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剑华:论有我的非还原物理主义

更新时间:2021-05-06 22:45:49
作者: 梅剑华 (进入专栏)  
”就人类的认识能力而言,他们认为对于意识问题可以原则上具有完备的知识进行解释,甚至当前的科学就足以解释意识问题,这就是无我有知的物理主义“有知”的含义。

   自然化进路对于我们深入理解大脑中的意识活动给出了非常系统的说明,但存在一个根本的局限:如果意识本身是主观的、基于第一人称的;那么客观的、基于第三人称的自然科学如何解释意识?认知实践告诉我们意识和第一人称不可分离,如何对第一人称视角的意识进行还原解释是物理主义面临的最大问题。塞拉斯指出的科学图景和常识图景如何调和就是这一问题的背景。还原论者采用自然科学方法和原则,自然取消了第一人称、取消了自我,建立了无我的世界观。在形而上学中,追随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论者,也会持有类似的立场。他们认为只有微观粒子才真实存在,不仅桌子、椅子这些日常对象不存在,生命体也不存在,我也不存在。形而上学的虚无论立场和自然化的无我世界观是一致的,都是科学图景压倒常识图景的反映。一个物理主义者,无论他是采用概念分析还是自然化进路,最终在形而上学的立场上都是虚无论者。或者说在根本上都以科学原则为旨归。

   通常我们把还原论对心灵的解释称之为还原解释,但关于何为还原解释存在一个基本分歧。我们发现常识理解的还原解释和心灵哲学的还原解释有一定的差距。常识的还原解释指科学能够解释我们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乃至社会历史文化方面。还原解释本身并不直接主张这种还原。查尔莫斯的僵尸论证表明如果心理性质和物理性质是形而上学可分离的,那就不能用物理学术语来解释心理性质,因此还原解释原则上是失败的。一旦心物可分离,还原解释就是原则上不可能的,更不用提上述关于社会历史的还原解释。心灵哲学的还原解释应集中于心物还原这种基础的争论上,而不是对宏观的文化社会历史个人事实进行解释。只要心物不可分离,物理主义就建立了一个稳固的物理解释的基础。我们对人类规范和抽象对象的理解,也最终都依赖于我们对人类心灵的认识,物理主义主张人类不具有与物理性质截然不同的心智性质。因此我们首先需要解释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物理世界如何具有了这些非物理的事物。人类认知世界的感受在很大程度上确定了人之为人的特性。

   近30多年,关于感受质的争论一直是心灵哲学中最为重要的争论。从西方哲学传统来看,查尔莫斯哲学是笛卡尔哲学的延续,笛卡尔提出我思故我在,把思维作为人的本质特征。查尔莫斯提出意识的难问题,把感受质作为人的本质特征。从笛卡尔到查尔莫斯,人类对思想的特征、意识的本性的理解得到大大的推进。很多在笛卡尔看来是人所独有的思维特征,其机制都可以为科学所解释,甚至实现在机器上,唯独现象意识似乎是人所独有而不能复制。如果现象意识最终能得到科学说明,那似乎就意味着人类将失去人之为人的独特地位。关于现象意识的争论成为当代心灵哲学中最为重要的争论,其原因即在于此。

   三、从微观物理主义到宏观物理主义

   心灵哲学的主流本体论立场向来两分天下:不归于物理主义则归于二元论。但也有学者如麦金认识到二者各自的困难,开辟了一条非主流道路,主张意识是神秘的,其存在超越了人类的认识能力。意识并不神奇(miraculous),在本体论上意识是世界的一个自然特征;但意识却是神秘的(mysterious),在认识论上我们对意识是无知的,因此不能够获得关于意识的解释。麦金的意识神秘论不是本文的重点,但他提出的对意识的无知这一观念是本文所支持的宏观物理主义立场的起点。这种无知的状态就好比二维世界的生物无法认知三维空间的事物一样。有人据此提出康德式物理主义,我们只能认识现象界而不能认识本体界中的事物。如果意识属于本体世界,那么通过科学手段认识意识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物理主义者不能完全诉诸逻辑、概念论证来辩护自己的立场,而是要转换思路承认人类处于无知状况这一基本事实。

   心智现象的无知论者主张:由于人类的认知能力具有局限性,人类认识不到一些存在的物理真理,而这些物理真理很可能和我们目前理解不了的心理真理有着紧密联系。接受心灵无知论,就意味着物理主义背景下的哲学—科学核心工作不是去寻找这些认识不到的物理真理和非物理真理之间的模态联系,而是去探索心灵现象的实际机制。我们接受非还原论者的立场:意识过程不能被还原为大脑过程,但大脑过程约束了意识过程。既然心灵性质不可还原为物理性质,这就表明物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关于意识的全部真理,因此存在着我们人类不能完全认识的意识现象这个结论就是可以合理化的。物理主义关注人类的心智实际上如何运作即实际的心灵现象如何与物理现象相关联。例如实际的心物关系是否就是一种形而上学的奠基(grounding)关系,心理事实被物理事实所奠基,进一步这个奠基关系可以通过因果推理中广泛使用的结构方程模型来刻画。甚或我们根本不必预设心物二者是何种关系,只运用认知科学、神经科学、心理学来研究出现在人类生活中的各种具体的意识现象,例如表征、注意、认知渗透、冥想、盲视等。

   要想理解这种新的物理主义立场,有必要重新思考笛卡尔所奠定的心身二元框架。无论是还原论者丹尼特还是二元论者查尔莫斯,其基本精神都是科学主义的,以测量为标准区分了容易问题和困难问题;要么意识能够被测量被还原为物理的,要么意识不能被测量就不能被还原为物理的东西。解决心身问题的最关键一步是对心理概念和物理概念作出新的理解。如果我们把物理的事物和心理的事物看成关系项,那么心灵哲学中提出的同一、随附、依赖、奠基就是关系。因此要调整心物框架,就面临两种可能性,要么调整关系,要么调整关系项。

   第一种是对心物关系作出新的理解,用新的二元关系去替代同一或随附,例如奠基、建造(building)。与心灵哲学遭遇困境不同,近年来,形而上学研究发生了变革,范恩(Kit Fine)、赛德尔(Ted Sider)和谢弗(Jonthan Schaffer)等逻辑学家、形而上学家引领了一场形而上学基础领域的变革:从模态形而上学转向后模态形而上学。这一转向源于范恩等人对传统模态形而上学框架的不满,他们认为模态框架无法很好地处理一些具体的哲学问题。按照塞德尔的刻画:20世纪50—60年代,形而上学的主要分析工具是意义概念和分析概念;20世纪70—90年代,形而上学的主要分析工具是模态概念,例如可能世界、随附性等。20世纪90年代以来,形而上学家提出了新的分析工具,称之为后模态概念:本质(essence) 、基本性(fundamentality)、奠基、 建造(building)、结构(structure),这种对形而上学基本框架的重新刻画被称为后模态形而上学。

   心灵的传统形而上学框架都使用了随附性模态概念。不管是物理主义者还是二元论者都把随附性作为理解心身问题的基本框架。形而上学和心灵哲学研究者开始意识到模态框架的缺陷,有意识地运用后模态概念来讨论意识问题。心理事实奠基于物理事实,物理事实是比心理事实更基本的事实。随附性没有凸显出物理事物更为基本的这一本体论特征。一方面,我们可以用奠基来刻画心物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用奠基来刻画心物因果之间的关系。形而上学这种基本概念框架的变革,使得心灵哲学具备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前景。新的形而上学力图用后模态概念统合当前几个不同的意识研究领域(现象意识、心理因果、意向性等)。

   第二种是对心物关系项作出新的理解,例如泛心论把心理和物理看作同一个东西的两面,一切事物既有心理内容也有物理内容。本文主张对物理概念作出新的理解:把宏观物理对象纳入物理概念之中。物理学理论所承诺的世界基本组分是基本粒子和场,赛德尔认为这些关于基本粒子的概念就是世界的根本概念。通常物理主义者所接受的物理概念就是物理学所给出的概念。如果我们把化学、生物学、神经科学包容进来,我们可以说物理概念就是物理科学所给出的概念。这样一种物理主义立场包容了取消论、还原论和非还原论,他们具有一个共识就是所有的事物最终都锚定在微观物理事物之上,就是微观物理主义;而所有的事物最终都锚定在宏观物理事物之上,可以统称为宏观物理主义。

   要把宏观物理对象纳入物理主义的概念之中,首先需要论证微观物理主义为什么错了,其次表明宏观物理主义为什么可能是对的。微观物理主义主要立场包含四个论题:第一,微观物理决定论题,微观部分性质的行为决定宏观整体性质的行为。第二,微观物理约束论题,微观层次的规律约束宏观物理系统。第三,微观物理因果论题,基础微观物理因果是唯一的因果关系。这里的微观层次就是谢弗所说的基本层次,谢弗也对微观层次给出了一个说明,世界是一个层级结构,存在一个基本层面(微观),基本层面的东西是由物理学给定的。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本体论结论。第四,微观物理存在论题,存在的就是基本粒子,没有宏观物理事物。

   第一,微观物理主义者主张微观物理性质决定宏观物理性质。量子力学表明宏观性质也可以决定微观性质。量子力学系统的汉密尔顿算子由希尔伯特空间中的张量积构成。对于非纠缠的两个粒子系统,可以表示为Hcomp=H1+H2, 这个数学方程是对称的。我们可以说H1+H2确定了Hcomp,也可以说Hcomp-H1确定了H2,因此量子力学规律并不会导向一种微观物理系统的优先性。相反,可以说整体和部分是互相决定的。惠特曼(Hutteman)和谢弗分别提出了一种整体决定部分的观点。自然律描述了封闭的物理系统如何变化,因此任何对自然律的例示都要求系统本身必须是封闭的。但微观物理系统是非封闭的,把微观物理系统从宇宙中孤立出来,它就不能例示任何自然律。实际上唯一能够例示自然律的系统就是整个宇宙。这就表明微观物理决定论题和约束论题都是不成立的。

   第二,微观物理主义者主张只存在微观物理因果,这一主张是不合理的。罗素就指出因果概念在日常或特殊科学中可以描述非基本的事实,但因果概念在微观物理学中不起作用:“所有学派的哲学家都把因果想象为科学的公理或公设,然而在高阶科学例如引力天文学之中,从未出现‘原因’这一语词……为什么物理学停止寻找因果,事实上,就没有这样的东西。我认为因果律……不过是过去时代的遗迹,它的存在就像君主制,仅仅因为被错误地设想为无害而已。”

   在涉及电子、原子或细胞时没有因果,微观粒子运动完全可以通过自然律来理解。因果是有方向的,原因总是先于结果,但约束万物的自然律并不要求这种方向性,例如牛顿第二定律、薛定谔方程、狄拉克方程都是对称的。基于这种观察,帕皮诺提出来因果是一种宏观现象,在微观世界中缺乏基础。只有在宏观层面才会有因果,因果与人类的行为不可分离,因果推断是人类的一种基本认知能力。如果没有微观因果,也就失去了物理因果封闭原则,但并不会丧失封闭原则。在微观物理层面,我们需要区分因果和力,用非因果的方式来解释基本力,这样得到一个力的封闭性原则:对于任意包含物理事件(无论是宏观物理事件还是微观物理事件)的过程,所有出现在过程之中影响变化的力都是基本层面上的物理的力。我们也可以根据能量守恒原则得到物理的规律充足原则:所有物理事件都完全被自然律以及先在的物理事件决定。二者表述不同,但都用非因果的概念表达了物理封闭原则。

第三,微观物理主义者主张只存在微观物理层面,这就意味着存在一个可以被当代科学确定的基本物理层面。这一主张是错误的,如果充分理解当代物理学就会发现我们完全可以主张一种相反的立场,不存在基本层面,粒子可能无限可分,真正的基本存在物可能是宏观物理事物。因此,是否存在一个由简单粒子构成的基本层面这一问题是开放的。这一问题能否得到确切的答案应该由科学来裁决。微观物理主义对基本层次的看法并未受到物理学的支持。一些人从微观物理实体论转向了结构实在论或物理系统论的立场,即主张事物之间的关系优先于事物的存在,描述事物之间关系的自然律要比物理实体更为基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68.html
收藏