史唯物主义角度来讲,人民是革命的动力,是历史发展进步的根本动力,这是毛泽东反复强调的东西。同时,在民主革命期间,以及在后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中间,都可以引用毛泽东的话,需要“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只会“使革命停滞孤立、缩小、降落,甚至走到失败道路上去”。把人民组织起来,才能把革命搞好,取得胜利,这也是共产党为什么要“为人民”,非常理性的解释。所以,党和人民的关系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关系,这也使得共产党代表人民的利益更真切,而不是虚晃一枪争夺,实际目的是吸引选票、争夺支持。这样的出发点更可信赖,更靠得住。

  

   “为人民”是毛泽东的构词要素。井冈山时期他讲红军要“为人民打仗”,到延安时期他讲共产党说的话要“易于为人民所接受”,共产党必须“是为民族、为人民利益的政党”,文艺必须“为人民”,不能离开“为人民大众的根本原则”,1944年写出著名的老三篇之一《为人民服务》。所以“为人民”是那个时期频繁出现的。尤其是“七大”,“七大”的时候讲到了“紧紧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唯一的宗旨”,不仅是军队也是党的唯一宗旨。而且讲到中国共产党区别其他任何政党显著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出发”。而且“七大”报告正式把“为人民服务”写进了党章,明确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这都是在“七大”里面的。所以定义了“人民”,确定了“为人民”,变成了我们的话语体系中很关键的东西。

  

   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到习近平,“人民”永远是判断一件事情,或者提出一个提法的关键所在。邓小平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判断各项工作根本尺度。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我自己理解第三个代表最重要,即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其本质和核心是“以人为本”,这个“人”指的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习总书记上任后,2012年第一次公开讲话标题就叫“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目标”;2016年建党95周年大会上讲“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人民”这个词出现了203次;2020年以来,面临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反复强调另一个词“人民至上”。所以“为人民”也是历届中共领导人的关键词。

  

   在“人民”、“为人民”之外,“人民共和国”是第三个关键词。

  

   1935年瓦窑堡会议上第一次提出了“人民共和国”的概念,这个概念提出以后马上就要准备抗战,希望建立第二次国共合作,估计这个口号不会被国民党政府接受,所以1936年改成“民主共和国”,没有坚持使用“人民共和国”的提法。同年9月17号中共中央通过决议说明改这个口号的原因是,为了建立“最适当的统一战线”。当然,共产党希望建立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民主共和国”,而是“人民民主的共和国”,但是当时为了抗战简称“民主共和国”。

  

   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虽然全国没有解放,但是中国有大量的地方解放了,我自己的老家山东胶东1939年就解放了,我父母都参加过儿童团、青抗先、妇救会,他们十来岁的时候已经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在这些地方,“人民民主”的理念、“人民共和国”性质的政权实际上已经建立起来了。

  

   1949年,毛泽东关于“人民共和国”的理想在全国范围实现了。历史性转折关头诞生的国号、国旗、国徽、《宪法》,都是人民政权象征体系的亮点。

  

国号的人民性。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在著作里使用“人民民主”这个词更加常见,而抗战的时候谈的比较少。1939年第一次提出“人民民主”这个概念,抗战胜利以后、解放战争时期使用的更多。1948年1月第一次提出“人民大众组成自己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频繁使用“人民共和国”这个表述。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筹备建国,毛泽东致辞时高喊口号“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清华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奚若先生认为这个提法太长了,建议把民主两个字去掉,所以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提法。当时民主建国会常务理事黄炎培、复旦大学法学教授张志让提议叫做“中华人民民主国”,没有被接受,最后采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之后,董必武有一个解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61.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