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红: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动因及局限

更新时间:2021-05-21 15:56:28
作者: 张红  

   法国推行对俄缓和政策,旨在建立欧洲战略自主、谋求欧洲安全和战略稳定,并缓解地区紧张局势、充实双边关系。首先,马克龙认为,欧美同盟关系不应是欧俄对话的障碍。2017年10月,法国国防部出台《国防及国家安全战略评估报告》,(27)明确指出法国的战略目标是实现战略自主和欧洲雄心。基于此,马克龙奉行立足欧洲的平衡外交,周旋于大国之间,推进欧洲经济、金融及防务自主。2019年8月在法国外交部举行的驻外使节年度例会的讲话中,马克龙强调改善对俄关系是法国的外交重点之一。(28)这是因为一方面,马克龙视欧洲安全架构的调整为优先任务,俄罗斯是有效解决欧洲安全困境的良方;另一方面,法国代表欧盟与俄罗斯对话可塑造欧盟的战略自主性。

   其次,与俄罗斯合作既可有效反恐又可避免地区局势升级。2019年5月,中东事务经验丰富的博纳(Emmanuel Bonne)取代欧洲事务专家艾蒂安(Philippe Etienne)成为马克龙的外交顾问,体现出中东事务在马克龙外交中优先级的上升。近年来,俄罗斯在中东和非洲的影响力显著增强,(29)与俄罗斯对话既可在反恐问题上寻求俄罗斯的支持,又可借力俄罗斯以缓解地区紧张局势。

   再次,与俄对话可增进法俄在多边机构的合作。法国努力在国际组织中获得俄罗斯的支持,比如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俄罗斯表示支持法国有关数字税的提议。(30)军控也是一个重要考量。作为核大国的法国希望在美俄之间扮演调停角色,以便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恢复核武器控制体系。(31)

   最后,改善法俄关系在法国国内得到相当广泛的支持。在美欧关系疏离的背景之下,法国政治光谱中几乎所有的政党均在转向积极看待俄罗斯。(32)根据民意调查,法国民众对俄罗斯和普京的好感在回升,已超过对美国和特朗普的好感。另据莫斯科旅游委员会的统计,2019年法国赴俄罗斯的游客人数达到15.4万人次,较2018年增加32.4%。(33)2019年12月,到访莫斯科的法国游客数量位居该市国际游客的第四位。(34)而就法国国内经济及安全而言,重启法俄战略关系有助于缓解因对俄制裁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法国大企业尤其是能源巨头道达尔向马克龙持续施压,要求解除对俄制裁并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此外,无论是在铁路运输领域还是在旅游度假区建设方面,法俄两国都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35)

   (二)俄罗斯的动机与考量

   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急转直下。为拓展战略空间,俄罗斯推出“东向”战略,提出以中俄伙伴关系为基础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同时也向欧盟和东盟开放。与法国重启战略关系,既可促进俄罗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实现,又可提升俄罗斯的国际地位,抑制美国霸权,推动世界的多极化发展。

   首先,缓和与法国的关系有助于俄罗斯减少因制裁蒙受的经济损失,加快国内经济现代化及数字化的转型,并实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俄罗斯受到来自欧盟的经济制裁,缓和同法国的关系有助于减小制裁的影响。根据2018年5月俄政府颁布的“新五月命令”以及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出台的“七月政令”,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人力资本的质量和实现数字化转型已然成为俄罗斯坚定不移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与法国缓和关系,发展经贸往来,推进文化、教育及科技的合作,无疑契合俄罗斯的这些目标。俄罗斯希望借助法国的资本和技术来推动其经济的现代化、多样化发展、数字化转型及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后疫情时期,原油价格暴跌加剧俄罗斯财政困难,使其更需推进经济多元化发展。同时,俄法两国在高等教育及科学研究领域的合作,将为俄罗斯提升人力资本质量助力。此外,作为俄罗斯的第三大科技合作伙伴,法国在民用核能、绿色能源等领域的先进技术也吸引着俄罗斯。

   此外,依托俄法关系缓和,俄罗斯可以更好地抵制美国的全球霸权,构建泛欧洲安全体系及新型国际秩序。新世纪头十年尤其是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逐渐拒绝认可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欧洲不再被视为榜样而是邻居。法国是西方特殊的一员,同时也是外交强国。重启与法国的战略关系,有助提升俄罗斯在欧洲的地位,为改善俄与欧洲甚至西方的关系提供突破口,同时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分化欧洲乃至西方。在2018年法俄两国议会共同起草的文件中,俄罗斯对法国作为欧洲政治领袖的地位表示尊重和欢迎;(36)在2020年两国议会共同起草的文件中,俄罗斯构想在解决乌克兰问题后,通过与法国乃至欧洲的合作来实现欧亚经济联盟与欧盟甚至“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37)在安全议题上,俄罗斯恢复与法国的双边“2+2”战略对话,而非在北约或者欧安组织的框架内进行对话,有助推进法国的战略独立性,稀释北约和欧安组织的影响力,推动泛欧洲安全体系的构建。(38)面对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威胁,与法国加强对话、增进互信,还有助于减少战争风险、防止核扩散并推进军控体系的现代化。此外,在俄罗斯外交新思想中,成为“新不结盟”的保障者(39)是俄罗斯对其在新型国际秩序中的角色定位,重启与法国的战略关系可以充实“新不结盟”力量,壮大中间地带。

   (三)国际地缘政治深刻转型的影响

   当前,国际地缘政治形势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在特朗普时代变本加厉,美国从一系列协议的退出破坏着西方阵营的团结和稳定。(40)中国经由40余年的改革开放,正日益成为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参与者。中美之间的争议和摩擦迫使法俄两国做出自己的思考。

   面对中美摩擦升级,自视为欧洲领袖的法国一直在思考应对之策及欧洲的定位。无论是2017年的索邦讲话还是在2018年法国外交部举行的驻外使节年度例会的讲话中,马克龙都明确指出,法国要巩固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永久席位,奉行“平衡外交”,在中美之间开辟“第三条道路”以提升法国的国际地位。乌克兰危机是美国打入欧俄之间的楔子,尽快解决危机、将俄罗斯拉回到欧洲的怀抱,既可让欧洲突破安全困境,还可宣示欧洲对于美国的战略自主。对此,法俄关系总统特使维蒙(Pierre Vimont)在出席法国参议院外交、国防和军队委员会听证会时进行了深度的阐释。(41)

   自乌克兰危机尤其是2017年以来,俄罗斯日益呈现全球强势复归的态势:提升与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进与日本战略接近,(42)加强与印度、南非和巴西的合作,推动上合组织扩员,并加大参与北极治理的力度。俄罗斯奉行的“东向”战略,从根本上改变了西方在政治和心理层面认为俄罗斯从属于欧洲的认知(43),促使法国寻求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当然,俄罗斯也清醒认识到其经济力量的不足,与实力相当、需求接近的法国进行战略重启,无疑能补充短板、有效增强欧洲力量,从而形成制衡中美两极的“第三极”。

   三、法俄战略重启的制约因素

   自马克龙执政,尤其是2019年8月他与普京“夏宫”会晤及9月两国重启战略对话机制以来,在两国元首的共同引领和推动之下,法俄关系稳步回暖,然而,2020年8月的纳瓦利内“中毒”事件(44)却给两国关系带来严峻的考验。尽管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及法国驻俄大使莱维(Pierre Levy)均公开表示将坚持既定的“强硬与对话并举”的对俄政策,但一些重要的制约性因素将影响两国战略重启的进度和深度。

   (一)美国的钳制

   在法俄战略重启中,美国是最为重要的第三方。特朗普上台以来,尽管在马克龙的精心运作下,法美关系相较于德美关系略近一筹,但随着特朗普执意奉行单边主义,法美关系不断走低。无论在多边层面还是在技术领域,法国都体现出抵制和批评的态度。针对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却仍想主导谈判,法国宣布退出WHO改革谈判。法国与德国联合推出“欧洲云”抗衡美国,(45)批评美国退出国际数字服务税谈判的行为。(46)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法美龃龉不断,但无论是作为欧洲安全的提供者还是关键性地缘政治盟友,美国对法国的影响力均不可低估。(47)

   美俄关系仍紧张。特朗普一直力推改善对俄关系,连续三年邀请普京重回G8,并于2020年4月与普京为纪念“易北河精神”发表联合声明。俄罗斯也向美国提供抗疫物资,并尝试恢复两国对话。尽管如此,美俄关系仍在低位徘徊,具体表现包括美国考虑发展核动力武装破冰船以制衡俄罗斯在北极的战略能力,(48)北约如期举行针对俄罗斯意味浓厚的“波罗的海行动-2020”军演,(49)美国增加在波兰的驻军和挑唆乌克兰对俄示强(50)等。

   拜登当选后,美国将努力修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加强北约组织,美欧将更密切协调对俄政策。美国对俄政策如转向强硬,法国为维护西方的团结,可能跟随美国。这意味着,俄罗斯可能将再次面对较稳固的西方联盟,政治运作空间将受限。

   (二)来自欧盟内部的质疑和反对

   法俄战略重启牵动着欧盟内部反俄、疑俄国家的神经。对于波罗的海国家以及前华约国家而言,历史记忆叠加21世纪以来的俄格战争以及乌克兰危机,使得他们的疑俄情绪强烈。尽管马克龙和默克尔在努力推进明斯克进程,寻求乌克兰危机的解决,但如不能同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达成协议,法国与乌克兰、波兰、罗马尼亚和巴尔干国家之间的关系将陷入紧张。2019年12月,克里米亚大桥铁路的开通无疑让乌克兰以及欧盟东部成员国更为疑惧,同时给希望缓和欧俄关系的法国出了一道难题。(51)尽管诺曼底模式在逐步推进,乌克兰东部冲突问题可能取得进展,但在撤出重型武器等方面仍陷僵局,彻底解决危机困难重重。(52)2020年7月,波兰、乌克兰和立陶宛外长宣布将建立“卢布林三角”的新机制以对抗“俄罗斯侵略”。(53)2020年8月的纳瓦利内“中毒”事件更是给法俄战略重启带来巨大冲击,9月的“2+2”战略对话会议及马克龙访俄行程均被推迟。同时,一些疑俄国家给法俄战略重启也带来了不小的阻力,中欧和北欧国家尤其怀疑法国的外交新倡议。(54)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考验着欧盟的团结。分裂的欧洲很难形成统一、温和的对俄政策。而且,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使欧洲出现更多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对法俄战略重启将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另外,在硬安全领域,美国协同欧盟和北约中最倾向于大西洋主义的中东欧国家一起施加压力,将阻碍法俄之间的对话进程。对于德国及大多数欧盟成员国来说,大西洋联盟仍是欧洲安全的主要支柱,尽管马克龙有着将欧洲纳入法国核保护伞框架下的意愿,欧盟内部却应者寥寥。

   (三)合作基础存在的问题

   法俄战略重启还受到双边关系本质属性的制约。法俄双边关系更多关注于实现多边目标而非双边的关切。两国在国际上相互借重,法国借俄罗斯制衡美国和德国,而俄罗斯则借助法国削弱北约和动摇西方联盟。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如后疫情时代德俄关系回暖或美俄关系改善,均会对法俄战略重启的力度和深度产生影响。

   其次,两国相互认知存在显著差异。第一,两国精英对民主和专制的认识迥异。针对普京修宪,法国精英认为这是俄罗斯政府专制本质的赤裸裸的表现,并陷法国对俄外交于窘境。(55)第二,两位总统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立场迥异。在欧盟问题上,法国积极促进欧盟整合,而俄罗斯并不乐见强大的欧洲;在中国问题上,马克龙希望“拉俄入欧”以制衡中国,但俄罗斯并不认同。(56)第三,在国际及地区安全问题上,法俄两国的认知存在较大的差异。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法俄两国对于冲突根源、行动者的性质、它们所在的区域联盟及危机的规制都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最后,法俄双边关系存在不对称性。第一,马克龙任期已过半,而普京可能长期执政。新冠疫情给马克龙执政带来较大冲击,(57)2022年的选情将比2017年更为胶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31.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20 年第 6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